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变装、变性小说“梦蝶”


  共有39863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变装、变性小说“梦蝶”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3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8/12 16:20:13


不多时,我们漫步来到小山似的土堆上,这儿的花朵是常开的、青草是常绿的。在昏暗的灯光里、海风吹拂下各种鲜艳的花草依依摇曳,它们似乎在低头思语、谈情说爱,又象仙女在诉说自已的遭遇。各 各位姐姐在花丛中穿梭,似乎在与花同语、与草共舞。姐妹们身穿鲜艳的旗袍在淡淡的灯光下移动显得更娇艳,每个姐姐脸儿更显妩媚可爱,个个象条美人鱼在这个大渔缸中游动,再加细语笑声、哼着优美歌声,真如来到仙女的乐园呢。
     在众姐姐的陪扶下,我这个假女人也显得很开心。更觉得做女人真好。最好能留住青春、留住美丽、留住健康,这个世界才是最好的。
     我们走过海边、广场、土堆、树丛、花草园后,姐姐们带着我与大妹又回到别墅大厅。观众也络续进来。大厅内己有许多人站着相互交谈。看上去都彬彬有礼,都穿得花枝招展,似乎都是女性。不过有些化妆不好及习惯动作,还是流露出男子的影子。在底楼往里就是一个不大的剧场,但布置豪华与外边剧场无异。场内播放着优美的轻音乐。
     当我们这么多的靓妹徐步来到剧场门口时,场内众多女士都以惊呀的目光向我们看来。门口两位端正漂亮的小姐向我们低头弯腰、两只玉手直指场内说:“各位姐妹,请进!”我们也点头示意。
      在大姐带领下,我们来到第三排。大姐先让二姐、四姐、六姐、八姐依次坐下,然后我和大妹坐下,再后是七姐、五姐、三姐,大姐就坐在最外面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3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8/12 16:23:17


     在舞台灯光照耀下,我们拾姐妹特耀艳,旗袍上的珠片闪闪发光,个个端庄靓丽。好多观众如看明星似的看我们,她们有的离开座位走到我们面前 ,有的离开座位走到我们面前给我们照相,并相互轻声评论,使得我们都不好意思的,她们以为我们是今晚的演员,向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并寻找我们男子的痕迹。大姐示意我们不要回应。   我被她们看得很不自然,深怕被看出故碇来,想想自己今天不也是个人妖吗?只不过今天不上台演出罢了。
   一会儿演出开始了。主持人是一位艳光十足的年轻女孩。但她是人妖。她说她们是从泰国被邀来为姐妹们演出的、祝愿姐妹们晚上好,能喜欢今晚的演出。她们的表演自然很精彩,既有音乐舞蹈又有
  她们的表演自然精采,既有音乐舞蹈又有杂技魔术。她们打扮得是很艳又妖的,个子很高。初看是看不出男的,真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尤物。不过有的两旁面骨较高,表演缺乏女性的柔性、动作跨度很大缺少女性的细腻。在我看来音乐也闹缺少优美感,似乎是场闹剧。在节目之间还括**入小丑的说笑,但大多是泰语,我也听不懂、其动作大多是抚弄胸部与臀部以示自己都象是女性,真有些低俗缺乏艺术感。
    观众们大都是为了消遣、寻找快乐对她们的表演都报以热烈的掌声。演出时间不长只有一小时多就结束了。今晚我以人妖的模样去看人妖演出也真够滑稽的。
   当我们来到场外大厅时,人妖也纷纷出来要和我们一起照相,可姐姐们拉着我们快走,不让我们同她们合影。
姐姐轻声说:“和她们合影真是降低了我们身份。”
  “我也不是和她们一样,是个假女人嘛!”我说。
  “小妹,您怎么能这样说呢?她们为了钱、为了生存而这样的。而您是董事长的重要客人,应体现自己的自身价值嘛!”大姐说。
  由于穿着高跟鞋,脚背痛,我只能小心翼翼地走。我双手勾住二姐手臂、四姐、六姐托着我腰,八姐跟在后面走。
 

支持(0中立(0反对(1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3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8/12 16:25:00


