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变装、变性小说“梦蝶”


  共有39081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变装、变性小说“梦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艳雪
  20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63 积分:213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5/21 20:25:4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9 10:50:33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imson
  202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茉莉初放 帖子:96 积分:54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9/26 17:41:4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0/13 19:42:25

用户已被锁定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oofbw
  203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天涯芳草 帖子:20 积分:16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11/29 16:55:0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9 18:45:32

用户已被锁定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iulvd39
  204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海棠春晓 帖子:747 积分:381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2/22 11:01:3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5 11:07:28

我也来顶一下..







高产油茶苗 岑溪软枝油茶苗价格 软枝油茶苗 岑溪软枝油茶苗批发 软枝油茶苗多少钱一棵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howardx02
  20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水仙玉立 帖子:59 积分:1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10/16 9:23:1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1 21:43:02

 此页无正文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howardx02
  206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水仙玉立 帖子:59 积分:1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10/16 9:23:1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1 21:44:12

第65章:驚夢

現實與虛幻往往是緊緊地聯繫在一起的。

這幾天,除了幾個姐姐對我精心護理、子強哥對我的關心、媽媽對我格外關愛外,今晚又看了SM表演,使我感到好多女性除了她們的美麗、可愛、溫馨的一面外也看到了她們被欺侮、淩辱的一面,究竟是做個男的好還是做個女的好呢?看來,女性是弱者,需要被愛護、保護、呵護這才是幸福的,這當然需要優裕的物質條件,如果失去了這一切,那女性才是可悲的,傷心可憐的了,要受苦的了。

現在,吟英董事長,我的好媽媽、親媽媽為我創造了如此優裕的物質條件,這麼多的姐姐又如此真心關愛我、盡心伺候我,真使我快樂、高興,我應該也真心感謝她們。我想不應該讓她們失望,自己要盡最大努力、盡力扮好一個女孩的角色、成為她們的乖巧小妹妹,同時自己也可以去盡情享受一個女孩的快樂、幸福,這也是一件自己一直想望、羡慕的事情呢。如果真能實現這個夢想、變蝶成功,那真是高興萬分、終生無憾事呢。想著想著自己在那個姑娘的雙手懷抱中做起夢來了。

自己不知不覺地來到一個有眾多美麗可愛的女孩子的大家庭中。她們都是美惹天仙的姑娘、穿著薄薄透明的紗裙,在煙霧茫茫、花草奇石的花園中徐徐走來,她們除了美麗、俊俏的臉蛋外,頭花、項鍊、耳環、手鐲等等都是珠光寶氣惹人喜愛,深深地吸引著我的眼球。她們妖繞的身材、輕盈的步履、惹隱惹現,同時吱吱喳喳嘻笑著發出黃鶯般的聲音。

「您們看哪!這是誰來了啊!」其中一個額上點著紅痣的姑娘說。後面跟著眾多美女舉著輕盈的步履向我走來。這使我措手不及,我一手用手指輕托腮兒、一手伸著蘭花指往身旁靠,踮起腳兒東張西望。我緊張得不知怎麼辦好。再看看只我一個人,怎麼八姐、大虹小姐姐、五姐也不見了。我想她們怎麼拋棄我了,連我最愛的媽媽也不知在哪兒,我差點哭出來了,這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想叫起來:「子強哥!子強哥!」在這麼多的女孩面前我想讓一個大哥來保護我,但又不知為什麼話到喉嚨口怎麼也發不出聲來,這使我一股勁地搖頭、直喘氣。

「這是不是小蝶妹妹啊!」有一個姑娘手持花型的小園扇指著我說。

「聽說小蝶妹妹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變過來的,這是真的嗎?」另一位手拎小花籃似林姑娘模樣的小姑娘說。

「老頭扮姑娘,真稀奇。讓我來瞧瞧。」這位頭插紅花手拿繡花綢手帕的姑娘說。

「這老頭變姑娘肯定是不行的,是非……是非是妖魔變的。」這是個手握紫紗巾的姑娘似乎對我不友好地說。

「那耙下她的衣服,看看她是男是女?是何等妖孽?」這個手執鏟鋤的姑娘臉顯兇氣惡很很地說。

「放肆!怎麼可以這樣無禮對待一個外來的姑娘。」那個額上有紅痣的姑娘嚴勵地說。

眾美女止步也不作響了。

「嗯!是不錯呀!這小妹除臉有些闊、體型稍豐滿外也很象個女孩嘛,您看她的肌膚多白嫩呀、眼睛深亮加上彎彎的細眉、加上高挺園順的鼻子與乖巧的紅櫻嘴,這多美啊!」這位姑娘嗲聲嗲氣地說似乎來改善一下這緊張氣氛。

儘管這樣,我還是驚怕得直抖嗦。

「大家都不要說了。您們的胡說把小妹嚇成什麼樣子啦!」那個紅痣姑娘認真地說。然後又對著我說:「小蝶妹妹別怕,她們不會在我面前輕舉妄動的。」

「姑娘們,我們大家一起來歡迎小蝶妹妹到我們女兒國來。」在她的引導下,眾姑娘拍著玉手露出笑臉在旁排成兩行。

這個紅痣姑娘雖然很美,尤其兩隻眸深黑亮的大眼睛,但從其額上的細紋看出她是這些姑娘中年令最大的了,是她們的姊姊,也是首領或國王。

她的說話使我害怕情緒穩定下來,也不知為什麼我剛在姐姐們的女兒國裡又怎麼會到這個女孩國裡來的。

「這兒是天上的女兒國嗎?」我用清純的女聲說。

「是的,小蝶妹妹,您是我們的客人,您喜歡到我們這兒來嗎?不用怕,這些姐妹都很溫柔的,不會欺侮您的。」她說。

「那麼說,您是她們的頭兒,會聽您話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會誤闖到您們這個美麗的女孩國。對您們的熱情友好我表示衷心的感謝!」我又用標準的女孩子的聲音說。同時一手悟胸、一手掩膝深鞠。

「小蝶妹妹畢境是從凡人耒的,懂得禮貌規矩的,知書達禮很斯文的。您也別客氣了。姐妹們要好好向小蝶妹妹學習。」紅痣姑娘說。

眾美女都一一前來和我握手,有的輕摟、有的甜笑,有的對自己的剛才的錯話與不友好的舉動表示歉意。

「我聽母王說凡間有個六十多歲的老頭變成一個美麗的姑娘,感到好奇想見見她,究竟變得怎麼樣。故要母王請您來這兒了。」這位女首領說。

「哪裡,哪裡,我這個六十多歲的老頭也是被我的一些姐姐硬逼、誘著變成這樣的,那有您們這些姐姐們自然天生的漂亮,我真的是獻醜呢!望眾多美女姐姐多指教。」我嗲聲嗲氣地說。

「姐妹們,您們看,小蝶妹妹說話多文靜、多溫柔,象不像是個美麗的姑娘,她的形象好不好啊。」她說。

「好的,好的,如果不知道的話,還以為她真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呢。」一個美女說。

「曉玲姐,不論怎樣講,我們這兒全是女孩,連您的父親我們的父王也被您趕走了嗎?您媽我們的母后至今還生氣呢,這個真老頭假扮女孩到我們這兒來破壞了我們女孩的溫柔、純情、美麗的形象,也太噁心、太膩心了。」另個美女說。

「哎!怡靜妹,您不能這樣說,當初父王不同意我建立女孩國的要求,怪他與母后連生了我們十二個女兒,連一個男孩也沒有,他自知理虧,就搬到新天地國去了。」曉玲姐說。

「曉玲姐姐,他畢竟是個老頭,同我們完全是不一樣的。」一個最矮最秀氣的女孩說。

「秀花妹妹,您最小還不懂事呢,您看小蝶妹妹不是已經是女的嗎?同我們不是一樣的嗎?」曉玲姐說。

「曉玲姐姐,不!不!我不喜歡他,我不喜歡他!」說著秀花姐姐舉起粉拳要打我。我嚇得只得躲在曉玲姐姐後面。

「秀花妹妹,您竟敢在我面前動武,太沒有規矩了。人家小蝶妹妹剛變成女孩沒幾天,膽子還小呢,不要把她嚇壞了。」曉玲姐威嚴地說。

秀花妹妹只好收起粉拳、面無表情站在一旁。

然後,曉玲姐姐輕盈轉身牽起我手說:「小蝶妹妹,其實您也很漂亮的呢,看上去也很嬌嫩,雖然身體稍胖些,但真的還不錯的呢。我來給您介紹一下,我是曉玲。」

「那您是哭笑的笑,鈴鐺的鈴,怪不得您笑起來如金鈴那樣動聽、悅耳」不知為什麼我也不害怕與害羞用純正的女音與她說。

「哪裡呢?我是拂曉的曉,王字邊傍的玲、不是金字邊傍的,您以後就叫我曉玲姐姐好了。」曉玲姐姐說。

「那我稱您為曉玲姐姐,請接受我小蝶妹妹一拜!」我用柔軟、親切的女孩聲說並低頭彎了一下腰「小妹冒味初來貴國,不懂規矩,望眾姐姐隨時指教。」

「哎!小蝶妹妹,您也別客氣,我看到您很秀氣又文氣的,很有禮貌又懂規矩的,真是知書達理的但又很謙虛。不象我的這幾個妹妹只知道化妝、玩樂。」曉玲姐姐又轉向眾姐妹「你們啊!要多向小蝶妹妹學習,這樣才能更體現我們女兒國的美麗可愛呢!」

