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凤台战纪


  共有1248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凤台战纪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466 积分:3901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31 20:37:15

 

几次交手后,罗巴丹手下的士兵,毋宁说是海盗,对宜南国的禁军,这支特殊的职业娘子军发生了兴趣。她们一个个柳眉杏眼,皓齿朱唇,雪肤花貌,身段窈窕,外罩一层轻便皮甲,内衬色彩艳丽的刺绣衫裙,裙长及膝,裙摆飘荡之际,时而闪现出一截裹着纯白真丝长袜的圆润纤秀大腿,纵是惊鸿一瞥,也引人无限遐想,下面笔直的小腿和秀气的莲足则紧紧套在高筒牛皮绣靴之内,步履轻盈而矫健,香风习习,沁人心脾。谁能想到,这样的美娇娘一旦上了战场,却是不折不扣的玉面罗刹,血色修罗,杀红了眼比男人还悍勇无畏,刀刀见血,招招致命,令敌兵魂飞胆丧,逃跑时只恨少生两条腿。从她们的刀下侥幸逃生的人,则对她们的美色念念不忘,真想抢回来做老婆,长相厮守。相比之下,宜南国的男兵反倒羸弱了许多。当然,在宜南国之外,素女术的真相鲜为人知,人们只知道外邦妇女不可在宜南国的土地上久留。

手下们天天嚷嚷着要去凤凰台抢钱抢粮抢娘们儿,主帅罗巴丹也不能坐视不理。事实上,他早就在筹划一场海上大决战,彻底歼灭宜南国舰队,为光复黑蛮国铺平道路。可惜山田三郎死了,李长安也叛逃了,不习水战的罗巴丹对手下这群乌合之众,管理起来尚有难度,更别说指挥一场大海战了。在吉朗国王面前,他已经拍胸脯保证,年内一定能拿下凤凰台。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除了几次小规模的骚扰,两军持续对峙,战局没有太大变化。艾合买迪国王也急了,这帮海盗消耗吉朗国府库的粮饷,却寸功未建,寡人仿佛养了一群叫花子。于是他通过太监葛多禄,一再催促罗巴丹出战。罗巴丹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罗巴丹正在驸马府占卜出港的吉日,忽听外面人声噪杂,似乎出了什么全城轰动的大事情。出门一看,只见远处凤凰台的位置,升腾起滚滚黑云,直冲天际,甚至能看到火山口有炽热的岩浆涌出,红光耀眼。吉朗国的老百姓都在看稀罕。罗巴丹一拍大腿,天助我也,凤凰台火山喷发了,宜南国军民必定忙于避难和救灾。此刻他若趁人之危,当可一举歼灭宜南大军,完成复国志愿。

罗巴丹来不及多想,立刻召集全部人马,登船启航,杀气腾腾地向凤凰台扑来。路上有海盗头目开玩笑地对他说,那些娇滴滴的宜南小娘子,杀了委实可惜,最好抓活的,大家分了,驸马爷也算成人之美。罗巴丹哈哈大笑道,这好办,只要打下宜南国,财宝和女人弟兄们平分,本驸马,哦不,寡人只要土地。此时的罗巴丹,早已沉醉在复国称王的幻想中,似乎胜利已经触手可及。

这边,凤凰台上的宜南东征大军,确实忙于抢险救灾,将数万风台州百姓紧急用军舰运送到宜南本岛。火山口离风台州城和大部分村落较远,只是空气混浊,地上落了厚厚一层火山灰,暂时没有人员伤亡。但是人命关天,廖凤祥为首的东征军将领也不敢怠慢,贴出告示,挨家挨户通知,号召百姓们不要惜财,保命要紧,迅速撤离灾区。

正在这时,最让廖凤祥担心的事发生了。罗巴丹果然率领吉朗军趁火打劫来了。眼看敌人的舰队就要逼近港口,大部分宜南军舰上还装满了难民,无法投入作战。廖凤祥不得不面临痛苦的抉择。到底是救百姓要紧,还是集中力量迎战敌军?帐下谋士部将议论纷纷,各执一词。

