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转帖]变装公主


  共有1319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转帖]变装公主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佳丽
  1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28 积分:2218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4/3/24 8:52:55
[转帖]变装公主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5 9:40:18

 

第一章

我…是一个废柴。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家里蹲。高考落榜,工作面试被拒一千一百零三回后,现年23岁的我终于认清了这个问题。耳边传来老妈不住的咆哮,那一声声温柔的东方狮吼令我如坐针毡,眼前的小说我正看到了最精彩的部分,然而现在的我不得不离开了。

下午两点,有我最为头痛的成考补习班。成考,就是成人高考。不要嫌我罗嗦,我就是为了让每一位读者都明白,那课程简直就不是人学的。拿补习班老师的话来讲,我简直就是人类奇迹,未进化的猴子都比我聪明。不是我不聪明,而是我心思不在这。一个沉迷游戏小说动漫杂七吗八近四余年的人,如果还有心思学习的话,那恐怕猴子就真的比我还聪明了。跨上我那辆破的不能再破的人力驱动车,我的内心郁闷不已。然而我又止不住的自我安慰,自我幻想,我的前方不是噩梦般的补习,而是充满荆棘的严林。在严林深处的古堡中,沉睡着我梦中的公主。而纵便有着无数妖魔鬼怪当道,也挡不住我踏平城堡去救公主的雄心!咣的一声,额头上的巨痛让我如梦初醒。正如上文,我这人最擅长的便是天马行空,换个直白点的就是意,文雅点的就是白日梦。无论如何,其实我也只是个喜欢凭空幻想的纯情少年而已。虽然已经过了那个年纪,却仍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不怕您笑,我最喜欢的就是王子救公主的剧情,真的,因为每个王子都是威风四面,起码,他不是个废柴,不是个没用的家里蹲,而且,这个惹人厌的家伙还有我最欠缺的女朋友。

给对方匆匆道了个歉,我又打算跨上我那保命用的人力驱动车急奔而去。不是我事后逃逸,也不是我丧尽天良,因为正如您从这车上看到的,我家没钱,而最重要的,是我没钱。然而就在我即将成功逃离之时,一句有些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娇呼又把我拉了回去。“贾立盾!你跑什么跑?!”我疑惑的转过头去,这声音着实令我有些耳熟,熟到令我花心乱颤。回头一看,果然是我朝思暮想的许雯雯。她是我初中最喜欢的女生,喜欢到不能自拨,说白了就是我的初恋。我不否认这点,因为我不相信能有人穿着开裆裤,或是系着红领巾去追马子的,而这种能耐向来只属于猴子。

许雯雯有些哀怨的倚在地上,或许是在等我拉她起来,然而我这人就是这么含蓄,仿佛受了电击一样被直盯盯的钉在了人力驱动车的座椅上。许久不见,许雯雯变了太多了,我真是太过的震惊,以至于寸动不能。初中的时候我暗恋她时,便已觉得自己是癞蛤蟆想追天鹅,自惭形秽;现在的我,对这么美若天仙的女子简直不敢直视。许雯雯的去向我是知道的,初中毕业后,她便考上了省里的重点高中,后来又保送上了全国重点大学,此后一别无期,直至今日。然而即便时隔七年之久,我发现我还是无法按捺住那颗正在巨烈颤动的心。

 一蹦、两蹦、三蹦。越蹦越远。我这人不但含蓄,而且非常有自知之明。我这么一个近乎废物的人,怎么配得上她呢?凭我那些不入流的喜好,我们又怎么会有共同语言呢?于是我就这么傻呆呆的驻在原地,任凭那哀怨的天使孤独的坐在地上,显得那么无助…那么惹人怜惜…我的白日梦又来了,不过它这回倒成为了我的动力,我是喜欢许雯雯的,正如我喜欢做白日梦一样。不知不觉中,她渐渐变成了被深深埋藏在古堡里的公主,而我,就是那位正要去发掘她的王子…

然而这位王子似乎并不是我,就在我再一次陷入疯狂幻想的时候,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将许雯雯扶了起来——不,确切的说,是抱了起来。这让我一时无法忍受,血脉尽张,你这个**居然敢动老子的公主?“麦克~怎么才来??你刚才干吗去了?”即便没贴在地上,许雯雯的哀怨神色却依旧不改,我现在不禁有些怀疑,她这副娇弱怜人的神情真的是天生的?我永远忘不了,初中的时候许雯雯曾经对着我们的班主任义正词严,不依不饶,说他摸她。“honey(甜心)~我只不过是不想打扰你和你的老同学见面而已。”这个英俊的男人有着王子一般的气质,嗓音低沉又充满雄性魅力,一时间周围的女人上到八零下到零八都忍不住驻足观看。“嗯,初中同学而已,我们走。”许雯雯的脸似乎很红,深深的埋进了男人的胸口,令我的脸也有些发烧。