「來!小蝶妹妹,我帶您參觀一下我們的女兒國。」曉玲姐說著牽起我手走向花園深處,眾姐姐在後跟隨。

哇!這個花園雖不大但也真美麗。各色奇異花草隋風輕輕擺動、美麗的花蝴蝶樸動著薄薄的雙翼在花間忙碌的采密好象在為我表演、林間的小鳥吱吱喳喳似乎亦在歡迎我似的。

看哪!在小巧玲瓏的假山後面池溏中,眾多彩色斑斑的美麗魚兒使勁地遊動著,那個游泳動作也很美的,有的穿梭直行、有的上下穿行,有的昂首待哺、有的低頭筧食,更有魚兒晃動尾兒漫悠悠前行。

眾姐姐都來到池塘邊、倚著攔杆手指魚兒嘻笑著,在陽光照射下個個都顯靚麗的面容,真是美極了。她們輕飄地甩動白嫩的玉臂把魚鉺向池內拋灑,牠們齊向爭搶。其中一個妹妹把一包魚食給我並說:「小蝶妹妹,這兒的魚都是仙魚,雖然外形和人間的同樣,但牠們都不會死的、也長不大的,據說已有五、六百年了,有幾條是千年的。您喂了牠們,您也會保持年青、長壽的。」

我很高興地接過魚食,一點一點地拋下去,魚兒見到我的灑下的魚食,都昂頭爭吃,有的爭到魚食直往池底獨吃、有的吃得有味吐著層層水泡。

我笑著對她說:「姐姐,您看魚兒吃得很美。謝謝您,我的好姐姐,我很感謝您的好意。」

「小蝶妹妹,您就稱我金魚妹妹,這些魚兒都是我負責飼養、照料的」金魚姐姐說。

「小蝶妹妹,我的十二個妹妹每個都是以一種動物或植物為名字的。她是金魚妹妹。」曉玲姐姐說。

「小蝶妹妹,我是雀兒姐姐,您看我的眾多雀兒都在齊叫著、依在樹枝上瞧著您呢。」雀兒姐姐手指樹上的雀兒側頭對我說。

我仰起頭來看,哇!這麼多美麗的雀兒,有喜鵲的鶯啼燕語、黃鶯的縱情歌唱。其中一隻身披靚麗羽毛的雀兒伸出頭來一股勁地叫著小蝶!小蝶!真有趣,我抵起腳跟,很開心地揮動手中的小絲巾向牠們招手。

我微笑著對著眾雀兒說:「美麗、好客的雀兒,您們好!您們有雀兒姐姐的貼心照顧真的好幸福啊!」

這時,陣陣菊花香風傳來,原來是地上花圃中,金黃色的菊花搖著身子向我問候,我低頭手捧菊花聞起來,真香啊!它使我醒目又陶誶。

「小蝶妹妹,我是菊花姐姐,您看,這菊花全身金黃、香氣醇厚,喜歡嗎?」菊花姐姐邊說邊輕搖著玉扇把菊香扇向我。

「嗯!是真香呀!菊花姐姐,它比人間的菊花香要多好幾倍呢!」我興奮地說。

「它比您全身香味還濃好多呢。」曉玲姐姐在旁扭著細腰說。

我溫柔地說:「天上是比人間美,我真想望這天上的美。」

「可就是有些天上的,卻想望人間呢!」曉玲說。

「這為什麼呢?在人間也說天堂美的。如人間的蘇州、杭州、無錫等風景美的地方比作天堂呢!」我與曉玲姐姐說。

「這不是嗎!白蛇傳中白素貞不就是天上的仙女下凡嗎?再有天仙配中的七仙女去人間相會董永嗎?」曉玲姐姐又說。

「大概住久了也嫌不足吧!」我說。

「小蝶妹妹,我是楓葉姐姐,您看!您看那小山坡上一片片紅葉,好看嗎。」突然,後面一個姐姐走向前,同時深情地手指稍遠處一片搖曳著的紅楓樹林。

我抬頭看,對面山坡上一大片暗紅的楓樹林在陣風吹拂下左右搖擺並發出美妙的『沙沙』聲。

「它們搖擺多整齊呀!,在歡迎您呢!小蝶妹妹。」楓葉姐姐說。

「楓葉姐姐,您們好!」我用純真的小女聲、雙手哄作園型在口邊大聲叫著。嘿!真奇怪,它們搖得更起勁了。

「小蝶妹妹的女聲真動聽,它充滿青春的活力、真情的溫柔、甜甜的愛心、既嫩又磁。人間女孩發音是又美又悅的。怪不得我們天堂姐妹也想望人間呢!」楓葉姐姐說。

「喔!那有您們天堂的姐妹銀鈴般的笑聲與甜密的話語美呢?」我支吾著說。

「不過,我們天堂上的姐妹只會瘋笑、胡鬧的,那有凡間姐妹們富有詩意、情深那樣寓意呢。」曉玲姐姐說。

「曉玲姐姐,不過一樣的。那片寬闊的楓樹林,雖其顏色並不鮮豔、活潑,可它那麼穩重,它僅用深紅色來表示,紅色表示愛、深紅表示深深的愛。我們人間常用紅楓葉來表示深情愛意的,紅楓葉是在秋季這個收穫的季節表示它最美的景象,啟示我們只能用深深的愛才能得到幸福的果實。」

「您們看,小蝶妹妹說得多好,多有哲理性。不論人間、天堂及它們之間都要有顆愛心,不要相互仇視,不能有私心、貪心,這樣才會有幸福的結果。」曉玲姐姐說。

「是啊!曉玲姐姐,人間天堂都有它的特點和不足。還是讓天上人間做個好朋友、互補不足之處,這樣才好呢!」我嗲聲嗲氣地說。

「好了,小蝶妹妹,不要談什麼天堂、人間什麼的,您是我們姐妹的好客人,讓我們去屋內休息吧。」曉玲姐說著牽起我手穿過湖中長亭來到大廳內就坐,姐姐們圍坐一桌細談著。

她們搬出奇異花果、沖泡著濃濃的菊花、噴香的綠茶招待我。我與姐姐們談笑著人間的趣事。

我問:「曉玲姐姐,人死了是到天堂還是地獄?」

曉玲姐笑著說:「人死了到天堂,那我們這些姐妹都不成了是死人轉過來的啦!」

我又問:「那人要是死了到地獄又是怎樣的呢?」

菊花姐姐說:「到地獄的多數是壞人。他們在人間作惡多端。到死後在地獄受刑、受罰後,又回人間被罰作牛、馬、雞、鴨、魚等等動物供人使喚作奴或宰後作食用。作惡輕一點的、原悔改的就化作花草樹木之類供人們享用。」

曉玲姐則說:「別聽她胡說。那樣的話,她也曾在人間使壞的,只不過輕一點被化作菊花讓人們欣賞了。其實,這也是瞎猜、瞎想的都沒有事實根據的。這不過是勸說人們要在活著的時候多做好事、善事,少做甚至不做壞事免得死後受罪。」、

「曉玲姐姐,您真好,幫助我懂得了要做好事的道理。」我說。

「其實,大千世界的三個層次:天上、人間。地獄。天上是幻想、人間是現實、地獄是受罪(它讓死人埋在地下永不見光明)。無論怎樣,這三個層面都有好人、壞人的存在。在出生時,都是善人,即所謂「人之初、性本善」,後來由於人的私利、貪慾,有的人變壞了則需要在地獄受罰,得到重新糾正。而好人則能到天堂修煉成仙或佛、有的成了人們崇敬的真主或神父。」曉玲姐姐認真地說。

.我說:「曉玲姐,您說得正是。」我轉而一想,現在我到了天堂,也許我已經死了。我想我不是壞人所以到了天堂。那我的姐姐們呢?我的媽媽在哪兒?還有關心我的子強哥及兩位好醫生呢。?他們見我死了、不傷心不著急嗎?他們如何實施『變蝶計畫』呢?不!我不要死,我要活!

「曉玲姐姐,我在這兒,您們的天堂,是不是我已經離開了人間?」我有些懼怕地問。

「小蝶妹妹,您怎麼能死呢?我們知道您是個好人,您還是個六十多歲的老頭要蝶變成一個美麗、善良、可愛的姑娘,這要做很多、很難的手術,也很危險的,因此我們邀您來在天堂給您一顆千年煉成的仙珠,讓您把它吞服下去。我想這有助您度過這一難關。」曉玲姐姐誠懇地說。

「這是真的?那我要好好感謝您了。我的曉玲姐姐。不過這仙珠是好多人、好多年艱辛受苦、受難修煉成的,我不配享用的,謝謝您曉玲姐姐的好意。」我為難地說。

「小蝶妹妹,您也不用客氣。您能接受蝶變,就已有了極大勇氣和犧牲,我們天上的見了也很佩服。我們也知道,這次『蝶變』成功與否是對人類的科學進步與發展的重大意義。。這也算是我們天上對人類的進步事業的支持吧!」曉玲姐邊拉我手邊拍著說。我手感到有輕微麻電感,我想曉玲姐大約在向我傳遞仙氣。

這時候,曉玲姐拍拍手,金魚姐姐捧來一隻大魚缸,裡面一條漂亮的大金魚上下竄遊著。金魚姐雙手伸進魚缸,一手握住魚背、一手用手指從魚嘴中挖出一顆白亮的魚珠給曉玲姐,曉玲姐用雙手掌心搓了搓,用手指拿著伸向我口中,說:「小蝶妹妹,吞下去吧!」並且口中不斷念著佛語。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吞服下去,金魚姐姐從魚缸中瓢了一小杯魚水讓我隨珠服下。