“大帅,如果不把难民送下船,我军以寡敌众,恐怕难有胜算。”沈雯说。

“军人要以爱民为先,难道为了击退敌人,就要把无辜百姓置于危险境地吗?”冯秋彤马上提出异议。

“大帅,末将愿领兵死守炮台,为运送难民争取时间。”胡静怡请战。

······

“都别争了,让我来!”忽然一个清朗的男声打断了大家七嘴八舌的提议。众人循声望去,发现是先锋官萧长宇。这位将门虎子一直苦于找不到展示自己的机会,忍不住挺身而出。

“萧将军,这一仗你想怎么打?”廖凤祥单刀直入地问。

“禀大帅,末将忝为东征军先锋官,数月以来碌碌无为,未立寸功,实在惭愧。事不宜迟,末将愿率水军出战,与胡总兵配合,击退敌寇。请大帅成全!”萧长宇半跪下来,抱拳请命。

下面有人窃窃私语,怕这个毛头小伙没有经验,只是逞一时之勇。廖凤祥却欣然同意,当即做出安排:先锋官萧长宇带领一部分已经装备新式火炮的战船,出港迎敌,务必将敌舰队引入我方炮台的射程内,两面夹击,一举歼灭;署理怀仁镇总兵胡静怡带领本部炮营固守要塞炮台,配合萧长宇作战;沈雯和冯秋彤率全部女军把守风台州城;其余官兵和舰船加紧救援灾民,遇上敌船可以开炮还击,但不得恋战,避免将百姓卷入战火中。

这样一来,宜南军只有四千余官兵投入作战,而对面的吉朗军至少有七八千人。不过东征军的将士们愤慨于吉朗军不顾道义趁人之危,同仇敌忾,士气高涨。

罗巴丹在吉朗舰队靠近港口时,下令变阵,由围绕大帅座舰的环形阵变为一字长蛇阵,企图将宜南舰队堵在港湾内,消灭干净。这时萧长宇率领的军舰排成一列纵队,从港口鱼贯而出。罗巴丹数一数宜南军舰的数量,不禁发笑。萧长宇总共只有八大两小十条战船,总兵力应该只有五六百人,就这点兵,还敢以卵击石?

萧长宇的舰队冒着吉朗军的炮火,在罗巴丹座舰右侧冲出包围圈,将吉朗军的横队截为两段。由于萧长宇船速太快,吉朗军舰只要第一炮打不中,再装填炮弹就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宜南军舰从眼皮底下穿过。这次惊险的敌前穿插,萧长宇只损失了一条快艇,其余军舰上多了几个弹孔,燃起的火焰也很快被扑灭,基本上毫发无伤。等到萧长宇舰队绕到吉朗舰队背后,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就开始了。吉朗军眼睁睁看着萧长宇一轮齐射,瞬间摧毁自己一艘战舰,而己方舰船有的来不及掉头,有的掉头了,火炮射程也不够远,阵型很快陷入混乱之中。

罗巴丹一时被萧长宇打蒙了,接连损失了三四艘战舰才反应过来,下令各舰聚拢起来,追上萧长宇。这时吉朗军人心不齐的问题就暴露无遗,原先山田三郎的部众大多被吓破了胆,不敢追击萧长宇,落在了后面。聚拢在罗巴丹座舰周围的,只有吉朗本国的舰船。

罗巴丹也管不了太多,反正也没指望那群有奶便是娘的海盗派上多大用场。他率领嫡系人马,一路穷追不舍,沿着凤凰台的海岸绕了大半圈,终于和萧长宇交上了火。

萧长宇一挥令旗:“杀!”便领着八艘战舰勇敢地闯入敌阵。萧长宇和罗巴丹的座舰渐渐靠近。罗巴丹看见敌将是一个丰神俊朗的白面少年郎,不由得捋须大笑。就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上来送死?于是他大手一挥,下令开炮。

吉朗军的火炮不够精准,能不能打中靠运气。这次罗巴丹中了头彩,击沉了萧长宇一艘战舰,重创两艘。仅剩五艘可用军舰的萧长宇,在冲乱吉朗舰队阵型后,虚晃一**腔,拐了个大弯,似乎要弃船等岸。

罗巴丹哪肯放过这个良机,不假思索地追了上去。谁知这个海湾不深,许多吉朗军舰搁浅。而萧长宇奇迹般地再次甩掉尾巴,掉头冲向远海。本来搁浅也不算多大事,只要等下一次涨潮,就能脱困。谁知岸上阴森森的树林里忽然炮声隆隆,火光闪闪,原来胡静怡把岸防炮台用树枝伪装起来。现在互为犄角的几座炮台火力全开,打得吉朗军哭爹喊娘。罗巴丹眼睁睁看着一艘又一艘搁浅的军舰被击毁,却毫无还手之力,因为搁浅时炮位无法调整。

