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被姐姐阉割


  共有1391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被姐姐阉割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小小汐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小公举
勋章:
等级:茉莉初放 帖子:68 积分:55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0/28 23:35:03
被姐姐阉割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28 16:55:07

我出生在一個都是女孩子的家庭裡。我有三個姊姊,最大的那兩個是雙胞胎,第三的小她們一歲,我母親,和我。我父親在我出生後的幾個月就戰死在越南。我在一個正常的生活下成長。我們住在一個遠離紐約市的農園裡。那裡沒有太多小孩陪伴我長大,除了我的姊妹們。 我們非常親情,我們會像一般的兄弟姊妹一樣一起洗澡。我們有時會有一些小爭執,但是身為最年幼一位,我被當作女孩子中的一位來對待,我們玩起裝扮遊戲,她們也樂在其中。 當我五歲的時候,我從姊姊們的口中知道我不太一樣。是那對雙胞胎—凱倫和寶拉這麼告訴我的。我最小的姊姊—梅根,並不在意。我們只相差一歲,我們也比較親近。那對雙胞胎姊已經上了小學,而且即將開始不理會梅根和我兩個人。她們也欺負我兩個?叫我是「怪物」,只因為我的雙腿間有「那個東西」。我從未見過男人,我想她們說的是真的。而且我們的農場也沒有動物,所以我根本無從分辨他們是什麼樣子。 經過一整個早上來自於凱倫和寶拉的折磨之後,午後梅根和我到樹林的附近玩耍。我們穿過深邃的樹木,到達一片與世隔絕的空地。在那裡,我們避開了我們姊妹們的折磨。我們一同嬉戲,一同聊天。能夠再次地被當作正常人看的感覺真好。梅根就是這樣待我。她從不欺負我。 一兩小時過後,我們往樹林的更深處前進。我們發現了一間破舊的小屋。先前那裡曾經有個老流浪漢住了幾個夏天。我們坐在一堆幾乎快要腐朽的木材底下,我們覺得那樣很好玩,好像是在露營一樣。 梅根在一堆枯葉底下發現了一個醫藥箱。我用了一個大石頭把它敲開。 在裡面,我們找到了一本老舊的醫學書籍以及一把老式的刮鬍刀,書上記載了一些縫合的素描以及截肢的圖片。梅根看著我接著朝我的兩腿之間望去,說:「嘿,也許我們可以將這個用在你身上」 終於可以快樂地回復正常,我欣然地接受了這份建議。梅根從她原本的髮飾上取下一條黑帶子,並且把它拿在指間。我低頭看著她的帶子,同意了她的建議。我脫下褲子,躺臥在地上。梅根拿起帶子,將我幼小的陰莖和睪丸纏繞了好幾次。那裡很快地開始感到麻痺。就像是我整夜壓著手睡覺,到了早上我無法感覺到它的存在。 「你已經睡著啦?」 梅根用手指戳戳我。 「還沒。」 我回答說。 「你即將就會看起來和我一樣了。」梅根拉高她的洋裝,並且拉下緊身褲和內褲時這樣說著。 我記得當時我是如何的迫不及待。我不耐煩地持續戳著自己以確認是否已經失去了感覺。我想過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我已完全地麻痺,而且「那個東西」已經發紫了。梅根打開了刮鬍刀,當陽光反射在它上面的時候,刀鋒看起來就像新的一樣。 「閉上你的眼睛。」當她準備下刀的時候,她說。我緊緊地閉著我的眼睛。梅根接了下去。 當我的姊姊把我「尚未發育的男性象徵」切斷的時候,我感覺到一股刀鋒微弱的觸感。我打開眼睛,望向我的兩腿之間。帶子還在,我流了一些血。梅根用兩根指頭從頂端撿起我的陰莖。 「呃…. 它真是噁心。」她將它隨之拋向身後。 「我在流血。」我說。 「我們需要繃帶。」梅根環顧四周說著。 她看了四周一下。她抓了一抓背後的癢,停止了一秒鐘。她脫下她的緊身褲,把它綁在我的鼠蹊部上。覺得好了點後,我從地上爬起來,並且拍了拍自己身上。 我們走路回到家裡。我開始感到有一點頭暈。梅根扶著我一點點地走到家裡的後門。我的母親正在廚房裡煮晚餐。梅根和我都感到非常驕傲。 我們走進廚房。「我們治好了布萊恩。」梅根驕傲地宣佈。 母親轉身看見我牛仔褲的鼠蹊部上沾染了血跡。「你們幹了什麼事?」她脫下我的褲子,大聲地叫著。 「我不再是怪物了。」我驕傲地說著。 「哦,我的老天啊!」她拉掉臨時用的繃帶,說著。「誰告訴你說,你是怪物?」 「凱倫和寶拉啊!」我說。 「凱倫! 寶拉!」我的母親急忙地在廚房找車子的鑰匙時,大聲地叫著。 「是的,媽媽?」凱倫和寶拉和往常一樣站在廚房的門邊,回答著。 「妳們這次死定了。」我母親帶著有些驚慌,「我們現在要趕到醫院去。你們給我好好的待在妳們的房裡,直到我回到為止。」凱倫和寶拉感到有點困惑。 「梅根,妳跟著我來。」我母親拉著我的手,把我拖向屋外。 我在醫院待了一個星期。醫生把我縫合好,留下一個尿道口。許多醫生都過來看我。有些看看我的下體,有些則是議論紛紛,試圖找出我為何會讓我姊姊這麼做的原因。梅根每天都來看我。她對於我們所做的感到非常內咎。我並不怪她。即使到現在,我知道那是我的錯。因為我的姊姊們,我現在真的不一樣了。 我不太在乎失去了陰莖或睪丸而活著。我真的不會想念它們,直到我上了中學。在男生的更衣室裡,我開始想念起它們。我看見別的男孩和他們的生殖器。在他們面前洗澡,我感到非常地丟臉。 那天我離開了學校,並且發誓從此不要再回去了。過了一個學期在我姊姊們的幫忙之下,我回到了學校。只是這回我是一個女孩子。大量的荷爾蒙使我長出陰毛,以掩蓋住我的疤痕。我的雙腿間看起來和我的姊姊們一樣,我決定這樣地活下去。在中學裡以女孩子的身份生活著,我感到非常自在。我甚至還和幾個男生約會過。他們覺得我是在「裝正經」,但我必須隱藏我的秘密。 在這段時間裡,梅根和我變得更加親近。雖然在多年前我已經完全原諒了她,但她依然感到過意不去。我非常地用功讀書,並且提前一年和梅根同時畢業。 但一切都過去了。我現在二十五歲,和梅根一起住在家裡的農場。我們已經變得非常親密,無法忍受和對方分離。我們分享彼此的衣服,一起睡在一張床上。梅根從未交過男朋友。她總是在學校裡避開那些男孩子。她總是待在我的身旁。 回想我生命的過去,我沒有遺憾。我不再想念我的陰莖和睪丸。我仍然不時地和男人約會,我對他們**交,而他們對我肛交。我從不讓他們知道我的秘密。現在只有梅根和我的姊姊們知道。 我寫下這些故事,是希望父母讓他們的小孩知道生殖器的重要性。讓你的小孩知道他們的特別,並不是怪物。告訴他們我的故事,別讓這樣的事再度重演。

支持(0中立(1反对(1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兰丽莉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茉莉初放 帖子:93 积分:76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6/4 14:46:3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2 11:45:30

这么快就被变成不男不女的人了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