我再次表示感謝:「謝謝曉玲姐、謝謝金魚姐、謝謝眾姐姐。您們如此款待我,我永遠不會忘記您們眾姐姐的好意。」

這時候,不知怎麼突然從裡屋內奔跑出一個惡婆,她想攔住我吞服的魚珠,可是她遲了一步,我已吞服下去了。

那惡婆氣急敗壞地說:「你們怎能讓他吞服這個魚珠,這個魚珠是有幾萬姐妹日夜守護幾百年才修煉成的,是給玉母娘娘永葆青春用的。而今天你們自作主張讓這個六十多歲的老頭服用,他會很快變成一個美女的。我如何向玉母娘娘交待呢。他《指我》攪壞了我的好事。」

她說完就伸出拳頭要打我,伸出手指要從我嘴中挖出那顆魚珠,而我已吞下去了又不能還給她。

我說:「好主使,你不要著急,待會兒我大便時如果它出來我還你好了。」

她說:「這壞了、壞了!你知道,它一到肚內就會溶化,化成各種各樣女性元素,催你返老還童,催你成一個完整的女性。」

她說著奔向我,要和我拚個死活。這時,眾姐姐嚇得四散逃了。惡婆打我腦袋和肚子,定要奪回魚珠,我只能用雙手擋,但也招架不住。

她說:「你是男的還是個老頭,男扮女裝混進天堂女兒國來奪取這顆仙魚珠,真是罪該萬死!」

我急著說:「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是這些好心的姐姐們讓我吞服的。」

她惡狠狠地說:「你攪亂了天堂的安寧,還要狡辯。我要把你粉身碎骨後拋向人間去。」

她一把揪住我衣領,「讓你當不成女孩。」便一拳打到我的額頭。

「哇!」我一聲哭出來了。醒了,原來這一切是個夢。

「小妹,您怎麼啦!,」八姐忙回過頭來對著我說。

「八姐,我怕!我怕!」我甩手摟緊八姐。

八姐見我淚水滿面、額上眾多汗水,忙給我擦除說:「別怕、別拍!有我八姐在,您什麼都不要怕喔!您碰到、見到什麼啦,怕成這樣啊!」

「我,我,我夢見一個壞女人要湊我。」

「別怕!這不過是一個夢呢。」八姐邊說邊哄我。

「喔!小姑娘,對不起啦!因為您稍胖些,我怕抱不住您就使勁樓緊您,可能我壓住你的胸口太緊,這樣是容易做夢的。現在不要緊吧。」在我胸部上面的姑娘說。

「沒事,沒事。」我輕聲說,,但身子還在微微發抖。

那姑娘就用手指、用秀髮不斷輕輕地對我按摩,並在我耳跟輕說:「小姐,別怕,是我不好,對不起了,請原諒。」她這時還哼起兒歌「天汪汪,地汪汪,小狗叫叫,壞人嚇跑。」把我當成嬰兒似的哄著,使我受驚嚇的心情慢慢平息下來,我又感受到她的溫馨,就這樣我又迷迷霧霧睡著了。

這樣又睡了幾小時後,在我們上面的姑娘們用雙手輕輕地、慢慢地把我們托起。同時床四周的姑娘解開了索縛,站了起來,很快把頭髮從我們身下抽走。然後上面姑娘倒垂著由頂上的滑輪慢慢移出床外也站了起來。

一位小姐婉轉地說:「各位小姐,我們的服務結束了,您們可以繼續睡下去。」

說著幾位姑娘便拿了幾條被褥把我們蓋好,就輕悠悠走出房間並關上房門。我們睡意真濃、迷迷霧霧相互勾住又入睡了。



支持(0中立(0反对(1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howardx02
  207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水仙玉立 帖子:59 积分:1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10/16 9:23:1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1 21:45:06

第66章:腿床

當我們醒來時,子強已經站在我們床前了、

「姑娘們,睡得怎麼樣?舒服嗎?」

「舒服個屁!害得小妹做惡夢,半夜驚哭了。」八姐生氣地說。

「您們也不知道,這床該怎麼睡,因而也沒有和服務您們的姑娘溝通好,相互配合不妥,自然效果就差了。」子強哥理直氣壯地說。

「我們怎麼知道啦!也沒有睡過這種床,也沒有人教過我們。」大虹小姐姐埋怨地說。

「是啊!那個姑娘把小蝶妹妹摟得緊緊的,真是的壓住小蝶胸口很緊才使其做惡夢的。」八姐說。

「還好,小妹醒得早,否則要出大事呢。。」五姐似乎很有經驗地說得很肯定。

「有那麼嚴重嗎?也許小妹自己有心理負擔吧。」子強哥疑惑地說。

「心理負擔?有什麼心理負擔啊!平時,小妹她不是同我們一起睡,睡得好好的嗎?也沒有做什麼惡夢呢。」八姐語氣生硬地反駁地說。

「那麼,子強哥哥,您咋睡的呢?睡在姑娘們的腿上舒服嗎?有什麼心理負擔嗎?」大虹小姐姐又俏皮地問。

「我可沒有做惡夢。」子強哥肯定地回答說:「不過,不過……」

「不過什麼呀?吞吞吐吐地肯定是心虛哪!」五姐看也沒看子強一眼,反而斜著眼珠瞪了他一眼。三個姐姐都笑了。

「怎麼?您們又說到我頭上來了。我只不過睡在她們腿上就睡著了。到現在才剛醒呢!」子強哥象受委屈似地說。

「您肯定瞎說。在這麼多姑娘的大腿上睡覺,既柔軟又光滑的,更是香噴噴的,都舒服呀!象老鼠跌進白米缸那樣,嗅與吮都來不及,哪能睡得著覺呢!」八姐快言快語地說。

「我想,她們是很累的。因為我有一百八十多斤重哪!不過我的體重分在這八個姑娘身上,每個就只有二十多斤麼,但這是她們的工作呀!我也沒有辦法呀!」子強哥無奈地說。

「真的,這些姑娘是受累了。同樣為我們服務的姐姐雙腳被吊著還要用雙手為我們按摩。坐著的姐姐幾個小時都不能動也難受的,為了掙錢、為了生活也很可憐的。」我輕柔地插嘴說。

「您看哪!還是小蝶妹妹心腸好,出於一個女人之心同情這些姐妹。而您呢,一個大男人連一點憐憫之心也沒有。」八姐說。

「對呀!您不會動動腦筋,站起耒,再坐在她們中間與他們聊聊,講一些童話故事或笑話之類的,那她們不是會很開心的嗎?」五姐笑著說。

「我整個晚上要講故事又要說笑話,那今天晚上的客房錢誰付?是我付給她們還是她們付給我?更何況我一夜沒睡今天怎麼工作呀!」子強狡辯地說。

「為了博得姑娘們一笑,您一夜不睡、辛苦些,有什麼不樂意呢?說白了您也想自己快些享受姑娘們大腿的美味呢?」大虹小姐姐接著說。

子強哥給大虹小姐姐說得很尷尬又無奈,只得直搖頭直歎氣。

「好了,好了。這不說了也過去了。那子強哥我問您昨晚您們怎麼睡的呢?您頭擱在哪裡?您的那個、那個……」五姐害羞得說不下去了。

「哎!那個、那個什麼呀!不就是那個男人的命根子嗎?」八姐搶著說。

「您說放哪兒啦?自然放在我身上啦!我只不過躺在她們的腿上吆,我一翻身還差點從她們腿上滑下去昵!」子強哥乾脆地回答。

「您這麼老實呀!誰會信呢,難道姑娘們也沒有碰它嗎?」五姐又問道。

「我自己也累了,只想睡覺,您要問就直接去問她們吧!」子強哥皺眉厭煩地說。

「去你的,我們又不睡,不認識她們,咋問?」八姐說。

三個姐姐都笑了。

「子強哥,我想啊,您的頭應該放在一個姑娘的腿上,用嘴吸著她的肚臍眼或私處,她呢用雙手撫模您頭及臉,另一個姑娘用**房壓住您胸部並來回按摩。第三個估娘壓往您肚子並吮舔您的臍眼,還有一個姑娘用嘴舌頂住您的命根子,不。

「好了,好了。這不說了也過去了。那子強哥我問您昨晚您們怎麼睡的呢?您頭擱在哪裡?您的那個、那個……」五姐害羞得說不下去了。

「哎!那個、那個什麼呀!不就是那個男人的命根子嗎?」八姐搶著說。

「您說放哪兒啦?自然放在我身上啦!我只不過躺在她們的腿上吆,我一翻身還差點從她們腿上滑下去昵!」子強哥乾脆地回答。

「您這麼老實呀!誰會信呢,難道姑娘們也沒有碰它嗎?」五姐又問道。

「我自己也累了,只想睡覺,您要問就直接去問她們吧!」子強哥皺眉厭煩地說。

「去你的,我們又不睡,不認識她們,咋問?」八姐說。

三個姐姐都笑了。

「子強哥,我想啊,您的頭應該放在一個姑娘的腿上,用嘴吸著她的肚臍眼或私處,她呢用雙手撫模您頭及臉,另一個姑娘用**房壓住您胸部並來回按摩。第三個估娘壓往您肚子並吮舔您的臍眼,還有一個姑娘用嘴舌頂住您的命根子,不讓它欺侮她們,還有二個姑娘吮吸、按摩著您的大腿,最後兩位姑娘則用手指或**房、嘴撫模您小腿及腳背、腳心。是嗎?」五姐慢條慢理又俏皮地說。

