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变装、变性小说“梦蝶”


  共有41677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变装、变性小说“梦蝶”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10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14 20:40:56

   “好了,不要说这些了。这次‘变蝶计划’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我想您们应该帮助我完成这个计划。”妈望着窗外宁静的夜空双臂交叉胸前抽着烟沉重地说。
   “妈,您真是,我们做女儿的怎么能叫帮助呢?这也是我们的责任呀!小妹,您说姐姐说得对吗?”大虹小姐姐认真地说也表示很得意的样子,似乎自己的责任更应重些。
   “妈您放心好了,小姐姐说得对。只要您吩咐我们怎样做我们就做什么。”我接着说。
   “这就对了。小蝶,您现在既要做女的又要做小辈,这就为难您了。这几天做下来有啥感觉?高兴呢还是反感呢?”母亲站在窗前直望外空,边吸着烟边说。她也没有对我们看,背着我们。
   “娘,开始时我不知道麽,被绑架来时,自然难受得很。心里也很害怕呢!不知是生还是死。虽然姐姐她们侍候很好,但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想回去,所以啊!”我起身走到妈后面凑近妈妈的耳后跟俏皮地说:“我看完人妖表演后还逃跑呢!”
    妈妈突然回过头来笑着说:“您这死丫头,后来呢?****回来了。”
   “那当然啦!我象只老鼠样给猫、还是十只猫呢,抓出来了。我羞死了想这下可完了,可姐姐们仍待我很好,只不过说了几句与罚了一下,当什么小狗狗呢!”我嘟着嘴轻声轻气地说。
   “您这是活该,谁叫您不听话的!”母亲用手指戳了戳我脑袋。似乎又回到刚才亲热气氛中来。
   “妈,小妹扮狗在地上爬,姐姐还让我牵着呢,真好玩。”大虹小姐姐乐着说。
   “大虹,那您为什么不袒护您妹妹呢?”妈似乎在责怪大虹小姐姐。
   “当时,雅芳姐姐很凶,我也怕呢。”小姐姐狡辩地说。 “不过不听话,要逃跑是要受罚的。”妈说着在烟缸内灭了香烟过来坐在我俩中间,把双手分别搭在我们肩上,并把我们头紧抱着靠向她脸的双侧。“以后呢,您俩是亲姐妹喽,又是我的女儿,妈不能一直在您们旁边,因此您们姐妹要相互关心、相互体贴、相互照顾啊。”
    这时,一股温馨的感觉、无比幸福的体验升上我胸膛。我从来没有这种母女的亲热感享受过,我又一次激动得满泪盈眶。
   “妈妈,您放心,小妹早在您来之前已经保证叫我小姐姐呢。”大虹小姐姐得意地对妈说。
   “是吗?小蝶。”妈亲热地反问道。我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
   这样,我们母女三人又紧紧地褛抱一起,我就象在娘的怀里充分享受着母女之乐、姐妹之乐。我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是个假女人了。
   我现在在吟英我的妈妈身边,第一次贴得那么近,我把脸转向妈的脸,相互对视着。我仔细地端祥着她,我用嘴贴向她的耳跟处,吮吸着从她耳跟处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味,使我真象腾云驾雾似的。是她,是她曾经是我想望的人,是引起我无限遐想的女人。那时,我也知道这不过是做梦、是痴想而已。而今天,不!现在她就活生生地同我贴得那么近,使我无比激动、无比兴奋如在遨游太空那样快乐极了。真的,梦想成真的了,好高兴、好幸福啊!马吟英只不过是个清纯、普通的女孩子,如今己是个大型跨国公司的董事长,现在又成了我的母亲。这变化太奇妙了、真的是不可思议的。 
 我敢说:现在我是世界上最幸辐的人啊!
    她紧紧地褛着她的两个女儿,不断亲着她们的脸,似乎她也感到很快乐、很幸辐。
   在一阵狂吻之后,她对我俩说:“两个闺女啊,今天我们母女相认,您们高兴吗?”
   我与大虹小姐姐在母亲耳旁几乎同声温柔地说:“妈,我们高兴、我们愿意。”
  “您俩啊!今天真香,不知那几个姐姐给您俩沫了多少香水啊!”母亲问。
  “是啊!今天我们真象老鼠跳进白米桶似的,姐姐们把我与小妹扔进装满香液的木桶内。”大虹小姐姐兴奋地说。
  “这那儿是沫,实际是全身浸在齐颈的香水里呢,足足有半小时呢,还说香味在二、三天内不会散去。”我俏皮地接着说。
   “真是吗?她们又化去了我不少钱呢!”娘说。
   “妈妈,这几天,我也过足了〈女人瘾〉呢!”我说。
   “小蝶,我看您讲话也嗲嗲的很温柔,又很俏皮,这妆容也不错,很象女孩子了。不过就是脸宽些、手脚粗大、身体也胖些,就算是个胖妞吧!”妈的话说得母女三人笑得前仰后侧,“小蝶,我看您讲话也嗲嗲的很温柔,又很俏皮,这妆容也不错,很象女孩子了。不过就是脸宽些、手脚粗大、身体也胖些,就算是个胖妞吧!”妈的话说得母女三人笑得前仰后侧,不过我有些笑得不自然,很尴尬的样子。
    “妈,我胖麽,也是您女儿哦!是您生我、养我这么胖的麽。”我婉转地说,怕再说错话。
   “那当然,您就是个丑女也是妈的女儿。也是我心头上的肉啊。”母亲边笑边说。
   “嗳!妈妈,我想说……”我说着就停了下来。
   “怎么啦!我的宝贝,变成哑吧了?”母亲还未从笑容中回过来。
  “不知我该说不该说。”我慢慢地说,似乎很为难不好意思说。 “对妈,还有什么不好说啦!说得好妈就听,说得不好,妈就打您屁股。我做妈的就有教训女儿的权利,您说对吗?”母亲说得又笑起来了。
   “妈,我想,我们既然是您女儿,那就是说是您生我们的,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很想”我说到这儿又停了停“很想吮娘的奶,这不就证明我们是吮娘的奶水长大的吗?”我说完马上躲到小姐姐身后,怕妈生气打我屁股。
   “好呀!您这死丫头,这么大了还要吮我的奶,这不是吃老娘的豆腐麽,大虹,您说该不该打小妹的屁股呀!”母亲急切地责怪说。
   大虹小姐姐这时顿时呆住了。不过她灵机一动聪明地说道:“妈,您不要生气麽,小蝶妹妹这样说不过是证明我们是您的亲生女儿喔!”妈给小姐姐这么一说,马上又不生气了。
   “那不行,我堂堂的董事长,他们都听我的,谁也不敢胡来。”妈妈坚持说。
   “妈,您真的,现在只有我们三人,谁会知道呢?我们会轻轻地吮吸,不会伤害您的。这样就能证明我们是您亲生女儿喽!”大虹小姐姐推动母亲的身子说着“妈妈,您就答应我们吧!可怜的女儿还没有吮吸过娘的奶呢!”小姐姐很伤心的样子使妈也心软了。
    “那好吧!就这样!不过,您们吮吸了我的奶后,就是我的亲生女儿了。但不能后悔呀!”母亲红着脸说。
    “娘,难道您还不相信我们吗?我们后悔就是小狗狗,任您责罚好了。”我说。
   於是妈站住了,面部表情严肃。慢慢地松了结,绣花浴衣向后滑下,露出了白色绣花胸罩。大虹小姐姐忙上去帮妈扣下胸罩的搭扣。
    “妈,您还很性感呢!”我说:“胸部还挺丰满的呢!”
    “小蝶,您知道我已五十多岁了,是老太婆了,您还想吃我豆腐呀,”母亲严肃地说:“您要知道,您现在还是个假女人呢。”



