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转帖]基圍絲特的真實經歷


  共有1104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转帖]基圍絲特的真實經歷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小小汐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小公举
勋章:
等级:茉莉初放 帖子:68 积分:56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0/28 23:35:03
[转帖]基圍絲特的真實經歷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13 15:05:05

娜娜的兩手被綁在床的兩個柱子上。 菲力在親娜娜的嘴,還把舌頭伸進娜娜的嘴里面。口水的味道很難聞。 娜娜想吐,但是吐不出來。 菲力的小**弟頂在娜娜的陰道口,挺進去一點點,又退了出來。 一次又一次。 娜娜難過的呻吟,好想被插進去,可是菲力就是不深深的插進去。 娜娜是從台灣來美國留學的,邁阿迷大學的一年級學生, 在第一個假期,自己來佛羅里達的基韋斯特玩, 結果就在大街上被菲力用一塊毛巾蒙住鼻子,拉進一輛轎車。 當娜娜醒過來,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個大床上。 菲力正在奸淫自己。 菲力用一條絲襪捆在娜娜的脖子上,拼命拉緊,娜娜呼吸不了氣,娜娜怕極了, 自己就要被奸殺了。 眼前慢慢變黑,雙手被捆住,兩腳亂踢,菲力這個時候用力一插, 陰莖深深的插進了子宮,娜娜由于缺氧,氣若游絲,陰道卻拼命收縮, 緊緊的裹住陰莖,菲力繼續拉緊娜娜脖子上的絲襪,娜娜呻吟著, 吐出了最后一口氣,兩眼反白,昏死過去, 陰精爆泄,噴在菲力的陰莖上, 巨大的吸力讓菲力再也忍不住,滾燙的**液射進了娜娜的子宮。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娜娜幽幽的醒過來,發現自己一個人躺著一張華麗的大床上,菲力已經不在了。 床旁邊是個大鏡子。 自己長發披在粉紅的枕頭上,滿臉紅霞,非常的漂亮。身上蓋著粉紅色的彩鍛被子。 娜娜想動一動,發現自己的手被捆在腰邊。于是用腰力,一個仰臥起坐坐了起來。 粉紅色的彩鍛被子從胸口滑了下來,鏡子里面,娜娜看到自己的胸口高聳, 從來沒有聳在麼高,上面戴著個肉色的乳罩,閃著絲光,一看就是高級貨,絕不是自己的。 好像比自己常用的大了一號。 自己的小腹捆著個肉色的束腰,把本來就瘦小的小腹捆得就只有一點點大。 娜娜用力蹬開被子,發現自己的兩腿上穿了條肉色的高級吊帶絲襪,腳上穿了個紅色的高跟鞋, 腳裸處被一個腳鐐鎖住,大腿根也被個鋼環捆住。 下体捆著一條不鏽鋼的貞操帶,菊花好痛,好像里面被塞了東西。 娜娜掙扎著坐起來,希望能爬下床去,高跟鞋踩到地,娜娜慢慢的站起來。 鏡子里面是個絕色美女,穿得極其性感。但娜娜剛挪動腳一點點,陰道里面一陣扯動,帶動**房, 不由得呻吟了出來。 陰道里面被塞了東西,一動就被扯動。 娜娜休息了一下,鼓起勇氣,小步的向門挪去,每一步都搞得面紅耳熱。 好不容易到了門口,用手拉開大門,卻發現菲力站在那里看著她, 滿臉的嘲諷。 剛要喊救命,娜娜就被塞住嘴,抱到了床上。 貞操帶被拿掉,屁股被墊了個枕頭,一條熱熱的陰莖狠狠的插進了陰道。 娜娜想喊,但嘴被堵住,發出嗚嗚的呻吟。 就這樣,娜娜每天都被强奸,還被注射了毒品,很快,她就離不開了那種感覺, 就算菲力趕她走,她都不會走了。 菲力帶娜娜出入酒吧,娜娜儼然就成了菲力的女朋友。 每天睡覺前,菲力都給娜娜灌腸,插了陰道就插菊花,然后給娜娜帶上肛塞。 當然**液全部是內射,一點都不浪費在菊花里面。 菲力后來,干脆把娜娜吊起來,又打又操,睡前也把她捆起來。 不然就勃起不了。 一天的早上,娜娜醒來,發現有几個陌生人站在床前,一個中年的婦人,還有几個壯漢。 剛要說話,就被堵上嘴。 平時,都是娜娜自己掙扎起來,掙脫捆綁。這回被人按住沒有辦法了。 聽他們說話,娜娜知道這個婦人是菲力的媽媽,她非常不高興菲力和娜娜在一起, 她好像意思是菲力該娶上流社會的白人。娜娜是勾引菲力,所以該死。 娜娜想說我是被菲力强奸的,但是嘴被堵住。 他們商量了一會,說就干脆讓娜娜被自殺,上吊就成了。 他們把娜娜吊在門框上就走了。 娜娜被吊在門框上,兩腳蹬了一會,紅色的高跟都蹬掉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她慢慢的醒過來,發現自己被裝在一個棺材里面,周圍都好黑。 摸摸自己,好像穿的都是很好的性感衣服,估計菲力花了不少錢。 但是這樣被活埋不甘心。她拼命的打棺材板,結果菲力很開心的打開了棺材蓋子, 把她抱了出來,就在當場操了她直到她昏過去。 后來,菲力家接受了娜娜,但是不給她名分,就讓她住在基韋斯特,和菲力同居。 直到碰到了我。 