「五妹,您說得那麼詳情又仔細,似乎您幹過這一行吧!」子強哥紅著臉反問道。

五姐聽了很氣憤地馬上揮起粉拳要打子強哥。並說:「你這個壞蛋,胡說什麼呀!我們問你,你不說,想問你是不是這樣?而你卻就這樣侮辱我說我壞話呀!」

幸虧五姐的粉拳給大虹小姐姐擋住並認真地說:「五姐,您說得不錯,子強哥,您不能這樣欺侮五姐啊!」

子強哥雖然很氣憤,但還是很快冷靜下來。

「我又沒有說五妹的壞話,只不過問了一下麼。你不愛聽,我向你道謙是了。」子強哥婉轉地說。這樣,五姐嘟著嘴才消了氣。

「好了,子強哥,我們大家都是好奇心才問的呢,」八姐勸架似的說:「您不要多心喔!我們還要您帶領的呢。」

這時,我躲在被窩內什麼也不說。

突然,手機鈴響了,子強哥馬上接聽電話,我們都望著他直愣著。只見子強哥在電話中說:「喔!是湯姆醫生嗎?什麼?醫院方面都準備好了,那很好的。上午十點,好的,我們馬上過來!」

子強哥接聽完電話後就對我們說:「姑娘們,時候不早了,現在已八點多了,您們快起床吧!剛才湯姆醫生要我們在十點鐘到醫院。還有一個多小時,您們得抓緊時間洗漱、用廁,用完早餐後即去醫院。」子強哥說完就往外走去,去結帳與準備早餐。

我們也趕快起床、穿好衣服,八姐牽著我手,先上廁所讓它欺侮她們,還有二個姑娘吮吸、按摩著您的大腿,最後兩位姑娘則用手指或**房、嘴撫模您小腿及腳背、腳心。是嗎?」五姐慢條慢理又俏皮地說。

「五妹,您說得那麼詳情又仔細,似乎您幹過這一行吧!」子強哥紅著臉反問道。

五姐聽了很氣憤地馬上揮起粉拳要打子強哥。並說:「你這個壞蛋,胡說什麼呀!我們問你,你不說,想問你是不是這樣?而你卻就這樣侮辱我說我壞話呀!」

幸虧五姐的粉拳給大虹小姐姐擋住並認真地說:「五姐,您說得不錯,子強哥,您不能這樣欺侮五姐啊!」

子強哥雖然很氣憤,但還是很快冷靜下來。

「我又沒有說五妹的壞話,只不過問了一下麼。你不愛聽,我向你道謙是了。」子強哥婉轉地說。這樣,五姐嘟著嘴才消了氣。

「好了,子強哥,我們大家都是好奇心才問的呢,」八姐勸架似的說:「您不要多心喔!我們還要您帶領的呢。」

這時,我躲在被窩內什麼也不說。

突然,手機鈴響了,子強哥馬上接聽電話,我們都望著他直愣著。只見子強哥在電話中說:「喔!是湯姆醫生嗎?什麼?醫院方面都準備好了,那很好的。上午十點,好的,我們馬上過來!」

子強哥接聽完電話後就對我們說:「姑娘們,時候不早了,現在已八點多了,您們快起床吧!剛才湯姆醫生要我們在十點鐘到醫院。還有一個多小時,您們得抓緊時間洗漱、用廁,用完早餐後即去醫院。」子強哥說完就往外走去,去結帳與準備早餐。

我們也趕快起床、穿好衣服,八姐牽著我手,先上廁所。

在廁所內,八姐輕輕關上門,並旋轉門手對我說:「小妹啊!女孩子進廁所首先要把門關好再檢查一下是否牢靠、安全。這是防色狼、性騷撓的重要一步。然後再看看四周有否不妥的地方。這樣才能脫裙子、褲子與內褲,再從包裡或旁邊架子上取出衛生紙把廁盆四周擦擦乾淨,當然酒店、賓館一般來講都是很清潔的,但為了保險些,需自己再擦一遍。然後開始用廁。這也要養成習慣,以便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用廁都能清潔衛生。」

八姐蹲下給我脫裙、脫褲,把我按在廁盆上,並用兩手掌心按住我兩腮搖晃我臉逗著我說:「小妹啊!您說八姐待您好不好?」

「好!阿姨待我真好,處處護著我。」我望著她嗲嗲地說。

「小妹啊!您這模樣真好看,真是個乖巧的小女孩,阿姨真喜歡。」八姐說著說著不自禁地緊抱我頭在胸部,後又雙手托住我臉不斷地用嘴、舌親我、舔我,使我怪癢癢的。

「八姐阿姨,您不要這樣嘛!我知道您喜歡我,我也喜歡您的,您這樣,讓小妹如何便便呢。」我在她控制下輕輕扭動身子與臉慢悠悠地說。

「小妹,您說得對,不過我倆是應該最好最好的。」八姐阿姨這才慢慢放開手。

待我們四人用廁後,八姐為我整理好衣裝又在兩腮塗抹。

當我們嗽洗後走出廁所時,子強哥已在外等候了。我們跟隨他來到餐廳。因為是早餐也就是牛奶、面包、蛋糕之類的便餐,我們相互照應後便慢悠悠地吃著,經過一夜,肚覺得空空,吃起來也很香甜可口。

子強哥的手杌又響了、他接聽後高興地說:「姑娘們,小島上的還有六個姑娘和海華一起已在東京候機廳內,快上飛機了,她們將在今天晚些時候到達這兒。」

我們姐妹們又可以在一起了,大家興奮得拍起手來了多高興呀!

「您們不要這樣,癡頭怪腦的,象沒有教養的女孩,鄰座客人都看著您們哪!」子強哥說。

「子強哥,這您說對了,我們真等您教導呢!」我們都摒住嘴突然不笑了,可很快摒不住又笑了而且更厲害了。鄰座客人莫明其妙瞧著也笑著說:「這真是快樂的女孩!」

子強哥也無奈地搖了搖頭又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說:「喔!時間不早啦!快九點了,我去叫車,馬上要去醫院。說不定湯姆醫生與劉博士已在那兒等著我們呢!您們慢慢吃,不要離開這兒,等我回來。」子強哥說完往外走去。

在廁所內,八姐輕輕關上門,並旋轉門手對我說:「小妹啊!女孩子進廁所首先要把門關好再檢查一下是否牢靠、安全。這是防色狼、性騷撓的重要一步。然後再看看四周有否不妥的地方。這樣才能脫裙子、褲子與內褲,再從包裡或旁邊架子上取出衛生紙把廁盆四周擦擦乾淨,當然酒店、賓館一般來講都是很清潔的,但為了保險些,需自己再擦一遍。然後開始用廁。這也要養成習慣,以便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用廁都能清潔衛生。」

八姐蹲下給我脫裙、脫褲,把我按在廁盆上,並用兩手掌心按住我兩腮搖晃我臉逗著我說:「小妹啊!您說八姐待您好不好?」

「好!阿姨待我真好,處處護著我。」我望著她嗲嗲地說。

「小妹啊!您這模樣真好看,真是個乖巧的小女孩,阿姨真喜歡。」八姐說著說著不自禁地緊抱我頭在胸部,後又雙手托住我臉不斷地用嘴、舌親我、舔我,使我怪癢癢的。

「八姐阿姨,您不要這樣嘛!我知道您喜歡我,我也喜歡您的,您這樣,讓小妹如何便便呢。」我在她控制下輕輕扭動身子與臉慢悠悠地說。

「小妹,您說得對,不過我倆是應該最好最好的。」八姐阿姨這才慢慢放開手。

待我們四人用廁後,八姐為我整理好衣裝又在兩腮塗抹。

當我們嗽洗後走出廁所時,子強哥已在外等候了。我們跟隨他來到餐廳。因為是早餐也就是牛奶、面包、蛋糕之類的便餐,我們相互照應後便慢悠悠地吃著,經過一夜,肚覺得空空,吃起來也很香甜可口。

子強哥的手杌又響了、他接聽後高興地說:「姑娘們,小島上的還有六個姑娘和海華一起已在東京候機廳內,快上飛機了,她們將在今天晚些時候到達這兒。」

我們姐妹們又可以在一起了,大家興奮得拍起手來了多高興呀!

「您們不要這樣,癡頭怪腦的,象沒有教養的女孩,鄰座客人都看著您們哪!」子強哥說。

「子強哥,這您說對了,我們真等您教導呢!」我們都摒住嘴突然不笑了,可很快摒不住又笑了而且更厲害了。鄰座客人莫明其妙瞧著也笑著說:「這真是快樂的女孩!」

子強哥也無奈地搖了搖頭又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說:「喔!時間不早啦!快九點了,我去叫車,馬上要去醫院。說不定湯姆醫生與劉博士已在那兒等著我們呢!您們慢慢吃,不要離開這兒,等我回來。」子強哥說完往外走去。

我們四個姑娘坐在一起邊吃邊聊了起來。

「子強哥也很辛苦的,為了我們到處奔走,如果沒有他,我們不知如何來加拿大。」我乘八姐塞了一塊小蛋糕到我口中後婉言地說。這時我有些噎。

「小妹,吃蛋糕時別說話,小心噎了,很不雅觀的。」八姐對我說並如侍候小孩似的輕拍我背,又拿起牛奶杯用小匙勺一口捎吹涼到我嘴旁往我口中傳遞,這使我很快停止噎,我也不得不微微點頭。

「其實,江子強這個人是蠻好的,是董事長的得力助手。董事長的重要事、難事、急事,他都會想方設法一一解決,他的能力是很強的。」八姐對大家說。

「那我們講了他許多不好的話,他肯定會生氣的,我剛才還要打他呢。」五姐慚愧地說。

「他啊!才不會生氣的呢,尤其對待我們女孩子很謙讓的,也喜歡我們與他開玩笑的。他雖然人高粗壯,但卻是一個英俊的男子漢,現在我們稱呼這種人叫什麼……什麼呀!」八姐又說。