支持(0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10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18 16:06:03

    她这一说,我感到妈生气了。我不敢再讲下去,我伤害了母亲,我哭了。我突然跪在母亲面前,抽泣地说:“妈,我错了,我不该说伤害您的话。妈,您原谅我吧!”
    大虹小姐姐见状惊呆了,不知如何是好,刚才快乐的景象顿时变得沉闷起来。 
 妈突然回过神来,她裸着上半身弯腰扶我起来,然后双手抚模着我脸对我说:“小蝶啊!没事,没事,快起来,妈原谅您了。”
    “娘,做女儿的,真对不起您了。”我向妈求饶地说。
    “做娘的,怎么会不疼自己的女儿呢,女儿说错话、做错事,妈会原谅您的。何况您已知错了,您还是我最小的女儿呢。”娘紧紧地褛着我,这使我更伤心地哭了。
    “小妹,您真是的,又惹妈生气,小心我揍您。”大虹小姐姐气愤地要打我
    “哎!大虹,您不能这样。”妈阻止了大虹小姐姐的举动。
    “来,小蝶,我的乖女儿,起来吧,妈给您说。”妈扶起我还用手按了按我的眼睛说。
    “我知道,您早就喜欢我了。总想有一天能和我待在一起。我呢,实际上不知为什么也很喜欢您,想和您在一起。但这些在国内是不可能的。今天,您是我女儿,是一种母女之爱。夫妻之爱可以是持久的海盟山誓、永结同心,但也可以失去爱、会变心不能永久。但是母女之爱是不能变的,懂吗?”妈的每一句话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
     “我懂,我对妈的爱是永恒的,如天上的星星、月亮。”我对妈说。
     “不!不!我不喜欢这种比喻。”妈说“只要您承认是我女儿就可以了。”
    “妈妈,我是您女儿麽!”我说。
    “您不是说要是吮了我的奶才是我的亲生女儿吗?那我今晚满足您。来!让我躺下。两个乖女,来吧!”妈说完后,就躺在沙发上,把眼睛微微闭上。
这时,妈身上除了绣花的三角内裤外,几乎全裸在我们面前。哇!太美了,这就是上帝创造的夏娃吗?这就是当代的维纳斯(当然不是断臂的),您看,长长的睫毛掩盖在深凹的眼眶上,瓜子脸,鼻子是那么挺、园浑,就是两个小小的鼻孔也吸引着我的眼球,微红的樱桃嘴、细长白嫩的脖子,洁白柔嫩的肌肤,太吸引人了。这真是画卷上的美人、镜框中的丽人。我尽量克制自己的欲望,不让我对她的崇拜、对她的挚爱变成象色狼那样摧残她,我爱这一切,当然还有微微凸起的肚、园滑的大腿、小腿,甚至小巧玲珑的双足都使我留恋、热爱。
    我和大虹小姐姐小心翼翼地在她两个挺拔的小山峰上慢慢凑近那个园园的山顶,用舌尖舔它,然后把乳头吸进口内慢慢转动与吮吸,娘除了胸部稍稍抖动外,其他一动也不动,这样过了几分钟,我真从娘的乳头上吮出了几滴乳液、又香又甜。我激动得心也快要跳出来了。“吮到了!吮到了!妈妈,我是女儿啦!我是您女儿了。”大虹小姐姐也同样激动地说:“娘,我也吮到您的乳汁了,很清香呀!我也是您女儿了,而且是亲生的。”
    我们怕伤害妈妈,当吮到乳汁后就停止了。把娘扶了起来,我们几乎同时说:“妈妈,真对不起了,原谅您女儿吧!”
   “大虹、小蝶,我对自己的女儿不论做错事还是讲错话总会原谅的。现在您们己吮了我的乳汁便是我的亲生女儿了。可您俩不要后悔啊!”妈说。
   “妈,我们爱您也来不及,怎么会后悔呢!”我说。
“娘,您这么爱我们,我很感动,我一生一世跟着您,决不后悔!”小姐姐说。
   “好了,大虹把我胸罩扣子搭上,小蝶您把娘的胸罩扶扶正。妈也累了。”娘说。
   我们按娘的意思做,然后帮妈穿上浴衣。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10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18 17:18:53

   第  三  十  七  章   三 位 一 体
“时间也不早啦!该休息了。”妈说着把浴衣穿上,用腰带裹住自己的身子。“您们两个也弄得我怪痒痒的。” 
  大虹小姐姐说:“妈的奶头仍很坚硬,如我们的乳头一样。” 
   “别逗我了,妈已五十开外的人了,还象您们廿岁左右一样吗?喔,不过,实际上只有大虹是这样。小蝶可还是个假的呢!”妈害羞地说。 
   大虹小姐姐听后笑了笑,冲着我说:“小蝶妹妹奶头虽是假的,但也象真的那样,不知道的人肯定还以为是真的呢!” 
   “那么说,您吮过小妹的乳头了。这怎么可以呢?小蝶,这是真的吗?”妈责问道。 
   我不敢说慌,又不能说实话。真是为难地不作回答。只是脸红红地躲在妈的后面,怕被大虹小姐姐挨揍。 
   “娘,您怎么这样问呢?我又不是故意的麽!、”大虹小姐姐机灵地俏皮地回答得很巧妙。 
   “以后,我们母女三人都要有真心、爱心,不论为了谁,都要全心全意,相互关心、爱护。都要为实现‘变蝶计划’而尽力、努力。”妈转换了话题说。 
   “是!妈,我会尽力、努力的。”大虹小姐姐轻轻地说。 
   “我也是,妈妈,请相信小妹。”我紧接着说。 
  “明天呢!我们要去加拿大的蒙特利尔。这是一个风景优美、科学发达、非常文明的城市。我们将在那儿实施‘变蝶计划’,您们这几天的生活只不过是这个计划的序曲。它己经改变了您们一些生活。明天以后将彻底改变您们的生活。小蝶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不!是一个真正的女孩。”妈认真地说。 
妈又坐在沙发上开始抽烟,这时我高兴地过去搂着妈的头颈,既亲亲妈,又可闻嗅那清香的烟味。 
“妈,我真能成为一个女孩吗?”我轻轻地又嗲声嗲气在她腮边问。 
“这要看您的意志是否坚强,还要看您的身体状况。再有医生护士及您的几个姐姐的努力了。”妈严肃地说。 
“啊!那我可真正成为一个女孩了。”我拍手高兴地说。 
“您别高兴得太早,没有我,您能成为真正的女孩吗?”大虹小姐姐气冲冲地说。 
“是的,是的,小蝶啊,大虹讲得对。所以,您要听大虹姐姐的话,将来不要忘记大虹的恩惠啊!要非常非常感谢您的大虹姐姐啊!”妈说。 

