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转帖]白蝴蝶


  共有1925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转帖]白蝴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御去了伤痛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天涯芳草 帖子:14 积分:66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31 0:52:35
[转帖]白蝴蝶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9/15 11:09:08

这是一个刻在石头上的故事,朝代纪年因岁月侵蚀,已模糊不清了。权且作为读者茶余饭后之笑谈,切不可当真。 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世代书香。 惜支脉不旺。唯一一子,三岁夭折,只剩一女,乳名黛玉。如海夫妇勤加教导,使广览群书,以当半子,权解膝下孤单之意。 无奈此女自幼孱弱,整日药不离口。 母亲贾氏病故,时黛玉年仅6岁,被外婆家接走,以减轻如海教育之担。外婆家在金陵,乃百年望族。 而今如海病中,黛玉从外婆家迢迢赶来,伺候床前后,以尽孝道,结果林如海捐馆扬州城——也病死了,堂亲街邻帮忙发送。事了后,家产所剩无几。 身子本就病弱,加连日劳累,丧亲之痛,黛玉很快病倒,高烧不退,所请郎中尽皆束手,贾琏等外婆家随从都心焦如焚。   这紧要关头,门从急报,有一僧人闯了进来,说再耽搁就来不及了。 贾琏怒道:“赶了出去”——话音刚落,咔嚓嚓,大晴天愣是响过了一声霹雳,整个大地感觉都在颤抖,众人都觉得心哪翻了个,脑子懵的一下,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难、难、难,道德玄不对知音不可谈,对了知音谈几句不对知音枉费舌尖。 接演穿越评书。 上次说道,黛玉奄奄一息,众人束手无策,门外来个和尚,紧接着一声霹雳,大家全都昏厥。那么说,有这么厉害的雷吗,能震晕所有听到的人。这个从科学角度说啊,没有。 但是在这部书里,那可不是一般的雷,上天要打击惩罚神通广大的妖魔所用的捍天雷!!乃百年难得一遇。捍天雷发动的时候,这一天,在另一个世界是西元2012年12月21号。 那么那个和尚,那个僧人是那一位呢?正是红楼梦里神仙般的人物,赖头和尚。此次前来呢,一个目的是为了搭救黛玉,另一个是为了接引天雷,降伏妖魔。 结果晚了一步,怎么呢?妖魔已经入了黛玉的体壳。天雷再也伤他不着。那么这个妖魔是什么来头呢?说来话长。 当年白娘子因许仙一怒之下水满金山,淹死生灵无数,后遭永镇雷封。在遭难的生灵中有一一个很有灵性的组合,两只蝴蝶啊。这两个生活的特资润,是很恩爱的夫妻,没是便一起飞出去玩,边飞边唱呢: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我和你缠缠绵棉一起非。。。。。。。 这时候洪水来了,淹死了白蝴蝶,跑了金蝴蝶。这金蝴蝶心里很不舒服,我们过得这么好,就因为这场大水,美妙的生活结束了。从此看破红尘飞如深山,受日精月华餐风宿露,八百年精修,脱去本壳化为一男形。 真不容易,下尘世一遭吧,到实践中学习去,恩。在之前他已经算出当年灾厄是白娘子所赐,又被封入雷峰塔。活该啊,金蝴蝶暗想。去哪里呢,饱览下祖国大好河山,对了,我去下 雷封塔看看白素贞的狼狈相。借着风遁,来到了杭州,一看,嚯,大兴土木,工人们来来往往.........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书接前文 说一个金蝴蝶啊,因但年水漫金山,开始于深山修炼,八百年后化为人形,想找白素贞报仇。等他来到了杭州原来的 雷锋塔地一看,只见有众多的工匠来往忙碌着。他问了一个正推水泥的工人:“老兄,请问这是不是雷峰塔啊” “啊是呀,这不正建着呢” “原来的呢,” “早倒了,不说了,工头看着我们呢”农民工一指旁边那个穿蓝衣服的胖子。 “哎,那白娘子去哪儿了” “你小子有病吗,到电视里找去!”农民工继续着他的活。 “你有药吗?” “你吃多少有多少!”农民工嘴不吃亏 “有多少吃多少!”金蝴蝶也不示弱。 “快点干活,完不了进度,不能休息!”那个蓝衣服大喊...... 早倒了,那么说白娘子早跑了呗,真是太便宜她了,金蝴蝶心道。 又过了十几年,一直在找那个曾给自己带来过灾难的家伙。结果地震来了,哎呦,天塌地陷,海啸山崩。成千万的人性命顷刻而休,这比当年的水漫金山险恶不知多少倍。我还是躲躲吧,可是去了好几个地方都是这副光景,要了亲命了。不得不使用自己的绝学——乾坤逆转之功,据说可以飞向三十三层天,可以回到过去的任何一个时空,三十三层天就别去了,上面不是前辈就是高手,受欺负的很。还是回到过去吧。 想到做到,开始念动咒语,自己的身影在一点点变淡,就在此时,咔嚓嚓,一道闪电向自己袭来,我天哪,金蝴蝶一闭眼......... 醒来后,周围全变了,很宁静的屋子,自己在床上躺着,扫眼观瞧,地上躺着七八个,全是古代装束,眼前站着一和尚,这个脏啊。真个是: 头发乱哄哄,身上臭哄哄;脸上黑呼呼,二目亮晶晶 对自己怒目而视:“你要学好” 和尚扔下这句话,一道白光踪迹不见。 看来是成功了,刚才那个和尚,绝非等闲。金蝴蝶揣摩着,坐了起来,感觉身体这么小呢————坏了,自己的元身,还在那个世界,那里面还带着自己三分之二以上的功力!而这个身体只是个小女孩。 这时,地上几个人也苏醒了,“哎呀,林姑娘醒了”,纷纷道,“适才炸雷响过,姑娘转危为安,想必姑娘是受苍天佑护的,真是可喜可贺。”为首的那个穿黄色袍服的男子也长出了一口气。 耳边还向着众人的庆贺声,拜福声,金蝴蝶或说林黛玉眼一闭,咣当又昏过去了.........      
 
