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女捕快


  共有1174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女捕快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495 积分:4271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原创]宜南国记之女捕快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9 21:43:25

 宜南国记之女捕快
宜南国的府、州、县衙门都设有巡捕房,分为男女两班。女捕快大多来自退役的禁军女兵。因为男女大防的关系,对女性搜身、搜查大户人家内院和风月场所、押解女犯、勘验女尸等工作,由女捕快承担。女牢亦有专门的禁婆看守,闲杂男子严禁入内。
罗琼仙是京兆府衙门的女捕头,手下有捕快六名。近年来,有个绰号“夜里王”的江洋大盗神出鬼没,频繁作案,入室盗取富贵人家的财宝,顺便糟蹋内院女眷。被害女子大多不堪受辱,或悬梁,或跳井,下场悲惨。官府极力搜捕,每次都功亏一篑,让他逃了。就在蓬莱公主大婚的当夜,南城广仁坊卢员外家发生一桩血案。卢员外一家出席公主婚宴,回家发现卢小姐的贴身丫鬟白蕊横尸床上,衣衫破碎,下身裸露,满地血污,显是惨遭奸杀。同在内院的老妈子赵一嫂也死在厨房里,胸口插了一把匕首。
罗琼仙查看了现场,又勘验了白蕊和赵一嫂的尸身,心情沉重。从作案的手法看,很像是夜里王所为。但夜里王一贯只劫财劫色,不取人性命。这个比夜里王更残忍的匪徒,到底是谁?
此案一出,整个京城人心惶惶,尤其是那些深闺妇人,夜不能眠。女护卫的工钱因此涨了数倍,依旧人手紧缺。主上闻之,亦是震怒非常,严令刑部会同京兆府等衙门,限期破案,缉拿真凶。
京兆府尹陈杭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怎么也摸不着此案的头绪。深夜里他翻阅卷宗,在刑名师爷的指点下,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便连夜召来女捕头罗琼仙,共同研讨案情。
“罗姑娘,你验了丫鬟白蕊的身子,那贼人手段如何?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陈杭问。
涉及到男女之事,罗琼仙羞得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可是为了办案,不得不硬着头皮对福音和师爷两个大男人说:“禀大人,据小的探查,被害人脖颈上有青瘀,下体撕裂,有伤痕多处,体内留有贼人的阳精。贼人大概是傍晚时分,趁赵一嫂在厨房烧饭,白蕊姑娘在做针线活,入室行抢。他先一刀扎死赵一嫂,再捂住白蕊姑娘的嘴巴,防止她喊人,在两刻钟之内,奸污了白蕊姑娘,然后将其活活勒死。事后抢走卢员外家的名贵字画一轴及夫人小姐的珠宝首饰若干,翻南墙逃出。墙外的脚印到大街上就消失了。因为城门夜晚关闭,他最早只能在次日早上出城。目前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些。”
刑名师爷点点头说:“不错,罗姑娘观察的细致。不过我倒有个疑问,这么长的时间,街坊邻居没听到一点动静?”
“卢员外家住的较偏,一面临街,两面临河,只有一个邻居,是做糕点的,晚上早已打烊。老板夫妇不在这儿住,只有一个伙计阿旺守夜。我们刚想找阿旺盘问,哪知阿旺突然辞了工,搭船出海,形迹可疑。”
“你的意思是,怀疑阿旺跟贼人同谋?”
