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一树梨花压海棠(第一章)见面约在炎炎夏日的午后


  共有285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一树梨花压海棠(第一章)见面约在炎炎夏日的午后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张妍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天涯芳草 帖子:19 积分:281 威望:0 精华:3 注册:2018/7/15 9:36:14
[原创]一树梨花压海棠(第一章)见面约在炎炎夏日的午后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9 23:10:44

一树梨花压海棠

 

(第一章)

 

见面约在炎炎夏日的午后 那还是八几年的事情了,虽然已经是尘封往事,对亦玫来说,却依然历历在目。

董亦枚的父亲,早年就车祸去世了,她是靠母亲一个人拉扯长大的。母亲是个老教师,收入也有限,一家人就挤在一间二十几平方的小屋子里。亦枚从小就是个女孩心理,长得也文弱、秀气,不像个男孩。到了二十八九的年纪,便再也憋不住,对母亲说了自己想做女人的心愿。

母亲倒也开明,虽然开始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最后还是心疼孩子,厚着脸皮问亲戚们七拼八凑了一笔钱,让亦枚去做了手术。这一下子,家底也基本上算是空了。小枚先去隆了胸,有了梦寐以求的丰满胸部。随后做了下身,还有声带和脸部女性化。手术都做得不错,医院把还把她当成一个宣传的成功案例。伤口养好以后,母亲陪着去派出所把户口簿上的性别和名字也改了。

董亦玫这个名字是她自己起的,带着书卷气,有点文艺味道。姑娘喜欢文学,她渴望自己像那些言情小说的女主角一样,能被男人爱。母亲不管怎么说,还有点人脉关系,便让亦玫去学了财会,随后在一家有色金属加工厂里帮她找了一个会计的工作。

在休息的时间里,亦玫要么和其他同龄姑娘一样,伴着母亲逛街购物,要么就一个人窝在小屋子里看书,有时也会写点小文章,去投投稿。平淡的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一转眼,已经出落成三十出头的大姑娘了。从外表来看,她除了嗓音略显低沉外,和普通的姑娘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最近,她在一本文学杂志上交了一个笔友。两个人书信往来,相谈甚欢,终于,对方提出想看看她的照片。亦玫没有把自己的照片给他,只是在回信里简简单单写了一句,“要见便见真人”。对方欣然同意了,于是双方便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她的心里是既紧张又兴奋的,像装着一只喳喳的小鸟一样。在书信交往中,对方给亦玫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有才气,说话也实在。不过,在现实中他会是怎样一个人呢?是否能接受自己这样的身体呢?姑娘的心里还真是有些担心的。 第一次见面的时间,约定在下午两点,就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公园里面。礼拜天,三十多度的天气,窗外的知了热的吱吱叫。

老母亲吃过午饭,便躺到那张棕绷小床上,摇着蒲扇午睡去了。她并不知道今天亦玫下午的约定,姑娘不想让母亲担心,也怕她唠唠叨叨个没完。

姑娘轻轻拉开那个有些斑驳的衣橱,在拉的时候,她尽量不让那已经有锈迹的铰链发出声响来,以免惊醒了母亲。姑娘在衣橱里稍稍拨弄了几下,抽出一件薄薄的夏衣,想了一下,又换了另外一件。随即又从小抽屉里取了一件白色的内衣,紧紧捏在手里,轻轻关上衣橱。

墙角有个小门,同样也斑驳了油漆,露出了白花花的底子,里面就是卫生间,小姑娘换衣服一般也在这里。亦玫钻了*进**去*,反手把门上那个小搭钩挂上。尽管家里只有两个女人,但姑娘觉得只有这么做了才觉得安心。卫生间还有一扇小窗,是磨砂玻璃的。对面很远处也是住家,看得见的,所以换衣服的时候也是要关上的。

门窗都关好以后,卫生间里面暗了不少,变成了一个私密空间,这里也愈加闷热了起来。旁边有一把小木凳子,没有漆,面子已经被岁月磨得锃亮。姑娘把手里的衣服放到凳子上,把脸朝向一边的墙。墙上挂着一面小镜子,那镜子真的不算大,勉强可以照得全上半身,像个相框似的挂在那里。

亦玫穿着双薄底子浅蓝色拖鞋,夹着白皙的脚趾。她挺着纤细的腰肢,站在镜子前面,慢慢抚着耳边的发,欣赏自己的脸。欣赏了一会之后,她觉得还满意,便褪下上身的碎花居家服、挂在门上一个稍稍一点歪斜的衣钩上。卫生间的地上铺着白色的小方块瓷砖,凉凉的。她调皮地把脚从夹脚拖鞋里脱了出来,把它们踢到一边,赤脚踩在瓷砖上,一下子便觉得凉爽多了。