“妈,我会的。”我无可奈何地说。 
“大虹,现在实际上只有我和您才是真正女人,小妹还是假的,对吗?”妈说。 
“是的,妈妈。”大虹小姐姐回答说。 
“所以我想在明天以前、今天最后的时光,我想啊,”母亲说着又支悟支悟不说了。 
“妈,您想说什么啊!”大虹小姐姐问道。 
“我想,我想让小蝶恢复原样,我要看看我的这个女儿原来是什么样子的。”母亲狡皓地说。 
“好啊!好啊!我也想要看看小妹原来的样子。”大虹小姐姐高兴拍手说。 
“妈呀妈妈,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您这是不要我这个女儿啦!”我几乎哭着说。 
“傻孩子,这是暂时的,就今天晚上一会儿呢!小蝶您过来,”妈拖着我走到梳妆台前,让我坐下,然后把烟灭了。 
“您听我的,妈不会为难您的。”妈边说边除下我的假发,把我睡裙也脱去。这样我看见自己变成了一个怪物:男式短发却穿着女童式三角裤与绣花胸罩。我真有些害怕。 
“大虹,您也过来,把这(指我胸罩)取下,我把它(指我三角童裤)脱下。”妈说。 
“妈,这个样子,小妹除了没有女孩子的头发外,其他依然是女的麽。”小姐姐说。 
“这个胸部就让它去吧,主要看他的那个东西还在吗?”母亲说。 



我无可奈何地闭着眼晴,动也不动。心想她们要干什么?我赤裸在她俩面前都害羞啊!同时也很害怕她们要损伤我身体。 
母亲在给我取下三角内裤后,抚模了一下我的下边,虽然这是假的没有感,觉,但我还是往后退缩。大虹小姐姐在我背后扶住我 ,用双手抚模我的两个假**房,不断搓两个小乳头。这样我就成了娘与小姐姐的玩物。我真不知道,她们在玩一个女人还是一个男人呢?“这个假PP还很毕真的呢!还有毛毛呢,比我的还多呢。”母亲暗笑道。 
“妈,这两个**房模上去还很柔软的呢!小妹,带了这个假**房舒服吗?”大虹小姐姐边说边抚模着。 

“妈,您不要这样嘛,女儿受不了啦!”我忍不住说。 
    “小蝶,现在我不是您妈,我的女儿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呢?我现在把您当我的老公,这不是您一直想的吗?”母亲仍然边说边吮。 
    “我不想,我不想,我是您的女儿嘛!”我急切地说。心想,妈不要我这个女儿了。 
    “小蝶妹妹,您是妈的老公,那我是您和妈的女儿喽了。”大虹小姐姐奇特地问
   她们又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往沙发上按,我只能叹息地躺在沙发上。娘也顾不上什么害羞与尊严,很快把衣服、内裤全脱去,骑在我身上和我发生了性关系。虽然我很纳闷也无奈,但心中也有丝丝快乐。终于,吟英和我成了夫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10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18 17:22:04

“吟英,我爱您!我爱您!我的贤妻、我的宝贝。!”我俩使劲地抱在一起“我们终於相爱了。”
  吟英同时用力将舌塞进我嘴中,我俩舌尖在口中打架似的纠缠在一起。当吟英看见实在不行时就退了出来。
   “小蝶,我们终于成了夫妻。”吟英激动得流下了眼泪。“所以,今晚是夫妻同房,明天,不!过一会儿就不是了。我们又是母女关系了。因此,我们要珍惜这短暂的时光。” 
    “是的,是的,我爱妻子吟英,我爱妈妈吟英。”我说着说着就与吟英又拥抱在一起,两个全裸着紧贴在一起亲嘴亲脸久久不放。 
    大虹小姐姐在旁只是呆着,用手遮在张大的嘴上奇异地看着。 
   “妈妈,这怎么啦!您是她的妻子,她又是我的妹妹,我真搞不懂啦!我算您们的什么啦!”大虹小姐姐几乎叫着说。 
   “大虹,轻些、轻些,别急呀!更不要大声嚷。我与小蝶做夫妻那是因为现在她是个假女人。只是现在称呼一下,待会儿,仍然是母女关系,您懂吗?”吟英说。 
   “不懂!不懂!一点也不懂,那么现在我究竟是什么呢?我该叫她是小妹呢,还是叫她爸呢?”大虹小姐姐仍然急吼着。 
   小姐姐的话使得吟英干着急,不知说什么好。 
   “我仍然是您的小妹,您自然是我的小姐姐吆!”我也着急地说。  
  “按妈说的,这是以前或以后我们的关系,那么现在您和妈是夫妻关系,那我也就是您的女儿啦!”大虹小姐姐说。 
   小姐姐的话使我目噔口呆,我刚与吟英做完爱,就己有了这么大的女儿。真是无法想象。 
   “好吧!现在您就是我与小蝶的女儿。记住,不过一会儿。”妈无奈地说。 
   “不对,妈妈,我说现在这一会儿做您们的女儿,那他要做我爸就可教训、指责我,我可受不了。“小姐姐的话使我们都莫明其妙。 
   “那您什么也别做,待在旁边。”妈似乎有些生气。 
   “妈,那您不管我啦!我想我想也要做他妻子,因为我们这几天在一起我也爱上了他,我早就是他的情人,也做过爱,还一起拍过裸照写真呢!现在就算做‘二房’吧!这什么叫《妾》吧!”大虹完全从一个女性想望男性的欲望说出真够大胆的话。 
    吟英听了真无法想象。“这是真的吗?”吟英问道。

 我听大虹的话,我知道我是一个*隶,在这女人国中得全听她们摆布,不可能做大的,只能做小的,吟英与大虹就在这一会儿时间内同做我老婆都是要做强者,而我只能是弱者。 
   “当时,我与大妹在洗浴后,姐姐们把我俩同放在床上,我与大妹逗笑时,一个老外进来见状就胡乱拍了许多照片,还说很有艺术价值要为我们扬名,并可赚大钱。”我说。  
   “姑娘们怎么可让外人进来呢?如果知道这与“变蝶计划”有关,那就麻烦了。”吟英说。 
   “不过,当时大家都不知道什么‘计划’的事。”大虹说。 
   这样,弄得吟英很尴尬和很为难,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想不到,大虹在短短的几天里对您也痴情,同是女人嘛这也难免的。反正是一会儿,随便怎样了。在一会儿的时间里,关系变得多么快、这么乱啊!大虹,您想怎样称呼就这样称呼吧!我也没有其他好办法。”吟英大概也觉得弄僵了才这么说。 
   “妈,就这么这一会儿嘛,我与您都是他的妻,那我称呼您该叫声大姐了。”大虹既高兴又奇想地说。我真佩服大虹能想得出,大概是电视剧看得太多了。 
   “现在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谁也搞不清楚,真是乱套了。”吟英说。 
   看到吟英的无奈、大虹的高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反正我是傀儡,听任她们的摆布。 
   吟英继续缠着我,抱、亲、模、捏、扭都有,在沙发上打滚。大虹 

大虹小姐姐看到此情景却急得不耐烦了。 
   “妈,喔!不,大姐,让我来吧。”大虹对吟英说。 
   “您这小鬼,他是我老公,我们相爱。小蝶是吗?”吟英边说把我拥得更紧,我激动地说:“吟英,吟英,我的爱,一辈子爱您。”我俩如两肉团捏成一块相互粘住分不开。直把大虹看得气呼呼的。 
   “您们怎么这样,没完没了。他也是喜欢我的,我也爱他的啊!”大虹在旁干着急。 
   “大虹,您别急嘛,再等一会儿。”吟英瞧也不瞧她说。 
 待一会儿,大虹不见动静,耐不住了,就动手拉吟英的手。 
   “大姐,您太累了,息一会吧,让我来制服他。”大虹说。 
   尽管吟英不让,但吟英怕大虹不高兴闹****来,有失身份。吟英慢慢松手起身坐在沙发边上穿裤子、穿胸罩。大虹乘机立即脱去内裤与胸罩并丢在地上,全裸在我面前,我也很累,紧闭双眼、头马上侧过去,大虹用双手硬把我头搬过来,很凶地说:“看着我,不要回避 。