第   十   章     “背  叛”  始   末
   当我们走到楼梯旁,几个姐姐遇到了一些一同工作过的小姐妹,她们相互夸耀对方的美丽,便聊
便聊了起来。对方的姐姐说:“今天,您们真漂亮,晚上还看演出,那有我们至现在还在工作,不知什么时间才休息。”
   二姐说:“我们也还在工作呢。”
   她又说:“二姐又在说笑呢,哪有打扮得如此漂亮、又穿着华丽的衣服在工作呢?”
   二姐说:“我说您又不信。只不过我们是工作与休息连在一起的。”
   她说:“我信,我信,我们是多年的好姐妹,哪有不信的呢?咦!这两个妹妹好象是新来的吧,以前没见过呢   二姐要我与那个姐姐称呼一下,大妹叫了声姐姐,我怕露出怪怪的男声,只是微笑地点头,这样我的发丝在脸前垂下掩盖了大半个脸,正好避免了尴尬之处。
  那个姐姐说:“这两个妹子也很漂亮的呢,这个妹子虽胖了些,但胖得也很有度。她俩是董事长的亲戚还是朋友?”
  二姐说:“我们也不知道,这又不能多问的。这个妹子又腼腆得很不爱说话。”
  这时四姐。六姐也放了手和她们只顾说话,似乎对我放松了警惕。
  这时我正好把头转向门口,正看见门口停着辆小货车,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往下搬货物,一会儿,工作人员下车往别处去了。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这是逃走的好机会。於是我马上脱去高跟鞋穿着丝袜飞快奔向小货车。还好我的旗袍开叉较高,故可以跑得快些。我迅速跳上小货车躲在货物箱后面,我心坪坪乱跳,慌忙拉开颈扣,否则我气也透不过来呢。
我刚坐定就听见“小妹,小妹,您在哪儿呀!”的喊声传来。姐姐们显然发现我不见了,正慌圹四处张望,突然看见地上的高跟鞋   突然看见地上的高跟鞋,她们什么都明白了,马上紧张起来。
   “快找小妹,她哪儿去了?她逃跑了!”大姐马上打了对讲机,雅芳姐很快从楼上快步走下来。她马上命令全岛封锁、不准进出。海滩边路灯全亮以防我逃向海边自杀。所有警卫人员全动员起来四处寻找,特别
特别在外面树丛中、楼上楼下各个房间、储藏室、厕所等。
   雅芳姐又用对讲机对大家说:“现在发现一个穿紫色旗袍、梳直发的稍胖的女孩逃跑了。如谁发现希望报告我们。谢谢!”然后她又责备几个姐姐:“您们怎么不小心,万一有差错,怎样向董事长交代啊!”
   四姐说:“小妹不可能走远。”大家在四周找寻多时仍不见踪影,都显得很慌张。六姐、八姐在大门口迹踮起足跟抬头东张西望,向两边过往的游客望去,不时问游客:“小姐,您是否见到一个穿紫色旗袍、赤着脚、梳长直发的女孩。”游客总是有礼貌地回答:“NO!NO!”摇摇头。六姐、八姐只能干着急。怪了,小妹究竟去哪里了呢?
   二姐、四姐直往底楼厕所寻找,五姐、七姐往接待室、储藏室查看。大姐、三姐硬是把大妹拖得牢牢的,以防再有不测。
  这时候,五姐、七姐又奔向门口问六姐、八姐找到了小妹没有?二姐、四姐在底楼查找后正在向雅芳姐报告,既着急又慌张得连话也讲不清楚。雅芳姐不断用手示意:“别急,不要慌,慢慢讲。”
  突然,六姐看到货车后面车厢门口地上有一张很不起眼的粉色小纸片即说:“她在车上!”(原来,我在上车时把六姐给我的一片粉色餐巾纸落在车旁的地上)“这张餐巾纸是小妹刚用过的。”
   所有的人都拥到货车两侧来了。
   雅芳姐姐很快跳上车
 
