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符冲传


  共有107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符冲传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65 积分:2316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原创]宜南国记之符冲传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2 15:08:09

宜南国记之符冲传 激战数日,宜南军队终于攻克了苏惹王都。苏丹的宫殿火光冲天,妃嫔和太监哭喊尖叫,四散逃命。笃笃笃,一位英姿勃发的青年将军快马加鞭冲入王宫,从逃难的人群中抓到了乔装改扮的东苏惹国苏丹,马苏德之弟阿卜杜。仇人相见分外眼明,青年将军扯下面纱,露出一张欺霜赛雪的清秀面孔。原来是个女娃,阿卜杜心想着。他跪倒在地,抖若筛糠,向宜南女将乞求活命。 女将杏目圆睁,银牙几乎咬碎,脸颊的肌肉抽搐着,举起鞭子,指着阿卜杜怒骂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当初你的王兄无端侵犯我国,害得我国破家亡。所幸天道循环,报应不爽,今日本将军就要讨还血债,为先王,为家父报仇雪恨!”说完手起刀落,斩下了阿卜杜的人头。在场的苏丹妃嫔们吓得花容失色,有的昏厥过去。 “贤侄,你干什么?”又有一位美貌女将策马飞驰而至,见敌酋阿卜杜已死,大为惊异。 “萧大帅,我,我报仇啦!”青年将军下了马鞍,提起阿卜杜的人头,泪流满面地大吼道。 “冲儿,你胡闹!这样擅自处决苏惹国主,回去怎么对女王陛下交待?好啦好啦,快帮我扑灭宫中大火,好生保护那些无辜的后宫女眷。”萧艳艳黛眉微蹙,轻轻责备了一下,就向符冲下达了新的命令。 苏丹的妃嫔们本来还怕遭受污辱,个个寻死觅活的,一瞧来的宜南将士尽是女儿身,渐渐放了心。萧艳艳和符冲把她们安顿好了,打扫战场,封禁府库,出榜安民,静候女王陛下驾临。 忙完了所有的事情,符冲独自去了苏丹后宫的大浴场,让两个女兵把门,然后卸下铠甲,脱去衣装,赤着白净娇小的莲足,一步一步地走进白雾氤氲的温热池水中。轻抚着光滑如绸缎的雪肤,又低头瞅瞅业已发育的饱满酥乳,符冲禁不住热泪盈眶,追忆起一幕幕往事来。 从记事起,符冲对父亲符庭芳的印象就是暴虐、好色和不顾家。俸禄一发下来,符庭芳就跑去吃喝嫖赌,挥霍一空,弄得家庭生计捉襟见肘。母亲吴冰雁从良以后,洗心革面,勤俭持家,好不容易把符冲拉扯大。符庭芳经常整宿整宿地不回家,但娘儿俩更怕他回来。一有不顺心的事,符庭芳就迁怒于吴冰雁,抓住她的头发拳打脚踢。看到遍体鳞伤却默默忍受的母亲,符冲十分心疼。 十岁那年,一个炎热的午后,符冲从学堂逃课回家,偶然撞见父亲在光天化日之下,骑到母亲身上,肆无忌惮地狂暴蹂-躏她的肉体。小孩子还不懂得男女之事,见母亲被欺负得嘤嘤呻吟,好似哭喊救命,就不假思索地闯了进来,要搭救母亲。结果当然是遭到符庭芳的一顿毒打。慢慢符冲才明白了,这是每对夫妻都会做的事,并不是谁欺负谁。符冲对男女之事越来越感兴趣,常常偷看春宫画,羞得脸红心跳。在内心罪恶感的驱使下,他报名上了讲武堂,离开家庭,过起了严格自律的寄宿生活。 讲武堂是宜南国培养军事人才的官办学堂,主要招收军官子弟。符冲在这里度过了四年时光,成长为才兼文武的有志青年。有一年放假回家,不见了父亲,只见母亲蹲在屋檐下暗自悲泣。原来父亲符庭芳跟大元帅陶文岳和兵部小吏闹翻了,扬言要加入女军,再不受这帮孙子的腌臜气。吴冰雁以为他只是一时气话,谁知他真的跑去萧艳艳那儿报了名,与五十多个弟兄一起,接受了净身手术。 符冲再次见到父亲,已经是在全军集合操演的大校场上。作为讲武堂学生,符冲站在队列里,看到一个浓妆艳抹搔首弄姿的女人走上检阅台,扯着半男不女的嘶哑嗓音,对全体官兵喊话。符冲实在不敢相信,从前那个满脸络腮胡子,一身汗臭和酒气,外型十分阳刚的魁梧健硕大男人,竟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粉面朱唇矫揉造作的风骚女郎。回到家里,符冲终于近距离接触到变身之后的父亲。符庭芳穿着比吴冰雁还漂亮的刺绣纱裙和丝袜,嘴唇和指甲涂得鲜红,厚厚的脂粉依然难以遮盖男性的棱角。