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双生子的诅咒


  共有920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双生子的诅咒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小小汐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小公举
勋章:
等级:茉莉初放 帖子:68 积分:56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0/28 23:35:03
双生子的诅咒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28 16:58:39

不记得这个诅咒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但它从来都是凑效的。龙凤胎是不详的象征,他们一旦诞生,这个诅咒就会落在他们身上。这个诅咒就是龙凤胎的兄妹或姐弟一定会相爱,然后女方不会活过15岁,男方将背负着一辈子的痛苦活下去。所以,当龙凤胎诞生的时候,家长一般会选择杀死女婴,来换取诅咒的解除,这个方法也渐渐得到了王国的认可。不过,现在在这个王国有个例外,就是女王陛下的维一一对儿女。   即使穿着皇室特有的花纹繁杂的白色连衣裙也能轻易看出苗条的身影的“少女”静静地坐在一张大床旁边,露在衣服外的肌肤白皙紧致,整个人都仿佛上好的象牙雕刻而成,精美的容颜上带着一脸柔弱的担心表情,只有仅仅盖住颈部的银色碎发还在勉强地暗示着他的男性身份。初升的太阳那柔和温暖的光芒从窗外静静地流入,填满整个房间。大床上躺着一个有着与他一模一样的精致容颜的不过有着一头瀑布般的银色长发的少女,少女只穿着单薄的睡衣的身体比他要娇小的多,皮肤呈现病态的白色,她修眉紧皱,露出了在忍耐痛苦的表情,没有血色的粉唇轻轻开合,一下一下地虚弱喘息着,整个人好像一个一碰就碎的玻璃娃娃。兰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妹妹洛兰的病越来越重了,所有的医生都说她没有救了,只能等死了,连一向宝贝妹妹的母亲都已经无奈地放弃了。   过去的时光一幕幕地从眼前划过:从小到大一直窝在自己怀里的妹妹的香气和那种软软的温暖的触感已经仿佛心里被填满了柔软的羽毛一般的满足感,自己第一次打败了剑术的老师时妹妹为自己戴上她亲手编的桂冠,小时候妹妹一天见不到自己就会一改乖乖女的做法哭喊着到处找寻自己的身影,与妹妹在月下那次害羞又温柔的接吻,甚至不顾自己的体弱多病为自己挡下刺客致命的一刀……她早就是他灵魂的一部分了,要是她死了,那是生生地从他心上扯下血淋淋的一大块啊,不,不止那样,他们从出生开始就没有分离过,大概分离的话,也是他们生命一起结束的时候了吧。   兰斯用他手心疼地抚摸着洛兰那滚烫的还在微微发抖的小脸。“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又一次念出从小不知道许下过多少次的承诺。尽管大家都放弃了,但是他并没有失去希望,而且他真的找到了破除诅咒的方法,只不过一般的男人做不到而已。这方法也很简单,只要他不再是男孩子了,龙凤胎再不复存在了,诅咒自然就会解除。而他身上的裙子已经显露了他的决心。 大殿中,身着长裙的漂亮王子单膝下跪。女王一脸惊讶,“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洛兰轻轻点头,“我从小就想要成为女孩子,亲爱的母亲啊,请实现我的愿望吧。”   “虽然我是女王,但我不是万能的神明,改变性别这种事我无能为力”女王第一次拒绝了爱子的愿望,不是不想做,而是做不到。“不用改变性别。只要摘除我的男性象征就可以,它让我很不舒服。”女王沉默了很久终于点头同意了。 走出大殿的兰斯深出一口气,擦了把头上的冷汗。要对明察秋毫的母亲撒谎,真的压力很大。不过,总算把手术定在了明天。虽然舍不得男性的身份,不过只要妹妹能好起来,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第二天傍晚,兰斯坐在郊外的一间小木屋了。橙黄色的夕照斜斜地从窗口射了进来,室内的景象渐渐变得朦胧而模糊。兰斯身上穿着轻薄又朴素的白布短袖,短袖的下摆很宽很长,盖过了臀部,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穿,只要撩起下摆就能直接看到他的男性象征。这是他手术时会穿的衣服。兰斯默默地喝着茶,握着茶杯的手指轻轻颤抖,现在他的心情十分复杂。为了救妹妹,他是主动要求来做这个手术的,可是现在,几乎是本能地感到害怕和焦虑。不由自主地在大脑里一遍又一遍地想象着手术时的痛苦和手术后再也不能站着尿尿以及欺负女孩子的生活,他感觉全身都麻麻的,仿佛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他现在的心情是矛盾的,既希望那个手术者能晚点来,让他能多体会一会儿男孩的感觉,又希望她快点来,早点动完手术不用这样度日如年。    “支呀”一声,有些年月的木门被推开,心情绷紧到极限的兰斯几乎跳了起来。一个留着看起来很柔顺的蓝色长发的少女慢慢走了进来。她穿着一件纯黑的修女服,散发着一种温柔治愈的气息。