“honey~我说过要开车送你上班的,可你偏不要~还好有我跟着。”男人边说边把我的公主抱进了一辆四轮非人力驱动车中,嘟嘟嘟喷了一长串尾气,跑了。“啧啧,真帅。”“啧啧,宝马。”周围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仿佛那污染空气的汽车尾气都成了人们赞美的对象。相比之下,我就寒碜多了,在成为人们注意的焦点之前,我又一次——明智的开溜了。那种众目焦点之下,无地自容的感觉,我真的是受够了。谁叫我是个废柴呢?谁叫我是个家里蹲呢?正如达尔文的进化论一样,物尽天择,适者生存,不适者…落魄,被淘汰。可惜我就是个不适者。我消耗父母的血汗,受尽别人的冷眼,坐噬自己的光阴。不适者也有感觉,不知为何,我的心仿佛针扎一样,胸口恨不得同时有千万把刀子进进出出,来散去这胸中的憋闷。我想捶胸顿足嚎啕大哭一番,最终却仅仅只有两滴润滑剂从眼框中坠落,随风而去。

全力蹬车飞奔之下,我缓缓闭上了双眼。一股大力袭来,我飞了出去,有如鸟儿在空中舒展了下翅膀后,随即又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他妈的傻X,你不想活了?!”存在即合理,我的存在,真的…合理吗?父母显然给了我一副好体魄,如此强力的摔打之下我都能安然无恙。我有些狼狈的爬起身来,略微环顾一下,便发现了那个声音的源头。不过他一看到我,恼怒的神色立马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坏笑。“哟,盾哥~想啥呢?这么出神?”这个有些帅气的家伙算是我的好友,补习班认识的。他叫林鹏,今年刚满21,比我小两岁,和我一样曾经是落榜在家,只不过社会经验比我多2年罢了。看着他人模狗样的又是一身西装,天知道他昨天翘了课是不是又上哪混去了。不过刚才那一摔倒是把我摔回了常态,我虽然废柴,不过废柴又不只我一个,何必又这么自怨自艾呢?眼前这哥们虽然比我帅点,不过境况倒是一样好不了哪去。“没啥,走吧。”不知不觉中,我居然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补习班的门口。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我推着那已经有些变形的人力驱动车朝林鹏走去,不料林鹏却是身形一欠,摆了摆手:“盾哥,你先走,先走。”我这人向来好奇心乏乏,尤其是对现实生活中的。不过此时我刚要转身,却发现一个波涛汹涌的女人款款朝我走了过来。这女人虽然长相普通,不过身材和走路的姿势还真是极尽诱惑,难怪我和林鹏都不禁同时为之侧目。我的视线一时间被夹在那汹涌的波涛之间,上下翻滚,而小心里早忘了先前的那个什么许雯雯,反正她已经心有所属,我又何必在一根绳上吊死?

是啊,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和我身边的哥们,不都是一样的落魄,一样的不济,又一样没女朋友么?抓紧一切机会运用目光进行意才是王道。刺耳的铃声不住的尖叫着,仿佛受了惊的女人。拍了拍林鹏的肩膀,我示意他是时候拔出目光,****上课了。然而我这才发现我的手居然落空了。回头一看,我惊讶万分,不知不觉间,我的身边竟然变得空空如也。再一转头,那个波涛汹涌的女人旁边居然又多了个目光之中充斥着汹涌的男人。

“小鹏鹏,你就在这种地方上学?有意思~带我****看看~”女人嗲里嗲气的说着,不知为何,我此时心头居然泛起了一丝恶心。“小鹏鹏,门口那个俗不垃圾的是你朋友?”女人看了看我,显得很是惊讶,她似乎不太明白为何21世纪了还有人穿着这么土的衣服和骑着这么破的人力驱动车。“哪啊,他怎么会是我朋友?”林鹏小声说着,不过这若有若无的声波仍是逃不过我狡猾的耳朵:“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在这只有一个朋友,他老爸是XX省XX厅的头,过两周,没准我能去他老爸手底下给人家开车呢。”“这才对,上个什么屁学啊?如今找个正经工作才是正途!”女人摸了摸林鹏的头,又在他脸上温柔的掐了一下:“不赚钱,你怎么养我?”林鹏色咪咪的笑着,一双手搭上了女人的腰。两个人一齐在我面前闪过,女人高昂着下巴,男人委琐着脑袋,谁都没有再看我一眼。铃声的尖叫终于停止了,不过我心中的尖叫貌似还没平息。“奸夫妇!”“瞅你X那德行,没素质的孙子。”我对着两人消失的背影暗骂了几句,头也不回的踏出了校门。反正老子翘课也不是头一回,而且铃声也已经打过了。我可不想当众之下再被那个进化不完全的老师骂什么弱智的猴子。

骑着车在大马路上乱逛,现在去哪倒成了个问题。平时无聊的时候我最喜欢上网打游戏,不过摸出了口袋中那仅余的一块五毛钱,我还是决定继续骑车锻炼身体了。我所在的M市还算是个规模相当宏伟的城市,市中心高楼林立,各种超级购物中心彼彼皆是,马路上的高级轿车川流不息。那种充满现代气息的地方与我这种脱节的人自然是格格不入,不过既然我的业余爱好是偷窥美女,而且又能免费,我在此处流连忘返也就不足奇怪了。阵阵欢呼声传来,令我不禁驻足,回头一看,居然是那个百事可乐又在XX购物中心前面举办什么街头篮球比赛了。我对NBA还是略知一二的,而这类地方一般又美女如云,不在这种地方打发时间可真是对不起我了。