看着奇形怪状的父亲,符冲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什么好。符庭芳却一反常态地放下架子,握住吴冰雁的手,问长问短,不住地唉声叹气。细听父母对话,符冲才知道符庭芳对变性之事有些后悔。 “愣什么愣,还不快为爹爹烧洗澡水去!”母亲见符冲呆呆地站在一旁,高声呵斥。 符冲慌忙去柴房抱了一大捆柴草,烧开一大锅水,倒进木桶里。他提着沉重的大木桶,送到父亲卧室门口。符庭芳坐在太师椅上,半袒着雪白胸脯,正在脱绣花靴子,露出一双洁白的丝袜脚。符冲第一次发现女装的父亲如此娇媚动人,裤裆里的小肉条儿竟不听话地硬了。符庭芳见儿子痴痴地盯着自己看,又惊又羞,娇叱道:“看什么看?快把门关上。我洗澡的时候,谁也不准偷看!” 符冲嘴上答应了,抑制不住的好奇心却使他留下来,悄悄在窗户纸上戳了一个小洞,踩着花盆,趴到窗台上往屋里偷瞄。只见符庭芳先摘去头发上的簪钗,洗掉脸上的脂粉,露出真容:除了不长胡子,喉结平了,跟男人时代也没什么两样。然后符庭芳本能地环顾四周,确定安全之后,缓缓解开襦裙上的丝带,脱去外衣,只剩里面的大红荷花肚兜。符庭芳又褪下肚兜和丝袜,原来里面还穿着似有若无的薄纱抹胸和亵衣。低头望见自己性感的娇躯,符庭芳忍不住咽咽口水,心脏砰砰直跳,双手缓缓伸向抹胸,想把那对饱满莹润的大桃子解放出来。 恰在这时,路过的吴冰雁发现儿子的异常举动,问:“冲儿,你干什么?”符冲看得正兴奋,胯下的小雀儿一跳一跳的,硬得无以复加。母亲这一声,正似凉水浇头,令符冲如梦初醒,双脚站立不稳,从花盆上摔下来。 符庭芳听见动静,胡乱披上衣服,冲了出来。一见到痛哭流涕跪在吴冰雁面前认错的符冲,符庭芳什么都明白了。羞愤难当的符庭芳,震怒之下,不顾吴冰雁的苦劝,抄起木棍,把符冲揍了个半死。经过这事,符冲渐渐对男女之事产生了恐惧心理,对女子的生理构造却愈发好奇。为了惩罚不老实的小雀儿,符冲用白绫将下身紧紧缠裹起来。遇到漂亮女子,也非礼勿视,从不多看一眼。 后来,符庭芳把一个男人带回家,像妻子一样侍奉他。两人爱得如胶似漆,形影不离。符庭芳好像被这个男人的魅力彻底征服了,不仅家中资财任其取用,连吴冰雁的身子也一并奉上。这个叫姚金彪的男人俨然成了符冲的继父。每到夜晚,符冲幻想着父母一块儿玉体横陈,接受姚金彪的采撷,脸上就羞得火辣辣的,右手忍不住伸向下身,隔着一层层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白绫布,按揉那遭到严重摧残的软弱无力的小雀儿。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闪现在他的脑海:做男人真没意思,也许做个女人也不错。 符冲在讲武堂学习的最后一年,苏惹入侵,符庭芳战死。给父亲收尸的时候,符冲心悬到嗓子眼,直到掀开了符庭芳的战裙,摸到了硬邦邦的贞操锁,确认没有被苏惹兵奸-污,他才松了一口气。刚刚掩埋了父亲的遗体,苏惹王子阿卜杜率领的一支游骑兵就杀到了。符冲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把阿卜杜的相貌深深镌刻在脑海里。阿卜杜是苏惹骑兵的指挥官,也是杀害父亲的元凶。从宜南撤兵以后,阿卜杜自立为东苏惹国苏丹,与马苏德另一个弟弟穆萨平分疆土。 父亲死后,符冲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逐渐淡忘了父亲种种的不好,一心只想着从军报国,报杀父之仇。从讲武堂毕业的符冲,按理说会被安排到某只部队,从最基层的伍长做起。可是他去步军、马军、水军都督府报到,统统吃了闭门羹。原来母亲吴冰雁担心符家香火中断,不想让符冲从军,于是以符庭芳未亡人的身份入宫觐见女王,提出了这个请求。女王看在符庭芳的份上,当即应允。所以兵部和各都督府都不敢收他。 报国无门的符冲,最后找到神机营管带姚金彪。吴冰雁已经带着符家的资财房屋嫁了过来,姚金彪也就名正言顺地成了符冲的继父。姚金彪老奸巨猾,心中另有盘算,怕拖油瓶符冲跟亲生儿子姚清智争家产,所以存了害他的心。表面和蔼的姚金彪,摆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说女王有旨,我一个小小管带也不敢擅自做主。不过冲儿若真想参军报国,倒是有一条捷径,就看你愿不愿走了。