她就是传说中的修女尼娜,尼娜是个对上帝非常忠诚的17岁女孩,上帝也作为回报给予了她强大的能力。所有被她切掉男性器官的少年都能够很好的活下来,而且伤口愈合后会特别平整漂亮,像那个器官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尼娜进来之后,对着兰斯端庄地行了个礼,“王子…不…长公主殿下,让您久等了。”“开始吧。”兰斯点了点头,声音中有着掩盖不住的颤抖。他主动地站了起来躺到了木屋中间的大床上。 尼娜用本来放在一旁的绳子一道一道地把兰斯的四肢紧紧地绑了起来。兰斯已经紧张得不成样子了。尼娜似乎是察觉到了兰斯的恐惧,轻声安慰着,“公主殿下不用担心,上帝不会让你死去的,虽然可能很痛,但是就一下而已,醒来之后你的胯下就和真正的女孩子一样光滑了。”   “……”可惜兰斯这时已经紧张得说不出话了。   兰斯感觉一只凉凉的小手从他的下腹轻快地滑向他的关键处,现在既不能看也不能说话的他突然感到了极度的恐惧,就像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握住一样,身体颤抖着起满了鸡皮疙瘩。紧接着,他感到他的囊被捏住了,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尼娜这个小小的动作直接让他的理性崩溃了,连救妹妹的目的都抛之脑后,被牢牢困住的四肢即使想要挣扎也不能动弹,不能动弹的舌头发不出呼救声只能用急促的气流冲击喉咙发出“吼吼”的呼气声。   “这么激动会影响手术的喔。”尼娜甜美的声音传来,仿佛带着某种魔性的力量,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她话音刚落,兰斯就发现自己连挣扎和发出吼叫般的气流声都做不到了,相反恐惧更加深重了。   一个比手更加冰冷的东西在他的囊上轻轻滑动,随即,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了上来,噩梦就此开始。极度的恐惧和绝望后兰斯反而冷静下来,凭感觉判断起手术进程。刚才应该是被切开了囊,接下来,他感到囊里面被从切口塞进了什么东西,是手指!她的手指在他的囊里动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但那种被手指从内部撑起拉扯搅动的感觉和相应的想象却让他毛骨悚然。终于,她找到了她的目标——他的丸被手指夹住了。没有囊的保护,只被毛细血管缠绕的丸直接和手指接触,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里上都是一种可怕的折磨。而尼娜现在的做法却让这个折磨加大了无数倍,她在试着把他的丸抠出来,被拉扯的痛苦从小腹深处传来,大脑也因此变得昏沌沌的。又过了一会,他感觉自己的球被提了起来,估计是已经被成功地掏出来了,接着就如预想中一样从丸和身体之间的联系传来了剧痛,一片黑暗的眼前因为急剧的疼痛闪过白光。丸已经没了吧。兰斯这么想。但是下面好像还有丸的感觉,是失去了身体一部分的幻肢吗?还是丸还没有切掉呢?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棒被拎了起来,几乎是在一瞬间,比之前的痛苦甚至是比他有生以来承受过的痛苦都加起来还要激烈百倍的剧痛潮水般淹没了兰斯的整个身体,他不禁抽搐起来,意识也在这个可怕的冲击中断片了。

支持(3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兰丽莉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茉莉初放 帖子:93 积分:77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6/4 14:46:3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3 10:04:27

看起来不错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GRANTLAND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普通会员 帖子:4 积分:8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9/4/3 19:05:35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4/12 22:56:11

后面还有吗

支持(2中立(0反对(1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洛克卡尔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普通会员 帖子:4 积分:8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9/6/11 2:55:5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31 15:31:13

求下文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