把车子扔在一边,我好不容易挤到人群里边,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这比赛战况还真是激烈,难怪会有这么多人看。虽然不会有什么精彩绝伦的灌篮,不过双方你来我往,那纯熟的运球及夸张的动作,仍是引来了一片又一片的喝彩。夹在人群之中,我是自然无心看这些猴耍,又干起了我的老本行,对女人们品头论足起来。人缝之间两道精光不住闪烁,这个女人不错,A品…那个也不错,B…哇塞,这个正点,A+啊…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是万万没错的。眼前的这帮女人,个个打扮的花里胡稍,这动力完全就于我们这帮悦之者。什么?你说是为了自己的老公和男朋友?那你见过在家花枝招展,出去灰头土脸的女人了?顺便说一句,我这美女评定完全是就事论事,就人论人,与她们有无归属,或是生活是否放荡无关。也许您不信,对我而言,这只不过是审美,培养情操而已;而在我眼中,所有美女都只不过是惊鸿一瞥,过眼烟云罢了。因为我深深知道,在这个世界里,男人实际上对美女只有一句话,恋上你的床;而美女对男人也是只有一句,掏空你钱包。所以我如果能与一个女人终老,那她一定不是个美女。虽然话是说反了,美女绝对不会肯和我这么一个次品男人中的极品终老。所以时至今日,我唯一的恋爱经历便只有初中那时暗恋许雯雯而已,而其他的,也只有从小说游戏动漫中意了。

哎,又说到了我的痛处,真是往事不堪回首,而不知不觉中,这比赛也结束了,美女们纷纷散去。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已经有些僵硬的腰肢,我正打算恋恋不舍的离开,果然,一句高呼阻止了我。“啊?!贾立盾?你怎么会在这!”我不禁暗自奇怪,这今天怎么碰到了这么多熟人?莫非要撞邪了不成?不过嘀咕归嘀咕,我仍是有礼貌的转身回头,只见一个高大威猛的男子朝我跑了过来,腰间还夹着他那心爱的篮球。“啊?阿进?!怎么是你?”我一脸兴奋朝他跑了过去,不过互相拥抱之下,我不得不使劲掂着脚尖。


支持(0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素馨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95 积分:1821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1/5/20 12:42: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30 10:58:49

这一集没有看到变装故事情节。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师南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04 积分:248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7/10 22:14:2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6/13 15:40:11

这一集没有看到变装故事情节。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aorot
  4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488 积分:253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11/29 19:03: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8 0:38:27

用户已被锁定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媚儿
  5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百花仙子
勋章:
等级:百合公主 帖子:5146 积分:27083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1/5/5 12:51:5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5/1 14:08:44

变 装 公 主

第二章

这家伙名字叫做文进,是我小学同学兼唯一的死党。别看他名字文质彬彬的,身高可有一米九多,力气大的惊人,刚才一抱差点让我这把老骨头散了一地。虽然我们关系很好,不过也很久没有过来往了,自从他大学毕业以后,便在我们市的一家外企工作,经常忙得昏天黑地,见面的机会自然少了很多。然而我们却一如既往的志趣相投,不但有着相同的喜好,对世俗的看法也颇为一致。时至今日,意气风发的他肯这么公然认我这个朋友,多少也令我有些感动。不过他的队友似乎就没有这么友好了,一个个像避着瘟神一般的避着我,好像我身上长着什么扎人的毒刺。难道和废柴稍稍接近一点,自己也会变成废柴?可笑。我这人虽然一无所有,自尊还是有的。俗人不理我,我还懒得被俗事所扰呢。话是这么讲,不过我当然不能不顾朋友的面子了,仍是对着他们自认为友善的点了点头。

“嘿,好些天不见,忙活啥呢又?手机也不开。”文进识趣的把我拉到一旁,故意高声问我,声音洪亮得仿佛整个广场都能听见,说完,又对我眨了眨眼。手机?我这么一个穷人能有这么高档的玩意?不过一看文进那样子,就知道他在帮我长面子,而这一点,简直是我们这帮长期沉迷于虚拟世界的人的通病。“咳~~能忙啥啊,不就是XX庄园那帮房子的设计图么~~三天没合眼了,这不,出来找找灵感。你小子最近忙啥呢又?”我也故意抬高了嗓门,说着还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从我这么一身脱线到别具一格的装束,还真有点像那么一个超凡脱俗不拘小节的设计师。“哎~~甭提了,老板总拉着我跟他去见客,三天喝吐八回了。”文进装作痛苦的揉着肚子,我则不停的跟他东拉西扯。这装模作样的一唱一喝之下,虽然成不了众目焦点,刺痛到能杀人的目光却是少了很多。我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正打算跟他聊点什么正经的,却忽然双眼一直,差点把口水也流下来。一个异常正点的女人朝我这边看了两眼,随即又款款走了过来。正点的脸蛋正点的胸正点的,全身都是太~~正点了,面对着这个一个正点到极点的女人,我发自内心情不自禁的点了点舌头:“真、真他妈的是AAA啊…”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文进也忍不住有些疑惑,回头一看,舌头也马上直了:“阿、阿倩?”

