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兰贞传


  共有5726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兰贞传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99 积分:252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4 19:44:48

“玉真妹妹,你说你刚进宫时熬不住,是怎么回事?”云散雨收,兰贞让陈玉真枕在肚皮上,爱怜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和脸庞。 “哎,别提了!不瞒姐姐,我刚割了鸡巴,进到后宫里,一下子看见那么多花容月貌的宫娥,尤其是几位天仙似的妃嫔娘娘,眼睛都看花了。男人的心思又上来了,怎么办?可是娘娘的玉体何等尊贵,除了大王,谁都不能碰。我正寻思着,出了宫找个窑姐泄火,差点忘了自己已经没了那物件。快到晚上,几个宫女却拉着我们去了华清池。大王也真敢起名字,那是杨贵妃洗澡的地方。咱们的华清池也是一个样,****一瞅雾蒙蒙的,宫女们服侍着一位娘娘,脱了衣服,进了汤池。我当时就害怕了,大王的女人怎能冒犯。宫女却把我脱个精光,推进池水里。我一下子游到娘娘面前,见了娘娘,连忙行礼。娘娘却捂嘴笑了,指着我对宫女说,这位将军莫非没骟干净吧。宫女们立马捉住我,掰开我的双腿,当着娘娘的面验明正身。我低头一看,裤裆里啥都没有了,空荡荡的,只剩一条缝,胸口上一对奶子在颤。娘娘和宫女们也仔细看了,确认我不是男人了,总算放下心来。娘娘叫我帮她搓背,我搓完了,心里的痒痒劲儿也没了。反正我跟娘娘一样是女儿身了,也不能对娘娘做什么。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娘娘就是早先萧统领的夫人董淑妃。真想不到,萧统领娶了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却不珍惜,宁愿净身入宫,把董淑妃献给大王。说到底,宫里所有的女人,包括小妹在内,身子都是属于大王的。大王想临幸哪个,就临幸哪个。跟我一起进宫的姐妹,就有人被大王召幸了,最后也没个名分,怪可怜的。”陈玉真说到这里,不住唉声叹气。 “哎,一晃过去好多年了。眼下是女王陛下的治世,太子殿下也马上大婚了。多亏女王陛下圣恩浩荡,咱们姐妹才能扬眉吐气,过上好日子。有时我仔细想想,其实我等女流,比起男人,也只是少了一根鸡巴,做人做事样样不比他们差。有道是巾帼不让须眉,且不说女王陛下了,就是萧艳艳统领的赫赫战功,羞杀多少男儿?符庭芳将军也是女中英烈,以身殉国,世人钦佩。” 提到符庭芳,陈玉真瞬时泪如泉涌,哽咽着说:“符大哥,不,庭芳姐姐,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虽然我们从加入女军的那一刻起,就算不得男子汉大丈夫了,但是那么多袍泽为国捐躯,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你不恨符将军逼你净身?”兰贞问。 “当时想不通,后来明白了。我也有婆娘,手术前一晚,俺跟她最后一次那个。她流着泪攥住俺的鸡巴,苦求相公不要抛下妾身。俺咬一咬牙,抱住她又大战了十几回合,最后对她说,杀敌报国乃军人本分,不过是换了战场而已。只要你把孩子抚养成人,我在宫里就没牵挂了。苏惹贼来了,她把孩子送人,自己跳了井,到底保住了清白身子。”陈玉真早已泣不成声。 等陈玉真心情平复了,兰贞又问:“那妹妹如今身边就没个人陪着?” 陈玉真道:“丫鬟倒是有一群,都是我亲手阉的。