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东宫


  共有166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东宫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29 积分:2810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原创]宜南国记之东宫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7 20:06:11

宜南国记之东宫

“啊——”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净身床上的蒋云裳完成了“刷茬”的程序。

“姑姑,谢谢你。”蒋云裳脸色苍白,强忍着下体的剧痛,咬着牙吐出了这几个字。

“孩子,你受苦了。”姜映雪含泪为她包扎伤口。尽管已经做过麻醉,还是免不了叫蒋云裳吃苦受罪。

“没关系,挨了这一刀,我就可以接受太子爷的临幸了。”蒋云裳勉强挤出笑容,眼中闪着泪光。

入宫以后,太子的八个妃嫔跟着嬷嬷学习规矩,逐渐适应了后宫的生活。蒋云裳是个爱学习的孩子,从老女官那里了解到许多宫中的掌故。

宜南国的后宫制度,在神宗先王时期,大为完善。国王的正妻称王后,居坤宁宫,执掌六宫,母仪天下。其次为三夫人,即贵妃、淑妃、丽妃,正一品;九嫔,即昭仪、昭容、昭华、修仪、修容、修华、充仪、充容、充华,正二品。三夫人九嫔均为一宫主位,分居东西十二宫。其下设二十七世妇,即三品婕妤、四品美人、五品才人各九名,八十一御妻,即六品宝林、七品御女,八品采女各二十七名。限于国家财力,神宗的妃子没有按制度配齐,但有名分的后宫女子也有三十余人,被宠幸过而无名无分的女子更不知凡几,例如萧艳艳。大多数身份低微的妃嫔,都在苏惹之乱中殉难。剩下几位老太妃,侥幸逃得性命,为了不碍女王的眼,大都随申太后出家修行去了。如今东西十二宫空空如也,只有太子的东宫住满了女眷。

东宫是后宫的缩影。太子妃周芙蓉与丈夫一起住在正殿,役使着二十多名女官和宫女。良娣赵依依年纪尚小,不住东宫,由女王亲自抚养。左右两厢有六个小院,依次住着良娣崔小萱,良媛郭素妍、张璧,承徽袁莎,昭训蔡美珠、姚佳芝,身边有四到八个侍女。禁军还有一支专门的东宫卫队,由萧艳艳的心腹爱将夏侯芷统领。夏侯芷原名夏侯智,是最早一批追随萧艳艳自阉加入女军的将领之一,武艺高强,忠心耿耿,只因心直口快,胸无城府,不得神宗先王赏识。直到女王当政,才在萧艳艳的力荐下,提拔重用夏侯芷,也有制约高羽寒的意思。夏侯芷净身之前就与国丈周达有旧交。把宝贝女儿交给夏侯芷来保护,周达夫妻也放心。

奉仪蒋云裳位分最低,没有单独的小院,只能暂时栖居在一间不起眼的厢房,从前是管事姑姑的住处,侍候她的也只有两个丫鬟一个嬷嬷。最让她难受的还不是待遇上的差别,而是从男孩子到女孩子的巨大转变。其他妃嫔,大多是从小养成女孩心性,不管净身早晚,习惯了闺阁生活的一切,打心眼里喜欢太子,愿意为太子奉献玉体。蒋云裳虽然已经告别男儿身好几个月了,这次刷茬又彻底削平了下身的凸起,内心却总有种错觉,仿佛那个玩意儿还长在下面,一摸却什么也没有,只会龇牙咧嘴的疼。嘴上说愿意做太子的侧妃,心里却总有不甘,常常一个人望着树上的小鸟发呆。夜里不知多少次默默流泪,哭湿了枕头,又怕丫鬟瞧见,用腋窝焐热烘干。平常不管怎么在人前掩饰,强颜欢笑,眼神中透出的忧郁和消沉,却是谁都看得出的。蒋云裳好想好想再穿一次男装,再进一回学堂,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蒋奉仪心情不大好,你替我去安慰安慰她吧!”太子一日对贴身丫鬟梦璃说。