17歲的那年,我到美國的佛羅里達留學,到了第二年家里面在浙江的工廠資金鏈斷裂,老爸欠了几千万,跑得無影無蹤。而我的學費和生活費也沒有了著落。到了暑假我到里面基本沒有錢了。學校的宿舍也住不起了,想了一下實在沒有辦法,就決定騎單車出去流浪。我從邁阿密一路騎單車要去到佛羅里達的最南端,估計學費沒有著落,快要回國了,至少要最后到佛羅里達的最南面去玩一次。我騎了三天,晚上就在海灘上搭帳篷。第三天晚上終于到了基維斯特。 天已經黑了,我跑到一個酒吧用最后的几塊錢,買了杯酒坐在那里慢慢喝。 酒吧里面人來人往,有很多帥哥美女,他們穿的都很性感,坐在那里慢慢地喝,聊天聊得非常火熱。 沒有人和我聊天,我正坐在那里想著該怎麼辦,突然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亞洲美女坐到我的桌子邊, “帥哥你是中國人吧,這里中國游客很多,但是我賭你不是游客。” ”你怎麼看出來的” ”中國游客都很有錢,不會只買一杯酒喝一個鐘頭的”, 我們聊得很開心,美女給我買了一杯又一杯的酒,我喝的昏頭昏腦,只記得美女扶著我在黑暗的街道里走,最后走進一個很豪華的別墅,爬上很漂亮的雙螺旋樓梯我被扔到一個掛著流疏的紅木大床上,美女穿著很性感的紅色吊帶,紅色蕾絲文胸,扶著我,讓我吃了几片藥,后面的是我完全記不清了,只記得一個溫暖柔軟的東西包裹著我的小**弟,這輩子真的沒這麼舒服過,然后一次又一次重復這個美夢。 第二天早上,等我睜開眼睛,我發現自己睡在一個粉紅色的大床上,一個極其美麗的女人就睡在旁邊,紅色的蕾絲吊帶,酥胸高聳,發出迷人的香氣,小鼻孔在紅唇上面一張一吸,吐出陣陣香氣。 我一下子忍不住了,輕輕的撥開粉紅的緞子被褥,里面是一個完美的身体,裹在紅色的蕾絲吊帶睡裙里面,我輕輕的拉起睡裙的下擺,里面是一條紅色的蕾絲長束褲。 撫摩那迷人的肉体,非常的軟,非常的香,也非常的白嫩,我想去解長束褲,可是帶子好像是壓在她的背后,我輕輕的抱起她,她好輕,但是我一只手夠不到后面,她的臉就貼在我臉上,忍不住去親她,實在太可愛了,可是,突然聽到她絪了一聲,掙開了閃亮的眼睛,我一下呆在那里。 她看了我一眼,很驚恐的推開我,雙手抱在胸前,大家都呆了有一會,就這樣臉几乎貼臉的互相看。 過了半天,她幽幽的說,”你可以做我男朋友,我們可以在一起,但是,有一個條件,你必須穿女裝,在外面當我妹妺,這樣的話,我就是你的女朋友,只要你聽我的話,在這里你想住多久都行。要不然,你就回去,把昨天的事忘記,就當它是一場夢好了。“ 我呆在那里,實在是沒有什麼可以選擇的余地,眼前的這個美人,實在放不下, 自己沒有錢,家里也不知道如何,實在是沒有地方可以去。 木然的,我只好點頭答應。一個大男人,穿女裝,看來這個美女真的有點變態。 但是,我心里面也有一點點期待。 美女看起來很高興,把我拉進浴室。這個浴室很大,看起來有20几個平方米,有個很大浴缸,還有 一個很漂亮的紅木梳妝台;和一個真皮的好像木馬一樣的東西, 美女把我拉到梳妝台前的一個白色錦緞的墩子上,讓我不要動開始給我化妝, 我有點興奮又有點害怕,不知道怎麼辦,就乖乖地坐在那里,仼他擺布。 美女的紅色蕾絲胸罩在我的臉前趁來趁去,一股舒緩香氣直衝鼻孔,我腦袋昏沉沉的只感覺好舒服。 也不知過了多久。美女說好了,我抬頭一看,只見鏡子里面,有一個絕色美女,眼色迷離的看著我。 ”想不到你女裝這麼漂亮,”美女說。 ”好馬要配好?,穿上這個。” 我一看,是一套很漂亮的束身內衣,以前在網上看到過。 當時就有點興奮,小**弟也不安份起來,美女在一邊笑,拿個針筒過來,在我大腿根部打了一針。 好痛,也不知道是什麼道理,小**弟就軟了,美女給我套上條肉色束褲, 然后穿上束身內衣。肉色絲襪, 束褲看起來平平的, 真的和美女的那個紅色蕾絲長束褲一莫一樣,就是粉紅的。 她的是大紅的。 在胸口塞個硅膠墊。 再穿上性感的連衣裙,和一雙紅色高跟鞋,帶上金色的假發。美女 拉著發呆的我上了一輛紅色的寶馬跑車。 跑車向著東方一路直奔,到基維絲特就是一條路,早几天我才經過,不過是騎單車,現在是一閃而過。 我有點餓了,强烈要求下來吃早飯,可是美女不讓我吃飯,他給我兩個藥片說是讓我減肥,我才110斤1.6米的個頭,全身都是骨頭,哪里需要減肥了,可是美女不聽,堅持讓我吃那個小藥丸當著早飯,吃了藥之后頭昏昏的,車子開到哪里也不知道,就感覺到風吹得涼涼的,好像我停在什麼地方,還有人對我們吹口哨,但是我都不記得了。 到了下午我竟然發現自己在邁阿密的某個商場。這個商場就在我們學校附近,我以前來過多次,在這里看那些賣不起的東西。美女拉著我的手直奔維多利亞的秘密內衣店。 以前經過這個內衣店的時候,我都不敢盯著看,櫥窗里面有很多性感的衣服,我只敢往前走,用眼睛的余光去看,那里面的衣服都好性感。我想過那個衣服穿在我未來的女朋友身上是什麼樣子。如果家里寄錢來,我也泡個馬子,給她買這樣的衣服。可是,現在我是窮光蛋。 美女幫我拉進店,拿了不少內衣在我面前比來比去,我有點害怕,如果被人看出來就不知道乍辦了。又怕遇到學校的同學,那樣真的是死了算了。 還好進去沒有碰到熟人。 美女拿了好多衣服,又把我拉到試衣間,讓我穿著束身內衣試那些衣服,我頭昏昏的,像個木偶一樣的任他擺布, 只覺得鏡子里面的美女好漂亮。 