符冲忙问什么捷径。姚金彪故弄玄虚,摇头晃脑,不肯说出来,却偷偷塞给符冲一个锦囊,叫他过后再打开看,锦囊内容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母亲吴冰雁。 符冲参军心切,找个僻静处,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锦囊。里面一张纸条,正面写着禁军两个大字。符冲翻到背面,上面几行小字,大意是你若舍得这七尺男儿躯,自愿净身,参加禁军,女王和兵部见生米做成熟饭,也不好阻拦,萧艳艳、邵灵芝皆是你父亲的旧相识,可以照应你,云云。 符冲读完,踌躇徘徊了半晌。难道自己也要走父亲的老路,才能参军报国,有朝一日为父报仇?下意识地摸了摸裆中之物,身子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回到家里,躺到床上,辗转反侧。吴冰雁见儿子心事重重,便劝他说,不让你从军,是我的意思。你父亲已经为国捐躯,尽了臣子的本分。你身为符家后人,应该尽孝为先,不可断了符家香火。 这话提醒了符冲。符冲打了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他决定明天就去妙香山求子,为符家留个后代,净身入宫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对母亲也有交代。于是他谎称去广慈寺烧香,为父亲祈求冥福,第二天独自去了妙香山。符冲对送子娘娘诉说了遭遇后,送子娘娘也很同情,破例同意与他交合。一般人若想求子,至少要过二十岁,且已婚配,与妻子同行,送子娘娘才肯。 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使命,符冲背着母亲,悄悄找到闲居在家的萧艳艳,恳求她帮自己加入禁军。萧艳艳大吃一惊,一再劝说贤侄不要犯傻。符冲正色道,武人精忠报国,性命尚且不顾,何况区区一尘柄。当年萧将军您风华正茂,不也为了神宗先王,毅然挥刀自宫了吗。萧艳艳被问住了,想起前尘往事,不由脸颊绯红。她见符冲意志坚定,无奈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萧艳艳带符冲去见现任禁军都督高羽寒。邵灵芝、谷氏姐妹等女将也在场。众女将见了这么一个俊秀白皙玉树临风的可人儿,打心眼儿里喜欢。符冲又当着她们的面,展示武艺,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身手不凡,力能扛鼎。高羽寒当即拍板,说这个人才高某收了,事后再向女王呈报,料想陛下也会收回成命,成全符公子的拳拳报国之心。 接下来就是安排符冲的净身手术了。萧艳艳本想让符冲抹了滋阴平阳露,然后请徐绾绾、闫水仙等专业净身师动手术,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痛苦。但符冲一概拒绝,说身为武将,这点小伤小痛算得了什么。萧将军当年都能亲自动手,我又何必劳烦他人。于是抓起萧艳艳刀架上的那柄大马士革刀,利索地脱下裤子,白光一闪,手起刀落,那根刚刚发育的又白又嫩大肉茎,就与身体分离,掉在地上。下身鲜血如泉喷涌,符冲强忍住撕心裂肺的剧痛,踉踉跄跄差点摔倒。萧艳艳赶忙将符冲救起,扶到床上,止血包扎,再请医生诊治。 不知昏迷了多少天,符冲终于醒来。睁开双眼,自己依然躺在安熙公主府的绣床上。摸一摸身体,下面确实已经一马平川,胸前也崛起了两座小肉丘。一扭头,映入眼帘的是淑妃董秋月的美艳脸庞。在萧艳艳、董秋月和公主府奴婢的精心照料下,符冲很快养好了伤,开始适应崭新的角色。 “小姐姐,我来教你翻花绳吧!”门外的安熙公主奶声奶气地喊。比太子小一岁的安熙公主,已然是个活泼可爱的豆蔻少女,粉妆玉琢,惹人爱怜。 符冲答应了一声,从床上爬起来。女孩子的内衣、丝袜和袄裙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头。符冲看了,羞得两颊绯红,迟疑了一会儿,不情不愿地穿上了。 穿上珍贵漂亮的丝履,符冲提着裙子,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开门。门一打开,安熙公主就像花蝴蝶一样张开双臂,扑倒在符冲的怀抱里。