“有这种可能。我们派人去码头堵截,迟了一步,船已经开了。”
“继续调查阿旺的底细。另外,迅速摸排可疑人员,询问城门守兵,第二天出城的人有没有神色不对头的。”陈杭捋须思索了一会儿,下令道。
罗琼仙为了调查阿旺的情况,换上便装,去阿旺常去的酒馆蹲点。她偶然听到几个认识阿旺的人议论案情,话里提及阿旺与一个叫楚楚的妓女有来往。
罗琼仙立刻找到楚楚的书寓。说是书寓,其实就是低档的暗娼。楚楚见女捕快来了,以为是自己没挂牌纳税的把柄*被*抓到了,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向罗琼仙奉上孝敬。
罗琼仙把银两还给楚楚,说:“楚楚姑娘,我知道你孤零零一个人,被迫做这种营生,也不容易。我可以不告发你偷漏税的事,但作为交换,你必须把关于阿旺的一切信息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不得隐瞒。”
楚楚如蒙恩赦,大喜过望,十分爽快地交代了。原来伙计阿旺从乡下进城,羡慕京城的纸醉金迷,一开始经常来楚楚这儿寻欢作乐。可是他那点工钱,哪里够用,总是赊账。时间长了,楚楚忍无可忍,就拒之于门外。后来阿旺认识了一位江湖上的朋友,不知怎么的手头没那么紧了,不但还清了欠账,还时不时送楚楚一些小礼物,讨她的欢心。做这行的,谁会跟钱有仇?楚楚也就重新对阿旺笑脸相迎了。阿旺甚至半开玩笑地说,等他攒够了钱,就雇上一顶大花轿,娶她过门。可是老板并没有给阿旺涨工钱,阿旺的钱八成就是那个江湖朋友给的。
罗琼仙顺藤摸瓜查下去,结果令人吃惊。阿旺的那个江湖朋友,据酒馆的熟人回忆,像是个羽扇纶巾风流儒雅的书生,衣服华丽,出手阔绰,不像是缺钱的人。这样的长衫书生也会做贼?
不过人不可貌相,罗琼仙和刑名师爷翻阅户籍档案,一个名叫章成瑾的银匠进入了他们的视线。此人从身高、体貌等方面,相当符合嫌疑人的特点。而且为了防止盗贼销赃,京城所有打金银的铺子,凡是熔化首饰为金条、银两的,都要登记。目前为止也没有人变卖卢家夫人小姐的首饰。章成瑾早年以打制首饰为生,后来买了大船,出海经商。此人还有一个特点,酷爱收集名家字画。卢员外家被盗的那幅画,是宋人的真迹,卢员外视为传家宝,秘不示人。也许章成瑾觊觎此画已久,收买阿旺为眼线,趁主人赴宴之机,杀人抢画。
官府立即开展了对疑犯章成瑾的搜捕行动,却扑了个空。据邻居说,章成瑾早年丧妻,一直孤身一人。身为富商,他居然不续弦,也不养姬妾丫鬟,一年中大半时间都在船上,行为十分怪异。就在卢家命案发生后不久,章成瑾忽然消失了,最后一次跟邻居张大妈打招呼,说是又要出海。但是罗琼仙等人翻阅市舶司的记录,以及实地验看,章成瑾的船一直停泊在港口,寂寥无人。市舶司又提供了一条线索,阿旺上的那条船,船主与章成瑾相识。
所有证据都指向章成瑾,但章成瑾究竟去了哪里?官府画影图形,全国通缉,大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结果。阿旺也躲在海外,没有回国。命案久悬未破,犯人逍遥法外,令罗琼仙倍感压力,同时愤慨不已。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卢员外家命案发生后,夜里王似乎也销声匿迹了,入室采花的恶性案件大为减少,京城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松了一口气。难道夜里王就是章成瑾?罗琼仙越来越坚信,章成瑾的身上藏着更多的秘密。
卢员外家一直生活在那桩命案的阴影里,全家搬到乡下居住,卢小姐的婚事也告吹了。一天,罗琼仙看到卢小姐给白蕊上坟,大为感动,发誓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给被害人一个公道。
一天,罗琼仙去许国公崔毅炳府上查案。其实是一桩鸡毛蒜皮的小事,崔毅炳的正妻吕徽嫉妒新来的小妾李妙媛,诬陷她偷男人,李妙媛愤而跳井证清白,被府上女护卫及时救下。罗琼仙一来,没费多大功夫,就查清了事实,那些所谓的偷情证据,是吕徽故意放在李妙媛房间,栽赃陷害。崔毅炳气得当时就要写休书,休了吕徽这只河东狮,被人劝住。不过罗琼仙偶然瞄了一下那位救了李妙媛的女护卫,不由得暗暗吃惊,倒吸了一口凉气。此女身形样貌,竟与众人描绘的章成瑾酷似。难不成是章成瑾为了逃脱追捕,自阉做了女护卫,寄身许国公府避祸?