随后,她脱去小花边的白色女汗背心,神情自若地在小镜子里袒了高高隆起的胸。她发现汗背心的背后靠近脖颈的部位破了一个小洞,便翘着小指,拿起来凑到眼前去仔细看。细碎的发梢从额前垂下来,她抬起纤细的手,轻轻捋了一下。最后她发觉那是可以钩上几针补好的,便放了心。亦枚把背心翻到正面,抚了抚白色的小花边,细心地叠好,整整齐齐地放在小凳子上。

“女小囡,出门要戴胸罩,否则不文雅。”,母亲带亦枚去店里买第一件布胸罩的时候,在她耳边就是如此轻轻叮嘱的。做女人的这些年来,她心里牢牢谨记着母亲的这番话。今天要去和笔友会面,她自然是不会忘记的。

她的胸罩,一共有三副,平时收在衣橱的小抽斗的最里头,一副一副叠好放在袜子旁边。全部是厚实的棉白布缝的,里面没钢圈。后面白布带子上也没有挂钩,只有两只白色小纽扣,纵横交错的线脚,钉得很牢。扣眼是白布条缝出来的两个环,打了交叉,就像旗袍上的盘扣,缝得也很结实。新的时候,那布环眼子一定是缝得又小又紧,在钮扣上箍得很紧的,像处子的那里。否则戴好了容易松脱出来。

第一次戴的话,纽扣扣起来感觉是吃得很紧的,塞都塞不*进**去*的样子,很吃力的。戴过几次,那眼子便松了,顺了,于是就好戴了起来。这就是当年妇女们都戴的款式,也不管青年、老年,没得选,女人都戴这一种。这种款式朴实,纯粹,没有很多花里胡哨的玩意儿,却也是很有味道的。在当时的小伙子、大姑娘眼里,这也是算得上是性感、时髦的物件,也是要在大城市里专门的店里才买得到的。第一次反背起小手,佩戴这种衣裳的小姑娘,都是会把小脸涨得通通红的,怦怦跳的心亦是要好久才会平复下来的。那种纯纯粹粹的羞涩感觉,只要是经历过的人,一定是终身忘不掉的!

母亲为了节约,自己用那台老式缝纫机花了一个下午帮亦枚手工缝出来一副,罩子的模样倒是和买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布头罩杯的面子上的线圈稍微多砸了几圈,背后的白布带子有一段因为不够了而换成了花布。

反正是贴肉戴在衣服里面的,只要尺寸不出岔子,能戴得上去就行。松了紧了,可以接一段或者剪一段来解决,母亲是巧手,亦枚渐渐地也学会了一些。

亦枚在变女人的时候,特意要求大夫把胸部的填充物放得多一些,做得丰满一点。毕竟,丰满的**房对女人,特别是像她这样的女人,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亦枚现在穿C罩的,后背要扣两个扣子,她觉得这样子正好。平时在家里,她不穿内衣,就会觉得胸部有明显的下坠感,走路是晃晃的。

她,心里暗暗地喜欢这样。胸前那晃动的软糯米团子,让她愉悦地体会着女人的丰满,生命的美好。

镜子里的姑娘,很白的,身子像一团糯米。腋下的那道疤痕,遮在浓密的腋毛里,淡得几乎看不见了。她又瞟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从衣服堆里取出胸罩,轻轻抖落开,捏在手里。那是刚从衣架收下不久的,晒了一天,吸满了太阳的阳刚味道,干爽得有些粗糙,就像擦根火柴便能点得着一般。

她俯下自己的上半身,任由软润的乳垂下来,把手里的胸罩上两根白布带子到到自己白皙的肩膀上去。那布带子没有花边的,连最细的花边都没有,只有粗粗的布纹理,边缘光光的。拇指宽的两根白布带子,看起来很平整,也足够厚实,应该担得住那份量。

亦枚双手捏住布胸罩的下侧沿,紧贴着白皙的身子,努力把乳拢进两个密布白色线脚的罩杯里去。她把身子弯得更低了一些,像个更加谦恭的淑女。那罩杯像个小碗似的,兜住那两个白白的糯米团子,不让它们掉出来。亦枚稍稍把身子直起来一点,捏住白布带子的根部,贴紧身体,把双手背到背后去,准备扣紧那两个小小的白纽扣。