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别这样。”面对粘人的小公主,符冲受宠若惊,露出难堪的神色。 “母妃说了,小姐姐毕竟是刚做女孩子,还有许多地方要学。我们先从跳房子、翻花绳开始吧!”小公主拉着符冲的手,蹦蹦跳跳地往后花园走去。 女子的梳妆打扮、礼仪举止由董秋月负责指导,生理卫生方面则由萧艳艳以过来人的身份耐心帮扶。头一次坐在净桶上小便,符冲憋红了脸也尿不出一滴来,急得快要掉眼泪。萧艳艳微笑着劝慰道,因你是自己动手净身,伤及尿道,需用鹅毛管通小便,你拔得太早了。当初我也一样,不听宫女迎儿的劝,受了许多罪,才把尿路重新疏通。我先试着帮你按摩几下,不行就得再动刀了。遂将纤纤玉手伸入符冲的裙底,轻点慢揉阴阜和肉瓣等部位。肌肉松弛了,萧艳艳再将一根细细的银管准确插入符冲的尿道口。符冲只感到一阵轻微的冰凉和刺痛,在膀胱中积蓄已久的废液就像洪水决口一样从银管中喷涌而出,尿滴溅到萧艳艳的手背上。符冲连忙道歉,萧艳艳却说无妨。尿完了,萧艳艳给了符冲一块浸过药水的丝帕,叫她把女阴擦拭干净。符冲擦过后,果然觉得下身舒爽了许多。最后萧艳艳让符冲在亵裤里塞上香囊,时刻佩戴,又教她往胸部抹丰乳霜。旬月之后,符冲的花户就变得幽深紧致,伤痕消失,粉嫩美丽,尿路通畅无阻;而且双乳丰发,蓓蕾鲜红,盈盈可堪一握,宛如熟透的蜜桃一般。一照镜子,脸蛋也圆润了许多,没了男性的硬朗线条,梳上刘海,施了粉黛,点过绛唇,俨然是个天生丽质的温婉少女,明眸善睐,顾盼生辉。对于穿裙子和化妆,符冲也没那么抵触了。踩上鞋跟高高的花盆鞋,她也能走出摇曳生姿的小碎步来。 吴冰雁得知儿子变成女儿,哭天抢地,愧疚万分,觉得无颜去见九泉之下的先夫符庭芳。可惜木已成舟,无法挽回,吴冰雁最后也只能接受既成事实。好在第二年符冲的儿子就降生了。吴冰雁一心抱孙子,也就不太管符冲的事了。 符冲在公主府住了一个多月,才等到禁军都督府的征召令。女王知道此事以后,先是大为恼火,责备萧艳艳等人先斩后奏,一旦符家香火断绝,如何告慰忠烈之臣。萧艳艳、董秋月和高羽寒再三劝说,女王才回心转意,同意符冲进宫。按照规定,禁军和宫女入宫之前,要由三人以上的女官共同检查候选人的身体状况,确认下身彻底阉割干净,无伤无病。符冲的身体检查是由内常侍司徒瑶、内厂提督林佳音和尚医局掌印姜映雪亲自负责的。在温暖的密室里,三位女官让符冲脱光衣服,一寸一寸地仔细检查过她的所有身体部位。一般来说,女军的身体不比自小当女孩养的宫女,多多少少会有男人的痕迹。然而符冲的女儿身却堪称完美,花容月貌,冰肌雪肤,身轻似燕,四肢纤细,比起教坊司的舞女也不逊色。三位女官见了,不禁啧啧称奇,赞叹不已。 符冲顺利加入禁军,从普通小卒做起。这时她才了解到禁军的具体情况。保卫宜南王宫的禁军,额定编制三百零七人:都督一员,亲兵四人,长史、掌书记、行军司马、旗牌官、仓曹、法曹、铠曹、功曹参军各一员。其下分前后左右四营及御前侍卫。每营设管带,帮带各一员。营分三哨,每哨设把总、帮把各一员。哨分四队,每队设伍长一人,士兵四人。御前侍卫设正副统领各一员,头、二、三等侍卫二十员。禁军的军官和士兵有两大来源,一是兵部会同禁军都督府每年从步马水炮四军中采选姿容俊美武艺高强的勇士,由尚医局女官执行净身术后,纳入宫廷。不过男军人大多畏惧此途,千方百计逃避中选,致使禁军往往难得良才。二是随时从民间习武女子,特别是为权贵绅商看家护院的女护卫中募集。苏惹之乱后,后一种渠道渐渐成为禁军募兵的主流。如今禁军官兵只有三分之一弱是行伍出身。 禁军的宿舍分布在王宫各个角落,以离执勤点最近为原则。女兵队不但是最小的战斗集体,也是生活集体。伍长和四名女兵住一个房间,伍长睡门口,一旦有事会喊醒大家。四名女兵睡大通铺。每个人有自己的衣箱和梳妆台,女装、脂粉等由尚服局统一配给。净桶是共用的,一到早晨,大家争着如厕,多有不便,所以通常每人会买一只夜壶,小便就自己解决。把总以上的军官两人一间,只有都督在宫中有单独的起居室,四名亲兵轮流服侍。一旦进了禁军,永远不能再穿男装,即便身披戎装,贴身衣物仍然是女子的亵衣丝袜,一生都要与脂粉钗环为伴。禁军没有专门的军医,一旦生病受伤,由尚医局女官诊治。宫中男女大防甚严,太医院医官一般只为女王一人服务。宫中女子除非病得厉害,得到女王特许,否则是不能请太医的。军官和服役到一定年限的女兵,每年准许出宫休假一段时间,甚至可以嫁个丈夫或者找个男宠。