「叫〈帥哥〉,對嗎?」大虹小姐姐搶著說。

「也有叫〈靚哥〉的。」五姐說。

「帥哥、靚哥都可以的,不過〈帥哥〉更神氣些。他見我們女孩子是『嘴硬骨頭酥』,對我們的關心、照應還是不錯的。」八姐認真地說。

「八妹怎麼也會給他說好話呢,我看呀!八妹八成看上子強哥這個人了。」五姐嬉笑著說。

「五姐阿姨啊,您別瞎說呀!八姐阿姨已有心中人了,叫什麼、什麼,怎一下子忘了呢。」大虹小姐姐說。

「大妹,您也別胡說,我們在說子強哥,怎麼說到我的那個呀?」八姐強詞說。

「我可沒胡說呢,前天晚上在媽房裡,您還在電話裡與您那個說俏俏話呢,媽也同他講話呢。」大虹小姐姐一字一句地仔細說。

八姐用手甩了一下,生氣地說:「大妹,你真是。」她既生氣但又想不能太過份。

「哎!別說了。今天去醫院不知先做什麼?」五姐見八姐生氣就轉換話題。

「桉慣例,自然要檢查了。」八姐說。

「我們沒病,檢查什麼啊!」大虹小姐姐奇怪地問。

「檢查可多啦!除了常規的身高、體重、體溫、血壓外,還有什麼心、肺、腸、胃、肝等器官。」八姐說。

「我不是現在好好的嘛。很聽姐姐的話,有什麼可檢查的呢?」我奇怪地問。

「小妹真是個小孩,不懂事。上醫院就是要撿查您身體各部位健康狀況,又不是進學校要撿查您表現如何、聽不聽話。這個您也不知道呀!」八姐笑著說。

「八姐阿姨,您懂得真多。我只要一直跟著您,那我什麼都懂啦!」我邊說邊緊緊地勾住八姐阿姨的胳膊,並把頭挨在她的肩上,邊笑邊得意地似乎很親熱的樣子。

「小妹,請您不要摟我太緊好嗎?您雖是個女孩子,但您這個胖妞很重的,我也吃不消啦!讓我松一松筋骨如何?」八姐邊說邊扶模自己的肩骨並前後側仰鬆動著。

「是這樣嗎?不過我怕摟不緊您,您就要飛走啦!這樣的話那我怎麼辦呢?」我嘻笑著,邊松了下手,邊嘟著嘴仰望著八姐嗲嗲地說。

「您怕我走啊?就是我走了自然會有人關心您的呢,首先,咱門董事長會關心您的呢!還有這麼多姐姐呢。」八姐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鼻子說。

「媽在阿根廷還遠著呢,我現在就要跟著您!」我說著又樓緊八姐阿姨。

「我現在又不走,您和我不是在一起嗎?小妹放心吧!,要走大家一起走,我們四個姐妹誰也不會分開的,您這個小姑娘盡會亂說,亂猜、亂想。您最小,只要跟著姐姐、聽話就可以了。」

這時,子強哥他笑著小跑步似的走過來,一定有什麼好消息傳來。

「您急什麼呀?子強哥小心摔跤呀!有什麼好事快講啦!」五姐首先發問。

「他這副德性,有什麼好事呢?」八姐反說道。

「我自然有好消息嘍!否則會這麼高興嗎?董事長剛來電說他們一行在布誼諾斯艾利斯出席了『南美州傢俱洽談會』的開幕式,並已洽談了好幾筆生意呢。」子強哥滔滔不絕地說。

「是吆!我們董事長談生意就是有能力,她的企業在她帶領下已成了加拿大箸名的傢俱企業,在歐美乃至澳州也是很有名的,現在又在南美拓展業務了。」五姐說。

子強哥接著說:「我給董事長講了我們情況,她批評我們為什麼還不去醫院,在外面多待一會兒就會有多一份風險。」

「是的。子強哥,您的行動是慢嘛。」五姐責怪說。

「好了,不要說了。您們早餐吃完了嗎?」子強哥問道。

「早就吃完了,您看臺上不盡是紙屑與空杯嗎?我們在等您呢,只得聊話消磨時間。」八姐斜眼說。

「您們睡也睡醒了,吃也吃飽了,也說夠了,那我們快走吧!是您們要玩在旅館內多待了一夜。」子強哥說。

「是您帶我們去的,難道您不想玩嗎?董事長給您批評了還怪我們呢。」八姐反駁道。

五姐扶著大虹小姐姐雙肩、我勾著八姐胳膊就隨即跟著子強哥走出旅店大門乘車去醫院。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howardx02
  208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水仙玉立 帖子:59 积分:1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10/16 9:23:1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1 21:46:07

第67章:去醫院路上

現在,我終於看到了白天蒙特利爾大街的景象。真的太美了,馬路雖不寬敞,但整潔有序,兩旁的梧桐樹高高的,秋天的太陽光從樹杆、葉間照射下來一閃一閃的,是很美的。馬路兩旁的房屋都是別墅式的小洋樓,很少見高樓大廈的。路上車少,行人也不多,可能還早,人們還在睡覺呢,所以很安靜。

這兒已是深秋,不象幾天前上海那樣炎熱,比那諒爽的小島還更涼快。人們大都外穿風衣、披肩。行人中的姑娘、年青的女性似乎都穿得以白色、素色為主,很少穿得花枝招展的。我也看到行人中有中國人、日本人及膚色較深的泰國、緬甸、越南等東南亞人,還有來自熱帶的印度、非州人,更有裹著頭巾長袍的阿拉伯人。加拿大真是個移民較多的國家。

江子強真小氣,租了一輛只有前後兩排的小車,他自己坐在前排司機旁,我們四個女孩只能擠在後排,五姐、大虹小姐姐坐定後,我坐下後八姐只坐半個人,一半身體與一隻腳還在車外,門也不能關。

她嚷道:「子強你不能租輛大一些嗎?這麼小哪能坐得下啊?」

「現在時間緊,又沒有大些車,你們女孩子嘛,就擠一下麽。」子強無奈地說。

「怎麼擠啊?你來試試。」八姐生氣地說。

「我來試?那你坐前面,我來和小妹一起坐。」子強說著要起身。

「你,子強一個大男人比八妹胖多了,咋行?」五姐忙說著同時往邊門挪了挪臀部,小姐姐與我也動了動身子,「八妹還是您來擠一下算了。」

八姐見了也感到無奈就往我身上撞了一下坐下後腳伸進門內,「怦!」氣呼呼地隋手關門。

子強哥見狀,搖搖頭對司機道:「我們走吧,去漢森醫院要多長時間?」

「大約半小時吧!」司機說。

車上我依然靠在八姐身上,旁邊的大虹小姐姐也摟緊著五姐,彼此鴉雀無聲,汽車在穩妥地前行著。八姐依然氣呼呼地往前著。我不耐煩地張望四周景象,同時又聞起八姐香滑的秀髮來。她推開我說:「討厭!小妹,您又聞我髪了,車這麼擠多不舒服啊!您自己的秀髮及妝容也很漂亮的,您自己看看吧!」說著她從化妝包中拿出心形的小鏡給我。這塊還有香味的小鏡我高興地聞了聞笑著對八姐做了個怪腔說:「八姐真好,您不要不開心吆,我們擠在一起不是很好嗎?」

八姐用手指戳了戳我腦袋說:「您真壞!我盡幫您,可您卻為他說話,下次我再也不為您說話了。」

「不要,不要麽,八姐好,八姐好,八姐是我的好姐姐、親姐姐,我就聽姐姐話。」我邊說邊輕推八姐肩膀。」

「難道我們不是好姐姐嗎?那好,小妹,您以後我們啥事都不管啦!」五姐緊接著說。

「我一直護著您,關愛您還不好嗎?小妹,小心我揍您!」小姐姐跟著說。

「五姐阿姨、小姐姐,您倆都是我的好姐姐麽!不要誤解我話,小妹說得不對或不全面真對不起了。」我急著說並擁抱她倆還親了她倆臉。

「好了,小妹坐好,車這麼擠還上下動不停。您這丫頭煩死了。」八姐直盯前方生氣地說。

我只得舌一伸做個怪樣坐下。於是彼此不說話安靜下來。我拿著小鏡照著自己的粉臉仔細端祥起來,用手指在眼角、鼻尖、唇中指點著。鏡中女孩是胖了些,臉也顯寬,那個耳朵又長又大,真有些不樂意,不過看了那彎彎的細眉如一輪月亮,長長的睫毛嵌在深黑眼圈上,如柔軟的鵝毛隨著眼皮的閉啟而上下輕曳著,那櫻桃紅的嘴唇小巧玲瓏地相印在潔白細嫩的臉皮上,再加淡紅的兩腮又興奮起來,隨著鏡子往下移,細嫩詰白的脖子撫模上去柔軟又光滑是很舒服的,那個喉結也遮蓋得暗淡不顯眼了,再加那細巧的紫色項鍊,尤其那閃亮的蝶型吊墜,在潔百的頸上更引眼,這真使我興奮不已,看著看著自己也笑了。

八姐見了斜著眼對我說:「怎麼樣,小蝶妹妹,漂亮嗎?這個女孩真是人見人愛呢!」

我親熱地嗲嗲地說:「八姐阿姨,我真的不知怎樣才能好好地感謝您呢。」

「不過,您看鏡中這個姑娘太胖了。」我繼續說:「她臉寬又粗,耳朵又長又大太沒有女孩子的秀氣了。更令人感到不悅的是那個深深的眼袋,這哪兒是個美麗的女孩子呢,簡直是個肥妞、醜女嘛!誰見了都要翻白眼的呢。」

「小蝶妹妹,您怎麼這樣說呢。」八姐說「我當然不是一個萬能的高手,把您這麼多、這麼難的缺陷全遮蓋住。我也不是個魔術師,把您變成個十全十美的芭比娃娃。好了,好了。下次我不給您化妝了。讓董事長另請高手吧。」八姐顯然已經很生氣了。