作为太子的第一个女人,梦璃现在的日子可不好过,被嬷嬷们严防死守。哪怕是给太子揉肩洗脚,梦璃下身都缠满了一层又一层白绫布,只留一根鹅毛管导尿。

凡是近身接触太子的宫女,都得严守界限,不能勾引太子,否则被娘娘或嬷嬷们发现了,轻则挨板子,重则送命。宫里惩罚宫女,不许打脸,最常见的体罚,是当着众姐妹的面,被禁军士兵扒了裤子打屁股。即使大家都是女儿身,大庭广众之下被迫露出白花花的臀部甚至贞处的奇耻大辱,也不是一个女孩子能够承受的。

前不久梦璃亲眼见证,一个教坊司的舞姬,吃了熊心豹子胆,在太子眼前卖弄风骚,企图爬上龙床。太子妃周芙蓉醋意横生,向女王告状。女王当即下了口谕,令东宫卫队杖责这个舞姬,舞姬的师傅也受到牵连,扣了俸禄。行刑那天,宫里凡是没有当差的宫女和禁军几乎都跑来围观,挤满了东宫大院。女官单玉华和统领夏侯芷站在台阶上。单玉华声色俱厉地宣读了女王口谕,然后夏侯芷一声令下,两个膀阔腰圆的禁军女兵押着舞姬出来,把她摁倒在长凳上,捆住手脚。舞姬哭喊挣扎,哀求饶恕,可惜一切都晚了。在众人的惊叹声中,两个女兵猛地扯掉舞姬的裙带,扒下她的舞裙和灯笼裤。舞姬还想保留最后的尊严,恳求女兵不要褪下她的轻纱亵裤。两个女兵目露凶光,表情猥琐,笑嘻嘻地伸出粗壮的大手,在舞姬白玉似的翘臀和美背上乱掐乱摸。原来这两个女兵刚入宫不久,以前就是轻浮好色之徒,就算割了鸡巴,改了女装,抹了脂粉,依旧色心未泯。下面发泄不了,她俩就用手指玩弄舞姬的玲珑娇躯,过一过干瘾。夏侯芷是过来人,知道手下人的脾性,故意让这两个新阉士兵泄火。舞姬忍受不了众人的目光和士兵的放肆侮辱,还没等板子敲下来,就咬舌自尽了。两个女兵有点失望,抬了舞姬下去,不多时舞姬就断了气。众人看到这个结局,感喟不已,梦璃更是兔死狐悲,心惊胆颤。女王杀一儆百,从此以后,除了太子的九位妃嫔,再无宫女妄想得到太子宠幸,一步登天。梦璃的两个小伙伴经不住威逼利诱,很快跟那两个女兵结为对食。梦璃虽然洁身自好,但太子灼热的目光,却是她怎么也躲不过去的。

“夏侯将军,奴家的手法可好?”管事嬷嬷素练为趴在春凳上的夏侯芷按摩。三十七岁的素练,曾经出宫嫁人,后来丈夫死了,生活无着,又回到宫里,以尚寝局司帐之职,执掌东宫事宜。风韵犹存的素练,浑身上下透出一股狐媚劲儿。遥想二十余年前,少女时期的素练,就对英姿勃发的小将军夏侯智芳心暗许,哪知夏侯智却跟着长官萧俨参加女军。素练见到一身女子妆扮的夏侯芷,心如针扎,哭着跑开了,发誓永远不和夏侯芷打照面。夏侯芷后来又调到男军任职,因为整日在一群大老爷们中间混,还传出过桃色新闻,不过本人是坚决否认。再后来夏侯芷又成为符庭芳的副将,管理几百名女子骑兵的内务和粮饷,帮助她们融入新角色。苏惹围城,萧艳艳知道夏侯芷善于贴身肉搏,向符庭芳要人。后妃和太子等人向妙香山转移的时候,是夏侯芷手持双刀断后,斩杀敌兵无数。神宗先王自杀殉国的见证者当中,最后唯一活下来的就是夏侯芷。大家都以为她死了,其实身负重伤的夏侯芷被素练救下,藏在药房的仓库中,保住了性命。几十个日日夜夜,夏侯芷与素练朝夕相处,相依为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夏侯芷要认素练为义妹,素练却想委身于夏侯芷。夏侯芷叹道,假凤虚凰之事,某决不为。素练不肯放弃,终于抓住东宫纳妃的机会,来到夏侯芷身边。在女王和太子的默许下,夏侯芷终于放下矜持,和素练摆了酒席,效仿萧艳艳与婉儿的先例,结为对食“夫妇”。