 
 
命苦不能怪政府,点背不能怪社会。 说到命苦,金蝴蝶,金先生可谓郁闷之极。 当年因为一场大水,和可爱的白蝴蝶两世相隔,勤修苦练好不容易成了点气候,又逢末日,以至元身丢失,更可气的是附在了一个小女孩身上。 来贾府有个十天半月了,除了衣来张口,饭来伸手,那点好处外,生活不是一般的没劲。经常在自己身边的除了一个叫宝玉的男人外,全是十五六左右的女孩子,宝玉也是肉肉糊糊,腻腻歪歪,“妹妹,来这是几岁啊”、“妹妹怎么又不说话啦”成天这缠磨。一开始时候,打算用法术,吓他们一下,至少自己可以摆脱纠缠,一走了之。 就那天晚上,四周静了下来,外面伸手不见五指,对面不见人,黢黑无比,唯有竹影婆娑。待那个叫紫鹃丫头的睡熟后,金蝴蝶盘膝坐起,全身放松,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片刻,从这个小女孩的身体里,走出来一个男子,身披金黄衣衫,头上发缵,眉飞入鬓,二目如灯,正是金蝴蝶剩余的法身。径直外走,屋子门传对他只是影子般,没有阻隔。到院中,身形一抖,身高十丈,头如麦斗。诺大个荣国府,穿墙过院,两步就到门口了。 就在迈第三步,就能离开贾府,开始云游四方时候。脚下好像被人绊了一下,哐的一声,金蝴蝶摔了个大跟头。幸亏周围建筑都是“影子”。心里纳闷。什么东西能绊住我?金蝴蝶忽地一阵风翻身站起,就在门口站着两个金甲门神。恢复身形,金蝴蝶抱拳拱手“两位神君,有何见教?”“谁让你进来的?”说话间,二人各拿钢鞭,就冲了过来。“我靠,你们趁人之危啊”连忙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在自己眉心处射出两道白光,分别打中了二神的手,手里的钢鞭瞬间消失。二神吃了不小的惊,“好,你等着!”说话间有就走进门板里了。“要不要等你们,下次少打麻将啊,可得看好门院。”好嘛,门板都有些发红了。 就在金蝴蝶趾高气扬时候,突然感到胸口剧痛,不好,刚才吸气时,一个讨厌的蚊虫进也混了进来。“谁让你进来的?”金蝴蝶叫道,啊的一声,这个法身风似地回了潇湘馆——黛玉的身体里。紧接屋子里几声剧烈的咳嗽,“姑娘,哎这么早就起来了”“雪雁,起来快倒杯水”紫鹃点起了蜡烛,边轻拍着黛玉的背,边吩咐......   国庆七天,本想女装一把,无奈风寒入骨,先收着吧,为自己,也为尊敬爱护自己的人。百无聊赖,总得干点什么,于是接着之前的《胡乱写》,把自己想要的,写了下来。可能这样的文字只有自己喜欢,怎么呢,大多自以为正常的人,讨厌其中的变女儿身环节,而群里的姐妹,又觉得CD得不够,众口难调。哎废话太多了,赶紧书归正传。 八月中秋白露,路上行人凄凉,小桥流水桂花香,日夜千思万想。 心中不得宁静,清早揽罢文章,十年寒暑在书房,方显才高志广。 毕竟前身是蝴蝶,金蝴蝶对园子里的花很是感兴趣。时值三月,漫天飞红, 没事呢,拿起锄和扫把,到扫下卫生,也省得这令人心动之物为人人践踏。 不觉来到一个叫沁芳闸的桥边,见前面石头上坐着个人,拿本书在看呢边看还边乐。哦,那个贾宝玉,“嗨,看啥呢,什时候这样用功啦”宝玉一见是黛玉,做了个鬼脸,“给你看样东西,这可是本好书”说着把书递了过来,“你要看了,连饭都不想吃呢,只有一样,可别告诉他们啊”“我的天哪,这么厉害,葵花宝典吗” 宝玉一愣,“什么宝典?”“哦,没什么,就是四书五经之类经典集子,别打扰我看哪”接过来看嚯,《王六甫相声选》翻开来,《丑娘娘》、《皮裤胡同凶宅奇案》、《济公传》等等,“后面没了吗?”“哦,后来王先生贪了官司”宝玉解释, “那你还敢看啊,弄不好里面还有反动内容呢”。 “有没有反动姑且不论,也不管王先生对错,他的作品是好的。我只是对当今主流的文人不敢苟同。” “嗯”黛玉也就是金蝴蝶拍了拍宝玉的肩膀.。“我知道你腹内草莽人轻浮 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宝玉回过神来,看着按在自己肩上的手。纤细柔弱,洁白细腻,眼前的女孩很不一般,不只她的相貌美艳无双,更在于她内在的东西,一般神仙也猜之不透。(这句好像说对了,前面还砭过门神呢)感觉宝玉眼神不对劲,金蝴蝶赶紧把手收回来了,开始收拾地上的落花,宝玉也慌得起来帮忙。