罗琼仙不动声色,暗地里找许国公府管家了解情况。这位女护卫自称姓于,闺名素言,年方三十四岁,来府上做事才三个月不到。她平时勤于习武,不过武艺稀松平常,只是忠心耿耿,按时当班执勤,从无疏漏。这次又救下李姨娘,功劳不小,崔毅炳赏了她许多银子。
“于姑娘,小妹见到院里十八般兵器,不由技痒难耐,可否借宝地比试一下刀**腔,让老爷夫人开开眼?”罗琼仙故意当着许国公夫妇的面,大声对于素言说。
“罗姑娘,非是在下不愿,只因众人在场,刀剑无眼,我看还是免了吧?”于素言明显表现出心虚。从罗琼仙的冷峻眼神里,她仿佛读到了什么。
“不妨事,不妨事,我们到楼上看。素言姑娘,你就跟罗捕头比划几下,点到为止,让大伙儿见识一下你的功夫。”崔毅炳对于素言青睐有加,有心给她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
主人有令,于素言不得不从。罗琼仙又说为了避免误伤,咱们不用兵器,徒手搏击。这给了罗琼仙一个近距离观察于素言的机会。于素言太弱了,罗琼仙三下五除二就摔倒了她。肌肤相亲的那一刻,罗琼仙直觉感到,于素言并非禁军女兵出身,根本不会武功,但身轻如燕,手劲颇狠。最重要的是,于素言很可能是最近才净身的,身上的男人味儿很重!即使于素言极力用脂粉和花香掩饰,罗琼仙也能一眼认出。
女兵净身后,身体和心态都会潜移默化发生改变,几年后容貌体态、言行举止都会基本女性化,那种玉软花柔、媚骨天生的女儿气质,不是一朝一夕速成的。罗琼仙自己深有体会。所以禁军女兵会几年换一茬。退下来的人当中,罗琼仙算是幸运的,在衙门做事,继续吃皇粮。有些姐妹下场凄惨,即使沦落风尘,也低人一等,遭到客人和同行的蔑视与欺辱。因此罗琼仙格外同情风尘女子,不会利用职权敲诈她们,兴许哪位姑娘就是昔日的袍泽姐妹呢。
虽然怀疑于素言的身份,但没有确切证据,罗琼仙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她一边派人盯梢许国公府,看于素言会不会出门办事,一边重新翻阅卢员外家命案的卷宗,寻找蛛丝马迹。一般来说,女护卫因为是受雇于主人,不像丫鬟签了卖身契,行动比较自由,不当值的时间可以出门走走。但于素言总是躲在许国公府,不曾露面。罗琼仙兴奋了,看来那次是打草惊蛇了。
这时在许国公府,正妻吕徽和小妾李妙媛的矛盾愈演愈烈。李妙媛感到不安,借口身体不适,去妙香山下的崔家温泉山庄暂住几日,点名要于素言陪同。于素言终于抛头露面了,骑着马,在李妙媛的轿子前引路。爱妾不在身边,崔毅炳感觉浑身不自在,丢了魂儿似的,于是三天两头去山庄与李妙媛幽会。中秋节午后,崔毅炳喝了雄黄药酒,欲火焚身,醉醺醺的闯入女眷沐浴的温泉池。一片白雾之中,好像有一位赤身女子独自泡澡。崔毅炳精虫上脑,也看不清她是不是小妾李妙媛,跳进池水,强行求欢。哪知此女正是于素言。她极力挣扎抗拒,又不敢弄伤老爷,最后还是被崔毅炳摁在池边,不幸失贞。