美女微笑着冲我们点了点头,随即又款款向别人走去,依次微笑问候。我这才发现,自始至终,场上所有男性的目光都没有从这个美女身上移开过一回,而因为我定力较强,所以能够发现了这一点。“X…她是谁?”“啊、啊,你连她都不知道?她不就是东神队的赞助人何倩么?”“就是那个斯特尼尔公司驻华老总的女儿?”“我靠…谁能泡上她,岂不飞黄腾达了?”场上一时间议论纷纷起来,各种类型的流言自然逃不过我狡猾的耳朵,那些正欲离席的单独男人都拐了弯往回走,而带有女眷的则个个被揪住了耳朵或头发,向场外拉去。

文进就是东神队的成员,不知不觉的,所有的东神队成员都纷纷向她走去。而更不知为何,我的一双脚忽然不听使唤,居然也夹在了这帮人之间。看到所有人来齐,何倩依旧微笑着找了一块看台坐下,并示意其他人坐在她身边。近观之下,视觉冲击力似乎又强了很多,看着她那合体的职业服装,我竟然忍不住开始冲动的幻想那下面光滑柔嫩的皮肤,以及那诱人的凹凸和深隧。之所以我只会幻想着她的身体,是因为我发现我居然无法再次正视她的脸庞。一股莫名的气质逼迫着我,令我感到窒息,而渐渐的那些无耻的幻想也终止了,头脑里一片空白。我…这是怎么了?撞邪了,真的是撞邪了。自认在网上生活中已识遍天下美女的我,居然会如此的不堪一击?“各位…实在抱歉。今天有个非常重要的恰谈,所以没有能来看大家的比赛…我…真的很抱歉…”一连串温柔的铃音缓缓飘荡着,令人舒服不已,而其中略带歉意的愧疚,更是令所有人不忍,忍不住为之怜惜起来。

然而不知为何,此时这些球员居然又恢复了常态,一个个变得铁石心肠起来。就连我身边的文进,体温都在迅速的下降着。“我知道…我们输了。真的,全怪我。”说着,何倩居然站起身向大家鞠了一躬,之后便又缓缓坐下,榛首埋在双臂之间,身形似乎在不断的颤抖。这下东神的球员们全都炸了窝了,一个个刹那间变得像刚从石头中蹦出来的孙悟空,手忙脚乱的围着何倩干着急。“何、何小姐,我、我们不怪你,真的。”一个十分帅气的年轻人率先站了出来,按理是个情场老手,此时却止不住的支支唔唔的说着。其他人见状也连忙七嘴八舌起来,慌得像煎锅上的蚂蚁。“是啊,完全是我们实力问题。”

“没发挥好。”“对方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要么就是大学生,我们啊,老了。”球员们止不住的唧唧喳喳着,安慰着这个漂亮的老总女儿兼讨欢心。这些东神的队员全部是斯特尼尔公司,也就是何倩老爸公司的员工,这是我事后才知道的,然而此时文进却只是在一旁不住的耸肩,完全插不上嘴,我自然更是干瞪眼。文进虽然人高马大,又十分喜欢篮球,不过动作却是笨拙的很,球场之上是绝对的冷板凳。如今的这个社会,只有主力才有发言权,而其他人则只有扮演NPC或是当小丑的份.我和文进都深知这一点,于是都缄口不语。不过我没想到不说话也会引人注目,或许是我的服饰太过突出,这个老总的女儿刚刚喜笑颜开,便敏锐的观察到这一点,皱了皱眉头。

“他是谁?他好像不是我们东神的人吧?”“他?土包子一个~文进的朋友。”“嘿嘿,真是人以类聚,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球队里是替补,公司里也是二流,文进,你还真是文不思进啊。”似乎是为了安慰受伤的女人,以护花使者自居的人们拼了命的拿我们开涮,想让何倩转移注意。其实不这么做,这个美丽的女人也早已经脱离了自责,说白了这帮人之所以这么说,也只不过是为了往自己脸上贴金,抬高自己在何倩面前的身价罢了。年轻气盛之下,谁不想套个金龟婿当当?何倩似乎有些看不过去,连忙笑着岔开了话题:“啊,为了表示歉意,今天的晚饭,我请客做东好不好?”