雅芳姐姐很快跳上货车,电筒光直照车厢四周。我当时怕得要命身子直发抖。当手电筒灯光对准我时,我双眼也铮不开,我只得双手掩面。
  “出来!”雅芳姐严肃而又干脆的声音把我惊吓得卷缩在车箱角落里动也不敢动。“您听见没有,快给我出来!”她又狠狠地说。
  大姐也跳上车说:“您这死丫头,谁叫您跑的呀!”
  我惊恐万分被大姐拖下车,四周围观的人都看着我的一副狼狈相而直摇头。
  “找到啦!找到    “找到啦!找到啦!”下车后,二姐、四姐随即紧握住我的两只胳膊,我想扭动也不能。八姐见我赤着脚忙把高跟鞋拿来给我穿上,六姐把我假发扶扶正、用手指把零乱的头发揉揉顺。我象逃犯似的低头行走。我逃跑的企图失败了。这下我可完了,我很怕,不知雅芳姐及众姐姐会怎样处置我呢。
  “小妹啊!您怎么可以这样呢?”“小妹,姐姐们待您不错,您又为什么要跑呀!”
  “小妹,您有什么难处可以给姐姐讲的嘛。”“刚才不是好好的麽,您发现什么啦要跑呢。”
  “您以为这货车会带您出岛?货物、人员上机、上船都要严格捡查的。”
  我在她们叽叽喳喳的责备声中被押回卧房。有好奇心的游客还跟着我们走一段路。只听见有的说:“她大概偷了别人的东西。”更有甚者说:“这是卖*女逃跑。”
   我想这下也许我做了一件傻事,这下可惨啦!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3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8/12 16:34:43


  第  十  一  章      姐  妹  说  情
   到了卧房,姐妹们的表情都很严肃,我的行为给她们带来不快,谁也不理我,我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双手抱着膝盖、低头龟缩在那里,头发全盖住我脸、我一言不发。
   雅芳姐姐进来讲话了。她手中拿着警棍不断在手中敲着还东张西望。她说:“怎么搞的,您们这么多人也看不住。还好很快找到了,否则麻烦大了。这事不能让董事长知道,否则批评是小事,说不定还要炒鱿鱼呢!”
   “您!”她用手指向大姐“怎么不带好她们而随便跟别人聊天,只顾讲话忘了自己的工作。作为一个护士长,您是有责任的。”
    她又说:“现在要更严格地看护她俩,一刻也不能放松。您们要和这两个妹子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您们也不时地和她们待在一起,要使她们真正感到一刻也离不开您们,这样她们才不会产生逃跑的想法。董事长曾指示,如她们不配合或发生反抗、自杀、自残等行为,可采取一些严厉的措施,有效地管教她们。”
  然后,雅芳姐在大姐耳边轻微地说:“当然,不能伤着她们。”大姐很领会了雅芳姐的话,点了点头。
姐说:“是的,是的,雅芳姐,我们错了,真对不起喔!我们知道会怎么对付的,会开导她的。”
  大姐说完,雅芳姐姐一股儿回头往外走了。雅芳姐与大姐的话直使我发抖,不知道我将受到何种处罚,我是否能忍受得了。我想这下我可完了。
  大姐表情严肃地对大家说:“原来想今晚看完人妖表演后,大家唱唱歌轻松一下,但小妹的逃跑扰乱了我们心情、又差点惹了大祸,姐妹们,您们说该怎么办呢。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3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8/12 16:37:54