童年的时候,亦枚从门缝里偷偷见过母亲在这面镜子前面,反剪着双手,俯下身子戴胸罩的样子。没错!就是这种白布胸罩,那时候她还不叫亦枚。母亲的背影漫溢着不知如何形容的女人味,那种成熟的女人美,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她看见了母亲戴着白布胸罩的背部,那是成熟的中年妇女的背,丰腴得像凝脂,虽然没了青春的曼妙,却性感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条白色的布带子横贯在后背心,边缘拷了细碎的小花边,淡得几乎看不出。中部的地方明显细了下来,让那带子现出一个柔润的弧,那个地方的布料似乎多用了几层,显得很厚实,微微地凸起着。后背心正中的部分,扣着两个洁白的小钮扣。与那扣环相比,那厚实的白色钮扣倒显得蛮大的,把扣眼都遮得看不见了。它们调皮地凸起在背心里,把那缀着碎花边的白布带子牢牢勒到肉里。

亦枚没有见到母亲的正面,只是记得两条雪白的肩带攀在她肩头上面的样子。母亲戴乳罩时的那种形体和神态,美得彻骨,让她夜里做梦都忘不掉。

于是她在心里暗暗种下了种子,若是自己做了女人,每天也要如此曼妙地在一间私密的小屋子里,对着一面小镜子,俯下半个身子,反剪着手,优雅如是地佩戴胸罩。随后在背后勒着粗白布带子,去拥抱朝阳!让那美得让人心醉的白色带子,日日夜夜牵绊自己的身子。如此,便不枉一生!

亦枚戴胸罩的神态,恬淡而自然,披肩的发梢随着身子的晃动而微微飘动着。此时的她,和普通的姑娘并没有什么不同。戴胸罩,脱胸罩,这件事情已经融入了她的生活,变成了日常,激不起任何波澜。她,由内而外,已经是一个女人了。

亦枚的手指,是纤细的。她曲着它们,忍着臂弯的酸,心里一边叹着女人的苦,一边不屈地努力扣着扣子。后背那两个难扣的布环环,从她的手里逃脱过几次,甚至于把糯米团子又掉出来几次。几经折腾,终于把两个白色的小纽扣结结实实地扣了起来。姑娘反背过手,在扣子上来回摸了几下,那种凸起的感觉,很熟悉。她又背过身子扭头朝镜子里去看,见到那道细窄的白布带子紧紧横勒在背心里,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姑娘的后背很白皙,散落着几颗小小的黑痣。虽然只有那么三四颗,但破坏了那凝脂般的完美,做手术的时候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去做掉它们了,于是亦枚便只好由得它们去。亦美总是觉得,自己以后会遇到一个喜欢它们的男人的。她要在他面前,神态恬静地戴上这质朴的布胸罩,让他欣赏自己的美态。

每次扣好背后那两个扣子,臂膊都是酸的,像被绑了很久似的。反背着久了,就会酸,这是很自然的。亦枚一直是如此戴的,她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是哪里来的,也许是母亲潜移默化的影响吧?她不喜欢在前面系好扣子,再转到后面去的戴法。她觉得,那样便一点点意思也没有了。

女人戴胸罩,就是要反剪着手,捏住白布带子的头,把手背过去戴的。那是女人戴胸罩的法子,是女人该有的样子。自己拼了命做了手术变了女人,吃了那么多苦头,做了高高隆起的胸,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可以每天在小镜子前背起小手,谦恭地俯下纤柔的身子,把两个糯米团子悠悠地塞*进**去*,再在后背扣上那两个又紧又窄的白色小钮扣吗?随后,在一整天里,便可以尽情享受那娇弱的糯米团子被托在手心里的温馨感觉,以及白皙娇嫩的肩头、后背被这粗白布的小衣服紧紧地勒着,牵着,绊着的种种奇妙!

女人的日常,就是如此细腻,敏感,琐碎。做女人不容易,要用心去体会。做女人的感觉,大抵如此。女人的幸福,开心,就在这肩头背心上紧紧勒住的白布带子带来的一牵一绊之中。那一牵一绊,是如此的微不足道,甚至于是些微的苦痛。你若能感觉得到,那幸福便来了……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媚儿
  2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百花仙子
勋章:
等级:百合公主 帖子:6894 积分:36093 威望:0 精华:22 注册:2011/5/5 12:51:5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10 11:58:28

好文章,请继续。


媚儿小家QQ群号码:151875020
一句寒暖,一线相喧;一句叮咛,一笺相传;
一份相思,一心相盼;一份友情,一生挂念。
保持温柔的心,留住朋友之情,努力工作厚道待人,抛开忧愁自寻开心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braslover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普通会员 帖子:3 积分:15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9/4 20:06: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10 12:47:36

非常喜欢这样细腻的文字。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2002水杯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普通会员 帖子:9 积分:20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9/2/8 2:13:2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10 23:19:08

哎呦,真的不錯哦!值得讚一個!!!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