「小妹,您已經很漂亮了。有些缺陷是天生的,需要整容整形才能改變的。現在我們不是就去醫院嘛。」五姐說。

「八姐,我說錯了,原諒我吧!您把我化妝成這麼漂亮已是很不容易的,,我感激您也來不及呢,我不是責怪您,而是恨自己怎麼不長得秀氣些呢!」我低聲說著快要哭出來了。

「好了,您不要照鏡子了。您這個小丫頭盡找薦。讓前面兩個大男人瞧瞧您是個啥樣?」八姐說:「喂!子強哥,還有那個司機,您倆瞧瞧我們的小蝶妹妹怎麼樣?」

八姐說著奪下我手中的小鏡子放進自己小包內。

子強哥與那位司機把車開慢了,回頭張望一下,

司機笑著說:「不錯呀!這個姑娘除了稍胖些外都很美麗啊!」

子強哥看後又回頭往前看,一語不發。

「子強哥,您咋不說話,不滿意嗎?」五姐說。

於是,子強哥慢吞吞地說:「我可不敢評論,說小蝶妹妹不怎麼樣,這又不是事實,說她漂亮,很吸引人們的眼球,又會說我討好小妹,是拍馬屁,很難的呀!」

「子強哥,您是個大男人嗎?說話這麼不爽快,扭扭秧秩如婆婆媽媽似的,我問您,小蝶妹妹在您眼中究竟咋樣?」五姐從座椅上跳起來對子強哥很凶地說。

「五姐阿姨,您不要對子強哥這麼凶麽,不要硬讓他為難?」我嗲聲嗲氣地說。

「我看呀!小蝶妹妹就是比您倆漂亮,脾氣比您們溫和,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我就喜歡她這樣的女孩。」子強哥理直氣壯地說。

「小蝶妹妹,您可不能讓人家隋隨便便喜歡的喔!江子強,您喜歡小妹就要真心地關心她,愛護她、伺候她,還有,還有……」八姐說得太快,一時說不下去了。

「還有,還有什麼呀?」子強哥見勢就迅速地追問道。

「還有,還有就是要一直愛著她,將來娶她!」八姐被逼得也不知自己說了什麼,胡亂地說。這話說得大家笑得前仰後倒的。

「說到哪兒去啦!真是個白癡!」子強哥不快地說。

「白癡?您敢這樣罵我?您,江子強小心,我要到董事長那裡去告您?」八姐肯定地說。

「您們這個妹妹是不錯的嘛!膚白、臉紅、眼大、嘴嫩不是很美的嗎?您們為這個爭吵太不值得了。」司機反而溫和地說。

「好姐姐,您別生氣了,都是小妹不好惹您生氣了。」我邊說邊輕輕地撫模她胸口。

「小妹,不管您的事,我肯定要到您媽處告他!」說著說著八姐用手唔嘴笑起來了。

我見她笑了,知道這風波就要過去了。

大家又沉默起來,我也東張西望看車外景象,這一切都好奇又有新鮮感,似乎把我一切煩堖都拋在後面,心情也開郎起來。

「姐姐,姐姐,您說實施媽的『計畫』,我住院要多少時間啊?」我問。

「這,我又不是醫生,怎麼知道啦!」八姐說。

「我看啊!時間不會短的。據說又很難的。」五姐說。

「那醫院的護士會不會很凶呀?」我又問道。

「醫院護士那會凶呀!不過,護士也不多的。大部份是由我們姐姐們照應的。」八姐說。

「要是都象姐姐們那樣護理、照顧那太好了。」我喜悅地說。

「小妹,您擔心什麼啦!這一切都有您的好媽媽安排妥當啦!」五姐肯定地說。

「是嗎?」我擔憂地說。

「什麼是嗎?難道您對您媽還不放心嗎?」五姐說。

「我不是這個意思吆!」我委曲地說。

這時,子強哥回過頭來扡話說:「小蝶妹妹,您放心好了,在醫院內有醫生、姑娘們為您伺候,照顧,在外面有我與海生照應,您內外都放心好了。」

「您們看,子強又要向小蝶妹妹獻殷勤啦!我告訴您江子強,這次,您沒有份的。」八姐眼睛一瞪很凶地說。

「這個金髮姑娘,人很漂亮,可說話很厲害的呢。」司機笑著說。

「唉!司機先生,您不知道啊!對付這種人只有用這個態度。否則,他就要,就要……」八姐說到這兒又打嗑論說不下去了。

「否則,否則就怎麼樣?」子強哥斜著白眼對八姐說。

「得寸進尺!」這次由五姐搶著回答。

「得寸進尺?我和海華只是外面聯繫、安排什麼的,東奔西跑的,有時還很危險,還要低聲下氣求人家為辦事。弄得不好還要挨批評呢。」子強哥很不高興地說。

「姐姐,子強哥,您們為了我都很辛苦、很勞累,我有時也不聽話,惹出些麻煩來,真為難您們了,真對不起喲,我也不好意思,不過,我由心底裡感謝您們大家對我的照顧和關愛。」我用柔軟的女孩音慢慢又嗲嗲地說。

子強哥聽了我的話,高興起來,得意忘形地說:「還是小妹通情達理,不如您們以勢欺人、強詞奪理。

「小妹,小妹。小妹是我們的小妹。您不要小妹、小妹的,您想取悅小妹,在董事長那裡請功領嘗呀!」八姐說。

「您們不要瞧不起我、看扁我,現在這個這個叫什麼什麼『計畫』還未開始,領什麼嘗呀?」子強哥反問道。

他們又爭起來了,我心裡很焦急。想想他們均為了我而爭吵,應該我來勸架才是。

「八姐啊!您不要指責子強哥了。姐姐們,還有子強哥都為『計畫』、為媽、為我很辛苦、很盡力。我們要團結喲。小妹會從心裡感激您們的。」我說。

「小妹也說得對,子強哥做事也認真盡力的。我們要為實現『計畫』齊心團結、相互合作才好。」五姐說。

「其實啊!我們也沒有說子強哥不好啊!我們是為了小妹不讓他欺侮喲。」八姐言語婉轉地說:「我說話太多、太重了。子強哥,您不要生氣喲,否則動了肝火,我可擔當不起啊!」

「好了,您們也別爭論了。醫院到了。」司機說道,車已經停在醫院門口了。

八姐見了也感到無奈就往我身上撞了一下坐下後腳伸進門內,「怦!」氣呼呼地隋

八姐見了也感到無奈就往我身上撞了一下坐下後腳伸進門內,「怦!」氣呼呼地隋手關門。

子強哥見狀,搖搖頭對司機道:「我們走吧,去漢森醫院要多長時間?」

「大約半小時吧!」司機說。

車上我依然靠在八姐身上,旁邊的大虹小姐姐也摟緊著五姐,彼此鴉雀無聲,汽車在穩妥地前行著。八姐依然氣呼呼地往前著。我不耐煩地張望四周景象,同時又聞起八姐香滑的秀髮來。她推開我說:「討厭!小妹,您又聞我髪了,車這麼擠多不舒服啊!您自己的秀髮及妝容也很漂亮的,您自己看看吧!」說著她從化妝包中拿出心形的小鏡給我。這塊還有香味的小鏡我高興地聞了聞笑著對八姐做了個怪腔說:「八姐真好,您不要不開心吆,我們擠在一起不是很好嗎?」

八姐用手指戳了戳我腦袋說:「您真壞!我盡幫您,可您卻為他說話,下次我再也不為您說話了。」

「不要,不要麽,八姐好,八姐好,八姐是我的好姐姐、親姐姐,我就聽姐姐話。」我邊說邊輕推八姐肩膀。」

「難道我們不是好姐姐嗎?那好,小妹,您以後我們啥事都不管啦!」五姐緊接著說。

「我一直護著您,關愛您還不好嗎?小妹,小心我揍您!」小姐姐跟著說。

「五姐阿姨、小姐姐,您倆都是我的好姐姐麽!不要誤解我話,小妹說得不對或不全面真對不起了。」我急著說並擁抱她倆還親了她倆臉。

「好了,小妹坐好,車這麼擠還上下動不停。您這丫頭煩死了。」八姐直盯前方生氣地說。

我只得舌一伸做個怪樣坐下。於是彼此不說話安靜下來。我拿著小鏡照著自己的粉臉仔細端祥起來,用手指在眼角、鼻尖、唇中指點著。鏡中女孩是胖了些,臉也顯寬,那個耳朵又長又大,真有些不樂意,不過看了那彎彎的細眉如一輪月亮,長長的睫毛嵌在深黑眼圈上,如柔軟的鵝毛隨著眼皮的閉啟而上下輕曳著,那櫻桃紅的嘴唇小巧玲瓏地相印在潔白細嫩的臉皮上,再加淡紅的兩腮又興奮起來,隨著鏡子往下移,細嫩詰白的脖子撫模上去柔軟又光滑是很舒服的,那個喉結也遮蓋得暗淡不顯眼了,再加那細巧的紫色項鍊,尤其那閃亮的蝶型吊墜,在潔百的頸上更引眼,這真使我興奮不已,看著看著自己也笑了。

八姐見了斜著眼對我說:「怎麼樣,小蝶妹妹,漂亮嗎?這個女孩真是人見人愛呢!」

我親熱地嗲嗲地說:「八姐阿姨,我真的不知怎樣才能好好地感謝您呢。」

「不過,您看鏡中這個姑娘太胖了。」我繼續說:「她臉寬又粗,耳朵又長又大太沒有女孩子的秀氣了。更令人感到不悅的是那個深深的眼袋,這哪兒是個美麗的女孩子呢,簡直是個肥妞、醜女嘛!誰見了都要翻白眼的呢。」