那一夜,于素言辗转难眠。第二天一大早,她赶到京兆府衙门,敲响了门口的登闻鼓,投案自首。在京兆府尹陈杭和一众师爷、衙役面前,她平静地承认,自己就是“夜里王”章成瑾。丧妻之后,他不再续娶,而是迷上了采花和偷盗,立志要淫遍天下女子,收尽天下珍宝。偷来的金银首饰,他亲手熔化,作为生意的本钱。他一直秉持着一个原则,只采花,不伤人命。那一次,他得知卢员外家有一幅传世名画,苦于不知细节,于是收买了伙计阿旺。阿旺此人好色贪婪,早就眼馋隔壁卢员外家丫鬟白蕊,曾经跳墙求欢,白蕊却严词拒绝。阿旺恼羞成怒,帮助章成瑾成功盗取了字画。章成瑾先逃走了,阿旺为了找白蕊,留了下来。不巧被厨房的赵一嫂发现。阿旺害怕事情败露,杀了赵一嫂灭口,又想带白蕊走。结果白蕊坚决不从。阿旺气急败坏,奸污并杀害了白蕊,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自家店铺。第二天对此一无所知的章成瑾按照约定,送阿旺上船,逃到海外避风头。阿旺刚走,章成瑾就得知卢员外家出了人命。虽然人是阿旺杀的,但章成瑾自己也难逃干系。为了避祸,章成瑾狠下心来,挥刀自阉,改名于素言,做了许国公府的女护卫。因为自己贪图一幅画,断送了两条人命,于素言一直良心不安。现在自己也被许国公霸占了身子,遭到报应。章成瑾想起那些被自己奸污的女子,自尽的自尽,发疯的发疯,内疚感达到极点。终于,她的心理防线崩溃了。她决定投案自首,坦白罪过。
听了于素言的叙述,陈杭半信半疑。他问:“既然你说人不是你杀的,真凶是阿旺,那阿旺又在哪里?你协助凶犯逃跑,当与凶犯同罪!本官定要缉拿阿旺,与你当面对质!”
“阿旺死了。他在海外花钱大手大脚,被人盯上了,遭遇谋财害命,也算是恶有恶报。”于素言平静地说。后经调查,于素言所说属实。
案件就此真相大白。于素言被关入女牢,等待主上的裁决。最后主上朱笔亲批,该犯虽未杀害无辜,且有投案自首情节,但玷污无数良家女子清白,致使被害女子自尽,其罪难恕。该犯现为女儿身,为保全颜面,免于当众处刑。钦赐毒酒一杯,自行了断。
关押于素言的女牢,环境与男牢有天壤之别,除了有栅栏,完全按照小家碧玉的闺房来布置。窗明几净,床铺整洁,还有女子专用的妆奁、铜镜、水盆、净桶等物。衣柜中有袄裙、肚兜、亵裤、丝袜、绣鞋等衣物,以备换洗。女犯可以淡施脂粉,荆钗布裙,保留最后一丝尊严。行刑那天,禁婆按习俗给于素言送来了一套漂亮的大红嫁衣,凤冠霞帔,胭脂水粉等物。民间传说,没嫁出去的姑娘死于非命,阎王爷不收,所以要妆扮成新娘子下葬。于素言早已心如死灰,面对这些东西,碰都没碰。
罗琼仙见状,柔声劝慰道:“素言姑娘,女人一生中最重要、最幸福的时刻,就是风风光光地把自己嫁出去,与爱郎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如此才算一个完整的女人。来吧,我教你,怎么把自个儿打扮成世上最美丽的新娘子,漂漂亮亮地上路。”