天天快黑的時候我們拿著大包小包來到跑車上。 這時,突然有一個穿黑西服的白人壯漢出現在跑車邊,對美女說,”夫人你該回去了,這個美女是誰?老板問了。我好回答他。” ”是我表妺,人家是大學生,有男朋友的,叫他別亂打主意。” 他們又跑到一邊說了半天,最后美女回來,給了我一小個三明治吃。 我們上了跑車一路上向基韋斯特開去,穿黑西服的壯漢消失的無影無蹤,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 我卻是滿腹問題要向美女問清楚。 一邊啃三明治,我一邊口齒不清的問問題,其實,我的頭昏昏的,也是難得的糊涂。 ”剛才那個人叫你夫人,是怎麼一回事。你結婚了嗎?” ”沒有” ”你好像瞞著我很多事情” ”不關你的事” 到了家,美女讓我把衣服脫了,那些束身內衣,穿起來麻煩,脫起來也麻煩。 小**弟被壓迫了一天,也是無精打彩的樣子,還有點陣痛。千万別出問題啊。 美女讓我到浴室拿了一些藥膏涂在我身上,涼涼的然后用水衝,全身的毛都脫掉了, 洗了澡,然后拿了些藥膏涂在我的全身,藥膏很香,發出那種美女身上的香氣, 皮膚也滑滑的,變得很白很嫩。 美女很欣賞的看了一會,然后幫我換上今天新買的衣服, 白色蕾絲束腰,胸套裝,勒得透不過氣,白色蕾絲吊帶,都是很性感的內衣。 可是我的小**弟卻沒反映,只是感覺很舒服, 她扶著我到大床上,把我的手腳捆在床的柱子上。 搞了半天,原來很多大床的柱子是這樣用的,我也是今天才明白。 她用一條絲襪蒙上我的眼睛,我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心里有點害怕,不知道她要干什麼。 我感覺到一股香氣飄在眼前,然后,菊花里被擠了涼涼的藥膏進去,剛要張嘴問,囗里就被塞了藥片,然后是一個軟球,在后腦被扣住,這下什麼也說不出口了。然后,感覺到軟軟的小手在全身涂抹什麼東西,然后,一個脹脹的東西塞進菊花,一個軟軟的肉体壓在胸口。起來,又壓下去,菊花里進進出出,我突然覺得從沒有過的奇怪感覺,感覺不好受,又痛又好舒服,兩腿想亂踢,可是被捆住,動不了。 開始有點痛,好像菊花被火燒,但是全身被捆住,嘴巴也被堵住,喊叫不出來。 但是也許藥物起了作用,很快我就不痛了。迷迷糊湖的睡了過去。 我做了一個晚上的夢,夢見自己是個美女,和自己英俊的丈夫洞房,那種肉体的和諧,一起共同進退,打退各種邪惡,一起奮斗依靠,互相拯救,讓我欲仙欲死。 我想叫喊,可是口被塞住,只能發出呻吟聲,最后昏迷了過去。 當我睜開眼睛旳時候,巳經是第二天下午,手被捆在背后,蒙眼的絲襪已經拿去了,我依然穿著昨天晚上的性感內衣,只是好像套了條不鏽鋼的內褲。 菊花好痛,動彈不得。 只聽見哢嚓一身,只見美女拿了個相機站在床前。 “你別照啊,這樣我以后沒臉見人了。” “這個是證據,你是個變態,不過我不會讓人知道,你必須聽我的話,知道不。" "太老套了,這也能要挾我啊,我不怕,你去亂發啊,到時候我就是本城第一美女,追我的人大把,到時候我甩了你,你哭都沒地方” 美女上來扶起我,解開手上的捆綁, 我强烈要求把那個鐵褲子脫下來,但是她就是不肯。 但是給我的菊花上了點藥,癢癢的,不痛了。 我說我要上廁所,她說不用脫,就這樣上廁所,上好了順便洗個澡。然后到飯廳吃飯。 坑爹啊,這算什麼啊。 上了廁所,仔細觀察,原來就是前面是不鏽鋼板,上面有几個小洞,后面是空的。 腰上面是不鏽鋼的腰帶,有個暗鎖鎖住,鎖口在后面,摸得到看不到。大腿上也有個鋼環鎖住。 上個廁所,就是搞得一踏糊涂,趕緊衝了個澡。 看看換的衣服,都是那些性感的女內衣, 找了條看起來不太緊的白色蕾絲boy short換上, 白色吊帶,軟拖鞋,懶懶的來吃早飯。 很美味的海鮮粥,還有橄欖和炒蛋。咖啡和牛奶。 可是量很少,吃完了還要我吃了几片藥,說是補藥。 我們打鬧著吃完了早飯,美女又帶我進衛生間補妝,帶上那個硅膠義乳,還有個全包的胸罩, 束腰束褲,穿上條緊身運動褲,運動衣,換上跑鞋,把頭發扎好,帶上墨鏡,出去海邊跑步。 原來這個豪宅就在海邊不遠。 海邊風景很美,很多海鷗在飛來飛去,路上的行人,看到我們,都看得呆呆的。慢跑了一會,就到了一個碼頭,碼頭停了一只巨大的游輪,據美女說, 這個游輪是開去坦帕的,如果要離開基維絲特,除了走唯一的陸路,就是坐船。 “那我們去坦帕玩几天好不?" 我看美女很有錢,又有時間,估計出去玩應該沒問題。 ”不行,我不能離開這里" "為什麼?“ ”以后你會知道的“ 我們在城里玩了一天,看了海明威的故居,還有個總統的房子,都破破爛爛的,比美女的房子差多了。 ”海明威在這里能當作家,要不我們也寫小說吧,來個‘美女與海?’“ 我其實很喜歡寫作,第一學期還學了英美文學課,那是我唯一拿A的課程。 ”其實我的生活本身,比那些小說精彩多了“ ”啊,給說說?“ ”你以后就知道了“ “你的真名到底是什麼?”我到現在還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這個美女。 “真的假的有區別嗎?” 美女濤濤不絕的發話了 “其實你是假的,我也是假的,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全部都是假的。