只见一人走来,竟是常伺候宝玉的袭人“二爷,哪里没找到,摸到这儿,刚才那边大老爷身上不好,姑娘们都过去了,老太太打发你去呢,快些换衣裳。”“烦人”,宝玉听了,忙拿去书,辞了黛玉,跟袭人回房。 我知道你腹内草莽人轻浮 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金蝴蝶想,也,看来自己戏文看多了。 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小戏班,那依依呀呀唱词与眼前倒有些意思 只不过人家唱的是秋天——《叹花》:时值深秋刮金风,八旬老叟上花亭。面对残花,已凋谢。回首往事,叹人生。十岁观花花出土。二十岁观花,花窜挺。三十岁观花,花正旺,四十岁观花,花正红。五十岁观花,花含露。六十岁观花,摇曳生荣。七十岁观花,花结子。八十岁观花,晚霞红。九十岁观花,花落叶。一百岁观花,影无踪。为人解透其中意,人生一世为人要忠诚。当权积福当把好事做,为子孙后代六个好名声。 人一辈子也就这样,哪比了我。只是花化春泥,来年可再现。人要陨落,何时能复出? 举目唯直终必弯,养狼当犬看家难。墨染鸬鹚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坚。蜜浸黄连终必苦,强摘瓜果不能甜。好事总得善人做,哪有凡人做神仙       宝玉受伤了,是他弟弟不小心打翻了油灯,烫伤了脸部,不便出门。倒常在一处说话儿。这日饭后,黛玉看紫鹃作了一会针线,总闷闷不舒,便出来看庭前才迸出的新笋。不觉出了院门, 来到园中,四望无人,惟见花光鸟语,信步便往怡红院来。只见几个丫头舀水,都 在游廊上看画眉洗澡呢。听见房内笑声,原来是李纨、凤姐、宝钗都在这里。一见 进来,都笑道:“这不又来了两个?”金蝴蝶笑道:“今日齐全,来聚会怎么着?” “哎呦,你不知道撒,最近发了起新鲜事儿?”凤姐嘴就是快.“快说吧你,都等着呢。”众人都催着,凤姐这才慢条斯理的说:“我们府上死人了。。。。” “啊——”大家脸都白了,金蝴蝶也皱了眉。“怎么事儿啊?”李纨颤颤地问 “锄药,是个小厮,昨个夜里上吊了。”小厮?吊死了?众人脸上都挂着问号。 凤姐扑哧地笑了起来,更离谱的是,“一大早,众人发现时,还以为是个丫头呢。锄药穿着女人的大红色的长裙子,裙子上还别着白花,全身被绳子扎扎实实地捆着,两脚之间,挂了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捆着挂在了屋梁上,双脚离地几厘米,旁边一个长椅被推翻在地,全身冰凉,早已死亡。” “没有和他一起的吗?”宝钗问。 “当时门窗都关的死死的,别人一天没见着他了,也没注意怎么回事。”众人嘴巴越长越大,继续着“凤姐讲故事” “我们家琏二爷,都过去了,认为有伤风化,锄药这个人有怪癖,令人赶紧拖走。任凭锄药的姐姐和老娘怎么哀求赏银,怎么哭喊。” “啊也?”金蝴蝶咦了一声。宝钗等人也啧啧不已。 凤姐脸色也有些严肃了,听说这种类似的事,全城已有好几起了,许多少年都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没有证据和目击,官府拿之也没办法,家里人缠拗紧了,就给些发葬钱,最后不了了之。 “嘶————”在场所有的人都感觉脖子后有凉风。 只有宝玉还在傻傻的说“难道那些人来生想做女孩子?” “这太奇怪了,”金蝴蝶自言自语道。 这时节,又见王夫人房里的丫头来说:“舅太太来了,请奶奶姑娘们过 去呢。”李纨连忙同着凤姐儿走了。宝玉道:“我不能出去, 你们好歹别叫舅母进来。”又说:“林妹妹,你略站站,我和你说话。”凤姐听了, 回头向金蝴蝶道:“有人叫你说话呢,回去罢。”便把她往后一推,和李纨笑着去 了。 这里宝玉拉了黛玉的手,只是笑,又不说话。 “对了”金蝴蝶道,“让我看看你的玉。”宝玉方醒过来似的脸红红的,“哦,哦”从脖子上解下来,递给金蝴蝶。直接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真是一块宝玉。