大虹小姐姐真是醋劲十足,吟英乘机又模了我的‘小**弟’并低下头亲了亲它说:“我爱您、但又狠您。”这才放手穿好浴衣,走到妆台前,整理自己的模样。 
   大虹弯下腰来,双手捧着我头乱亲乱吻,使我无法避开她。 
她嗲声嗲气地说。“小蝶妹妹,喔!我说错了,我的好老公、我的亲老公,我是多么爱您,多么想您啊!”她说得多温柔、脸上笑容多可爱。但我怕吟英误解伤了同吟英的感情,因而随便她怎样亲我我都不理她。 


她见状有些发火了,说。“我对您那么好,您还不理我呀!”她有些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10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18 17:26:40

她见状有些发火了,说。“我对您那么好,您还不理我呀!”她有些伤心的样子,干脆把赤裸的*股往我脸上一坐,并扭动*股。说:“您不是说过听我的,现在反悔啦!我要‘您吃不了兜着走’,”
我急着说:“别这样,别这样,我要闷死了。” 
大虹得意地说:“那您在意我吗?对我好吗?听我话了。” 
    “我在意,我在意。我一直听小姐姐的。”我只得这样说。 
   她仍然不起身继续扭动*股笑着说:“这才差不多,否则我一直坐下去还要撒尿在您嘴里、大便堵住您鼻孔,就把您闷死这个负心郎。”, 
   “不要,不要,您饶了我吧!我求您了。”我因气也透不过来,有些语无论次地说。  

 母亲见了,在妆台前脸也不回不快地说:“大虹,我以前看您跟您父母一样很老实本份的,现在似乎很有经验。不过,您是他的情人也好、妻子也好、小姐姐也好,应爱他、护着他,不要伤害他、更不能欺侮他。” 
   “这我知道,要是她不听我的,我就要教训他。”大虹说着就起身很快朴在我身上双手勾紧我脖子,眼看着我,在我嘴边很温柔地说:“怎么样?生气了。我向您赔个不是好吗?不过,您要从心里对我说些好听的嘛!” 
   我被她这付模样,再加上她本来是我的亲小姐姐嘛,把我的爱意深挖出来,不禁紧抱她腰说:“我爱您,大虹小姐姐!”这时她把几个细细的手指按住我嘴说:“您说啥?我是您的什么人?老公,您说呀!”我脑子给她也弄糊涂了,可我灵机一动说。“我的大虹、我的情人、我可爱的小乖乖。” 
   我这么一说,大虹乐了把我抱得紧紧的、双脚在后面乱蹬。她的一对**房紧贴在我胸前,这样,我和她两对**房真假在一起打架似的、四个乳头滑来滑去 
 我马上说:“大虹,真对不起,原谅我吧!但我是仍然很爱您的。” 
   “不行就不行。我自然仍然也爱着您的。”大虹说着又抱我吻着不停。 
   “我的小乖乖,您对我这么深情,让我怎么做才能报答您呢?”我谦意地说。 
   “我不要您报答,我只要您爱我,您我不分开,只要您乖乖听我话。”大虹快乐地说。 
   我抱紧大虹,在她耳跟处说:“我会的、我会的。” 
   吟英虽不对我们看,忙着自己梳理,但听了我与大虹的对话很不舒服,但又无可奈何。便走过来把大虹拉起来。  

 我马上说:“大虹,真对不起,原谅我吧!但我是仍然很爱您的。” 
   “不行就不行。我自然仍然也爱着您的。”大虹说着又抱我吻着不停。 
   “我的小乖乖,您对我这么深情,让我怎么做才能报答您呢?”我谦意地说。 
   “我不要您报答,我只要您爱我,您我不分开,只要您乖乖听我话。”大虹快乐地说。 
   我抱紧大虹,在她耳跟处说:“我会的、我会的。” 
   吟英虽不对我们看,忙着自己梳理,但听了我与大虹的对话很不舒服,但又无可奈何。便走过来把大虹拉起来。 
   “好了。该结束了,反正我们三个彼此都相爱,无论夫妻相爱、情人相好、母女相亲、姐妹情深、父女至亲这些人间真情我们都有了,这是多么美好啊!来吧!还是让我们三人紧紧拥抱吧!”吟英说完又脱去所有衣裤与大虹一起把我扶起来。我虽很累,起身后还摇摆着,我们三人全裸着相互依偎在一起。 


吟英很兴奋地说:“大虹,扶好小蝶,我俩都是他的老婆,我们三人紧紧地在一起吧!”
她俩在我左右,我不得不依偎在她俩身上,她们又用嘴紧贴在我左右腮上,她们的另一只手从左右用手指夹紧我的那个东西,我的左右手只能从后边分别托着她俩的腰。吟英笑着说:“大虹、小蝶,这叫我们‘三位一体’,谁也离不开谁!” 
, “那么,我们留个照相好吗?”大虹说。 
   “是呀!我也这么想。不过想来想去还是不照的好。来,大家看着镜子,搂得紧一点,笑得自然些,还要把老公的那个东西拉出来一些,不过要轻些别弄痛了它,我们两手同时夹紧它,这就是我们的‘三位一体’,三角相恋、三角相爱。这个相要永远记在我们的脑海里。无论天崩地裂、身在无处、何种处境、什么时间。都要永不忘记。”吟英清楚地细说。 
   “妈,喔,是大姐,,是的,是的。小蝶您愿意吗?”大虹冲着我问。 
   “愿意,愿意,我爱着您们两个。不过,谁也不能后悔、吃醋喔!”我说。 
   “对,小蝶说得对,我们三人谁也不能吃醋,要团结得象一个人。现在我们这样留念三分钟,谁也不许说、不许动。要显得高兴的样子。”吟英认真地说。  

 就这样,我们三人如雕塑样站着不动。尽管我很难受,头颈被她俩勾得紧紧的呼吸也困难,脸两旁被她们的嘴唇顶得凹*进**去*许多,但仍然使劲往里顶。我的下边那个东西被她俩手指夹紧而不断往上翘。但我仍然坚持着。 
   当三分钟到的时候,吟英说:“不要动,我们一起轻轻地说:‘我们相爱到永远’就结束。来!预备起。‘我……们……相……爱……到……永……远。” 
   “OK!YA!”我们三人同时伸出二个手指,以示这个活动结束。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10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20 15:54:59