一片欢笑声中,何倩一行人越走越远。整个空旷的广场上,一时间只剩下我和文进两人。黑夜已经降临,硕大的夜幕笼罩了一切,甚至笼罩了人心。“文进…对不起…”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道歉,我只知道我这时候应该道歉。没有阴风怒号,声音在我们两人之间悄悄,却又清晰的传递着。“没什么,谁叫我们是兄弟呢?”文进似乎耸了耸肩,漆黑之下我看不清他的容貌,然而就在我猛然间回过神来的时候,文进已经消失。我…很沮丧。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沮丧,而这种感情五年之间不住的困扰着我。我不知道文进会不会沮丧,因为在明天上班的时候,他还要继续面对着那么一帮无耻的人。

然而我无法生气,我深深知道达尔文的进化理论,物尽天择,适者生存,无法生存只能证明你是一个不适者。文进也许会生气,也能生气,至少他是一个有名外企的员工,即便不做这行也有大把的人要,起码不用担心吃饭问题。而我,明天是否能够独立生存,还是一个大大的未知。我忽然发现,五年了,我居然连一丁点的长进也没有。

…我没有着一丝一毫的生存技能。我这才意识到,先前我之所以无法正视何倩,是因为…我在自卑。网络上的豪言壮语代表不了什么,如今的我只是一个生活的弱者。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然而我朋友那落漠、遭人鄙视的背影却深深的刺痛了我。不是我不想适应社会,而是我找不到一个适合的方法。小学一定要升重点初中,重点初中一定要升重点高中,重点高中一定要升重点大学,重点大学一定找景气的工作,升升升,考考考,找找找,忙忙碌碌,终此一生。然而从一开始我就脱节了。现在想做些什么,却为时已晚。

不是后悔,而是沉思。我这人从来不会后悔,因为我的人生不需要他。色彩斑斓的夜灯映衬着我平静的脸,缓缓推车在大街上,我漫无目的的游来荡去。身边一个个美艳如花的女人闪过,我却未曾正色看过其中任何人一眼。因为我在沉思,非常平静的沉思。前方是一个购物中心大楼,按理此时应该是营业中才对,不过一群人却是不住的拥挤围观,打扰着人家的生意.依稀楼顶之上静伫着一个身影,在风中摇摆不定,原来这才是人们的骚动之源.对于这些我却毫不在意,那一声声警笛的尖叫,还有人们造作的惊叫,就仿佛击入湖中的碎石,除了一小片涟漪,刹那间在我耳中消失无踪。我兀自缓缓的推车过去,继续向前走着。这些世俗的事情,与我无关,而我,也没有兴趣。

警察们慌乱着,四处跑来跑去,不知在干着什么。真是大惊小怪,我有些厌恶却又冷漠的瞟了他们一眼,想避开他们,他们却毫不避我,还把我使劲向圈外挤去。我当然不会和警察较真,那是蠢蛋才干的事情。反正我暂时也不想回家,只是四处逛逛。警察想让我转向,那我就转好了。将我的爱车掉了个向,我继续缓缓推车向前走去。未走多远,不知为何身后忽然变得更加嘈杂起来,真是人声鼎沸,仿佛天塌下来一般。其间更是夹杂着数不清的吵嚷,此起彼伏,然而仍是有数句逃不过我狡猾的耳朵。“啊!!!!!”“他、他真、真的跳了!!”“朝、朝这飞过来了!!”“所有人准备!!一定要接住!!”原来是有人自杀。摇了摇头,我不禁露出一丝嘲笑,我这种废柴般的人都不会轻生呢,何况是…然而我还未想完,思绪变被一声声更大的惊吼所打断。“那、那、飞偏了!!”“这TMD什么风!!”“接不住了!!”

“朝、朝那边去了!!”哼…真可笑…死就死吧,可千万不要砸到人……不知为何,我脑海间忽然嗡得一声,便什么也想不动了。对了,我想说什么来着?少说了什么来着?哦…好像是少说了一句…“才好…”竭尽全力,我终于为我断断续续的思绪进行了补完,也许是用力过多,之后我直困得想睡觉,而四肢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小伙子??‘还好’那两字,是你的遗言吗?”失去意识之前,一个大叔的语气在我耳边回旋。去你妈的遗言…我真想骂X的,老子还没活够呢…可惜我现在只剩下听周围人乱嚎的份了。“妈呀!!砸着人啦!!”“快、快叫救护车!!”真、真的砸着人了?!太他妈的扯了吧…无意识的,我的手脚抽搐了下。“现在是晚间报道,今晚七时二十九分,XX大楼发生高考落榜生自杀事件,另有一名年轻男子受到牵连,现两人正被送往XX医院进行救治。巨大的竞争压力下,高中生的心理健康教育刻不容缓,有关领导对此事件相当重视…噼…”

“阿进,你怎么把电视关了?”“妈~您饶了我吧,我听着烦!”“啊?怎么了阿进?是不是工作不顺心了?”“没事~!今刚打完篮球比赛,我累了先睡了,你也早点睡吧!”不由分说的文进“砰”的把门关上,兀自打开了电脑。“咦…?高考生自杀也这么火爆?这媒体还真厉害。嗯…?还有图片?这可比电视逼真多了…”“………这人还能活么,都这德行了。”“……………我怎么看着他这么眼熟?”“…算了,真TM恶心,跑会卡丁车睡了。”