   二姐坐在我旁边对我也对大家说:“我和四姐、六姐、八姐是负责看护您的。是多么关心、爱护您,这儿的生活又是那么舒服。小妹,您还有什么不开心呢?还要逃跑呢?您说呀!”可是,这时我象逃犯似的龟缩在角落里惊恐地发抖着,什么也不说,也不知如何是好。
  八姐说:“小妹啊!您的做法使我们都不开心,我们也受责备,您不应该这样做的。”
  六姐说:“小妹,您也不想想,您能逃走吗?这儿是个小岛、四面是海,只有一个码头,主要是游玩的,有时送些货物来、人员进出都是用直升机的,而且要经过严格审核的,就是插翅也难逃呀!”
  四姐说:“是呀!小妹,您这不是找死嘛!您为啥要逃呢,您说啊!还不想请大家原谅吗?”
  其他几个姐姐也附着说:“小妹,我们大家在一起不是很好麽?您不能逃的,逃也没有用的!”
  只有和我一起来的大妹在她们看护下一言不发、有一点抽泣,似乎有些同情我的。
  大姐说:“还是大妹想得明白,安下心来。可小妹您还不同我们一条心,您说该怎么办呢?您的情绪也会给大妹带来影响,如果您俩一起逃跑,那不就闯下大祸了,我们都得被董事长赶回老家去了。”
  五姐说:“小妹,您为什么还不开口呀!是不是我们姐姐待您不好,还是您过不惯这种生活?您说呀!”
  大姐又说:“小妹,您总得说话呀!回答姐姐们的问话,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您不说,我们八个姐姐总有办法对付您的。”
   这时候我忍不住地说:“姐姐们请原谅我的过错。您们待我是真心、真好的。您们全心努力侍候我与大妹是也很辛苦的。我的
  我的错误行为连累了大家,真的对不起姐姐们。不过,我想家啊!也不知以后命运会怎么样?”
  “想家?那您就死了这条心吧!”二姐说:“我们董事长化了那么多钱、精力,动员了多方力量把您们俩请来,就是要您们如换个人似的过另一种生活,把往事抛掉,只能从现在开始重新做人、重新生活。”
  大妹听了却有些抖抖索索地说:“那我也回不了家啦!”
  “那当然啦!”大姐肯定地说:“至少暂时是这样,以后怎样要由我们董事长来安排。对於您们来说不能有回去的想法,必须努力和姐姐们一起生活,我们都是您俩的教师与长辈,会全心教导您们,您们要尊重、听从我们。”
   六姐说:“小妹啊,您还是快些认错吧!待会儿让大姐向雅芳姐姐求情,否则够您罪的。”
   我想了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就说:“各位姐姐,小妹是错了,原谅我吧!大姐,谢谢您帮助了我,以后小妹会听话的。”
   坐占我对面的那个五姐说:“小妹,不要忘了现在您是个女孩子,女孩子那有象您这样请求原谅的吗?”
   坐在五姐旁边的七姐既羞答答又笑嘻嘻地说:“是啊!小妹您要象个女孩向妈妈或姐姐求饶那样:姐姐,姐姐是我错了,您就饶了小妹吧!小妹再也不敢跑啦!今后小妹会完完全全听您的,我知道您一直是最疼我的,我这次却做错了,我真不应该啊,姐姐,我的好姐姐,疼我爱我的亲姐姐,原谅可怜的小妹吧!  而且要表示很伤心的样子,跪在姐姐面前双手握住姐姐的双手,并摇动姐姐的手,把头搁在其腿上,伤心地哭着嗲嗲地说,这样才可得到姐姐的谅解。”
 
 
七姐的话使得众姐姐窃窃嘻笑,都在想小妹会象演戏那样说吗?
   这时我忍住了说:“难道我想家也错了吗?”
   大姐立即说:“是的,现在我们十个姐妹就是一家人,要想也要想到我们姐妹。看来小妹还不想认错,就是说有机会还得逃跑。大家说该怎么办呢?”
   二姐说:“不管什么,小妹总是我们的小妹,我们一定要想法帮她想过来。不过,现在她仍然这样,我们四个姐妹也管不住她啦!”
   大姐说:“那么,我们从现在开始对小妹就要采取措施,严加管教,给她一个教训。”
   大姐的话使大家都不知所措、神色紧张起来,而我真的有些害怕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3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8/26 20:56:35

 第  十  二  章     小  妹  受  训———体  盛  宴
  “好!现在我们要采取三种方法开导小妹,马上开始第一种。”大姐严厉的话语使大家都想究竟用什么方法呢?
  随后大姐作了如下吩咐:“三妹去拿些饮料、蛋糕、曲奇等食品来,五妹去取绳子来、七妹去拿小妹的替换衣服,二妹、四妹、六妹、八妹随我而来。”
  大姐毫无一点笑容地走到我跟前,后面紧跟着四个姐姐也无表情似的,我害怕得紧缩全身在沙发上发抖。这下可完了,我不但要受皮肉之苦,怕连性命也难保了。
  “您给我起来!您看看,这么一件漂亮贵重的紫色旗袍给弄脏、弄坏了,您自己的妆容也糊了,头发也乱七八糟,原来是漂亮女孩,现在却象是个乞丐女孩了。那象美丽公主嗬!”大姐严励的神情使我一面抖抖索索,一面慢慢爬起来。
“您(指二姐),给我把她衣服脱了,您(指四姐)重新去拿个假发套来。”大姐指挥着一切。
  二姐很快三下五除二把我旗袍脱下,只剩下胸罩、三角裤了。
  “这个不要脱了。”大姐命令似的。
  五姐把绳子拿来了,我想她们要捆绑我了,我马上想起昨晚被绑架来的情景,我害怕得皮肤都起了‘鸡皮疙瘩’,只得向后退缩。但六姐、八姐、五姐与大姐硬是把我拉过来按倒在地上,我只得叫喊着:“姐姐饶命,小妹再也不敢了。“但她们仍然在我每个手上、脚上套上绳子打了结,四姐拿来一个假发套给我换上,并用发夹固定好。她们把绳子另一端套在顶上的铁勾内、并收紧绳子。这样我被吊起悬在空中,我仰面朝天、头向下,长发也随之飘垂着,我真成了一个受辱的女子,如象挂在树上的吊床似的在空中轻轻摇晃着。
  “不要,不要。”我边喘气边说着。
  “现在求饶已经来不及了。”五姐说。只有大妹在旁呆呆地、神色紧张地看着。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37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8/26 20:59:11