于素言抬头望了望罗琼仙的香腮粉脸,心一软,眼泪簌簌落下,轻轻颔首。罗琼仙为她拭去泪珠,然后手把手教她描黛眉、贴花钿、扑香粉、搽胭脂、咬红纸,绾起她的长发,用木簪固定。梳妆完毕后,于素言看到铜镜中有个美艳妖娆的女子,顾盼生辉,巧笑嫣然,几乎不相信是自己。她用颤抖的双手戴上凤冠,披上霞帔,穿上火红的嫁衣,踩上崭新的大红绣鞋,陶醉在自己的美丽中。但是她马上就从喜悦中惊醒,这一身大红喜服,同时也是自己的寿衣,上路的时刻到了。于素言想哭却哭不出来,一幕幕往事历历在目。罗琼仙给她捧上一盘丰盛的酒菜。于素言无心去吃断头饭,惨笑一声,突然抓起那瓶鹤顶红,扒下塞子,一饮而尽。她瘫倒在罗琼仙的怀抱里,脸上留着笑容,嘴唇微微颤动,想要留下遗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一会儿工夫,她脑袋一歪,手臂垂下,在罗琼仙怀里含笑而逝。罗琼仙抱住于素言渐渐冰冷僵硬的遗体,禁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案子终于破了,罗琼仙却有些愧疚。若不是于素言主动投案,不知还要查到什么时候。妓女楚楚听说了阿旺杀人的事,既害怕又吃醋,在罗琼仙跟前埋怨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阿旺这个混蛋,一会儿跟老娘卿卿我我海誓山盟,许诺什么非你不娶,转眼间又看上卢员外家的丫鬟,为这丢了命。罗捕头,您看这世上还有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么?”
罗琼仙笑着反讽道:“莫说男人无情,楚楚姑娘不也一样:‘烟花女子巧梳妆,洞房夜夜做新娘。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干了这行,就该明白,什么样的男人都有,靠男人不如靠自己。”
楚楚羞得脸颊绯红,轻轻捶了罗琼仙一记粉拳,反问道:“罗姑娘你呢?难不成你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岁数不小了,还是完璧之身?”
这下子轮到罗琼仙尴尬了。自己十五岁投军,还是小伙子的时候,跟着老兵逛过几回窑子。二十岁那年,被禁军点了名。入宫之前,她也没学别人弄什么“阉前嫖”,而是左手套弄玉茎,兴奋得快射的时刻,右手挥刀斩下那一嘟噜物事,一了百了,从此断绝杂念,清心寡欲。做了五年士兵、五年伍长,她于三十岁退役,成为京兆府女捕快,次年升为捕头。罗琼仙与部下沈清芝、徐玉兰、何蕊珠、高美凤、吴卿怜、毛春香七朵姐妹花,住在衙门附近的女捕快宿舍里,一人一间小屋,倒也清静,无人打扰。姐妹们有的按捺不住空闺寂寞,找外面男人幽会,罗琼仙看透不说透,却不愿随波逐流。想起白蕊和于素言穿着嫁衣下葬的惨状,罗琼仙不由得物伤其类,脊背发凉。难道自己也该找个靠得住的男人,把这副女儿身托付于他?