媚儿小家QQ群号码:151875020
一句寒暖,一线相喧;一句叮咛,一笺相传;
一份相思,一心相盼;一份友情,一生挂念。
保持温柔的心,留住朋友之情,努力工作厚道待人,抛开忧愁自寻开心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媚儿
  6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百花仙子
勋章:
等级:百合公主 帖子:5146 积分:27083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1/5/5 12:51:5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5/1 14:09:03

变装公主

第三章

昏昏沉沉中,我似睡非睡,脑子却像进了水一般运转不灵。一时间,我浑身上下毫无知觉,四肢更仿佛已经离我而去。渐渐的,我似乎身置于一片空白之中,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云云雾雾,令我不得其所。这…是哪?难道…我…死了?不知不觉中,我的意识恢复了些,开始思考回忆着简单的往事。以及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好像…被什么砸中了。炮弹?陨石?不明飞行物?又抑或是张大爷李大妈家的花盆?我发现我的智力一时间似乎降低了,我好像忘记了十分重要的事。我…是被人砸死的。被一个高考落榜的少年,自杀的时候,坠地未遂砸死的。简单而言,我成了他的陪葬品。

这不是在搞笑吗?我堂堂一七尺男儿,新世纪的无为青年,居然…就这么被一个小毛孩…壮烈了?真可笑。恍惚间,我仿佛见到了那纷飞的雪片,争相报道着我那荒唐的事迹。标题便是,废柴砸死废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真可耻。我的父母似乎在呼天呛地,阴风怒号中,这是我唯一能够听到的最为悲怆最为真挚的声音,而其他人则纷纷指责口水满天。废物就是废物,为世界清除垃圾,死了活该,死了清净。真可悲。……真可鄙。………真可怜。无论如何,这些反复折磨人心的情绪仍是起了点效果,我的耳鼻感观似乎又回来了些。眼前不断的闪过一道又一道的光亮,而耳边又传来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啜泣。终于,我使尽了所有的力气,强打起一丝精神,微微睁开双眼。

因为,我听得出来,这声音是属于我母亲的。我身下某个东西似乎在快速移动着,十分的颠簸,而上方的灯光更是拼命的晃着我的双眼,令我眼花缭乱。不过这些都无法阻止我,我用尽浑身懈数运动着眼球,恨不得它们能自由的飞移出去。我四周都是浑身白花花的人们,不过从中,我似乎没有发现我的父母。不可能,我迅速的不断的否定自己。家里闷了数年,我最为熟悉的便是父母的声音,即便不长耳朵我也能分辨出来。他们一定就在附近,就在不远。我拼命的搜索着,寻找着,用尽两个眼球所能用的所有办法。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或许是老天可怜我,我最终在人群的缝隙之中看到了我父母的身影。父亲在一旁僵硬的立着,只有两只脚在机械的运动,母亲则伏在一个什么白不拉及的东西上面,止不住的哭着。那声音令我很心酸,很痛苦,撕心裂肺的。那个白不拉及的东西周围也站着一群白花花的人,每个人都仿佛少吃了一天饭般有气无力的推着它跑着,更是有人像中了帕金森般的不住摇头,令我厌恶不已。

不过此时我更为在意我的疑惑。我…在这里啊,我的父母在那边干吗?我不解,拼命的运动着眼球。我不以孝子自居,还经常和他们吵架,不过我知道,我的父母是爱我的。而我,也爱他们。虽然一次也没有说过,但是我的父母是不会抛弃我的。我…在这里啊,你们在那边干吗?不知为何,我竟然感到有些无助。不知不觉的,我似乎流下了两滴眼泪。但是我不甘。我怎么能就这么死去!……神啊…处男的身份我就不再在意了,但是起码,你让我死前能够碰一下女孩子的手吧……眼球不甘的运动着,这种异常的行为终于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一双戴着透明薄套的手使劲的分开了我的眼皮,观察着我异常活跃异常不安的瞳孔。“呼…还有的救。我从来没见过生命力这么顽强的病人。”那个人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的道,似乎是个年纪不轻的中年人。自从那人松开双手之后,我的眼睛更是如鱼得水,眼皮止不住的向两边伸张着,渐渐的所有的东西都尽收眼底。

那些白花花的人,原来是一个个医生护士。而我,此时似乎躺在一张运动担架上面。原来…我在医院。大概是一时信息量接收太多,眼睛的负载太大,终于我一不小心蒙了过去,然而我的眼睛的运动似乎从未停止过。再次失去意识前,我仍是清楚的听到了些什么,我的耳朵实在是太狡猾了。“生命力顽强?哼。”一个女人的声音,很冷:“生命力顽强的人还会跑去跳楼自杀?”“喂、喂,你们看,他那眼球转来转去,究竟是找什么呢?找爸爸?妈妈?”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唧唧喳喳的,似乎是个新任的护士。“…大概是吧。孩子出这么大事,父母连面都不露,真够可以的。”翻我眼皮的中年人大叔似乎啐了一口,十分不满:“再加强肌松200cc!注意病人心跳!奶奶的,我就不信救不活了!”喂喂喂,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喂喂喂,你们秀逗了吗?!我的父母不就在那边么?!喂喂喂你们别走!!给我解释清楚再说!!!他妹妹的,你们别走!!!!!