都是塵土而已。 我們看到的這一切,几億万年前沒有,几億万年后也沒有, 而我們身上的細胞三個月就全換光了,現在的你,已經不是以前的你了。 所以佛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呃,我明白了,你是和尚,不,是尼姑。” “酒肉穿腸過,我們喝去” 看著美女調皮的樣子,我好像看到的是自己當年的死黨。 晚上,又去了上次的那個酒吧,又喝多了,只記得自己講了很多,然后,又被扶回大房。 然后,是美女用假弟弟操我。 每天,都和美女在城里玩,看電影,看博物館,游水,跳舞,吃吃喝喝,到邁阿迷買東西,一連就是兩個月, 晚上她都是讓我穿上性感的內衣,把我捆在床上,蒙上眼睛才做愛。而且,基本上都是她在插, 搞得我很迷亂,到底誰是女的。 美女無論什麼時候,都强逼我穿女服,帶義乳。 連在家里上網看電影之類都要全副武裝。 很快到了八月,基維絲特三天兩頭下雨,外面又很熱。 現在頭發也開始披肩了,出去更熱。 真是煩死人,但是這里好吃好喝,有美人相伴,想想當年的唐伯虎,為了和美女為伴,連家丁都當, 這點苦,我忍了。 這一天的下午,我穿著真絲的吊帶睡衣,午睡起來后正在客廳看電影,美女還在睡。 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白人突然走了進來。這人個頭不高,但是很壯實,穿著一件舊t-shirt,牛仔褲。 看起來就像墨西哥的工人。 我嚇了一跳,光天化日,入室打劫? 也許,先奸后殺? 我們兩個估計是打不嬴他的, “你是誰,跑到我家里干什麼?” 我大聲喊,希望在臥房的美女聽到,從陽台逃跑然后報警,千万別跑出來啊。 墨西哥的工人不慌不忙,竟然咧開嘴笑了。 ”這是你家?證明給我看啊?“他竟然會講中文,就是怪怪的。 ”呃,這,“看來這個家伙是有備而來,搞貓捉老鼠的游戲,看來凶多吉少。 我想找東西防衛。可是周圍連個硬點的東西都沒有。 ”菲力,是你啊,你回來也不通知一聲“,美女突然出現在廳口。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擁抱,接吻。 ”這是你表妹啊,長得真漂亮。“ ”她是我小姨的女儿,今年過來讀大學,假期專門到這里陪陪我。你不在這里我都要悶死了“ 他們繼續嘮叨,我只見他們口開口合,講的什麼我都聽不見,后面的話我都不記得了。 我早該想到的,可是我一直在騙自己。 我真是傻。 我像一個木偶一樣,和他們一起去外面吃飯,像機器一樣的裝笑臉,隨機應和,回到家, 看他們把我的衣服用品搬到客房,然后美女輕輕的在我臉上親一下,就和菲力進房去了。 我睡在客房的大床上,眼睛望著漂亮的天花,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人不能決定自己的命運,是我該離開的時候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美女的房間里面傳來一聲救命,然后就啞了,然后是好像有人在拼命掙扎。 過了一會,又是一聲救命,可是聲音一半就斷了。 “她該不會有什麼事吧。”我心里面放心不下,跑到外面來聽。 只見大臥房門沒有關嚴,朝門縫里看去,只見美女仰面躺在床上, 兩只手被捆在大床上的柱子上,面向門口,可是她看不到我, 因為她大眼睛蒙著黑皮的眼罩,她的口被一條絲襪捆住,勒在腦后,發出嗚嗚聲。 她身上是那種捆犯人的五花大綁,麻繩深深的勒進白皙的肉体。 美女的**房我以前都沒有看到過,都是裹在胸罩或者睡裙里面。 現在這個堅挺的**房被捆成了黑紫色,慘不忍睹。 下半身看不見,被菲力的背擋住了。 那條我從來沒有能脫下來的紅色束褲,就丟在床邊的白色長絨地毯上。 上面濕淋淋的。 美女的腿上穿著紅色的蕾絲吊帶襪,紅色的高根,從菲力的背的兩邊伸出來, 一只腳用繩子吊著,另一頭捆在床架的一個柱子上,另一只被菲力的手臂夾住,就在空中亂蹬。 菲力跪在床上,背對門口,正在一起一伏,發出清微*啪*的身音。 我只覺得下身一熱,很久沒有漲起來過的小**弟一下挺了起來,可是被不鏽鋼的女式貞操帶壓住,痛入心肺。 然后,一股熱流噴了出來。 見她沒有什麼危險,我就悄悄的摸回客房,到客房的浴室洗干淨。 可是滿眼都是剛才看到的那個景象。我不知不覺的,選了條和美女同樣的紅色束褲穿上, 怕還有東西流出來,就墊了塊衛生巾。穿上和她同款的紅色吊帶,紅色高根,外面披上白色的長睡衣, 和她同樣的款式的扎住頭發。爬到床上繼續睡覺。 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突然又聽到一聲低低的慘叫,好像又說什麼繞命之類的聲音。 然后就是很清催的皮鞭聲,我心里一驚,不由自主的又爬起來偷偷的去看。 這回,只見美女被吊在半空,菲力正用皮鞭抽打,美女依然被五花大綁捆住,眼睛被披散的頭發擋住, 但是,口上捆的絲襪已經拿開,但是美女已經叫不出來了。每一下,都是一條紅印,皮開肉綻。 只是身体抽動几下,顯然是及其痛苦。 最后,菲力把麻繩做了個吊頸的套子,一頭掛在房頂的吊環上,把美女的頭掛了進去,用力一拉,把她吊了起來。 然后把繩子的另一頭捆在床的柱子上。 