离百里兰贞的时代渐远,现在宜南国的风气日趋保守。没丈夫的女子,已经不敢明目张胆养男宠了。私下找个野男人,做一次露水夫妻,也冒着很大的风险。一旦传扬出去,走在街上会被路人指指点点,这辈子就抬不起头来了。对于宜南国女子而言,排解生理需要,更安全的方式是与同性“磨镜子”。宫里的妃子,大户人家的夫人,都有贴身丫鬟帮忙,不管是手指按摩,还是用狎具,都是熟能生巧,妙不可言。养不起丫鬟的平民女子去哪儿呢?有人瞄准商机,开办了一家专为女性服务的温泉旅店。
说起这位聪明的老板娘,罗琼仙也认识,正是前宫廷尚医局针灸女医廖青莲。出宫以后,她盘下妙香山下一座温泉别庄,改造成只许女客入内的旅店。为女客提供搓澡、按摩穴位、推拿精油、养颜丰胸等服务的侍女,大多是大户人家淘汰下来的丫鬟,因为俊俏伶俐,招致女主人嫉妒和驱逐。即便是家境贫寒的小家碧玉,掏几个铜板,也可以舒舒服服泡温泉。再加点钱,就可以享受侍女的贴心服务。旅店里还设有一些私密包厢,客人和侍女在里面做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外人也无从得知。因为整个旅店没有一个男人,就算是头脑迂腐的道学先生,也不好说什么。温泉旅店一开张,很快人气爆棚,客似云来。许多贫寒人家的妇女平时省吃俭用,攒下一点点私房钱,就来泡温泉。无论丈夫怎么质疑,她们一口咬定是去洗澡的,丈夫也无可奈何。像楚楚这样的青楼女子,也喜欢往温泉旅店跑,洗去一身的疲惫,放松心情。听了楚楚的描述,罗琼仙也不禁暗暗心动。
这天饷银发下来,捕快七姐妹商量去哪儿玩。最后在徐玉兰的推荐下,大家决定去廖青莲的温泉旅店。姐妹们看到罗琼仙一副呆头鹅的样子,笑着问她,是不是不懂那是什么地方。罗琼仙含羞点头,小心脏砰砰直跳,对温泉旅店的服务充满了期待。
七姐妹叫了一辆大车,赶往妙香山下。廖家温泉旅店坐落在一片花海中,清幽雅致,景色怡人。她们下了车,跨过那道“男子莫入”的木牌楼,来到了旅店门前。
“各位小姐,里边请,里边请。丫头们,快过来招呼客人。”廖青莲艳妆丽服,斜簪大朵牡丹花,雪胸半露,俏脸含春,亲自站在门口迎客。七八个侍女闻声跑过来,一人挽住一位女捕快的手,热情地把她们带到温泉池边。
七姐妹站着不动,听任侍女们脱去身上一层层衣物,直到不着寸缕。温泉池上,烟波浩渺,白雾氤氲,当中矗立着一座假山。许多赤身女子露着白花花的臂膀和胸脯,下半身泡在泉水里,有说有笑,互相泼水,游来游去,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氛。为了保障女客们的隐私,澡堂四周高墙耸立,上面盖着一个巨大的穹顶,基本上是密闭状态,只开了几扇小窗,透进几缕阳光来。墙壁上点着油灯,让光线显得不那么暗。倘若有不轨之徒,企图窥探这一池春色,在趴到窗户上之前,就会被巡逻的女护卫发现,扭送官府。七姐妹看到安防措施如此严密,渐渐放宽了心,下到温泉池里面,开始享受泡澡的过程。
在清澈见底的温泉里美美地泡了大半个时辰,罗琼仙上了岸。侍女连忙为她披上毛巾,防止着凉,并问她要不要全套服务,只需三钱银子。罗琼仙见其他姐妹一个个在侍女的陪伴下进了包厢,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进到包厢里,锁上门,罗琼仙赤身躺在竹板床上,舒展四肢,心旷神怡。这时侍女也脱得赤条条的,与客人坦诚相对。罗琼仙见这个侍女长得颇水灵,怪讨人喜欢的,便问她叫什么名字,几岁了,从哪儿过来的。侍女自称秋儿,原是丽妃娘娘的贴身宫女。有次圣上摆驾丽妃寝宫,秋儿上来奉茶,主上随意摸了一下她的白嫩小手,称赞了一句真好看。丽妃娘娘为此妒火中烧,恨不得砍断秋儿的双手。后经管事嬷嬷求情,秋儿被逐出宫,只得投靠在廖青莲门下。听了秋儿的讲述,罗琼仙暗中发笑。谁知道她的故事是真是假,也许是卖惨兼炫耀,听听就算了。
“小姐,奴婢先给您按摩穴位,请您放松躺好,闭目养神,身子不要乱动。”秋儿开始用嫩滑纤细的手指轻轻按揉罗琼仙脸部的穴位,据说可以美容去皱。不一会儿,秋儿的手渐渐移到罗琼仙的香肩和锁骨。
突然罗琼仙感到胸口一凉,睁眼一看,秋儿正在往自己的乳-房上涂抹白花花的粘稠物质,冰凉冰凉的。罗琼仙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打掉了秋儿的手,质问道:“你干什么?”