正面镌有八个字“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攥在手中,金蝴蝶笑道,争取自己的笑容更诱惑些,“宝玉,我能不能借用一晚上”。宝玉又呆了,“好好好,可千万别让太太知道啊” “放心,放心,只有我两个知道,明早就还你。”说吧,摇摇摆摆的走出去了。唯有床上发呆的宝玉。 要问金蝴蝶要宝玉如何,下回分解。 野草闲花遍地愁,龙争虎斗几时休。抬头吴越楚,再看梁唐晋汉周。 回到潇湘馆,金蝴蝶把紫鹃叫了过来,“尽早,府上一个小厮死了,你马上派人去打听,那个小厮的出生月日时辰。” “姑娘要哪个干什么” “你去就是了,要快啊,否则我告诉老太太退了你”(金蝴蝶知道所有人都怕那个外祖母) 紫鹃挠了下头,赶紧出去了。 金蝴蝶倒在床上,不一会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就听旁边有人喊“姑娘,醒醒啊,您还没吃饭呢”一睁眼,正是紫鹃,端着个碗,在摇晃自己。坐了起来,接过碗,放在桌上,“打听得怎么样了”。 “哦,那个人叫锄药,是丙子年戊戌月甲午日出世,时辰不清楚了”紫鹃神色有些慌,“而且死人眉心还有一个很小的针眼儿。” “噢,针眼儿,好,我知道了”金蝴蝶如有所思 “姑娘吃饭吧,凉了” “嗯,你放哪吧,我在看回书,睡去吧” 桌前,金蝴蝶看着蜡烛,感觉紫鹃还在身边。 “姑娘,饭凉了” “哎呀,你睡吧,我知道了”金蝴蝶边说,边暗运法术,指了指床,紫鹃顿时感到困意无比,跌撞着就到了床上,紧接已有轻微的鼾声。 盯着眼前的蜡烛,金蝴蝶陷入了思索。 房梁、红裙子、白花、秤砣、离地,死前已现五行迹象,还有针眼。谁这么狠心啊,续长了自己的寿命还不算,还要人家魂魄永世不得超生,为己所用。哎,他的名字也是,太招惹了,锄药——除妖嘛。 要是自己能找回留在那个世界的元身的话,估计能找到并出去这个祸患。只是哎——长叹一声。 “我得去锄药家里看看” 金蝴蝶自语道,端坐在椅子上,双肩放平,双膝放平,双手膝上放平,两脚自然放起然后眼观鼻、鼻问口、口问心。片刻至于,自身上的法身出窍。 午夜风高摇杨柳,云翻白月照青松。潇湘馆睡下了,荣国府睡下了,整个金陵睡下了。只有几处还有灯火。。在城东那边不时传来哭声,嗯,就是那里。金蝴蝶大踏步就来到了,那个破旧的小院,正房里亮着灯。房中间是一张床,床上躺得就是小厮锄药,身上盖着一床红被子,床旁椅子上坐着个老太太,扶着椅子打盹儿。 转了半天,怎么办呢,金蝴蝶想,她儿子死了,我再把她吓死。会是什么人下手呢。 这时敲门声起,“大嫂子,开门,我是他康叔”老太太迷迷糊糊地,边出去边开了门“我说,康老弟啊,怎么才来啊,快看看您侄子吧。”老太太又带了哭腔,,“哎,我知道了,一直往这里赶,老嫂子,节哀吧,孩子命苦。”说着扶着老太太进了厢房。里面亮起了灯。 金蝴蝶也跟了****,见两人地面坐着,还拉长短呢,那个看老头面向着自己,突然眼一亮,站了起来,老太太纳闷儿,“老康,”拿手在他眼前晃“怎么呢,你可别再吓我了”。康老头一直边上的床,“老嫂子,你睡吧”, “嗯,我也困了”老太太连打着哈欠,倒床哪儿就睡下了。 嘶——金蝴蝶一想不对,他也会催眠术,他看见我啦。紧接,间从康老头身体里走出一个女的来,浑身一身黑色衣裙,眼神凌厉,尤其特别处眼眉出有一黑痣。 向自己走了过来,金蝴蝶用手点指“说!是不是你。。。。。。” 就见该女子,更不说话,从怀里拿出一铃铛来,对金蝴蝶开始晃动。 “不好”金蝴蝶眼前出现一袭女人的华美衣裙,自己作为黛玉时穿的袄裙根本不能与之比,就见这款衣裙在向自己逼近,自己身上原来的黄衫眼看就要飞走,而且听到的就感觉根本不是铃声,只听得一个女孩的声音,还有背景音乐 “多少新愁成旧恨? 多少往事成烟云? 多少柔情诉不尽? 空余一曲《笑红尘》。 白纱衣,绿罗裙, 奈何令我销断魂? 今生一场荷花梦, 来生还做护花人。 又云 吴刀剪彩缝舞衣,明妆丽服夺春晖。  扬眉转袖若雪飞,倾城独立世所稀”娇媚之极,是诱惑之极。 当时,金蝴蝶只能说出一句话,“不行......等,等下,等我变回女身”头上依然见汗,双手不觉抬起了,迎接这华美衣裙。说实话,这根本不是绢纱的衣裙,而是由蜡烛火苗子幻化而成。 一旦穿在身上,直烧内脏,这只蝴蝶近千年的道行毁于一旦。 千钧系于一发!