  四姐这时又用一条金色的发带给我假发牢牢扎在头上以防滑落。七姐说衣服没有找到,大姐说那就算啦!
  她们把三姐拿来的点心、蛋糕、巧克力、饮料等安放在我胸上、肚上,真有些怪怪的、痒痒的 ,当她们把冰激淋、椰奶等冷饮放在我身上时 ,我感到又冷又疼,但姐姐们围在我四周挡住我、让我动弹不得,姐姐们便边吃边嘻笑着。
  八姐说:“小妹现在象个能活动的餐桌,我们也累了、饿了,我们这可好好休息,吃些东西了。”
  大姐说:“我们都知道男体盛、女体盛,今天小妹为我们提供的是男女体盛,看样子是女的,但小妹却有那个东西的,又是男 的。”
  姐姐们一股儿嘻笑起来。她们在我身上乱点刮戳,吃得津津有味而不管我饿不饿,使我身上怪痒痒的,难受得又不能自己按护一下。
  不知谁说了一下:“我们看看它好吗?”    “看什么呀!”
  “小妹的小**弟呀!”      “好呀!好呀!”
 她们一齐乱抓我的三角内裤,很快把它耙了下来。有的用叉、调更,有的用塑管、小刀碰我的‘小**弟’,这使我难受极了。我被她们挡着一直无法动弹直叹气。更有的姐姐把巧克力放在‘小**弟’上,然后用嘴吮、舌舔,‘小**弟’受不了啦!硬是挺起来,她们见了笑得乐开了。
  大姐说:“姐妹们,这个您们只能看、不能动,动伤了谁也担当不起嗬!我看”大姐托起下巴沉思了一下“还是让大妹来碰碰它吧!”
  “好!好!好!”大家齐声笑着说。
  大妹很害羞地不敢动,但姐姐们硬是拉着她手伸向我的‘小**弟’,我立即感受到女性的温柔,我也控制不住,它挺得更高了。由于我头面仰着朝下看不清楚她们的动作,只能屏住气尽量把脚伸直,任众姐姐摆布。
  “大妹,您也不要吃东西啦!您就吃它吧!”六姐快语地说。
  “不行!不行!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东西,也更不会吃。”大妹直摇头说。
  三姐说话了。“大妹,这又要紧的,谁让您同小妹一起来的呀!您俩是姐妹又是朋友嘛!您只要把它含在嘴里,不能咬它,用舌舔、吮、吸、吐就可以了,双手握住它,这是很舒服的。”
  於是,姐姐们按住大妹的头从我双腿中推塞过来。无奈地在她们的推助下,大妹红红的脸靠近我的‘小**弟’,她紧闭眼睛与嘴唇。不知那个姐姐抓住大妹双手,让其握住‘小**弟’,并叫着:“大妹,张开嘴呀!”大妹却仍然紧闭眼与嘴直摇头。这时,另一个姐姐用右手捏住大妹鼻子,左手手指掰开其双唇,大妹气也透不过来、无奈启开香唇把它含在嘴里。我顿感异样,一种温湿又酥痒的感觉向我袭来,使我全身象抽筋似的抖动起来,把食品都抖在地上。
 众姐姐都更乐意了。象发疯似的抱住我头吻嘴、亲脸,有的在我臂上、腿上乱吻,用嘴吮、舔,大姐更把食品从我肚上搂光,亲我肚子,用舌尖在我肚脐眼中轻轻旋转,也有亲我肩与颈,
。她们九个人几乎吻遍了我全身。我无法忍受她们的举动,直摆动身子叫着:“不!不!不要!不要呀!”可是,她们用香唇堵住我嘴,不让我出声。我真的难受极了,泪水也淌下来了。竟然还有姑娘舔我眼、吮我泪水。她们不顾一切的疯狂