“小姐莫怪,奴婢给您涂抹的是丰乳膏,用的是百里世家祖传秘方,宫里的娘娘们都在用,配合穴位针灸,能让您的胸部丰满挺直,光滑圆润,不但穿齐胸长裙不会掉下来,还能迷死天下男人!”秋儿嘿嘿一笑。
罗琼仙闹了个大红脸,仔细一想,尽管到现在为止,自己并没有招蜂引蝶的意图,但奶子大了,身材好了,总是能够满足女人的虚荣心。于是她默许了秋儿的举动。秋儿的手法很温柔,让罗琼仙感到一丝丝的痒,一丝丝的刺痛。片刻药膏渗入皮肤,针灸也刺激了神经。罗琼仙只感到双乳饱胀,努力挺立起来,想要成为两座傲人的山峰。也许只是一种幻觉,但也增强了罗琼仙的自信。老娘就算不是天下最美,也不输那些迷人小妖精!
接下来,秋儿又为罗琼仙开展精油推拿。这种芳香精油内含多种花瓣汁水,据说能够清理毛孔里的污秽,令整个身子洁净干爽,气韵如兰。当秋儿的手触摸到罗琼仙身体的敏感地带时,罗琼仙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本能地想要阻止秋儿的侵犯。但理智告诉她,秋儿也是个女孩子,伤害不了自己。秋儿的手指大胆地划拉着罗琼仙的娇嫩肌肤,令她轻声娇喘,身上泛起阵阵红潮。见罗琼仙没有反抗的表示,秋儿终于鼓起勇气,悄悄将手指伸向她的私密花户。
“啊呀!”罗琼仙尖叫一声,本能地并紧双腿,将秋儿的小手夹在中间。
秋儿抽回小手,细声问:“小姐,是不是不舒服?不舒服就停下。”
罗琼仙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明白了秋儿想要做什么。她听说已婚的贵妇人经常以按摩为名,让贴身丫鬟用手指头帮她自渎,这是一个几乎公开的秘密。可自己还是一个黄花处子,需要保持贞洁。于是罗琼仙暗示秋儿,在外面按一按就行了,不要插到里头去。
秋儿也服务过未婚姑娘,自然明白分寸。于是她轻轻用指甲尖挑拨罗琼仙的花蒂,点按微微凸起的小丘,爱抚花瓣四周,总之用尽办法刺激罗琼仙的欲望,就是不插到花-径里面去。罗琼仙觉得下身麻痒不堪,身体里一遍遍地过电流,内心波涛翻涌,一浪高过一浪。在闺房中寂寞难耐时,她也悄悄躲被窝自渎过,因为害怕破了身子,总是点到为止,不能尽兴。现在是陌生人的手指抚弄自己的下体,罗琼仙禁不住配合秋儿的动作,双手抓住鼓胀的奶子,贝齿紧咬,细声呻吟。
“啊啊啊,秋儿,你慢点,我快挺不住了。”罗琼仙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希望秋儿的动作更大。果然,秋儿在稍稍放缓之后,又开始了全面攻势。最后眼看罗琼仙快要丢了身子,秋儿用手掌盖住她的下身。罗琼仙终于达到了最高潮,春水四溢,身子一颤一颤的,感受着强烈而美妙的快感。这种飘飘欲仙的极致快乐延续了好长时间,至少比男人那一瞬间的喷射持久得多。等到心潮渐渐平复时,罗琼仙感到说不出的畅快淋漓,仿佛从瑶池仙境返回人间一样。她这才明白,女人有时抗拒性事,是害怕男人的粗暴和纵欲,把女人的身体当做了取乐泄欲的工具。若是两女相狎,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一个心灵手巧的贴身丫鬟,比男人更懂得女人的需要。就像秋儿,没有破坏罗琼仙的贞洁,光是在外面摩擦,就令她快活无比,丢了身子。要是手指头戳到里头去,那该多厉害啊?罗琼仙不敢再展开想象了,害怕自己把持不住,有一天真会随便找个男人开苞。她一再告诫自己,要清醒理智,要恪守贞操,不要屈服于男人的淫威。
正在罗琼仙胡思乱想之际,秋儿用绵纸轻轻拭去了她身上的精油和污物,擦得干干净净。罗琼仙在秋儿的搀扶下,坐起身来,穿戴好贴身内衣和丝袜,然后坐到铜镜前,重新梳妆打扮。秋儿双手翻飞,快速为罗琼仙梳好发髻,插好簪钗,描了蛾眉,敷了白粉,抹了胭脂,贴了花黄。罗琼仙睁眼一看,镜子里的自己妆容精致,艳若桃李,美目流盼,风姿绰约,确实是宫廷妃嫔常化的妆容。罗琼仙对秋儿的手艺十分满意,又打赏了她一些银子。