十来岁的半大孩子,小鸡巴软软的还没长成,就要被割了,我于心不忍。可是转念一想,我一个妇道人家,总不能让留着小鸡巴的男孩子贴身照顾,看光了身子,那像什么话?阉干净了,才能断绝她们的私心杂念,一心一意做好丫鬟的分内事,就像我当年那样。过后丫鬟们还挺感激我,说小姐下刀真准,帮我们减轻了疼痛。我问她们,看了本小姐光身子洗澡,还有想法不?丫鬟们说,奴婢只想着一心侍奉小姐,让小姐打理生意时没有后顾之忧。我一看,这不跟我自己对董淑妃一样嘛。那时心里还是有几分得意的。” 兰贞咯咯笑道:“妹妹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看来这丫鬟还得是亲手阉的,最忠实可靠,跟小姐一条心。我都劝许多贵妇人,别请净身师了,买我家的阉刀吧!削铁如泥,吹毛立断,割鸡巴不见血。最近阉刀生意看涨,王公大臣家的夫人小姐,几乎人手一把。也不管会不会用,搁那儿就是个摆设,没准还能防身用呢。” 陈玉真忽然翻身下床,似乎要找什么东西。兰贞当即会意,小声问道:“妹妹是不是要方便?” 陈玉真羞涩地点点头。兰贞娇笑道:“妹妹就用我的净桶吧!放心,很干净的。别客气。” 找到净桶,陈玉真却犹犹豫豫不敢坐上去。兰贞看出了她的心思,忙拉上帘子,关紧门窗,然后帮陈玉真挽起裙子,按住她的双肩,让她坐在净桶上。 陈玉真羞得脸蛋绯红,在兰贞的注视下,双手缓缓伸入裙底,摘下了佩戴多时的角先生,令花户暴露在空气中。在女军中,她已经习惯了在有人的情况下方便了。可是现在看着自己的是刚刚共赴巫山的兰贞,陈玉真一紧张,突然尿不出来了。 好久还没听到净桶里的泉水声,又见到陈玉真神色慌张眉头紧蹙,兰贞明白她遇到困难了,遂示意需不需要帮忙。陈玉真坚定地摇摇头,顾不上羞耻,自己用手掰开肉-缝,用尽全力挤压膀胱。然而尿道口的压力越来越大,却找不到排泄的出口,像是一道严密防守的关隘,难以冲破。陈玉真咬紧牙关,脸都憋得通红,也挤不出一滴尿来。 兰贞微笑着递过来一只浓香扑鼻的香囊和一把精巧的小钳子,这是她避免如厕尴尬的应急物品。陈玉真大为窘迫,又不得不拿香囊在花户上拍了拍,刺激尿道口,使其舒张,又用小钳子将一对花瓣完全撑开,排出一切阻碍。兰贞俯下身子,脑袋钻进陈玉真的裙底,对着她的花户吹了一口热气。陈玉真啊呀一声,忽然关隘失守,堤防溃败,积压已久的黄色泉水瞬时喷涌出来,溅了兰贞一脸。陈玉真忙向兰贞道歉,兰贞抬起头来,用手帕擦一擦脸,笑着说没什么。听到净桶里泉水叮咚,陈玉真拧紧的黛眉渐渐舒展开来,长舒了一口气。 “咱们都是从男人过来的,尤其行房之后,那个眼儿有时会堵住,小便颇为费事。妹妹将来有了男人,可要注意了,上床前不要喝太多水。最好训练丫鬟协助你小便,只要她们不怕脏不害羞。”兰贞一边帮陈玉真穿上内嵌香囊的亵裤和绣花白丝袜,一边耐心叮嘱道。 陈玉真流露出少女般的羞怯,声细如蚊地埋怨道:“兰贞姐姐别拿小妹的名节开玩笑了。实不相瞒,小妹长这么大了,还是个黄花闺女呢。” 兰贞笑着拿出一本春宫画,指着上面男女合欢的香艳场面,揶揄道:“我就不信,你到时候不想要男人。等你破了身子,就慢慢认识到男人的妙处了。赶明儿姐姐给你介绍一个漂亮的公子做面首,白白净净没碰过女人的,保准会成你的心头肉儿!” 陈玉真在门口穿上绣花弓鞋,又对着镜子补了妆,回头看看重新浓妆艳裹的兰贞,心中说不出的喜欢。哎,倘若我还是男人,定要娶兰贞这样的女子为妻。命运如此奇妙,我们从前都是为人夫为人父的男子汉,却化作纤纤美娇娘,包裹在这一身女儿家的华丽衣装里。或许真像兰贞所说,在宜南国女人比男人快活吧!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总数 16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