新来的女兵和宫女一样,必须严守贞节,被禁锢在宫墙之内,不得与外界男人发生接触。 符冲被分配到前营第三哨第一队,守卫王宫北门。伍长叫彭香兰,本是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跟梁玉婉学过一段时间的刀枪术。苏惹入侵,彭香兰的丈夫和儿子都死于战乱。她和姐妹们参加义军,为亲人报仇。光复以后,无家可归的彭香兰就留在宫中,继续保卫女王。三个女兵,张慧颖、于纯芳、蔡洁梅,都是原先在码头上扛大包的苦力。海运一萧条,没活儿可做,又娶不起媳妇,干脆割了胯下的累赘,来禁军当兵吃粮。彭香兰武艺尚可,三个女兵空有一身蛮力,在彭香兰的调教下,慢慢学会了耍枪弄棒。符冲来了,给全队注入了青春气息。前辈们很喜欢这个有灵性的女孩子,处处帮衬着她,指点着她。 五人之中,彭香兰做妇人最久,最会打扮,最爱整洁。张慧颖她们就差一点,举手投足还带着男人习气。老伍长走了,彭香兰升为伍长,用严格的闺范要求大家。四个女兵开始还有点抵触,后来渐渐认识到再也做不回男人的事实,只好收了心,立志做个温良淑德的女子。符冲在公主府就学了化妆,彭香兰又手把手教她,粉搽得越来越匀,眉线描得越来越细,绛唇也点得恰到好处。 作为禁军士兵,习武健体自然是第一要务。禁军以哨为单位,三班轮值。不当班的时候,女兵们就在演武场上辛勤训练,不敢稍有懈怠。管带、帮带现场监督,都督高羽寒甚至女王也常来巡视。每个月有一天是全军合操,女兵们要与宫外的男兵一同操练,比试武功。哪个女兵要是打不赢同级别的男兵,回营会遭姐妹们笑话。为了遏制潜在的叛乱风险,从二王子之乱起,女军就被要求有对付男军以一敌十的实力,武备和训练都是全军最优。当然,待遇也远比男军优厚。 符冲身在宫廷,免不了与花儿一般的宫女们打交道。每次当完差,禁军和宫女都会去温泉浴场沐浴解乏,这也是彼此了解接触的最好机会。姑娘们在白雾蒙蒙的水池里,嬉戏打闹,肌肤相亲,毫无芥蒂,一来二去发展成闺中密友,甚至对食恋人。宫规森严,最底层的宫女和女兵碰不到外界的男人,寂寞难耐,结伴互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符冲很快喜欢上了姜映雪的徒弟,司药宫女曹宁玉。从眉目传情,到花前月下,符冲搂着宁玉软软的小身子,呢喃私语,爱意绵绵,只恨自己是女儿身,给不了她寻常人妻的幸福。 “冲姐姐,将来我们出宫了,也不嫁男人,抱养一个小孩子可好?”宁玉头枕在符冲鼓胀而柔软的胸脯上,仰望天上一轮明月,天真地说。 “傻丫头,女人不嫁汉子哪成?除非是做尼姑。” “做尼姑就做尼姑。女王陛下的母亲,还有前王后娘娘,放着宫里的清福不享,都皈依佛门了,整天敲木鱼念经。只要能和姐姐长相厮守,哪怕剃光头当尼姑我也愿意。”宁玉歪着可爱的小脑袋,撅起红润的小嘴,看到符冲宠溺自己的眼神,会心一笑。 如今不比前朝,女王和高级女官对禁军与宫女的别样恋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耽误当差就行。宫里有几个地方,像藏书楼,御花园的角楼,闲置的妃嫔寝宫,都是幽会的好去处。姑娘们想做羞羞的事情,自然不能在集体宿舍,找个僻静的角落,铺盖卷儿一铺,想怎么玩随意。不过,手摸一摸,舌头舔一舔可以,那个小洞洞是万万不可插****的。新来的女兵和宫女皆是处子之身,每隔一段时间,尚医局的女官会给她们统一检查身体,确认那层膜的完整性。除非出宫嫁人,或者得到女王的许可纳了面首,后宫女子必须一直保持完璧之身。元红丹一生只能用一次,第二次用就无法凝结成薄膜了。所以姑娘们最爱玩的游戏,还是互相揉胸,看谁的奶子能揉得最大。胸部丰满了,日后成婚,丈夫也喜欢。 符冲一方面是将门子弟,忠烈之后,另一方面本人武艺高强,兵法精通,在符庭芳昔日战友的提携下,进步迅速。一年升伍长,两年升把总,刚满二十岁就被选为三等御前侍卫,官衔为长水校尉。吴冰雁见女儿如此有出息,满心欢喜,也就不计较她擅自净身入宫的事了。 苏惹之乱过去六年,宜南人的复仇心与日俱增。正巧西苏惹国发生政变,苏丹被臣民推翻,新朝建立,原王室被斩尽杀绝。东西苏惹虽然兄弟阋墙,毕竟是同一王室后裔,东苏惹国苏丹阿卜杜兔死狐悲,要兴兵为族人复仇,灭亡西苏惹。西苏惹新王索南嘉古瓦向宜南国求援。女王尔朱文琪接到书信,召集群臣商议多时。大部分人认为这是洗雪国耻的大好机会,东西苏惹分裂以后,内耗严重,国力大不如前。