   第  三  十  八  章      母  命  变  蝶

“好了,我们不要再闹着玩了,大虹、小蝶您们都把内衣与睡裙穿好。”母亲认真地边说边把自己的胸罩与内裤穿上。我们也同样做了。
“大虹、小蝶啊,刚才我们的关系仅是刚才一会儿,现在已结束了。我想这留给我们的影象应是深刻的。要永远不忘,而且只有我们三人心里知道,不能告诉任何人。三人中任何人都不能背叛。知道吗?如果同意的话,我们来罚誓:永远相爱,永远不忘,永不背叛。”於是妈伸出右手,我们也伸出右手搁在吟英的右手背上共说我们的誓言,吟英说一句,我们跟一句。
 “现在我们心连心,我们的关系仍象原来样:您俩是我女儿,您俩是姐妹关系,听懂了吗?在他人面前不要说漏了嘴。”母亲说。
 “妈,我知道了。”大虹小姐姐说。
“那大虹,把小蝶的假发戴好、衣服穿好。您做姐姐的应该帮助妹妹。”母亲又指示道。
於是,我们很快打顿好,恢复原来的模样,坐在妈两旁。妈又开始抽烟。不过,妈现在把长发用彩色缎带往后随意一束,在讲话时这束长发在她的后背轻轻左右滑动。这个妩媚的动作是很美的,令我心动想望,我情不自禁地靠在妈肩上,用右手去抚摸它。把刚才的疲劳缓解了许多。
   “大虹、小蝶啊!妈今天宣布的‘变蝶计划’,您们俩怎样想的啊!”娘问。
   “好啊!妈的这个计划一定能完成。男的变女的、而且从里到外、从老到少,这很有趣的呢!”大虹小姐姐不假思索地说道。
   “这能行吗?现在变性人都是外形变的。这个计划还要移植子宫,卵巢等这可复杂啦!而且不仅要女性化,同时要年轻化,难度更大了。”我说着。
   “是啊,大虹,您比小蝶大,但想得太简单了,这不是游戏,而要动真刀真**的,因而是有一定的风险的。”母亲一字一句地慢慢说道。
妈,那么这计划怎么实现呢?是谁变蝶呢?怎么变法呢?”大虹小姐姐问道。   
   “所以呢,我要与您俩商量呢。我想啊,您们俩可以帮妈完成这个‘计划’,”妈说道“而且这个计划实施时间也紧,必须马上行动。”
   “妈,那我们怎么做呢?”我忧心重重地问道。
   “难道我说得还不明白吗?大虹是这个计划的女主角,小蝶是这个计划的男主角。”娘说。
   “主角?什么主角啊!”我惊奇地问。
“小蝶,这个计划主要由一个供体、一个受体组成。您是受体因而必须变性成为一个完全的女性。您的子宫、卵巢等女性内脏器官由大虹供给并移植到您体内。小蝶,您不是一直想做女人麽,现在尽管经过化妆,从形象、衣着、装饰来看己是女性的了,但仔细看来毕竟还是假的。待‘变蝶计划’完成后,那您就是一个货真价值的女孩啦!那时候您才是我真正的女儿喔!大虹呢,是供体,向您妹妹供应子宫、卵巢等女性器官,这样,在他的肚里有您的器官。您俩才是亲姐妹呢。您更会以姐姐的身份尽力关爱她、呵护她。您小蝶呢,在肚里有大虹姐姐的器官,那会更敬仰姐姐、感激姐姐。这样您们两个是您中有我、我中有您,这不是更亲热了吗?”娘说。
   “妈妈,这种做法似乎很离奇的呢!我能胜任吗?这风险有多大?”我问道。
   “这个‘变蝶计划’意义重大,它不仅对您们,就是对科学、医术、生命、人类的任理道德观念都是有很大挑战的。伟大的计划必然要冒风险的。不过,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在实施过程中,我们都会尽量作周密考虑、多种防备的,把风险降到最低点。小蝶,怎么样?您似乎没有信心麽。”妈有些担忧地问我。
   “妈妈,不是没有信心,是我有些害怕,怕小妹受不了。同时,我接受了大虹小姐姐的女性器官,她没有了子宫、卵巢这些东西,她怎么能做人呢?”我问道。


“大虹、小蝶,现在我们三人要紧的是团结在一起,妈对这个问题也考虑了许久。小蝶是我喜欢的,无论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这样。但要在一起,小蝶必须是女性,而且是真正完全的女性、要有女性的特征。在移植女性器官后希望能出现月经、怀孕、生育还有奶水等女性特征,而且要年轻化,这就要大虹供应这些女性器官了。在对小蝶实施变性后、在身体康福基础上再进行外形上的整形、减肥、整容、美白皮肤等多种处理来完成其外形的女性化、年轻化。但究竟做到哪一步?怎么做?都要看小蝶恢复健康情况而定。对大虹作出的牺牲,我会尽量弥补的。”妈认真地说。
   “那我懂了。妈,您放心,我要作好心理准备,为了能实现‘变蝶计划’和妈与小姐姐在一起,我会听您的安排。”我说。
   “当然这个计划的实施,我们是要作好充分准备,除心理、精神准备外,在物质、资金、医护人才、医疗设施等方面都要加以保障。这次我们挑选的医院也是加拿大在外科、妇科方面有卓越声誉的医院,其医生、护士等都是在医术、护理技巧方面一流的。我们也专门挑选了特级包间病房、要经过特殊装饰,它既有抢救、医疗、护理方面的先进设施、又有温馨的能适合医疗、休养的条件。当然这一切化费是很大的,公司准备斥巨资以保证计划的实施。因此我们对‘变蝶计划’要有充分的信心。大虹,您有信心吗?”妈说。
   “我自然听妈妈的话与安排。不过,我把器官给了小蝶对我的后果及影响如何?我想了解一下。”大虹小姐姐犹豫地说。
   “大虹,您的担忧也是必然的。您作为供体一方,肯定要有所牺牲的。但是公司也作了多种准备,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使您同样拥有这种器官。当前首要是尽力保证小蝶变性成功。尽力使您在失去这些器官后保持身体健康与女性特征。”母亲说。
   “那我失去了这些女性器官后会变成男的啦!”大虹小姐姐好奇地问。
   “傻孩子,妈怎么会让您这样呢?具体医学、医术方面的问题,我们还得向汤姆医生和刘美茜博士请教,听听他们的安排。”娘说。
    母亲说完就起身走到妆台前,按下妆台上的按扭。
   “胡蓉、周梅,进来一下。”母亲吩咐道。这两个姑娘就是妈的随从小姐。
“董事长,有什么吩咐?”其中一位长发姑娘说。
   “您们请汤姆医生、美茜博士来一下。”母亲说着。“喔!胡蓉、周梅啊!这几天,我的两个女儿要和我在一起,您们也略知了些她们的情况,要照顾好她俩啊!”
   “是,董事长,我们会照顾好她们的。”两个姑娘说着就出去了。
   “待会儿,汤姆医生交和刘博士来了。他们是‘变蝶计划’的制订者与执行者,您俩今后也要多与他们交往了。他俩与我的关系很好,医术水平又高、又有丰富的外科、妇科的经验。您们两个要多听他们的指导啊!除了称呼他们为医生与博士外也可称他俩为大伯和阿姨,这样会更亲热些。”母亲认真地说。
    母亲的话刚说完,汤姆医生拎着一只手提医疗箱和刘博士就来了。
   “汤姆医生、美茜博士,您们来了。这么晚了请您俩过来不好意思,打忧您们休息了。”母亲说着上前和他俩握手。
   “NO!NO!马董有何吩咐?”汤姆医生和妈握着手说。
   “您们看,‘变蝶计划’的供体、受体就是我这两个女儿。您们觉得怎么样?”妈说。
   “是她们?”汤姆医生指了指我和大虹小姐姐,并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是她们!”妈妈坚定地回答说。
   我与大虹小姐姐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一声也不响,似乎在接受审判似的。
   “那,这个是供体、这个是受体。”汤姆医生分别指了指大虹小姐姐和我。
   “YES!”母亲肯定地说。
   这时候,胡蓉与周梅两位随从小姐端来了两杯热咖啡和两盆蛋糕。
   “马董,这个小妹好象比大妹大麽?”汤姆医生奇异地问。
   “是的,她们实际年令是供体小、受体大。我现在对她们的取名是按照‘变蝶计划’成功以后的情况而取的。”母亲边抽烟边为难地回答。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107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20 15:57:31