  她们不顾一切的疯狂行为都忘记了害羞与自尊,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怎能如野兽一样吃着我这块肥肉呢?好象她们在这岛上从未遇见过男人、遇到干旱后的雨霖一样。她们折磨得我快要昏死过去了。我的手、脚在我重力及她们的推拉中麻木了。
  真在姐姐们兴奋之时,雅芳姐姐推门进来了。她见到此景,先是一楞,随后说:“好了!姐妹们,别闹了。您们也太过份了,这样要弄伤小妹身体的。”
  姐姐们立即停止了行动。慢慢把我放了下来、松了绳子。这时候,我躺在地上已无力动弹了,手、脚绳捆处都很疼痛。
  雅芳姐姐蹲下身,用右手紧紧地握住我脸蛋,使我只能恐惧地望着她。她很严励地说:“您认错了吗?您知道错在哪里吗?这是对您第一种惩罚!”
  我无力回答她的问话,只得叹着气,姐姐们站在一旁也不作声。


支持(1中立(2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38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8/26 21:03:08


     第  十  三  章   小  妹  受  训一一一宠  物  秀
  雅芳姐姐今天穿着一身保安服装。但服装却很紧身,上面两个小口袋被胸部挺得高高的。上衣很短只能盖住裤腰一点点,下身如牛仔裤似的紧身与细长,足穿中统靴子,全套服装是深兰色如海上水手那样威严。在袋口、袖口、肩章等处都有着亮晶晶的拷钮,颈处钮子也扣好,显得既英俊又威风,加上她头上戴一顶扁平的军帽与手上拿着一根有弹性的警棍,使人见了真有些害怕。她的脸容看上去很清秀,也不加什么化妆,只不过画上细细淡淡的眉毛,口红也是暗淡的,其表情依然严肃,不过待人似乎也并不高人一等的,讲话口气也较和谐。
   “好!我雅芳姐姐来对您第二种惩罚。”雅芳姐姐说。
  我躺在地上还没转过神来正喘着气,又要遭惩罚了,心中连连叫苦,众姐姐都在旁担忧地静观着。 雅芳姐姐到外面取了一套狗项圈与狗绳来套在我脖子上,这狗项圈是红色的上面也有金黄的拷洞、狗绳是黄色的。她把项圈收紧、拉起狗绳往上抬,我头被她拉起往上伸,她又感到太紧似的,把项圈松了松。使项圈能转动。於是她牵起狗带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她叫一个姐姐去取来两付棕黄色的狗脚套给我在手上、脚上套住,这狗脚套上有五个趾,还有长长密密的绒毛呢。自已看了怪怪的,真是哭笑不得,她又叫一个姐姐取来黄马甲及红色三角短裙给我穿上,这样我真象一只畜牲了,除了头部与长发外真是狗样的。
  雅芳姐姐牵起狗绳往前走,我也只能跟她走。姐姐们在旁暗笑。雅芳姐回头看了看说:“怎么,牠没有尾巴?”
  五姐说:“没有找到尾巴。”
  “这不成了无尾狗了?”雅芳姐姐说得几乎大家笑出声来。
  六姐说:“我去找。”六姐马上出

六姐说:“我去找!”六姐马上走出门外。
  雅芳姐姐说:“小妹,您现在是畜牲、是条狗。而我是主人,您得完全听主人的话,服从主人的指挥。懂吗?”我茫然无声。
   一会儿六姐拿来一条白色的狗尾巴,并说:“棕黄色的没有,只有这条白色的,不过这条弹性很好、其毛较长又软。最主要的是您轻轻碰它一下,其摇摆时间长,同时,它不一定要**入肛门内,可牢牢地粘贴在皮肤上。”
   五姐、六姐忙撩起我短裙把白色狗尾巴粘贴在我的尾骨上。
  雅芳姐姐见了很高兴就说:“这是条棕黄色狗毛、白色尾巴的双色狗,很漂亮的纯种名犬。”
  我双手握住狗带身体发抖、后面的尾巴就不断晃动着,姐妹们都乐了,我只能从妆台的镜子中看到自己的侧影,既怕又怪,是人和兽、即人头与狗身的结合。
   “叭下!”我不知该怎么样站着不动。“叭下!听见没有!”雅芳姐吼着并用警棍敲了我屁股一下,旁边二个姐姐忙跑过来拉住我双手往地上按、并把我头往下