阿卜杜冢中枯骨,不足为惧。我国整军备战数年,只为今日。只有丞相周达等老臣担心索南嘉古瓦狼子野心,一旦让他统一苏惹,危害不在哈米德、马苏德父子之下。最后女王决定御驾亲征,帮助西苏惹抵抗东苏惹,但也要提防索南嘉古瓦坐大。 为了应付这次海外远征,宜南军队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大扩编,从两千人增加到五千人,加上周边臣服部落如黑蛮的盟军,总数过万。以百里兰贞为首,宜南国商人纷纷捐献自家船只,用以运送兵员和粮草。萧艳艳、邵灵芝、谷氏姐妹等赋闲在家的将领也暂时复出,为国效力。全军以太尉赵小嘉为大元帅,萧艳艳为副元帅,袁宽、姚金彪、萧俨、李坤、邵灵芝为前后左右中五路总管,户部尚书白飞鸿负责后勤。大元帅赵小嘉与幕僚驻于前军座舰神威号上,为女王打头阵。女王本人则与副元帅萧艳艳、内常侍司徒瑶、内厂督主林佳音驻于中军座舰天龙号上,谷氏姐妹率领御前侍卫贴身保护女王,全船尽为女兵。户部尚书白飞鸿押运粮草、淡水、辎重等,与姚金彪一起殿后。萧俨和李坤分领左右翼精锐。高羽寒、周达留守国中。五路大军从港口拔锚启航,浩浩荡荡,开往敌国苏惹。一路上旌旗蔽日,帆樯如林,军容严整,铠甲鲜明,杀气腾腾,斗志正旺,丝毫不输当年的苏惹十万大军。 符冲担当了中路副总管的重任,统率天龙号甲板上除御前侍卫以外的所有女兵。尽管初出茅庐,但符冲的表现可圈可点,赢得了女王和众女将的赞许。大军一登陆,符冲就率领女兵姐妹冲锋在前,杀敌无数。东苏惹军几次要狙击女王圣驾,都被符冲的女兵拼死击退。东苏惹在西苏惹和宜南联军的围攻下,节节败退,不但丢掉了原先侵占的西苏惹土地,连自家地盘也保不住了。赵小嘉和袁宽陆续攻陷了几座重要关隘,萧俨、李坤的左右两路也捷报频传。最后的一场决战,阿卜杜赌上全部家当,与宜南军展开大海战。邵灵芝、姚金彪采用火攻之计,烧掉了东苏惹军大量舰船。阿卜杜损失惨重,退保王都。 苏惹王都城池坚固,一时难以攻下。这时西苏惹新国王索南嘉古瓦赶来,他曾担任多年的王都守将,对城防的弱点知根知底。于是西苏惹军在不知会友军的情况下,偷偷挖地道。谷香玲在一次巡视中觉察了索南嘉古瓦的动向,建议女王加强攻势,不能让西苏惹军抢了头功。在西苏惹军拿下王都西门的同时,符冲的中路军也破了王都南门。苏惹王宫离南门更近,所以符冲捷足先登,亲手斩杀了阿卜杜。西苏惹军则占领了东苏惹的府库。 东苏惹灭亡后,宜南天王尔朱文琪正式册封索南嘉古瓦为苏惹国王,确立了苏惹对宜南的从属关系。但她也留了一手,将苏惹的许多土地分给参战有功的周边小国,借以牵制索南嘉古瓦的势力。黑蛮离苏惹太远,鞭长莫及,就领了大量的财宝、绸缎、香料作为赏赐。至于宜南国自己,没要索南嘉古瓦一文钱。 女王发现苏惹居住着许多受到歧视迫害的华商。他们大都是海盗陈祖义的余部。郑和下西洋剿灭陈祖义后,这些人成了丧家之犬,誓不服从明朝,四处飘零,最后在苏惹国落脚。经商一有起色,贪婪的苏丹就盯上了他们,课以重税,加以种种歧视。后来哈米德苏丹公开屠杀华商,抢掠其财产妻女。侥幸活命的华人沦为奴隶,为苏丹做苦工,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女王解救了这帮人,问他们愿不愿意迁居宜南国,做朕的子民。饱尝心酸的华人忽逢甘霖,如沐春光,岂有不应之理。好在这些人全为男子,华人妇女早被苏惹人霸占,不会有水土不服的问题。这样一来,宜南国增加了上万人口,而且都是善于经商和航海的青壮男子,国力大为增强。女王悄悄嘱咐司徒瑶和白飞鸿,要劝诱更多的宜南少年净身做女孩子,预防男女比例失衡。 女王得胜班师,回国后对有功将士大加封赏。立下重大战功的符冲,晋升为靖安中郎将、禁军都督府长史,成为高羽寒的副手。有了这么一个争气的继女,姚金彪也沾了光,加号冠军将军,封长葛县男。 姚金彪娶了谷香蕊,就带着一大家子堂而皇之地搬到谷氏府邸,俨然以谷府男主人自居。谷香蕊和甄玉娆的儿子谷恒,跟姚金彪的亲儿子姚清智经常打架。姚清智便诬告谷恒借进入内院探望两位母亲之机,调戏谷香蕊的贴身丫鬟。姚金彪内心自然是偏向亲儿子的。于是他故伎重演,表面上一碗水端平,各打五十大板,暗地里偷偷对谷恒说,你已经长大了,一个男孩子,不要有事没事总往后院跑,平白让两位娘亲遭人闲话。以后你想见娘亲,就请她们到前院来,不要再进内院的门了。谷恒不甘,又问,那有什么办法,可以随时见到娘亲,又不坏了府上的规矩。