“董事长,这个么和我们预先想的又有些距离。她们之间年令差距比较大,其成功的概率也许会降低些。刘女士,您说呢?”汤姆医生严肃地说。
   “我看麽,困难会多些。主要在外科手术方面,汤姆医生,您的任务会更难、更重些,但只要受体与供体的体质、健康状况良好、不发生其它意外就会好些。至於手术后我们的护理要特别加强,使其恢复得快些、好些,可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刘博士认真地笑着说。
   “马董,具体实施计划需要在我们汉森医院进行对她们全方位的身体捡查结果出来后才能制订。”汤姆医生说。  
  “那当然,不过,两位医生,我的两个女儿实际年令是相差很大,但供体者很年轻,一般来讲,她的器官应有强大的生命力,其再生能力及适应性应比年长者更灵活。”母亲胸有成竹地说。
汤姆医生被董事长的实施“变蝶计划”的信心与能力深感敬佩。
汤姆医生说:“董事长说得也有理。只要供体与受体都有相互融合及适应的很强凝聚力,应该不会成问题的。”
董事长顺手掩灭烟头,笑着说:“凭您汤姆医生的能力及经验,会会有办法解决这问题的。另外据悉,做变性手术需要半年以上的心理准备及女性生活的体验后再进行。我想,因为其对象是我的两个女儿。同时需抓紧时间,这个是否在手术后进行,怎么样?如果这样的话,刘博士的工作要加重多了。”马吟英董事长说。
   “我想,待手术成功后,其康福期能转到我们蒙娜女子医院进行。那样,我们的护理工作能更方便些,有利其女性化、年青化的转变。”刘博士认真思索后说。
   “有了您们两位鼎力相助,我想这个‘变蝶计划’定能顺利实施。”母亲高兴地说:“您俩随便吃些东西吧!” 
 ,母亲走到化妆台前掀了一下按钮,不多时,两个她的贴身保镖进来了。
   “董事长,有何吩咐。”两个保镖毕恭毕敬站在两旁。
“另外,两位博士。”母亲挥手示意他俩稍等又说:“时间是要绝对抓紧的。我想,对受体,就是小蝶先做些手术前期工作如雌激素荷尔蒙注射、喉结切除、发音器官手术使其发音女性化,我最不容忍其发音还是男的,再有什么办法能加速其头发变黑及生长速度,以摆脱其假发的麻烦。”
   汤姆医生说:“这个,我来小岛前己作好准备,部份器械、药物我也随身带来。如果马董也有此意图,我可马上注射荷尔蒙雌激素,一般每天一枝,我想应该每天两枝以加快速度和增强效果。我也带来了药片,每天三次、每次二枚以加快头发生长速度,可达到每天一厘米的速度生长,这样一个月就可有齐肩的中发了,而且有发质变黑的作用。不过这药片也能加快胡子、腋毛、体毛的生长,这也不利的,但只能不断修面、剃毛来弥补,待头发长到一定长度后就可停药。头发及其他体毛就会按正常速度生长,以后美容时有办法除去胡子、体毛的生长根基。至於声音女性化,我可在明天上午给她做个小手术就会发音女性化,但是明天一天不能发音与进食,十二小时后才能够逐步恢复。至於喉结切除要回加拿大去医院进行。”


“那么刘博士,您在手术前能做些什么呢?”母亲又问。
    “马董,我们的工作将会随手术进行会立即跟上。实际上,小蝶已经跟八个姐姐一起生活了好几天,以后几天直至手术她仍会跟八个姐姐在一起,会更进一步与女性融合在一起。她在CD方面会有更多的进展。”美茜博士接着说。
    这时候,母亲的手机铃声响了。妈接听后对大家说:“我的工作很多,明天必须回加拿大。汤姆先生,您的工作就开始吧。”
   我们的命运是由母亲决定一切的,在母亲按排下我们除了服从以外没有主见。
   不一会儿,汤姆医生从医疗箱内取出了听筒与针剂,听了我的心、肺的速率后给我打针、吃药片。刘阿姨过来,扶摸我头、看看我耳朵、脸形,还有眼睛与嘴,后用手按了按我肚子、胸部然后对我认真地说:“小蝶啊!这次您母亲为您制定的‘变蝶计划’意义深远,是生命科学方面的一个重要尝试。您同意吗?”
    我无奈点了点头。
   “同意后,还要有信心。自然我们大家都要有信心、克服困难尽力完成这个计划,阿姨会始终陪伴着您,希望您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孩。”刘阿姨继续说着。
   刘阿姨的话说得我脸也红起来了,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既很开心,我要按女性生活的愿望能实现。但又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我忍受得住这重大考验吗?不过这些也由不得我了。我深爱吟英、深爱母亲,我要同她待在一起就得做她的女儿、照她的意思去办。 
   母亲说:“汤姆医生、刘美茜博士,时间不早了,您俩可去休息了,明天我们大家一起回加拿大。明天上午除了汤姆需要对小蝶进行发音手术外同时您们务必同汉森医院联系一下,上次在医院妇科订下的一间套房作为小蝶的病房,他们按我的意思装饰、布置好了吗?我们预计后天可到医院就能让小蝶住进医院。”
“那么刘博士,您在手术前能做些什么呢?”母亲又问。
    “马董,我们的工作将会随手术进行会立即跟上。实际上,小蝶已经跟八个姐姐一起生活了好几天,以后几天直至手术她仍会跟八个姐姐在一起,会更进一步与女性融合在一起。她在CD方面会有更多的进展。”美茜博士接着说。
    这时候,母亲的手机铃声响了。妈接听后对大家说:“我的工作很多,明天必须回加拿大。汤姆先生,您的工作就开始吧。”
   我们的命运是由母亲决定一切的,在母亲按排下我们除了服从以外没有主见。
   不一会儿,汤姆医生从医疗箱内取出了听筒与针剂,听了我的心、肺的速率后给我打针、吃药片。刘阿姨过来,扶摸我头、看看我耳朵、脸形,还有眼睛与嘴,后用手按了按我肚子、胸部然后对我认真地说:“小蝶啊!这次您母亲为您制定的‘变蝶计划’意义深远,是生命科学方面的一个重要尝试。您同意吗?”
    我无奈点了点头。
   “同意后,还要有信心。自然我们大家都要有信心、克服困难尽力完成这个计划,阿姨会始终陪伴着您,希望您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孩。”刘阿姨继续说着。
   刘阿姨的话说得我脸也红起来了,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既很开心,我要按女性生活的愿望能实现。但又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我忍受得住这重大考验吗?不过这些也由不得我了。我深爱吟英、深爱母亲,我要同她待在一起就得做她的女儿、照她的意思去办。 
   母亲说:“汤姆医生、刘美茜博士,时间不早了,您俩可去休息了,明天我们大家一起回加拿大。明天上午除了汤姆需要对小蝶进行发音手术外同时您们务必同汉森医院联系一下,上次在医院妇科订下的一间套房作为小蝶的病房,他们按我的意思装饰、布置好了吗?我们预计后天可到医院就能让小蝶住进医院。” 
    “OK!已有好几天了,我想这不成问题。”汤姆先生说。 
   “马董,我们会按您的吩咐做的。”刘美茜博士说。
   然后,两位医生与妈和我及大虹小姐姐握手道别,我与大虹小姐姐亲热地说:“伯伯、阿姨,再见!”并挥挥手。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108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2/3 23:21:09

           第  三  十  九  章     母  女  共  眠 

 