罗巴丹明白这下子完了,中了那小子的计。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赶紧率领未搁浅的军舰迅速驶出港湾,至于其他陷在沙滩上的己方官兵,顾不上了,让他们自生自灭吧。由于萧长宇在后面紧追不舍,罗巴丹一口气跑了好远,终于远离了凤凰台岛,回头一数,只剩十几艘伤痕累累的军舰跟随自己。

萧长宇放弃了对罗巴丹的追击,回头与胡静怡合兵一处,砍杀陷在沙滩上的敌兵。不少吉朗士兵失去斗志,放下刀**腔,跪在沙滩上告饶。胡静怡将这些俘虏收押起来,竟有一两千人。加上方才的炮战,萧长宇和胡静怡一共歼灭了三千多吉朗军,击毁了五六十艘敌舰,而己方仅仅伤亡五百余人,损失大舰三艘,快艇两艘。

至于那些滞留在港口的海盗,他们见风台州城似乎寂寥无人,纷纷下船,冲入城中,抢掠灾民遗弃的财物。正在他们喜滋滋地破门入户搜刮民财时,忽然城门轰隆隆合上了。伴随着娇柔的喊杀声,一千多名粉妆玉琢的宜南女兵从城中各个角落冲出,好似神兵天降,挥舞着宝剑和大刀,毫不留情地砍杀这些要钱不要命的海盗。这便是沈雯与冯秋彤定下的瓮中捉鳖之计。海盗们终于能和这些美貌动人的女兵肌肤相亲,闻到丽人身上的花香,甚至看到飞扬的裙裾下面圣洁而素净的白丝美腿,然而这却是他们的死期。这些形容猥琐的海盗淫笑着,嘴上流着哈喇子,色眯眯地盯住女兵的胸口和裙下看,甚至伸出咸猪手来,想要唐突佳人。女兵们看了,更是羞愤难当,只能一刀斩下这些无耻淫贼的狗头。有一个年轻的女兵被好几个海盗堵在屋里,寡不敌众,差点被糟蹋了。千钧一发之际,冯秋彤带兵赶到,将这伙贼人砍成肉泥,救下了她。尽管并非女兵们的本意,中了美人计的海盗们战斗力大减,一个个倒在血泊中。也有个别不好色的海盗,抱着一大兜金银财宝想要逃命,却打不开城门,被女兵们乱箭射死。就这样,女兵们几乎零伤亡地斩杀了闯入城中的好几百名海盗。有几条漏网之鱼,侥幸开船逃跑,给罗巴丹报信去了。

东征军这场空前的大胜仗,一举洗雪前耻,为胡胜奎等殉国将士报了仇,而且是在只投入半数兵力的情况下。粗略一算,此战共毙伤俘敌四千五百余人,击沉敌舰六十二艘,缴获刀**腔火铳大炮无数。吉朗军遭到沉重打击,已经无力再侵犯宜南国的疆土。长期袭扰宜南国沿海的海盗势力也一扫而空。

罗巴丹逃回吉朗国时,已成丧家之犬。吉朗国王艾合买迪惊恐万状,再也不信任这个志大才疏的驸马。贴身太监葛多禄趁机进言,献上罗巴丹的人头,向宜南国天王谢罪,才能避祸消灾。艾合买迪舍不得女儿成为寡妇,犹豫不决。罗巴丹听说国王想把自己卖了,怒不可遏,竟然率领亲信作乱,攻入王宫,杀害了老岳父艾合买迪,自立为王。待罗巴丹的人去捉葛多禄时,这个嗅觉灵敏的太监早已逃之夭夭。

宜南天王听了捷报,大喜过望,刚要和群臣商议如何奖赏有功将士,忽听外面有人通报,吉朗国使臣觐见。主上以为是吉朗国王来上降表,不料却是满身血污的太监葛多禄效法申包胥哭秦廷,向宜南国报告了罗巴丹弑君篡位的消息,泣血求援。