「小蝶妹妹,您怎麼這樣說呢。」八姐說「我當然不是一個萬能的高手,把您這麼多、這麼難的缺陷全遮蓋住。我也不是個魔術師,把您變成個十全十美的芭比娃娃。好了,好了。下次我不給您化妝了。讓董事長另請高手吧。」八姐顯然已經很生氣了。

「小妹,您已經很漂亮了。有些缺陷是天生的,需要整容整形才能改變的。現在我們不是就去醫院嘛。」五姐說。

「八姐,我說錯了,原諒我吧!您把我化妝成這麼漂亮已是很不容易的,,我感激您也來不及呢,我不是責怪您,而是恨自己怎麼不長得秀氣些呢!」我低聲說著快要哭出來了。

「好了,您不要照鏡子了。您這個小丫頭盡找薦。讓前面兩個大男人瞧瞧您是個啥樣?」八姐說:「喂!子強哥,還有那個司機,您倆瞧瞧我們的小蝶妹妹怎麼樣?」

八姐說著奪下我手中的小鏡子放進自己小包內。

子強哥與那位司機把車開慢了,回頭張望一下,

司機笑著說:「不錯呀!這個姑娘除了稍胖些外都很美麗啊!」

子強哥看後又回頭往前看,一語不發。

「子強哥,您咋不說話,不滿意嗎?」五姐說。

於是,子強哥慢吞吞地說:「我可不敢評論,說小蝶妹妹不怎麼樣,這又不是事實,說她漂亮,很吸引人們的眼球,又會說我討好小妹,是拍馬屁,很難的呀!」

「子強哥,您是個大男人嗎?說話這麼不爽快,扭扭秧秩如婆婆媽媽似的,我問您,小蝶妹妹在您眼中究竟咋樣?」五姐從座椅上跳起來對子強哥很凶地說。

「五姐阿姨,您不要對子強哥這麼凶麽,不要硬讓他為難?」我嗲聲嗲氣地說。

「我看呀!小蝶妹妹就是比您倆漂亮,脾氣比您們溫和,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我就喜歡她這樣的女孩。」子強哥理直氣壯地說。

「小蝶妹妹,您可不能讓人家隋隨便便喜歡的喔!江子強,您喜歡小妹就要真心地關心她,愛護她、伺候她,還有,還有……」八姐說得太快,一時說不下去了。

「還有,還有什麼呀?」子強哥見勢就迅速地追問道。

「還有,還有就是要一直愛著她,將來娶她!」八姐被逼得也不知自己說了什麼,胡亂地說。這話說得大家笑得前仰後倒的。

「說到哪兒去啦!真是個白癡!」子強哥不快地說。

「白癡?您敢這樣罵我?您,江子強小心,我要到董事長那裡去告您?」八姐肯定地說。

「您們這個妹妹是不錯的嘛!膚白、臉紅、眼大、嘴嫩不是很美的嗎?您們為這個爭吵太不值得了。」司機反而溫和地說。

「好姐姐,您別生氣了,都是小妹不好惹您生氣了。」我邊說邊輕輕地撫模她胸口。

「小妹,不管您的事,我肯定要到您媽處告他!」說著說著八姐用手唔嘴笑起來了。

我見她笑了,知道這風波就要過去了。

大家又沉默起來,我也東張西望看車外景象,這一切都好奇又有新鮮感,似乎把我一切煩堖都拋在後面,心情也開郎起來。

「姐姐,姐姐,您說實施媽的『計畫』,我住院要多少時間啊?」我問。

「這,我又不是醫生,怎麼知道啦!」八姐說。

「我看啊!時間不會短的。據說又很難的。」五姐說。

「那醫院的護士會不會很凶呀?」我又問道。

「醫院護士那會凶呀!不過,護士也不多的。大部份是由我們姐姐們照應的。」八姐說。

「要是都象姐姐們那樣護理、照顧那太好了。」我喜悅地說。

「小妹,您擔心什麼啦!這一切都有您的好媽媽安排妥當啦!」五姐肯定地說。

「是嗎?」我擔憂地說。

「什麼是嗎?難道您對您媽還不放心嗎?」五姐說。

「我不是這個意思吆!」我委曲地說。

這時,子強哥回過頭來扡話說:「小蝶妹妹,您放心好了,在醫院內有醫生、姑娘們為您伺候,照顧,在外面有我與海生照應,您內外都放心好了。」

「您們看,子強又要向小蝶妹妹獻殷勤啦!我告訴您江子強,這次,您沒有份的。」八姐眼睛一瞪很凶地說。

「這個金髮姑娘,人很漂亮,可說話很厲害的呢。」司機笑著說。

「唉!司機先生,您不知道啊!對付這種人只有用這個態度。否則,他就要,就要……」八姐說到這兒又打嗑論說不下去了。

「否則,否則就怎麼樣?」子強哥斜著白眼對八姐說。

「得寸進尺!」這次由五姐搶著回答。

「得寸進尺?我和海華只是外面聯繫、安排什麼的,東奔西跑的,有時還很危險,還要低聲下氣求人家為辦事。弄得不好還要挨批評呢。」子強哥很不高興地說。

「姐姐,子強哥,您們為了我都很辛苦、很勞累,我有時也不聽話,惹出些麻煩來,真為難您們了,真對不起喲,我也不好意思,不過,我由心底裡感謝您們大家對我的照顧和關愛。」我用柔軟的女孩音慢慢又嗲嗲地說。

子強哥聽了我的話,高興起來,得意忘形地說:「還是小妹通情達理,不如您們以勢欺人、強詞奪理。

「小妹,小妹。小妹是我們的小妹。您不要小妹、小妹的,您想取悅小妹,在董事長那裡請功領嘗呀!」八姐說。

「您們不要瞧不起我、看扁我,現在這個這個叫什麼什麼『計畫』還未開始,領什麼嘗呀?」子強哥反問道。

他們又爭起來了,我心裡很焦急。想想他們均為了我而爭吵,應該我來勸架才是。

「八姐啊!您不要指責子強哥了。姐姐們,還有子強哥都為『計畫』、為媽、為我很辛苦、很盡力。我們要團結喲。小妹會從心裡感激您們的。」我說。

「小妹也說得對,子強哥做事也認真盡力的。我們要為實現『計畫』齊心團結、相互合作才好。」五姐說。

「其實啊!我們也沒有說子強哥不好啊!我們是為了小妹不讓他欺侮喲。」八姐言語婉轉地說:「我說話太多、太重了。子強哥,您不要生氣喲,否則動了肝火,我可擔當不起啊!」

「好了,您們也別爭論了。醫院到了。」司機說道,車已經停在醫院門口了。

八姐見了也感到無奈就往我身上撞了一下坐下後腳伸進門內,「怦!」氣呼呼地隋

八姐見了也感到無奈就往我身上撞了一下坐下後腳伸進門內,「怦!」氣呼呼地隋手關門。

子強哥見狀,搖搖頭對司機道:「我們走吧,去漢森醫院要多長時間?」

「大約半小時吧!」司機說。

車上我依然靠在八姐身上,旁邊的大虹小姐姐也摟緊著五姐,彼此鴉雀無聲,汽車在穩妥地前行著。八姐依然氣呼呼地往前著。我不耐煩地張望四周景象,同時又聞起八姐香滑的秀髮來。她推開我說:「討厭!小妹,您又聞我髪了,車這麼擠多不舒服啊!您自己的秀髮及妝容也很漂亮的,您自己看看吧!」說著她從化妝包中拿出心形的小鏡給我。這塊還有香味的小鏡我高興地聞了聞笑著對八姐做了個怪腔說:「八姐真好,您不要不開心吆,我們擠在一起不是很好嗎?」

八姐用手指戳了戳我腦袋說:「您真壞!我盡幫您,可您卻為他說話,下次我再也不為您說話了。」

「不要,不要麽,八姐好,八姐好,八姐是我的好姐姐、親姐姐,我就聽姐姐話。」我邊說邊輕推八姐肩膀。」

「難道我們不是好姐姐嗎?那好,小妹,您以後我們啥事都不管啦!」五姐緊接著說。

「我一直護著您,關愛您還不好嗎?小妹,小心我揍您!」小姐姐跟著說。

「五姐阿姨、小姐姐,您倆都是我的好姐姐麽!不要誤解我話,小妹說得不對或不全面真對不起了。」我急著說並擁抱她倆還親了她倆臉。

「好了,小妹坐好,車這麼擠還上下動不停。您這丫頭煩死了。」八姐直盯前方生氣地說。

我只得舌一伸做個怪樣坐下。於是彼此不說話安靜下來。我拿著小鏡照著自己的粉臉仔細端祥起來,用手指在眼角、鼻尖、唇中指點著。鏡中女孩是胖了些,臉也顯寬,那個耳朵又長又大,真有些不樂意,不過看了那彎彎的細眉如一輪月亮,長長的睫毛嵌在深黑眼圈上,如柔軟的鵝毛隨著眼皮的閉啟而上下輕曳著,那櫻桃紅的嘴唇小巧玲瓏地相印在潔白細嫩的臉皮上,再加淡紅的兩腮又興奮起來,隨著鏡子往下移,細嫩詰白的脖子撫模上去柔軟又光滑是很舒服的,那個喉結也遮蓋得暗淡不顯眼了,再加那細巧的紫色項鍊,尤其那閃亮的蝶型吊墜,在潔百的頸上更引眼,這真使我興奮不已,看著看著自己也笑了。