两位医生走后,母亲对其中一个高个子说。
   “明天,我们要回加拿大,时间最好上午或中午,不行的话就下午,但傍晚要到东京,晚上能搭乘去加拿大的航班,这样后天早上到达蒙特利尔。”娘说。 
   “时间很紧,马董,在岛上不多休息几天?”高个子保镖说。
  “没办法,刚来电要我这几天去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南美产品推介会,王总不知能否从澳大利亚赶回来,否则又要我去,还要准备产品介绍资料,这儿‘变蝶计划’又要尽快实施。所以,我们得快些赶回去。”母亲无奈地说。
   “那几人同行?”另一位保镖问。
   “这个直升机能坐多少人?”娘问。
   “最多七人,连驾驶员共八人。”他们说。
   “能否让东京方面再派一架来?”娘又问。
   “好象不可能,东京方面业务繁忙,这架直升机也化了很大精力他们才答应的。而且要在明天晚上归还给他们。”他们说。
   董事长很不开心,气呼呼地又点了枝烟,想自己没有飞机一直租用人家飞机要看人家脸色、化费又贵真麻烦,明年我一定要买架飞机,她走了几步突然回过身来。
  “那这样,明天早上先几个人去,中午回来,下午再一批人去,行不行?”娘问道。
   “董事长,这样的话,时间相当紧凑,如果上午八点起飞十点多到,加点油进行捡查,十二点开,下午二点多到,三点起飞,五点到六点到达东京,可以是可以的,不过,飞行员是很幸苦的,并且不能发生意外,如遇到天气不好。飞机要性能好,不能有故障等。”
   “安全是极其重要的。我想飞行员下午调换一个。”
   “这,我想是可以的,就是钱要多些。”
   “钱,没有问题,但一定要安全。您俩要照此尽量安排,但是,不要太勉强,要搞好与东京方面的关系,否则要出问题。时间早上仍然可再早些。”
   “那当然,董事长准备上午哪几个?下午哪几个?”
   “让我想一想,上午有刘博士、海生、我的随从胡蓉、海虹及海虹的随从共五位。下午呢是我及随从周梅、小蝶及小蝶的随从、您子强、汤姆医生共六人,这样行吗?”
   说着说着母亲又点了支烟,这种烟特香闻后真舒服,能清醒脑子提精神。这样,妈妈似乎又来了精神。 
   “行,董事长,还有什么吩咐?”子强问。
   “哪有这么多吩咐,重要的是您子强和海生是我重要与可托负办事的人,因此您俩必须合作把事情办好,安全是至关重要的,时间要抓紧,多和东京方面沟通、商榷。还有明天到东京后要安排好所有人员的休息,用餐、住宿等,晚上去蒙特利尔的机票要订好。因为人多如果不行的话就按上面的分配用两批好了。就这样您们去办理好,办好后也不要玩了,早些休息知道吗?”母亲如指挥员布置作战似的说。
   “是,董事长,谢谢您的关心。”子强说。
   子强与海生两个母亲的贴身保镖说完就离去。
   “胡蓉、周梅,进来!”母亲兴奋地笑了笑,踮起脚尖很轻松地在原地转了两圈,双手向上伸腰,高兴地说:“啊!今天事情总算做好了,该轻松一下了吧!”
   “董事长,有什么任务?”胡蓉,周梅进来几乎同时说。

   “时间已十一点多了,还有什么任务呀?把门关好、窗帘拉上、电视音量关掉,大家都要睡觉了。”董事长说。
   “好的。”她们回答着。
   “胡蓉,这些事让周梅做好了,您带大妹、小妹去漱洗一下。”娘说。
     我和小姐姐只得跟着胡蓉姐姐来到里间的漱洗室内,这里全是黑白相间的方块大理石墙面,那瓷脸盆是粉色很大的,便盆是浅绿色的,浴缸是紫色的,那只洗漱台是橙色的很好看,整个漱洗间五彩滨粉。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进入洗漱间一股香气袭来,似乎来到一个舒适的休闲场所。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109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2/3 23:24:58

胡蓉姐姐用手招了一下,甜甜地说:“小蝶妹妹,您过来,让姐帮您。”
    我慢慢地走过去,她把我裙子撩起脱下内裤,把我的假阴口张开,手指伸*进**去*把我的‘小**弟’从里面轻轻拉出来,这时我怪痒痒的,也不好意思。
    “我来,我来,姐,我自己来吧!”我含羞地说。
   胡蓉姐姐笑嘻嘻地仰起头,这时我看请了她那美丽的脸蛋:园园的粉嫩两腮、上面两个小酒窝真使人喜爱,嘴巴稍大些但里面雪白牙齿很整齐,鼻子挺又园浑、双眼、眉毛恰到好处。
   她仰着头笑得很甜密,说:“不要紧的,我会轻轻的,不会弄疼它的,这很好玩的嘛!”
   我的‘小**弟’在她手指缝中绕动,后又在她掌中滑动,怎么也小不出便来。
   “姐,还是我自己来嘛。”我难受地说。
   这样,胡蓉姐才笑着放手,我就坐在便盆上完成了大、小便的任务。然后胡蓉姐把我肛门口用温水冲净、在屁股上擦干、涂润肤霜用手掌心轻揉,把‘小**弟’洗净后浇些很香的润滑露,并轻吻它,说:“嗯!很香啊!让它好好安睡吧!”然后用食指与姆指轻握住慢慢放*进**去*。
     我很感谢胡蓉姐为我周到热情的服务。我说:“姐,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哎!小蝶妹妹,这是姐应该做的。”胡蓉姐红着脸说。   胡蓉姐让大虹小姐姐自己用厕,帮我洗脸、擦手臂、洗手后用柔软毛巾吸干水迹,又涂美白润肤密。在给小姐姐洗净擦香密后,给我俩眉毛、眼睛与嘴唇重新涂一下,再仔细左右看我俩脸,说:“OK!董事长见了,肯定更喜欢您俩呢!”这样,她才一人牵着我们两个女孩子走出漱洗间。来到妈妈的卧床边,这时妈妈己坐躺在床上,一手搁在双乳上、一手的手背托着下巴沉思着。她盖着绣着花纹的薄绒毯,在粉色园顶蚊帐内,在灯光照耀下,深凹的长睫毛黑色眼睛、微红的嘴唇、细弯的眉毛再加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真象一位阿拉伯的美女公主。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110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2/3 23:37:24