美女的雙手綁在身后,繩子繞在頸子,兩腳離地,開始亂蹬,蹬了几下,就不動彈了。頭發蓋在臉上,標准的吊死鬼的樣子。 我這一驚非同小可,這是要真的殺了她啊,我想也沒想,就衝了進去,去解捆在床柱子上的繩子。 美女掉在地上,一動不動,我解開她頸子上的繩子,抱起她的頭,想給她人工呼吸。 這時只覺得頭發一痛,被人提了起來,仍在床上。 剛想喊救命,嘴就被一條絲襪捆住,捆在腦后,就和剛才的美女被操時的樣子一樣,只是沒有蒙我眼睛。 連衣服都一樣。 菲力站在床邊,冷冷的看著我。 "你抹的香水隔了門都能聞見,真騷,想一起玩就進來好了,躲在門外干什麼?“ ”剛才都來看了几回了,為什麼不進來?“ 他一邊說著,一邊把我的衣服扯開,一把抓下胸罩,扯出里面的硅膠墊。 我的胸部自從吃了娜娜給的藥,有了一點點大,但是基本還是飛機場。 他看到這胸部,嘆了口氣,開始扯我的裙子和絲襪。 把裙子和絲襪扯到我的小腿,我的薄絲內褲若隱若現的透出下面的不鏽鋼女式貞操帶。 他爬起來去找鑰匙。 我看到有機會,趕緊從床上爬起來逃跑,可是沒有想到裙子和絲襪被扯到我的小腿, 現在是一個對腿的捆綁,我邁不出步子,一下子跌倒在地毯上。 眼前的地上,就是美女的貞操帶和內褲,上面都是液体, 發出奇怪的味道,我一下子迷糊了。 還沒反應過來,我就****起來,又丟回床上。 手腳被捆在床柱子上,就和剛才美女一樣。 很快內褲和貞操帶被解了下來,我的小**弟軟軟的,露在外面, 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完全嚇傻了。 菲力站在那里,半天沒有說話。 “從來沒有人敢騙我” 菲力說。 “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敢給我帶綠帽子。” “你知道嗎?騙我的人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慘死,另一個是更慘的死。” ”以前騙過我的人都被我丟到海里喂了鯊魚。活活的掛在船后面,身上割口子,讓鯊魚慢慢的吃。“ “不關她的事,我是真的喜歡她,是我在騙她,也在騙你,要殺就殺我好了。“ 說實在的,我本來就是走投無路,回國去也是被人追債的下場。 既然看來逃不過,就起碼死得有骨氣一點。 他拉下我蒙口的絲襪,套在我脖子上。開始拉緊。我有點呼吸困難。 “倆個人都要死,誰也跑不了,給你講這麼多廢話,就是想告訴你,沒有人能騙我。” 他開始用力勒,我眼前開始發黑,不由想起美女說過的話: "你是假的,我也是假的,看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過去這一切沒有,將來也會化為烏有。一切都是虛空。“ 也許,這就是我的宿命吧。 我不由得微微一笑。解脫了。 頸上的力量突然松了。 ”嗯,看來你還真的是有情有義,這樣吧,我給你一個選擇,你親手殺了她, 我給你變性,你以后就代替她。住在這里,當我的情婦。 如果敢再騙我,我會讓你后悔今天沒有死。“ ”不用選了,你不要怪她,是我不好。我賠命給你就成了。我喜歡的是她,我不喜歡男人,也不是同性戀“ 我心里面真是煩透了,讓我殺了她,以后天天就是生活在地獄里,有什麼意思。 我是堂堂男子漢,我是為了喜歡的人才穿的女裝,可不是同。 一切都快點結束吧。閉目等死。 可是,半天沒有動靜。 睜開眼睛一看,只見菲力呆呆的站在床邊,蹬著我看,然后扑了上來,他在我的屁屁后面墊了個枕頭, 然后開始玩我的小**弟,我的小**弟完全沒有反應。 我絕望的躺在那里,不知道下面要發生什麼事。 只見菲力把美女扶起身,讓她靠坐在床邊的軟凳上,輕聲的和她說著什麼。 半餉之后,他站起身,重新吧我勒在脖子上的絲襪拉到我嘴上,捆緊,然后說, “我看到你几把的樣子,知道娜娜沒有背叛我,她給你吃了藥沒法勃起,只是想有個陪伴。 我知道她只是寂寞,一個人獨守空房這麼久,是我對不起她。 但是,你和我的女人睡了這麼久,傳出去我在江湖上就沒法混了。 今天我閹了你,我們的恩怨就算是一筆勾銷。” 我心里面大驚,可是手腳全被捆住,想要抗議,嘴又被捆住。 他拿個針筒,在我大腿內側打了一針,一會儿,我就神智開始模糊,只聽見菲力在打電話, “是威廉大夫嗎?我是菲力,我老婆的弟弟,是個gay,他想變性,我不同意, 結果他就在我家里把自己的蛋蛋割了衝到馬桶里了,你快派個救護車來, 還有,我老婆也被他打了,你也把她帶去檢查一下。” 然后,下身就是一陣鈍痛,好像有人在扯我的內髒,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后來,迷迷糊糊的只聽見救護車聲,被搬上搬下, 好像有人在說,現在不做,以后海綿体就會萎縮,再做就晚了,然后聽見美女說一切她做主。 然后就是到處都痛,迷迷糊湖的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醒來是在一個看來是病房的地方,娜娜就坐在旁邊, 我頭腦昏昏的,剛想動動,下身就是一陣劇痛。不由得叫出聲來。 娜娜一把抓住我的手,叫我不要亂動。 她的眼睛紅紅的,好像哭過的樣子,她脖子上捆著紗布,估計被繩子勒得不輕。 “你不要難過,我永遠都是你最親的人,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絕對不會丟下你。” 娜娜一邊說,一邊把臉靠在我的臉上,她的身上發出迷人的香氣,如果是我的女朋友該多好。 可是,我能和美人親近,卻被下了兵器,真是欲哭無淚。 第二天,我已經可以坐起身來,只看到下身包著厚厚的紗布,有一條塑料管通出來,大概是排尿的。 可是動的話還是痛。腿上還穿了條很緊的長襪子,難受得要命。 娜娜給我拿了些牛奶喝,又和我講故事。 原來,菲力是紐約一個大黑幫家族的人,他們在佛羅里達的分舵就歸他管。 這個人心狠手辣,但是做人非常重義氣,講信用。 如果那天我看到娜娜被吊,自己逃跑,或者是想報警的話, 就肯定被守在外面的人干掉了。我自己重情義,菲力反而下不了手。說起來,我也是自己救了自己的性命。 每天娜娜都陪著我,這是我最快樂的時光,可是,到了換藥的時候,就痛得要命, 我總是抓住娜娜的手,哭喊得死去活來, 后來,娜娜搞了些藥,偷偷的給我吃,到了換藥的時候,我都是迷迷糊湖的,只是覺得痛,好痛。 過了大概兩個星期,終于可以拔了導尿管,拔的那一下,真是痛死,雖然吃了娜娜給的藥,還是不管用。 我第一次看自己的下体,那個地方變成了一個女人的下体的樣子。 只是一碰就痛。走路也是合不攏腿,就像鴨子走路一樣。 尿尿更是麻煩,一尿就像火在下体燒,而且噴得到處都是,只好穿紙尿布。外面用蕾絲長束褲扎緊。 我們很快就又搬回了原來的地方住,還是一起睡在大床上,只是我的貞操帶換成了紙尿布。 而且,我對那些漂亮的女式內衣已經提不起興趣。 娜娜也沒有再和我做愛,只是兩人抱在一起睡覺。 聞著她身上發出的香氣,我就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發不出來,真是好難受。 每天,娜娜教我化妝,給我穿漂亮的女式衣服,我就像個木頭人一樣,任她折騰, 我很抗拒她給我吃女性激素,可是不吃的話,我就會全身出虛汗,像生病一樣難受, 吃激素之后,胸部開始發癢,慢慢的發育起來。 我覺得這是一個陰謀,應該是菲力的計划,娜娜估計不知情。 那個家伙多半是想把我變成女人,然后占為己有。 但是,我跑不掉。 我的心情壞透了,這樣的話,還不如死了好。 我寧死也不能讓他得逞。 有一天,看娜娜在廳里面睡著了,機會難得,我找出那捆繩子,在娜娜上次被吊的地方掛好,結果累得出了一身的汗。 看看自己的手腳,都細得像牙簽,真是廢人一個,死了算了。 我把頭伸進繩套,低頭看著自己的粉色蕾絲長裙,微微隆起的胸口,是白色的胸罩,這樣死了,我是男鬼是女鬼? 想再換衣服,已經沒力氣,男裝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 白色的高跟蹬開小凳,頸子巨痛,眼冒金星,只覺得自己兩腳亂蹬,想找支撐, 但是沒有,好像高跟鞋都蹬掉了,最后失去了知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覺得有人在對自己的嘴吹氣,是很香的女人氣,然后在按我的胸口,按得很痛, 我費力的掙開眼睛,是娜娜,她一邊哭,一邊在按我的胸部,好痛。 “你別按了,好痛啊”她每一下都按在剛開始發育的乳頭上。 “你別死啊,好不好,你有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娜娜哭著,她哭起來的樣子真是好看。 “我想回學校去讀書” 我想,這也許是擺脫這里的唯一辦法,我讀書,找工作,這樣才能不靠他們。 “好,我幫你想辦法,你別想不開。” "你真傻,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傻事。“ 娜娜輕輕的給我的脖子上的傷口抹上藥膏,用紗布輕輕包裹好,然后,把我扶到大床上。 ”我說過,永遠是你的女朋友,就算你變成女人,又有什麼關系。“ 我呆呆的躺著,她輕輕的把我的手捆在兩邊的床柱上,然后用皮眼罩蒙上了我的眼睛。 ”女人有很多快樂的,小傻瓜。“ 她一邊說,一邊解開我的胸罩,開始輕輕的揉我的乳頭。癢癢的,好像有一條經絡一樣的東西,一直癢到下腹去, 然后又是一痛,原來是她在輕咬另一個乳頭。我不由得呻吟了一聲。 然后,一雙溫軟的小手在我的下腹輕輕撫摸,好舒服。我不由得吧腰都挺了起來,輕輕扭動。 一個香香的肉体就在我的頸邊,輕輕的吻著我的耳朵根。 我不由得扭動身体,神智開始模糊,好像一個女人一樣。 然后,屁屁一涼,束褲和里面的紙尿布都被扒掉。 只覺得菊花一涼,被擠了些藥膏進去,然后,好像一只手指在按摩, 有點麻麻的,接著,一雙小手扶住我的腰,在下面墊了個枕頭, 然后就是很漲的感覺,只覺得一直漲到最里面。刺激到里面好像一個點, 舒服得無法形容。 真是非常的舒服,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前列腺高潮嗎? 她又用羽毛在我身上刷來刷去,又和我胸對胸互磨。。。 這一夜,娜娜不斷的用各種方法讓我呻吟,高潮。原來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然后,她給我穿上女式的內褲和貞操帶,還戴上了個肛塞。