…………

“哎,小鹏鹏~~读书有什么好?看看,又一个跳楼自杀的。”女人嗲里嗲气的说着,扬了扬手中的报纸。“好好好我的姑奶奶,明我就不上了,上班去还不成?”林鹏使劲的夺下女人手中的报纸,又搂上了女人的腰,两人一齐倒在了床上。女人娇哼着,配合着身下的双人床,嘎吱嘎吱的运动着,半晌,林鹏忽然身形一停。“怎么了?这就泄了?”女人似乎十分不满,使劲的扭动着身子。“…没什么。”犹豫片刻,林鹏苦笑了下,便又继续埋头苦干起来。

无助的望着孤零零的天花板,我的脑子单调的运动着,机械的重复着一个问题。…我没死?…那我的父母呢?负伤住院已经有两个月多,而自从四十多天前我再次醒来,便一次也没有看见过我父母的身影。枯燥,无味。寂静之下,我只想拔腿逃出这座白色的牢笼,这里几乎没有活人,有的只是一具具毫无生气的行尸走肉。每天定点会有一个冷冰冰的护士来喂我服药,还有一日三餐,有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怀疑她端来的水怎么会是热的。不时的还会有一个莫名其妙的面孔来为我做一些检查,也就是看看眼睛伸伸舌头什么的,他的长相让我想起了恐龙特击克塞号里的格得米斯,还好不是恐龙。

医院里的其他护士医生似乎在跟我玩捉迷藏,总是无踪无影,面都未曾露过一下。这就不对了,除了脸,我浑身上下都缠得跟僵尸似的,动弹不得,怎么下床?而且我也没有兴趣,也没有心情玩这些无聊的东西。我只想见我的父母,我的爸爸妈妈,我这人没上过大学,很少离家,虽然有时会显得很独立,但这种时候仍是希望有父母陪在身边。毕竟这是一个为人子女通常会有的一种感觉,一种归属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如果在这种地方呆久,相信我一定会变成一个孤僻的疯子。不过既然是养病阶段,还是尽量稍安勿躁的好。冷静的看看屋内及窗外的景致,撇去无聊的寂寞之外,这里绝对称得上是美伦美焕。豪华的装饰,精巧的家居,还有就是别具一格的布局,都令人惊叹不已。窗外一泊碧绿粼粼,群鸟飞鸾,生机盎然,只是更加突出了屋中的冷漠。我故意忽略这些令人不爽的东西,一心只想着这里究竟是什么医院,居然会如此的与众不同。想必它的价格也同样的与众不同,一想到这里,我就坐不安稳。我又没钱,怎么能住这么高档的地方?虽然仍旧不能说话,我的身体倒也恢复了些意识,于是我尽量的表达自己想要离开的意思,有一次甚至从床上翻了下来,然而得到的答案却是一如既往的否定。为了不致我再次逃走,他们甚至将我的双脚和一只手锁了起来,只有在我想翻身的时候才帮我解开。

虽然方法粗暴了些,他们的医德我还是十分欣赏的,能够如此设身处地的为病人着想,不以金钱为首位,难怪我能在这里被他们救活。只要一想起当时突如其来的死到临头,我便不由得一阵害怕,感谢上帝,这些医生可真是我的恩人。可是感激归感激,女护士的态度却是令我忍无可忍,我真怀疑,这样的护士居然能够在这种高尚的地方工作,而不被炒鱿鱼。然而她对我似乎更加反感,有一次甚至把饭泼到我身上后扬长而去,我吱吱喳喳的叫着,活像一只激动的老鼠。我发觉我的声音似乎变化了很多,变得细嫩了,仿佛一个刚刚学会说话的孩子。不过此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个女护士,其实她长得很不错,甚至算是何倩那个档次的,只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实在是令我敬谢不敏。然而再之后则是苦了我自己了,此时的我除了左臂,其他地方还绑满了绷带。于是一日三餐我只有靠笨拙的左手代劳,经常吃不到什么东西还弄得满身全是。运气好的时候会有人帮我换一下,运气不好便只有自甘堕落了。

我不禁满腹气愤,不过既然是寄人篱下,而且他们还没跟我提过钱的事,并且似乎也不打算提,我也只好一忍再忍。渐渐的,我的伤好了很多,除了胸口的绷带,其他地方的障碍物已经被拆除的干干净净,而我也终于能够含糊不清的说话了。这次的伤实在是相当严重,因为我发现我的手脚与以前相比都大为不同,养伤期间,似乎变得细嫩了许多。至于其他的我就看不出来了,我的脖子受损严重,以至于要矫正器维持,丝毫不能扭动,弄的我现在说话都成问题,活像一个只会咿吖乱叫的猴子。脱离了僵尸生活,能下床走动这一点足以令我激动不已。虽然下肢依然麻痹,感觉乏乏,不过我已经能笨拙的在屋内走来走去。看到这副成果,我不由得满心喜悦,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思量之下,我认为是时候出去跟救过我的人说声谢谢,再顺便看看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自从女护士走后,便少有人再侍候我的起居;而我的父母之所以不来看我,一定有他们的原因,这点我必须要亲自弄明白才行。轻声的打开房门,我悄悄的钻了出去。不是我小心,而是刚一出门,我便想起了那高额的医药费,只要一念及此,什么感激好奇刹那间便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下一刻,我一心只想着如何能迅速开溜的方法。当然住院手续上都会注明患者的基本资料及联系方式,逃也是逃不掉的,只是一时间我哪里会顾得上这些,三十六计,先走为妙。拖着仍有些磕磕拌拌的步伐,我几乎像贼一般在走廊上躲来藏去,然而出乎我意料,我这身病号服在走廊之上竟颇为显眼,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是清一色的佣人服装,而且无论我怎么躲藏,他们都能迅速的找到我,口中絮叨着什么对我点头哈腰,并且似乎还十分怕我。