主上听完葛多禄的哭诉,心中暗笑,艾合买迪你个老匹夫,真是养虎为患罪有应得。不过这一天赐良机,主上自然也不会放过。于是主上下旨,命征东大元帅廖凤祥趁热打铁,攻打吉朗国,诛杀篡国逆贼罗巴丹,另立艾合买迪的亲族为王。

罗巴丹篡位称王,本是狗急跳墙,不得人心,统治力极为脆弱。廖凤祥率领的宜南大军登陆后所向披靡,忠于吉朗旧王室的大臣和军队纷纷倒戈投效。罗巴丹沦为孤家寡人,走投无路,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吉朗国公主,然后纵火自焚。罗巴丹的死硬党羽也被愤怒的吉朗人一个个揪出来,当众处以极刑。

战后宜南天王命廖凤祥与葛多禄一同料理善后事宜。经过一番寻访,葛多禄从民间找到了一个据说是艾合买迪远房侄子的三岁男孩,立为国王,趁机让他受洗入基督教,取教名方济各。葛多禄为摄政,兼为吉朗教区的主教,掌握吉朗国的政教大权。从此吉朗国成为宜南国的藩属,逐渐基督教化。宜南天王也不贪图吉朗国的土地财货,只要边疆安宁,商路畅通,他就心满意足了。

廖凤祥率东征大军凯旋,向太尉谢谦之上缴帅印,元帅府解散,各队归营。朝廷论功行赏,恢复廖凤祥的正一品上柱国官阶,仍任禁军都督,加封秦国夫人;沈雯晋升为正二品骠骑大将军,提督城北大营军务,加封上党郡夫人;冯秋彤晋升为从二品威烈上将军,仍任骁骑卫指挥使,加封普宁郡夫人;胡静怡晋升为从一品柱国,领怀仁镇总兵,加封薛国夫人;萧长宇晋升为从二品荡寇上将军,任水军都督,册封卫国公世子;高德建仍居原官,赐白银五百两,绢二十匹。其余有功将校士卒,赏赐有差。

凤凰台一战,以廖凤祥为首的女将女兵功勋卓著,地位也大大提高。趁此机会,廖凤祥积极为姐妹们谋福利,终于说动主上,放宽了法令的限制。从今以后,像禁军女兵这样自食其力的宜南国女子,不必遵守出嫁从夫的规矩,而是可以招夫入赘。在这种家庭中,妻子为大,所谓丈夫,跟从前的男宠面首没什么两样,都要低声下气地顺从妻子,满足她的生理和情感需要,还得操持家务。妻子如不满意,可以随时休夫另嫁,不算失节。丈夫没有独立的财产,更不能背叛妻子,另娶妾室。孩子也随母亲姓,被视为女方家的继承人。

这样低三下四的上门女婿,几个男人愿意当呢?还真有。这些人大多是出身贫苦的农户渔民子弟,也有屡考不中的穷秀才,亦或是好逸恶劳的浮浪子弟,囊中羞涩,无钱娶妻,只好放下男人的尊严,走这条路。有专门的媒婆,帮女兵们挑选丈夫。不过这样的丈夫,一旦碰见女兵阉割净身前已经娶妻的情况,或许就赚了。女兵通常会带着前妻,一起嫁给他,甚至还带着陪嫁丫鬟。

身为女军的首领,廖凤祥也带头“娶”了丈夫。这人是孙凝香先看中的,连哄带骗弄到家里。他叫陈德邦,出身于书香门第,可惜家道中落,一贫如洗。他曾暗恋隔壁王员外家的小姐。然而当他闭门苦读时,王小姐却嫁人了。陈德邦深受打击,在考场上发挥失常,名落孙山。他心灰意冷,想要落发出家,方丈却不肯收他。碰巧孙凝香在寺中上香,瞥见这个俊俏后生,满心欢喜,便寻个由头请他吃饭,趁机将他灌醉。陈德邦醒来,发现自己光着上身,和只穿肚兜的孙凝香并排睡在床上,不由大吃一惊。孙凝香故意大哭大闹,说公子酒后乱性,坏了奴家的贞节,公子若不肯负责到底,奴家就死在你面前。陈德邦只好从了孙凝香,答应娶她为妻。

<!--[if gte mso 9]>1111<![endif]--><!--[if gte mso 9]><![endif]--><!--[if gte mso 9]>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 磅Normal0<![endif]--><!--[if gte mso 9]> <![endif]-->

支持(1中立(0反对(1回到顶部
总数 11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