我的后庭被塞得悶悶的,又舒服,又難受。天天都這樣,搞得我如果不塞肛塞,就要失禁。。。。真是沒辦法。一個星期之后,我又回到了學校,今天是開學的日子。 娜娜開車,把我一直送到學校。跑上跑下幫我付了這學期的學費和住宿費, 在學生宿舍的大門口,同學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樣一幕: 一部紅色的寶馬跑車上,下來個坐車的萎縮男,和一個開車的絕色美女。 我穿著一件普通的男裝夾克,款松的男裝牛仔褲,帶著大墨鏡,空手走在前面, 遠遠一看,還是以前那個瘦小中國留學生。 美女娜娜穿著性感的白色連身套裙,高跟鞋,拖著大皮箱跟在后面。 几個同學跑上來想幫手,都被娜娜拒絕了。 其實不是我不想自己搬,實在是搬不動,一用力到處都痛。 娜娜一直把我送進宿舍,又交代了半天。本來她想給我在外面租地方住,但是我拒絕了。 真的是不想欠她太多太多。 美國的大學學生宿舍都是不錯的,我們學校我住的這棟是四個人一個單元, 每個人有自己的房和衛生間,公用客廳,廚房。 娜娜給我買了全學期的包餐,每餐都在學校食堂吃。除了周末。 娜娜和我吻別,然后說每周都會來看我,帶我出去吃飯。 我的學生生涯竟然又可以繼續了。 學校的課程一開學並不忙,但是我還是認真的上好每一堂課,希望能夠在看不到的未來里面,走條路出來。 我一個學期修了五門課,已經是學校允許的極限。每天在不同的教室,圖書館跑來跑去趕場子上課,找資料做作業。 這讓我几乎忘卻了自己的遭遇。也許,只有停不下來,才能夠忘記我自己。 到了吃飯的時間,就到餐廳去吃飯,都是任吃的巴菲形式。可是,我的胃口很不好,基本吃不下多少。 不過,在那里慢慢的坐,喝點飲料之類,是我一天最放松的時間。 几個以前認識的中國同學,以前都是和我遠遠的打個招呼,聊几句就離開, 這時候卻突然對我感起興趣來,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會打好飯,坐到旁邊聊天。 每個人几乎都會問起娜娜,好像那個開跑車的美女一下子大家都知道了。 我不想說太多,就說是以前的熟人。然后就會有人希望能請我們一起去玩之類。 還有人試探娜娜有沒有男朋友。 每次說到這里,我就把話岔開。實在是不想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每天都是到半夜才忙完,拖著疲乏的身体,回到宿舍,關好門,在浴室里面,脫下衣服,對著鏡子, 那個噩夢又回來了。 我的胸已經快有B號了,男裝的外衣里面,一直穿著束胸,好在美國的學校和宿舍, 冷氣開得巨猛,外面穿夾克完全沒問題。 洗好澡,換上女式的內褲,塞好肛塞,還要墊上護墊。穿上蕾絲吊帶真絲的睡袍, 爬到床上,一下子就進入了夢鄉, 就這樣周而復始,一天天的過去了。 每周六娜娜會過來陪我到外面吃飯,然后,把我的髒衣服帶走,把干淨的帶來。 我也只好讓她這樣,畢竟不敢把那些內衣拿到學校宿舍的洗衣房去。 轉眼就到了期末,正是深秋時分的十二月,我考完最后一門考試,步出學校的大樓。 學生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偌大的校園一片空寂。佛羅里達的清新空氣吹過滿園的大樹, 樹影婆娑,只覺得全身輕松。 仿佛申請身体就要飄起來。 自由了,可是,下一步我能干什麼? 只覺得一陣的空虛,正出神的時候,只見一雙玉手從后面抱住我的胸部, 然后直接伸手進衣服里面去摸。 "讓我看看發育得好不好。“ 不用說,就是娜娜來接我了。 ”別,讓人看見多不好。“我心里面大急。這不是要我的命嗎?還有同學陸續會從考場出來。 這几個月,我都被迫吃娜娜給的藥,如果不吃,就提不起精神,出虛汗,沒法完成功課,但是吃了之后, 身体變化明顯,除了胸部,臀也開始變大,皮膚也變得很光滑,頭發也變得很光彩。 兩個人打打鬧鬧,拿著行李,開車回到了基維絲特娜娜的房子。 一到家,娜娜就强迫我洗好澡,給我套上一條淡藍的比基尼,然后是一條淡藍色絲光的褲襪,一個媚登封的胸罩, 外面再穿上短裙和絲衣女裝,這一回,基本不用別的道具,淡淡化好妝,鏡子里面的我就是一個絕色美女, 比娜娜還要美上几分。 我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這個‘我’是個我完全不認識的人,但是,感覺好清爽。 我們一起到外面的酒吧喝了點酒,打鬧著往家里走,娜娜走在前面, 她的短裙下,黑色的褲襪發著絲光,大屁屁扭來扭去的走, 我一下子頭腦一熱,一把抓去,軟軟的,娜娜一下子臉紅到脖子,轉過身來, 抓住我的手,呼吸也急促起來,兩人拉拉扯扯的回到家,直奔臥室, 以前都是娜娜完全主動,我完全被動,還給我捆手蒙眼,連娜娜的身体都沒有仔細看過, 今天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竟然把她推倒到床上,第一次把她壓在下面。 她的臉紅紅的,完全沒有以前那種大姐姐的氣勢。我們鼻子對鼻子,嘴對嘴,她的身上發出陣陣的香氣, 我完全迷糊了,只是機械的在她的臉瑕,脖子,胸口亂吻,留下一個個口紅印。 