<!--EndFragment-->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gmwdxbh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普通会员 帖子:4 积分:19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4/3 10:44:0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7 21:44:09

姐姐又更新了,开心。还是女王这时候好看,之前那篇一下子跳太远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29 积分:2810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8 22:16:21

夏侯芷露出满意的笑容,瓮声瓮气地吼道:“好,得劲死了。像你这么对我好的,世上找不到第二个。图啥呢?”

素练霎时娇羞如少女:“阿芷,遇上你是我的福气。除了你,我就再没一个可倚靠的人儿啦!”

夏侯芷忽然想起一事,问道:“梦璃那丫头,前日太子妃娘娘吩咐下来,要咱们盯紧了她。我寻思着,这妮子留在东宫,迟早是个祸害,不如打发得远远的,离开太子爷的视线。你正好管着梦璃,不如寻个由头,差遣她到别处去吧!”

素练笑道:“哎哟,我的姐姐,你可不知道,梦璃姑娘是太子爷的心头肉儿。要是一天见不着她,太子爷还不扒了我的皮?太子爷几次想把梦璃收房,都被我拦住了。若是能打发她走,我还求之不得呢!”

夏侯芷面露难色:“周国丈那儿,我总得有个交代。最近太子妃娘娘跟我抱怨,说太子爷很少去她那儿了,倒是一个劲儿往张良媛、蔡昭训的怀里钻,坏了侍寝的规矩。”

素练小声道:“女孩儿家争风吃醋也是闹着玩儿的,以后大了就明事理了。”

这时梦璃疾步从旁边经过,引起了素练和夏侯芷的注意。素练立即叫住梦璃,问她去找蒋奉仪什么事儿。

梦璃回答是替太子安慰蒋奉仪。素练冷冷一笑,骂道:“你这小蹄子,怕不是屁股又痒了?烧蒋奉仪的冷灶,你能得多少好处?算啦算啦,奉仪娘娘玉体欠安,你就不必打扰了。你先回去,我替太子爷捎个话儿就行了。”

梦璃仿佛受了委屈,眼眶湿润了,望了一眼蒋云裳的房间,转身匆匆离去。

这边厢,太子正捧着一本古书,摇头晃脑地诵读着。蔡美珠和张璧两位宠妃站在身后给他捶背揉肩。最近一段日子,太子天天和她俩黏在一起,惹得其他妃子妒火中烧。

“美珠,我的小美人儿,给爷跳支舞吧!”

蔡美珠“嗳”了一声,款款走到书案前的地毯上,翩翩起舞,眉目传情。张璧在一边弹琵琶,为她伴奏。随着曲调愈发轻快活泼,蔡美珠的舞姿也越来越妩媚勾人,秋波流转,风情万种。太子痴痴地盯着蔡美珠,禁不住打起拍子来。蔡美珠更加大胆,徐徐褪去外罩的短襦长裙,袒露雪白的**,又用素白小手轻轻拉起肚兜的一角,几乎春光乍泄。这等香艳场景,是个正常男人都把持不住,即使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张璧与蔡美珠是要好的姐妹,见了此景,粉脸也微微羞红,手指停止拨弦。