旁边不知何时来个和尚,要说这个邋遢啊: 身上的衣服几乎全是补丁组成的,下面的裤子一条腿长,一条短,脚上的鞋,根本不能称之为鞋了,怎么呢?一双前后四处长着嘴,下面还没底儿,走路,前后喷土。裸露的部位都是黑色的,全是泥,更要命的是头上长满了黄疥子,二目如电...... 行了,不描写了,主人公要完事儿了。和尚见到二仙斗法,哎了一声,低下头。 只片刻,抬头见金蝴蝶双臂已然进了裙袖,更不答话,“吒————”一声断喝,半空犹如炸响一声焦雷。金蝴蝶猛地惊醒,与此同时,那套衣裙返回了蜡烛火焰,而那女仙手中的铃铛被震碎片,其中还有一片扎在了自己的脸上,脸出血了,嘴角也出了血。  狠狠地挤出几个字“茫茫大士!” “既然知道本尊,还不束手!” “我们没完!”说吧,女仙一股黑烟,是踪迹不见。 “茫茫大士,我刚来这个世界时见过你,多谢你帮我!”金蝴蝶抱拳施礼。 和尚不理他岔,反道:“你把那个小厮和老康头放在一起。” 金蝴蝶心里哼的一声,动用法力把两个尸体弄在了正房当中,眼瞅着这个茫茫大士。就见和尚走到尸体前,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   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   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   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哎呀,反正一大堆。 噢,这是在超度亡灵。金蝴蝶点头无语,站在一旁。 和尚念了半天,面对这金蝴蝶,“我见过笨得,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啊——”金蝴蝶纳闷。 “明知道法力不行,还冒险,更可气的是把通灵玉还落在了家。” 金蝴蝶一脸都在汗,只打自己的头。 “要知道你留在那个世界的法力,就在这个玉里头” “啊,是啊,请大士指点我一二,金蝴蝶纳头就拜啊” 好说好说,和尚连忙掺起,把玉递在金蝴蝶面前,念道:         女娲炼石处, 荒唐又大荒。          金蝶修真性,八百载秋霜。         业已满,失而还,本应当。         前身事,莫相忘。 念毕,金蝴蝶感觉今天月亮格外的好,而且浑身的劲力,耳目也聪明了许多,“孩子,你以前的法力,已经回来了,你可以在运行乾坤逆转之功了,你乐意回去么?” “我——”当初自己是从末日的世界避难来的,当然不想回了,金蝴蝶笑笑摇摇头。 “而且孩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是茫茫大士么?”和尚摇摇头“那只是我的现在一个法身耳,我们是一家人啊” “那......” “孩子,你知道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么?” “知道啊.....”金蝴蝶作黛玉时候看过不少的诗词书籍 “有一次庄子睡觉,忽然做了个怪梦。在梦中,庄子变成了一只漂亮的蝴蝶。它一忽儿飞东,一忽儿飞西,在草丛花枝间翩翩起舞。要说快乐呀,那真是快乐极了!庄子所变成的这只蝴蝶,只是一个劲儿地飞来飞去,完全忘了自己是庄子。它玩得正起劲,忽然醒了。庄子一看自己还躺在床上,这才明白原来那只蝴蝶不是自己,自己是人,是庄子。可是庄子忽而又感觉到这未必对:自己或许本来就是一只蝴蝶!是做梦,梦中才变成庄子的!接而又想,这恐怕是错了:自己明明是庄子,刚刚肯定是在做梦!” 和尚仰望当空白月“孩子啊,刚才那个女仙就是望帝所托杜鹃,她也是执行因果任务。而我就是庄子!” “我的亲人哪,”金蝴蝶激动万分,大起大落,打险大安,这真太刺激了。 行啦,和尚拍了拍肩膀,赶紧回去装黛玉吧,把宝玉赶紧还回去,天也快亮了,屋里老太太没事儿的。 书,或故事就写到这儿了,有空的话在往下续。怎么说呢,关键还是看读者,你若喜欢,感兴趣嗯,我就继续努力,您的评价就是我的方向。否则只是练练文字和想象

支持(0中立(0反对(1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媚儿
  2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百花仙子
勋章:
等级:百合公主 帖子:5146 积分:27083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1/5/5 12:51:5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9/16 19:06:14

请继续


媚儿小家QQ群号码:151875020
一句寒暖,一线相喧;一句叮咛,一笺相传;
一份相思,一心相盼;一份友情,一生挂念。
保持温柔的心,留住朋友之情,努力工作厚道待人,抛开忧愁自寻开心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女女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小家版主
勋章:
等级:百合仙子 帖子:1225 积分:660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5/8 13:57:0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9/20 20:39:51

不错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赵飞燕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普通会员 帖子:4 积分:16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5/26 12:27:1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10/4 0:43:52

不错的小时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SJJ520418
  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茉莉初放 帖子:54 积分:42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1/4 16:54: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13 14:42:19

不能错的小说,续发吧!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tzzhzx
  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天涯芳草 帖子:23 积分:29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8/23 11:08:1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7 15:32:10

不能错的小说,续发吧!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tydjy57
  7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418 积分:220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11/29 21:13: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19 19:17:26

顶!!!!!!!!!!







批发百香果 网狼农特 百香果 百香果种植 百香果

支持(0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