并把我头往下压。这时我完全象一只哈巴狗似的,用四脚着地,我无奈地把头朝下、长发也随即垂下,使我只能看到地面,四周仅能从发隙间看到姐姐们的腿、脚。
  现在我就叭在雅芳姐姐面前,然后她牵着我在房内慢慢绕了几圈,虽然很累但我只好慢慢跟着她,各位姐姐在旁看着,有的轻轻说:“小妹这下可惨啦!”
  “小妹这狗样是很好看的,四个脚是棕黄色的、头发是乌黑的、黄马甲加红短裙真好看。“
  “您们看,她还露出白色还带小的碎花样的三角短裤呢。”
  “是的,是的,不过那晃动的白色尾巴更美呢。”
  “这真是条可好看的美女犬呢!”
   “她真是我们的宠物,我们姐妹的宠物啊!我真喜欢。”
  我真不知道她们是爱护我还是羞辱我,反正我是什么美女犬,什么畜牲、什么宠物啦!我在她们控制之中,任让她们随意说吧!
  绕了几圈我的膝盖很痛,爬在地上走不动了,但雅芳姐姐仍然手中摇晃着警棍并用它指着我鼻子说:“没有主人允许不准叭下。”她如走方步似的牵我走,我走得泪水也快出来了。走到她似乎也有些累了就坐在沙发上,我叭在她脚旁直喘气。

支持(3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39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8/26 21:05:43

“小妹,这才乖乖的很听话。”雅芳姐姐说后拿了块巧克力给我吃,我刚想用手去拿,她即用警棍敲我手,真有些痛,马上把手放在地上。“您的手现在是脚,应该用嘴来拿。”我惊吓得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过来啊!过来啊!”雅芳姐姐逗引着,这时我感到莫大的耻辱,真想大喊大叫反抗这一切,但不知为什么在众姐姐面前我却无能为力。我是她们的宠物,是完全失去自由的狗,在她们调教下已奴性十足,为了避免再次挨棍,我慢慢爬上雅芳姐姐的腿上,但她手拿巧克力往后缩,我吃不到,只得后腿也爬上沙发、前腿抓住她手用嘴咬了一口她手上的巧克力。雅芳姐姐却乘机亲了一下我的脸,还把我头发挠过头颈搂上来,并按护我头、颈、背部如“露顺毛”似的。
    雅芳姐姐深情地说:“小妹啊!您这次逃跑真不应该,您今后要象现在那样听从姐姐们的调教,不能有反抗行为及反感情绪。您懂吗?您很听话了,能桉姐姐们的要求去做,我们姐妹们都会更加爱护您、喜欢您,大家彼此相亲相爱多开心嗬!”
  八姐说:“雅芳姐说得对,小妹,您要经得起考验喔!”
  “小妹,我们希望您成为我们的好妹妹。”六姐说。
  二姐说:“小妹的错,我们也有责任,不过小妹仍然是我们的好妹妹。”
  四姐说:“我想信小妹会听话的。小妹离不开我们,我们也离不开小妹。”
  雅芳姐起身说:“您们也不要太宠小妹,一定要经过三次惩罚,才有可能转变小妹的想法,她才能自觉地乖乖听话。”
  雅芳姐姐又牵着我走了,跟着她爬进厕所,她坐在便盆上用厕,我叭在她脚旁。虽然厕所内是很清洁无臭味的,但她大便时仍有臭味散放出来是很难受的。她很得意地敲敲我背、拍拍我屁股、搂搂我长发,一面哼着歌曲,一面按抚我的脸和背。
  “小妹,您舒服吗?如果是您就摇瑶尾巴。”雅芳姐温情地说。我想我在她们控制之下,连姐姐们都要听她的,我只得服从雅芳姐姐,於是我扭动身子,后面尾巴摇动起来。她见了就笑了、乐了。
  她突然用手紧紧握住我脸,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姚筱蝶
  40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58 积分:9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7/7 14:39: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8/26 21:09:33