穿上衣裙,罗琼仙觉得整个人焕然一新,尤其是那一对沉甸甸的椒乳,傲然挺立着,把抹胸长裙撑起了两座小帐篷。想不到这家的丰乳膏果有奇效,应该和宫廷御用的差不多。她清晰地记得,宫里的娘娘们比赛着谁的胸部更挺拔,身材更傲人。蔡王后身为一国之母,尽管徐娘半老,可也要争一口气,不能输给年轻的狐狸精们。每次蔡王后露面,那一对奶子膨大如球,快要把束胸长裙撑破了,柳腰却细不盈尺,身材保持得很好,旁边的妃嫔皆不及她。罗琼仙猜想,王后的贴身宫女一定立了大功。看样子秋儿真的是从宫里出来的,即便不是丽妃娘娘的人,也服侍过别的妃子。罗琼仙喜滋滋的,觉得遇见秋儿是捡到宝了。要是家里也能放一个秋儿这样的贴身丫鬟,天天陪伴自己,该有多好?有了丫鬟,要男人又有何用?
日头偏西,罗琼仙等七姐妹依依不舍地握着侍女们的手话别,登上马车时,还忍不住回头望一望温泉旅店。从此以后,罗琼仙和姐妹们一起成为廖家温泉旅店的忠实客户。罗琼仙每次来,都指名要秋儿服侍。秋儿心里明白她的意思,与她的关系越来越暧昧。罗琼仙甚至想给秋儿赎身,带回家里来。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男人,给侍女赎身名不正言不顺。况且秋儿从前是娘娘身边的人,如今在温泉旅店又是顶梁柱,收入颇丰。这样的丫鬟,罗琼仙可养不起。罗琼仙只好强按下对秋儿的欲念,努力工作攒钱,争取多见秋儿几次,纾解相思之苦。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12/9 22:04:43编辑过]

支持(3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gmwdxbh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天涯芳草 帖子:10 积分:28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4/3 10:44:0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9 22:33:35

又更新了,好评

支持(1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gmwdxbh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天涯芳草 帖子:10 积分:28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4/3 10:44:0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13 22:35:37

这篇还会更新吗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素馨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91 积分:2685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1/5/20 12:42: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20 15:33:40

享受到女人应有的兴奋之事。

支持(1中立(2反对(2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