  妈妈坐躺在床上看到我们笑着说:“大虹、小蝶两个乖女来!今晚我们母女三人可好好睡一觉呢!胡蓉、周梅您两可回去休息了。”
    “好的,有事再吩咐,董事长,两个小妹妹明天见。”她们说完轻步走出房间并把门轻轻关上。“再见,阿姨。”我和大虹小姐姐也向她俩挥手。
    大虹小姐姐很快爬上床睡在妈妈的手臂里。说:“妈,您今天真好看。”
    “是吗?”母亲皎咭地向大虹看了看说。
    我在床边愣着,不知怎么办,心想我是一个假女孩,刚才还给胡蓉姐姐发现了呢。我怎么能和这两个真女人睡在一起呢?
    “小蝶,上床耒哟,要睡觉了。”母亲催着说。
    “妈,我很胖,就睡在沙发上好了。”我不忍心地说。
    “是吗?那好吧!周梅,再拿条被子来,小蝶要睡在沙发上。”母亲干脆地说。
    一会儿,周梅拿着被子在沙发上铺好,牵着我到沙发旁,虽然我心里也很难受不愿意这样,心想妈这样狠心不要我了。但自己已经说了要睡沙发,只得跟着周梅阿姨过去在沙发上坐下,周梅阿姨为我脱鞋后让我躺在沙发上。
    “好了,周梅,您可休息去了。有事再叫您。”母亲热情地说。
    “好的,那我走了。”周梅很快走出门外。
    “小蝶,,您一个人睡沙发,舒服吗?”母亲又好奇地问。
    我低头不语,似乎有些伤感,嗅着鼻子,要哭出来了。 
 “小蝶,怎么不回答妈妈的问话呢?”母亲边说边向我这边瞧“怎么?您哭了。”
    “妈妈,小妹不好意思同我们一起睡,一个人睡麽又难受。”大虹小姐姐得意地说。
   “小蝶,是这样吗?您现在是我的女儿有什么不好意思呢?”母亲说。
    “嗯,妈妈,我和您及小姐姐不一样的嘛,怎么能与您俩睡觉在一起呢?”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妈的问话。
    “什么不一样呢?无非又是真女人、假女人,您是假女人,那么您的‘小**弟’呢?”大虹小姐姐俏皮地一边说一边也笑了起来。
    “那您的‘小**弟’是否给几个姐姐藏起来了?”母亲暗笑地说。
    “是的,是的。”大虹小姐姐高兴地抢着回答。
    我被她俩说得脸也红起来了,真的受委曲地要哭出声来了。
    “哎!大虹啊,小妹还小呢,您怎么能这样说她啊,亏您还是做姐姐的呢。”母亲说道。“您应该关心爱护小蝶妹妹才对呢,处处多护着她才好呢,我想是不能让她一个人睡的呀。”母亲又说。
    “妈妈,那我去叫她来同我们一起睡好吗?大虹小姐姐兴奋地说。
    “那当然啦!谁让您做她的姐姐呀!”母亲认真地说。
    大虹——我的小姐姐一骨碌地从床上跳起来,赶忙穿好拖鞋,走到沙发旁,拉起我的手说:“小蝶妹妹,去和妈妈一起睡吧。”
    我仍然不动,还在抽泣。
    大虹小姐姐於是一本正经圯做起姐姐的样子来了,用软手帕轻轻为我擦干泪水。并说。“不要哭嘛,我的好妹妹,您再哭,妈要怪我惹您哭呢!”
      她硬是把我扶起来,我想自己身体胖很重的怕累坏小姐姐,我就顺势下了沙发,穿上拖鞋,但是仍然怪难为情地跟着小姐姐走到母亲床边。
       “妈,小妹来了。”大虹小姐姐轻声对妈说。 “小蝶,来睡在妈妈旁边好吗?您这个人啊,讲起来喜欢妈,但又想和我保持距离,为什么呀?妈对您们俩个女儿都是喜欢的。刚才我们还不是说《三位一体》《相爱到永远》吗?难道您不愿意吗?”母亲说。
      我使劲地摇了摇头,但仍然一言不发。
    “好了,不要傻了,来吧。”妈边说边拉着我手,同时又把被子撩起,我怪不好意思上床,大虹小姐姐在旁边推推我,并把我的脚抬起,妈也乘势把我拉进被窝里,妈妈抱着我,象逗婴儿似的又用手指刮了刮我的鼻子,“呦,呦,我的乖乖,我的心肝宝贝!”我差点笑出来了。其实我心里一直爱着、喜欢着这个妈妈,於是我俩抱得紧紧的,相互亲吻、亲嘴。
    “真好香啊,今天几个姐姐给您涂了多少香密啊,现在还这么香啊。”母亲边吻边说。
    “妈,您也很香啊!让我好舒服啊!”我嗲嗲地说。
    “舒服,舒服,那为什么要独自一个人睡沙发呀!以后可不能这样随便离开我们,也可不以这样再哭鼻子。我看到女儿高兴,我也高兴呢。”母亲说着又用手扭了扭我的鼻子。
    “妈妈,我不哭了。您扭我好痛啊!”我委曲地说。
    “痛?这是要您记住。懂吗?谁叫您是最小的啊,最小的就是妈最宝贝的。”妈说。
    “我知道,妈是喜欢我的。但我真的是不想妈受到伤害。”我慢吞吞地说。
    “您这死丫头,伤害什么啊!只要您听妈的话、按妈的心意做事,妈尽愿化再多的钱、再多的精力,妈也是高兴的。”母亲说。
    我这时又搂着妈妈的脖子,嗲声嗲气地说:“您真是我的好妈妈。”
    “您也是我的乖女儿,您说的话也让妈好感动喔!”妈深情地望着我说。
    “妈妈,那您就不喜欢我啦!”大虹小姐姐见我与妈这么亲热把她甩在旁边就不满地说。并且跪在床上双手握着妈妈的手替摇晃着
“怎么不喜欢啦!大虹,您这样晃动我身子我受不了啦!”妈妈好奇地问。
    “妈,您对待我和小妹就是不一样的嘛!”大虹小姐姐似乎生气了。
    “哎!大虹呀,您是大的、她是小的,对小的当然更要倍加爱护喔!您也要帮妈一起爱护、照顾好您的妹妹。懂吗?反正您俩都是我的宝贝。”妈认真地说。
    “妈妈,我的好妈妈,小妹,我的好妹妹。”大虹小姐姐边说边乘机钻进妈的被窝里,我们三人又紧紧拥抱在一起相互闻香,体验着母女情感,我虽是个假女人,但又一次感受到母亲宽大的胸怀、女性的温柔、深深的爱意。真使我感到无比的快乐与幸福。
    “妈,既然我们相互深爱,我想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又娇气十足地说。
    “什么要求啊,您这小鬼,主意就多,肯定不怀好意。”妈反问道。
    “我想,我想。”我支吾着又停了下来。
    “想什么呀?”母亲又追问道。
    “我想,我想睡在您身上。”我支吾着说又害羞地往妈妈怀里钻。
    “那我怎么吃得消呀!您这么重想压扁老娘呀!”妈责问道。
    “那您和小姐姐睡在我身上,我想闻着您的长发睡觉。”我说。
    “这样,又给您占了便宜,您是假女人嘛!”妈说着用手指戳了戳我额头,我难为情地在妈怀里闭眼晃着头。

“妈妈,那么我真能做一个真女人吗?”我好奇地问。
    “当然能了,那您要有信心,听妈的话,要有忍耐克服困难,懂吗?这次妈就为这件事而来小岛的。‘变蝶计划’也是为您的。那么您愿意吗?”妈欣然回答。
    我也不知如何回答,就忍住不说了。
    “难道您不愿意吗?不愿意变性、不愿意变蝶吗?”妈说着停顿了一下,又说:“那好吧!我就按您这模样把您送回上海去,从此,我们互不相干。”
    “不!不!”我己经完全成了妈妈的俘虏,我使劲地摇头,我怎么能离开妈妈、离开大虹小姐姐、离开这么多的善良美丽的姐姐呢?
     “那就是说,您愿意喽。”妈说完后我又使劲地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的乖闺女。”妈妈使劲地抱着我与小姐姐的头,我在妈的怀里好舒服啊!在妈的体香中,妈在我们的体香中相互交融,这真是一种绝妙神秘的感觉,一种昏昏欲然的感觉、充满兴奋、快乐、幸福的感觉,我愿为它献出一切甚至生命。
    “好了,时间早过午夜,大虹,我和您就压在她身上睡觉吧!明天还有事呢。”妈说。
    於是她俩爬上我身,妈把长发撩起甩在我脸上紧抱我,且把嘴唇压在我腮上,而小姐姐双手围着我脖子,用嘴轻咬我耳朵,她俩的双腿就交叉搁在我肚上与大腿上。大家都一言不发,而我在母亲的长发堆中不断回味着她的发香。
    这样,母女三人融作一团慢慢地进入梦境中。


支持(1中立(0反对(2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