太子昨晚刚与这对姐妹花双飞,如今又按捺不住,涎水直流,龙根暴涨,恨不得一口吃了蔡美珠。正当太子要扑倒蔡美珠之际,突然太子妃周芙蓉领着一大帮人怒冲冲地闯了进来。

“好你个蔡昭训,居然如此不知羞耻,光天化日之下用下流艳舞勾引太子殿下!来人,把她拿下,听候母后发落!”面对蔡美珠的挑衅,身为正妃的周芙蓉终于忍无可忍。

“娘娘饶命,嫔妾不是故意的。嫔妾是看太子爷念书辛苦,跳个舞给他解解闷······”蔡美珠花容失色,连声哀求,被两个嬷嬷架下去。太子有心为蔡美珠说情,却让周芙蓉一个冷峻的眼神镇住了。周芙蓉背景强大,有女王做靠山,太子一时半会儿也不敢得罪她。张璧也趁人不注意,悄悄溜了。

蔡美珠在女王那里,收到了一个特别的惩罚:必须穿天蚕内裤,一年之内不得侍寝。张璧尽管没有受到牵连,可也被打发到教坊司学习声乐,变相遭到放逐。太子失去两位佳人的陪伴,心中郁闷,听梦璃讲述了蒋云裳的情况,忽然很想临幸她。

女王授予周芙蓉一项特权:今后太子想要召幸某个侧室,须由太子妃盖章同意,否则宫女们会在小院门口拦住太子。太子睡了周芙蓉三个晚上,忽然提出要给蒋奉仪开苞。周芙蓉知道蒋云裳至今仍是完璧之身,不禁莞尔。这个被冷遇的妃子对自己没啥威胁,正好让太子尝尝鲜。

“奉仪娘娘,太子爷要召您侍寝啦!娘娘终于熬出头啦!”丫鬟小宝欢欣鼓舞地向她传达了这一喜讯。嬷嬷和丫鬟们立刻忙活起来。

蒋云裳躺在温热的澡盆里,眼看着丫鬟们往水里倾倒玫瑰花瓣和芳香精油,表面上神色平静,内心却惶恐不安。我终于要成为太子爷的女人了,再也不是处子之身了。作为女人被男人操是什么感受?到底是幸福还是痛苦?或许青楼里的花魁们也说不清楚。

她重新穿好衣服,打扮得美艳妖娆,像一个新嫁娘似的出现在太子面前。太子掀掉她的红盖头,粗暴地搂住她的腰,喘着粗气,朝她红润的樱唇和洁白的玉颈上一通乱吻。蒋云裳呼吸急促起来,粉嫩的脸蛋儿上泛起一阵阵红潮。男人的野性力量,是如此的富有侵略性,令一个柔弱的女子既恐惧和抵触,又无可奈何地臣服。太子把蒋云裳摁倒在地毯上,顾不上宽衣解带,直接撩起她的裙子,用右手偷袭她的神圣禁地。蒋云裳此时方知女儿家之羞,本能地哭喊求饶,在太子身下无助地挣扎。太子怎会给她面子?他悍然扯掉蒋云裳的薄纱亵裤,掰开她的双腿,低下头,用温热的嘴唇和潮湿的舌头,肆无忌惮地亲吻、舔舐她的娇嫩花瓣。蒋云裳感到下身痒痒的,想要夹紧双腿,却敌不过太子强壮的手臂。想想自己也曾作为男人占有过妓女的身体,也算一报还一报吧,于是释然了,渐渐不再反抗。太子将她抱到春凳上,双肩架起她的白丝纤腿,双手握紧她的小巧脚踝,挺起那尊大炮,奋力向前突进,精准地刺破了层层花瓣的阻碍,直捣花心!蒋云裳瞬间感到下身一阵撕裂的疼痛,孔隙被活动的异物填满了。我落红了,失贞了,从此是太子的女人了!不知怎么的,被太子彻底征服后,蒋云裳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觉。想来世间女子的第一次都是这样吧?太子显然是一个床笫老手,摘取蒋云裳的元红之后,并不鸣金收兵,而是加快了运动,把胯下的可怜人儿干得娇吟连连,神魂颠倒。蒋云裳记不清有多少次被太子灌满精华,只觉得被坚硬的玉杵一次又一次顶上云端,一身骨头散了架似的,最后沉沉睡去。在梦里,她时而变成天上的仙子,身轻如燕,腾云驾雾,时而沦为下贱的娼妇,受尽男人的凌辱、女人的嘲笑。