这、这是什么医院?也太别致了吧?!不过他们既然不拦我,我也懒得再藏,眼看这胜利在望,于是我笨拙的一窜,大摇大摆的向门外走去。“站住!”一声不小的怒喝令我心头一惊,身形骤止,回头一看,却发现一个宽胖的中年人正严厉的盯着我,直叫我心里发虚。“你干什么去?”中年人顿了顿,声音似乎柔和了些,不过我的身体更弱,险些栽到地上。中年人见状,连忙上前将我扶住,随手又招来两个彪形大汉,将我又抬回了屋里。真丢人,我堂堂一七尺男儿,居然沦落到这种差劲的地步。纵然是大病初愈,我却总觉得这身体十分别扭,仿佛不曾属于自己般,全身都不痛快。

软趴趴的靠在一张丝绒沙发上,我又习惯性的打量起四周,宽敞明亮的大厅之中,四张巨大的高级沙发环坐,对面便是一张棕亮的办公用桌。数个巨大的书柜林立在一面墙边,而书柜前站着一名小胡子男人,似乎在阅读着什么。一看到中年人走了进来,小胡子连忙凑了过去,迎着中年人走到办公桌前坐下,自己则侍立一旁。随后两人似乎嘀咕着什么,声音低沉,不过我却逃不过我的耳朵。“观察了两个多月,小姐的心理情绪已经稳定得差不多了,而其他的,也只有靠时间来证明了。如今看来,小姐想出门去,反而是一件好事。”

听到这句话,中年人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老爷,要没什么事我先回去工作了,有事您尽管找我就行。”说罢小胡子缓缓退下,一时间整个诺大的屋子便只剩我和中年大叔两人。原来不是住院费问题。我一时间有些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毕竟,谁也不想就这么背着债过一辈子。不过小胡子离去之前,竟然又对着我躬了下身,这令我多少有些意外。我这才想起,这个胡子男便是之前一直为我检查的人。我对他没什么好感,也没有多想,只是点了点头后又兀自把眼神飘向别处,书柜的对面墙上,挂着一副巨大而又明亮的镜子。这里似乎并不是什么医院,更像是某个人的宅氐。富家人大多都有这种嗜好,以显得自己家里更为富丽堂皇。

“艾琳,你…听爸爸说…”“啊!!!!!!”一声含糊不清,却又奇刺耳无比的尖叫划破了这个本是寂静的屋子,中年人也不由得脸上一阵抽搐,半截话又被硬生生的打回了腹中。镜子是人类心灵的窗口。胡扯,镜子就是镜子,用来完完整整,丝亳不差的映照人类面貌的。……“我、我、我的脸!!!!??????”恐怖的叫声持续着,几乎能毁天灭地。中年人忍无可忍之下,一个箭步上前,使劲的将我的嘴捂住,而这前前后后,大约也只有一秒钟左右。即便不强迫我安静下来,我声带能持续的时间也仅仅只有一秒而已,喉头传来的巨痛告诉我,暂时我又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不过我的脸色却是一如既往的惊恐,中年人有力的双手始终不能够摆正我的眼球,我的双眼直盯盯的望着镜子,而目光则早已锁定了镜中的人。白色的病号服,虚弱的身体,苍白的神色,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没错,这便是一个大病初愈的人所应该拥有的一切,非常正常。只是,镜子中的那张脸,虽然此时被中年人的双手挡住了部分,不过我却清楚的意识到,它…它完全不属于我!因为,那是一张属于女人的脸!



媚儿小家QQ群号码:151875020
一句寒暖,一线相喧;一句叮咛,一笺相传;
一份相思,一心相盼;一份友情,一生挂念。
保持温柔的心,留住朋友之情,努力工作厚道待人,抛开忧愁自寻开心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女散花
  7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小家版主
勋章:
等级:百合仙子 帖子:220 积分:1455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1/5/12 0:08:5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7/24 16:27:52

不错,继续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天女散花
  8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小家版主
勋章:
等级:百合仙子 帖子:220 积分:1455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1/5/12 0:08:5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7/24 16:29:26

媚儿妹妹亲自续文了,嘻嘻 !

支持(0中立(0反对(1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