姚金彪笑道,你看你符冲姐姐,她是女孩子,进入内院自然无碍,就算与丫鬟们玩耍,也没人说长道短。谷恒童言无忌,脱口而出,我想当女孩子。姚金彪见谷恒上钩,假意劝道,此事非同小可,还要从长计议。你先跟符冲姐姐了解一下,做女孩子到底好不好,想清楚了,再向两位娘亲禀报。 谷恒是个倔强的孩子,自从存了这个心思,越看符冲越羡慕。符冲成了将领,休假回家的时间也多了。谷恒经常逮住符冲,问这问那。符冲很诧异,你一个男孩子,关心我们女孩子的事情干啥。符冲把这事告诉母亲吴冰雁,吴冰雁又转告甄玉娆和谷香蕊。谷香蕊最怕儿子走自己的老路,连忙把儿子叫到跟前。一再追问下,谷恒终于承认,为了取得进内院见娘亲的资格,也为了不受姚清智欺负,他想当女孩子。谷香蕊把儿子狠狠训斥了一顿,打算送他上讲武堂,锻炼男子汉的胆魄。谷恒哇哇大哭起来,说舍不得娘亲,宁愿做个姑娘,侍奉在娘亲跟前,也不去讲武堂。谷香蕊摇头叹道,做女儿家有什么好。谷恒反问道,娘亲做了女人,不也过得好好的。谷香蕊一时语塞,流出委屈的眼泪。谷香蕊和甄玉娆知道儿子的秉性,一旦产生了逆反心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姚金彪趁虚而入,提议谷恒先扮一段时间女装,以女孩身份养着,暂不净身。等他长大成人之后,自行抉择。谷恒当即同意,谷香蕊和甄玉娆见儿子心意已定,叹息之余也只能接受。 谷恒要扮女孩子,不是简单穿穿女装就可以。为了避免尚未净身的小姐与丫鬟私通,压制其男性化倾向,仆妇即便不对其从小掐茎挤蛋,也要用厚厚的白绫布将其下身缠裹严紧,只露出一根鹅毛管导尿。谷恒也不能例外。甄玉娆请了从小伺候自己的老仆妇,为儿子精心缠裹,既让他无法跟丫鬟乱来,又不损害未来的生育机能。谷恒终于进了内院,与符冲共用一间闺房。符冲从梳洗妆扮讲起,耐心教这位“小妹妹”姑娘家的生活常识。谷恒和符冲睡一张床,夜里抱着符冲姐姐滑溜溜的娇躯,谷恒心底却不产生一丝涟漪,自觉地把自己当做女孩子,一举一动都向符冲姐姐学习。符冲尿急了,撩起裙子,把夜壶伸到裙底,手指拨开亵裤,壶嘴对准花户,滴滴沥沥地尿出来,一滴都没溅到外面,尿完又小心翼翼用香帕擦干净。谷恒立即模仿符冲,以女孩子的方式蹲着撒尿。弱小的尘柄被包裹严实的白绫布压迫着,尿道也弯曲了,谷恒咬紧牙关,费尽力气,强忍住解放小鸟的冲动,轻轻用手指头隔着白绫按摩下身,终于把积累在膀胱里的废液催了出来,通过细细的鹅毛管,准确滴入夜壶之中。谷恒时时刻刻告诫自己,在符冲姐姐面前,一定不要暴露出男孩子的粗鲁,要做个优雅娴静、端庄大方的小姐。谷恒还跟丫鬟们玩女孩子的游戏,与她们打成一片。符冲在庭院里习武练剑,谷恒看到她英姿飒爽的身影,羡慕不已,遂下定决心,不但要做女孩子,还要像符冲那样加入禁军,近身保护尊贵的女王陛下。 谷恒变了,最失落的反倒是姚清智。没了打架的对手,姚清智觉得无聊,又不能闯入内院冒犯女眷。没过多久,姚清智就去了讲武堂上学,谷府终于清净了。 符冲的孩子也慢慢长大了,取名符继光。不但吴冰雁,谷香蕊和甄玉娆也爱他如宝。小家伙虎头虎脑的,有符冲当年的影子。倒是符冲见了儿子很尴尬,自己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不知怎么当好一个娘亲。求亲的媒人踏破了门槛,但一听说符冲有个拖油瓶儿子,男方一一打了退堂鼓。符冲也不着急,打算把曹宁玉接出宫来,大不了一起讨个面首,也不学符庭芳、谷香蕊那样寄人篱下,看男人的眼色。姚金彪有意撮合符冲与亲儿子姚清智,结果两边都没兴趣,只好作罢。谷恒离十五岁成人一天天近了,要不要净身也该做个决断了。本人一心要当女孩子,谷香蕊却希望他恢复男儿身。谷恒恼了,对母亲吼道,我也学符冲姐姐,上妙香山给你添个孙子,以后别再管我的事。谷香蕊气得暗自垂泪,有姚金彪和吴冰雁在场,也不敢大发雷霆。最后只好可怜巴巴地恳求丈夫姚金彪,留谷氏一脉香火。姚金彪见计谋得逞,喜不自禁,答应道,娘子尽管放心,我保证你抱上孙儿,也一定给恒儿选个最好的净身师,让他顺顺利利变成姑娘,加入禁军。 最终,在谷香蕊、甄玉娆、吴冰雁和符冲的在场见证下,净身师闫水仙眼疾手快,以最迅速、痛苦最小的方式,结束了谷恒的男儿生涯。一个崭新的禁军女兵诞生了,符冲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过去,不禁潸然泪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2/12 15:10:42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下无双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普通会员 帖子:1 积分:7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26 11:13:3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2 19:46:54

谢谢分享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媚儿
  3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百花仙子
勋章:
等级:百合公主 帖子:5370 积分:28219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1/5/5 12:51:5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3 9:48:44

谢谢分享


媚儿小家QQ群号码:151875020
一句寒暖,一线相喧;一句叮咛,一笺相传;
一份相思,一心相盼;一份友情,一生挂念。
保持温柔的心,留住朋友之情,努力工作厚道待人,抛开忧愁自寻开心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艳雪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50 积分:153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5/21 20:25:4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3 9:56:39

好文章,请继续。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白露
  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海棠春晓 帖子:599 积分:3833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1/5/20 14:11:1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3 14:30:17

好文章!楼主辛苦!!!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蕊蕊
  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少夫人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13 积分:201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6/1 23:09:2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4 10:58:20

以下是引用艳雪在2018/2/13 9:56:39的发言:
好文章,请继续。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彩霞飞
  7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42 积分:163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5/19 9:41:3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7 14:16:08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