八姐見了斜著眼對我說:「怎麼樣,小蝶妹妹,漂亮嗎?這個女孩真是人見人愛呢!」

我親熱地嗲嗲地說:「八姐阿姨,我真的不知怎樣才能好好地感謝您呢。」

「不過,您看鏡中這個姑娘太胖了。」我繼續說:「她臉寬又粗,耳朵又長又大太沒有女孩子的秀氣了。更令人感到不悅的是那個深深的眼袋,這哪兒是個美麗的女孩子呢,簡直是個肥妞、醜女嘛!誰見了都要翻白眼的呢。」

「小蝶妹妹,您怎麼這樣說呢。」八姐說「我當然不是一個萬能的高手,把您這麼多、這麼難的缺陷全遮蓋住。我也不是個魔術師,把您變成個十全十美的芭比娃娃。好了,好了。下次我不給您化妝了。讓董事長另請高手吧。」八姐顯然已經很生氣了。

「小妹,您已經很漂亮了。有些缺陷是天生的,需要整容整形才能改變的。現在我們不是就去醫院嘛。」五姐說。

「八姐,我說錯了,原諒我吧!您把我化妝成這麼漂亮已是很不容易的,,我感激您也來不及呢,我不是責怪您,而是恨自己怎麼不長得秀氣些呢!」我低聲說著快要哭出來了。

「好了,您不要照鏡子了。您這個小丫頭盡找薦。讓前面兩個大男人瞧瞧您是個啥樣?」八姐說:「喂!子強哥,還有那個司機,您倆瞧瞧我們的小蝶妹妹怎麼樣?」

八姐說著奪下我手中的小鏡子放進自己小包內。

子強哥與那位司機把車開慢了,回頭張望一下,

司機笑著說:「不錯呀!這個姑娘除了稍胖些外都很美麗啊!」

子強哥看後又回頭往前看,一語不發。

「子強哥,您咋不說話,不滿意嗎?」五姐說。

於是,子強哥慢吞吞地說:「我可不敢評論,說小蝶妹妹不怎麼樣,這又不是事實,說她漂亮,很吸引人們的眼球,又會說我討好小妹,是拍馬屁,很難的呀!」

「子強哥,您是個大男人嗎?說話這麼不爽快,扭扭秧秩如婆婆媽媽似的,我問您,小蝶妹妹在您眼中究竟咋樣?」五姐從座椅上跳起來對子強哥很凶地說。

「五姐阿姨,您不要對子強哥這麼凶麽,不要硬讓他為難?」我嗲聲嗲氣地說。

「我看呀!小蝶妹妹就是比您倆漂亮,脾氣比您們溫和,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我就喜歡她這樣的女孩。」子強哥理直氣壯地說。

「小蝶妹妹,您可不能讓人家隋隨便便喜歡的喔!江子強,您喜歡小妹就要真心地關心她,愛護她、伺候她,還有,還有……」八姐說得太快,一時說不下去了。

「還有,還有什麼呀?」子強哥見勢就迅速地追問道。

「還有,還有就是要一直愛著她,將來娶她!」八姐被逼得也不知自己說了什麼,胡亂地說。這話說得大家笑得前仰後倒的。

「說到哪兒去啦!真是個白癡!」子強哥不快地說。

「白癡?您敢這樣罵我?您,江子強小心,我要到董事長那裡去告您?」八姐肯定地說。

「您們這個妹妹是不錯的嘛!膚白、臉紅、眼大、嘴嫩不是很美的嗎?您們為這個爭吵太不值得了。」司機反而溫和地說。

「好姐姐,您別生氣了,都是小妹不好惹您生氣了。」我邊說邊輕輕地撫模她胸口。

「小妹,不管您的事,我肯定要到您媽處告他!」說著說著八姐用手唔嘴笑起來了。

我見她笑了,知道這風波就要過去了。

大家又沉默起來,我也東張西望看車外景象,這一切都好奇又有新鮮感,似乎把我一切煩堖都拋在後面,心情也開郎起來。

「姐姐,姐姐,您說實施媽的『計畫』,我住院要多少時間啊?」我問。

「這,我又不是醫生,怎麼知道啦!」八姐說。

「我看啊!時間不會短的。據說又很難的。」五姐說。

「那醫院的護士會不會很凶呀?」我又問道。

「醫院護士那會凶呀!不過,護士也不多的。大部份是由我們姐姐們照應的。」八姐說。

「要是都象姐姐們那樣護理、照顧那太好了。」我喜悅地說。

「小妹,您擔心什麼啦!這一切都有您的好媽媽安排妥當啦!」五姐肯定地說。

「是嗎?」我擔憂地說。

「什麼是嗎?難道您對您媽還不放心嗎?」五姐說。

「我不是這個意思吆!」我委曲地說。

這時,子強哥回過頭來扡話說:「小蝶妹妹,您放心好了,在醫院內有醫生、姑娘們為您伺候,照顧,在外面有我與海生照應,您內外都放心好了。」

「您們看,子強又要向小蝶妹妹獻殷勤啦!我告訴您江子強,這次,您沒有份的。」八姐眼睛一瞪很凶地說。

「這個金髮姑娘,人很漂亮,可說話很厲害的呢。」司機笑著說。

「唉!司機先生,您不知道啊!對付這種人只有用這個態度。否則,他就要,就要……」八姐說到這兒又打嗑論說不下去了。

「否則,否則就怎麼樣?」子強哥斜著白眼對八姐說。

「得寸進尺!」這次由五姐搶著回答。

「得寸進尺?我和海華只是外面聯繫、安排什麼的,東奔西跑的,有時還很危險,還要低聲下氣求人家為辦事。弄得不好還要挨批評呢。」子強哥很不高興地說。

「姐姐,子強哥,您們為了我都很辛苦、很勞累,我有時也不聽話,惹出些麻煩來,真為難您們了,真對不起喲,我也不好意思,不過,我由心底裡感謝您們大家對我的照顧和關愛。」我用柔軟的女孩音慢慢又嗲嗲地說。

子強哥聽了我的話,高興起來,得意忘形地說:「還是小妹通情達理,不如您們以勢欺人、強詞奪理。

「小妹,小妹。小妹是我們的小妹。您不要小妹、小妹的,您想取悅小妹,在董事長那裡請功領嘗呀!」八姐說。

「您們不要瞧不起我、看扁我,現在這個這個叫什麼什麼『計畫』還未開始,領什麼嘗呀?」子強哥反問道。

他們又爭起來了,我心裡很焦急。想想他們均為了我而爭吵,應該我來勸架才是。

「八姐啊!您不要指責子強哥了。姐姐們,還有子強哥都為『計畫』、為媽、為我很辛苦、很盡力。我們要團結喲。小妹會從心裡感激您們的。」我說。

「小妹也說得對,子強哥做事也認真盡力的。我們要為實現『計畫』齊心團結、相互合作才好。」五姐說。

「其實啊!我們也沒有說子強哥不好啊!我們是為了小妹不讓他欺侮喲。」八姐言語婉轉地說:「我說話太多、太重了。子強哥,您不要生氣喲,否則動了肝火,我可擔當不起啊!」

「好了,您們也別爭論了。醫院到了。」司機說道,車已經停在醫院門口了。

醫院門前有用外文寫著的簡潔銅牌,因為我不懂外文,但我想這已是漢森醫院了。門口周圍是潔白鏤空的圍牆,裡面一排大樹伸出牆頭。汽車在保安示意下進入醫院大門繞過一個大花壇在一幢白色三層別墅面前停妥。

湯姆醫生、美喜博士已在門前笑著等侯我們。下車後我與大妹小姐姐即奔向他們,用女聲嗲聲嗲氣地說:「湯姆大伯、美熹阿姨好!」然後朴在阿姨懷裡。

「Good morning!beautiful girls!」(早上好,美麗的女孩!)他倆親熱地拍著我倆肩膀。

子強哥很有禮貌地向他倆一一握手,姐姐們和善微笑著向他倆點頭示意。

我與大妹小姐姐在大伯、阿姨扶住下走上臺階直進大廳,在旁邊的沙發椅上坐下,

湯姆醫生說:「您們路上辛苦了,現在休息一下吧!喔!小蝶妹妹應該到了打針、吃藥的時候了。」

我隋即伏在沙發上讓大伯打針並吃了藥。

「子強先生,您同她們在此休息一會兒,我們去向院長通報。」湯姆醫生說。

「湯姆醫生,您不要這麼客氣,您儘管去吧。」子強哥說。

「這個醫院怎麼病人也不見的,如家裡一樣,我們似乎來訪客似的。」五姐說。

「這兒病人是少,也許是今天停診吧!這也說不清楚,我們還是耐心地等一下吧。」子強哥說。

我仍然依偎在八姐身上、雙手抱著八姐一隻手臂,好奇地四處觀望。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howardx02
  209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水仙玉立 帖子:59 积分:13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10/16 9:23:1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2 11:15:59

 以上是我收集到的而此地未發表的章節。第一段是第65章的部分,拷貝時出錯了,又不知如何刪除,大家可以忽略掉的。對不起……

支持(3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媚儿
  210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百花仙子
勋章:
等级:百合公主 帖子:6670 积分:34921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1/5/5 12:51:5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3/29 16:01:55

以下是引用howardx02在2018/2/22 11:15:59的发言:
 以上是我收集到的而此地未發表的章節。第一段是第65章的部分,拷貝時出錯了,又不知如何刪除,大家可以忽略掉的。對不起……

谢谢,辛苦了!



媚儿小家QQ群号码:151875020
一句寒暖,一线相喧;一句叮咛,一笺相传;
一份相思,一心相盼;一份友情,一生挂念。
保持温柔的心,留住朋友之情,努力工作厚道待人,抛开忧愁自寻开心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总数 210 1.. 上一页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