早上醒来,太子已经不在。丫鬟小宝和小菊在素练嬷嬷的指导下,用蘸过药汁的绵纸,为蒋云裳擦洗下身。蒋云裳这才发现,被蹂-躏过的下身血迹斑斑,红肿作痛,不由得呻吟了几下。素练嬷嬷是过来人,笑着劝慰道,凡为妇人,都要经这一关。等到那个地方被男人的鸡巴撑大了,也就不太疼了,可是**过于松弛,男人也不喜欢了。所以不管是青楼女子还是深闺贵妇,都会加强按摩,用香囊熏蒸,以保持蜜洞的紧致和弹性。除非是孤身一人的孀妇和尼姑,才不讲究这个,甚至用丝线把下面缝住,防止失节。小宝小菊听了,露出羞涩的神情,毕竟是未经人事的丫头。素练笑道,你们害臊什么,早晚也会有男人的,现在伺候好太子爷和娘娘,就知道将来怎么服侍夫君了。小菊摇摇头说,我不要嫁人,我要一辈子跟随小姐。这次轮到蒋云裳劝她了,说你我姐妹一场,你的终身大事,我岂能不操心,定为你选个如意郎君。小菊不好意思地笑了。接下来小宝小菊帮助蒋云裳小解,又少不得一番折腾。蒋云裳憋得脸都红了,好不容易挤出几滴黄水。

梳妆打扮停当,蒋云裳按例去太子那里谢恩。周芙蓉在侧,太子只好装成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淡淡说了句寡人赐你几样物件,挥挥手让她下去。蒋云裳分明感受到周芙蓉的压力,赶忙收下赏赐,匆匆告辞。刚跨出门槛,她就听见周芙蓉的骂声。哎,太子妃又要给自己小鞋穿了。

破瓜以后,蒋云裳很自觉地躲避太子的再次宠幸。周芙蓉见她这么识相,慢慢也就放过了她。可是一旦尝过男女之事的滋味,尤其是两边的角色都扮演过之后,再想戒除欲望可就难了。每一个空虚寂寞的夜晚,蒋云裳躺在被窝里,小手忍不住伸向两腿之间。怕睡在地上的丫鬟们听见,她的动作很慢,很小心。可是到了最高峰,她还是抑制不住,从牙缝里挤出咿咿呀呀的尖叫声来。丫鬟们惊醒了,也装作没听见,私下里却跟素练嬷嬷讲了。素练嬷嬷悄悄把一根水牛角制成的狎具,放在蒋云裳枕头底下。这个宝贝有些年头了,是仿照夏侯芷割下来的男根雕刻的。夏侯芷自己不知把玩了多久,又作为定情信物送给素练。两女同床的时候,就由一人戴上这个玩意儿,抽-插对方。现在素练发觉自己和夏侯芷的密道都被撑得太松弛了,同房往往不能尽兴,就劝说夏侯芷暂停使用,从医官姜映雪那儿讨了一点缩阴药膏,一起敷用。蒋云裳开始还不懂,在素练亲自指导下,才学会了使用狎具。了解到宫女和禁军之间的假凤虚凰之事,蒋云裳羞惭满面,也终于明白素练嬷嬷与夏侯芷统领为何如此亲昵。素练嬷嬷道,这有什么,大户人家妻妾众多,内院只一个男人,若无此物,那些饥-渴-少-妇怎么熬得住。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10/8 22:28:25编辑过]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连衣裙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茉莉初放 帖子:58 积分:44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8/25 5:10:39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0/13 12:48:0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看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