  她突然用手紧紧握住我脸,把我头抬起就用嘴亲亲我嘴和脸,还有额头,说:“乖乖,小妹要听话大家才喜欢您。”
   然后,她收紧狗带,把我头紧靠她私处,最后干脆把我头塞进便盆内夹在她两大腿之间,只有长发露在外面,我脸几乎碰到有粪便的水面。她的腿香与便臭同时向我袭来。难受得我打瞌起来,我不得不赶紧说:“姐姐饶命、姐姐饶命!小妹不敢再跑了,小妹会听话的。”
  雅芳姐姐狡诘地说:“小妹,您敢保证吗?如是那轻叫三声吠声,於是我只得“汪!汪!汪!”叫了三声,这样,雅芳姐姐才松了两腿,我刚要伸出头来,她便又夹紧大腿说:“慢,您要把我下面小便处舔干净,并把卫生巾用嘴衔出来。”我迟
 
我迟疑了一下,她又说:“怎么啦!又不听话了。”於是我无奈地照着办,我舔尽了她的尿迹后,用嘴唇与牙从她的三角内裤咬住卫生巾的边缘,把头从她的胯中退出来,这卫生巾上还有红红的血迹呢,她还说:“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不可放下它。听见了吗?”她便后整了装,又牵着我,我只得衔着卫生巾跟在其后慢慢爬出厕所回到卧房。
   姐姐们看见我衔着卫生巾从厕所内被雅芳姐姐牵着走出来都嘻笑起来:“这够新鲜的。”我羞辱着低头爬行。
   雅芳姐姐坐在沙发上命令道:“小妹,把卫生巾上的血迹用您的舌与口水舔尽,然后把它丢进纸篓内。”要我当着这么多姐姐面前做这如此羞事,是多么难堪呀!还不如死了,连姐姐们都脸红了。
   雅芳姐姐又说:“小妹,您知道吗?这卫生巾及上面的血是我们女性特有的,您舔了它就等于同我们姐妹、同女性溶合在一起。”不知为什么我想我要听她的话、服从於她,我只得当着姐姐们的面舔净卫生巾上的血迹与尿迹。也不管什么尊严与害羞了。完事后我叼着卫生巾扔进纸篓内。
   雅芳姐姐又把脚搁在茶几上,严厉地说:“小妹,把我靴子脱掉、袜子也除去。并把它们衔到门口去。这些同样要用嘴喔!因为您没有手,明白吗?”
   我不知如何做,忍住了,行动慢了些,她用警棍敲了一下我的屁股,“怎么?不愿意吗?”我无奈地用牙咬着拉开靴子的拉链,再咬紧靴子头部慢慢拖下靴子。在咬住袜子袜头时特别小心别咬痛她脚。然后把靴与袜衔到门口。当我回到沙发边时,只见雅芳姐姐双脚在地、脚跟着地摇晃着、脚趾也在动。她慢声慢气地说:“小妹,您知道再干什么吗?”我无语。“您看我这举动,还不知道干什么吗?这畜牲真笨是条蠢狗!”她举起警棍就要打,在旁的姐姐忙用动头伸舌示意,其实我也知道,不过胆小不敢,我马上用舌去舔,这才她收起棍子。“这才差不多。小妹要仔细、干净,尤其是脚丫里。”
   虽然,她的脚也不脏、且有淡淡的香味,但我还得听从她,我
 虽然她的脚也不脏、且有淡淡的香味,但我还得听从她,我按序地慢慢地从脚底、脚丫舔到小腿、膝盖一直到大腿。
  雅芳姐姐好象很舒服、闭着眼睛晃着头,有时张开眼晴看着我,有时用手桉护我。
  她笑嘻嘻地说:“小妹,您现在表现很好,很听话,以后要保持、这才是乖乖的小妹。”
  我很累,终于听到雅芳姐的好话,我在舔净她双脚及大腿中似乎也体会到她温柔的一面。她洁白细嫩的肌肤及少女的体香也使我陶醉。
  她又说:“小妹,以后您要完全听从姐姐的调教才对啦!好啦!对您的第二种惩罚就也算通过啦!”
  雅芳姐姐起身整装,姐姐们忙把鞋、袜从门口取来,她穿上后,整了整衣服,把军帽扶正、秀发塞进军帽,然后午动警棍、吹着口哨扬仗而去。
  “雅芳姐,还有第三种惩罚方雅芳姐姐回头说:“第三种方法就由各位姐妹们去完成啦!”法呢?”大姐问道。

支持(3中立(0反对(1回到顶部
总数 211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