當我把她的白色蕾絲束褲終于解開,卻看到的是一個不繡鋼的貞操帶,和我以前帶過的一模一樣。 一下子,那些痛苦的回憶就像炸彈一樣,在我的頭腦里炸開來。眼前一黑,一下子呆在那里。 娜娜從錦緞的大床上,慢慢撐起身体,環抱住我的脖子,兩行眼淚慢慢的流了出來。 “我好難過,幫幫我。”娜娜小聲的哭泣。 我從來沒有見過娜娜這樣,她一直都是很堅强。 她抱住我,幫我脫下衣裙,只留下比基尼內褲。 一邊在我的脖子,胸口吻來吻去,好癢,又好舒服,我那個小小的**房高高的挺了起來。 我也幫娜娜脫了衣服,可是,我們沒有鑰匙,脫不下她的貞操帶。 她拿了個皮褲給我,上面有個假陽具,又拿了些藥膏,讓我幫她擠在她的菊花里面。 穿上那個皮褲,我輕輕的托起娜娜的腰,可是發現,貞操帶后面的孔太小,沒法搞。 我抱住輕輕哭泣的娜娜,輕輕的撫摸她,她的頭就扎在我的胸口,癢癢的。就這樣看她哭著睡著了。 我回到基維絲特的第四天,菲力回來了。 看到這個人,我本能的很是反感,可是,他才是這里的主人,而我離開這里就無家可歸。 菲力看到我,滿臉的微笑,好像我們之間從來就沒有恩怨一樣。他給我們兩個一人一條金鏈子, 說是感恩節的禮物。我很禮貌的拒絕了,這是我唯一能表現出的尊嚴,我實在沒有理由,也沒有心情收他的禮物。 看著他們兩個接吻,摟抱著進入主臥室,和我道晚安,我心里面酸酸的,一個人又住進了客房。 客房還是和以前一樣,我睡在柔軟的鴨絨床墊上,感慨万千,几個月前,我就是住在這里,一個晚上,一切都變了。 聽到主人房里面,娜娜輕輕的呻吟聲,我心里面又傷心,又欣慰,又憤怒。 菲力把娜娜當他的玩物,不考慮娜娜的感受,今天娜娜終于可以得到滿足。但是,他畢竟是要走的。 我喜歡娜娜,可是,我不能滿足她。 聽著娜娜那甜膩的呻吟,我不由得感覺坐臥不安,披著睡衣,我來到客房的衛生間里面。 在鏡子里面,是一個絕色的美女,小臉紅紅的,半透明的蕾絲睡衣下,是高高翹起的雙乳。 我輕輕的用手摸了一下,一陣的酸麻,一直閃電一樣通到小腹里面,几乎要呻吟出來。 不敢再摸,拉起睡衣的下擺,下面是桃紅色的蕾絲束褲,輕輕的解開束褲,女孩子的器官都有, 醫生還做了一個陰道,只是告訴我一年內都不能用她愛愛, 而且里面塞了個器具,要過一段時間到醫院去換藥。 心里面好亂,但是不知道如何,又一件一件的把性感的蕾絲束褲,吊帶,絲襪,束腰,蕾絲胸托一件件的穿上, 再套上半透明的蕾絲睡衣,鏡子里面的美女讓我興奮起來, 我跑到床上,夾緊雙腿,扭動身体,輕輕的呻吟起來,也不知道那呻吟聲是我的還是娜娜的。 一晚上,心里面好亂,到天快亮才睡著。 第二天,娜娜和菲力早早的就出了門,我不知不覺的,竟然跑到了他們的房間里面。 只看到到處一片凌亂,娜娜的貞操帶就丟在地上,還有性感的內衣,丟得到處都是。 床柱上,粉紅色的手銬還捆在那里,枕頭邊丟著蒙眼的皮罩子,封嘴的塞子。羽毛的拂塵, 床單上斑斑點點,到處是凝固的液体。 我頭腦一熱,把自己的衣服脫下,把娜娜丟在地上的髒內衣一件件的穿上,軟軟的,都好香,連那條貞操帶都捆上,爬到床上,把自己的嘴封住,蒙上眼,把手伸到手銬里面,想像自己就是娜娜,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好像就在眼前,我夾緊雙腿,口里面發出娜娜的那種呻吟聲,真的是好興奮。 然后,趕緊脫了衣服,偷偷跑回客房,洗了澡,穿回自己的衣服,隨便吃了點東西, 又躺回床上,不知不覺又睡著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覺到好像娜娜回來了,她先是在我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后用什麼東西蒙住了我的眼睛。 我懶洋洋的伸手想推開她,結果手就****住,她把我的身体翻過來,把兩手銬在背后。 那個應該是蒙了絨毛的那個粉色的手銬,就是在娜娜和菲力房里的那種。 "娜娜干什麼啊,放開我,我要睡覺。“我無力的抗議。 娜娜沒有回應,反而把個賽口球塞到我的嘴里面。在后腦扣住,然后把我翻過來,開始親吻我的頸子,胸口。 我感覺好像什麼地方不對,可是又很期待這種感覺。 身上一涼,好像內衣被莫名奇妙的就扯下來了。 她開始輕輕的舔我的乳頭,癢癢的好舒服。感覺這回她的技术比以前好了很多,我忍不住發出哼哼的聲音。 一只手在我的胸部一路向小腹摸去,隔著絲襪和束腹,輕輕撫摸,我覺得好像到處的神經都被挑動起來, 小腹收緊,身体不斷的扭動。這小妞,估計菲力回來教了她不少東西,莫非這就是菲力昨天動作嗎? 下身一涼,絲襪和束腹,束褲都被拉到了腳腕。 期待要發生什麼,然而沒有。 几分鐘后,身体被從腰抱起,拉到床邊,臉朝下貼在床上,頭和上半身靠在床上,兩腳懸空, 然后好像她站在我兩腿之間,把一個涼涼的硬東西望菊花里插。好像有很多液体灌了進去。 是在給我灌腸? 肚子好漲,然后好像用個什麼東西塞住。 絲襪和束腹,束褲又被拉了上來,然后,一個大力把我抱起來,放在懷里,輕輕揉我的肚子。 我心里面一驚,這個力量絕對不是娜娜能有的, 只能是菲力。 肚子越來越痛,好想上廁所,但是卻被緊緊的抱住,動彈不得。我掙了几下,發出嗚嗚的聲音。 “你只要答應做我的女人,我就放你去廁所。答應了就點一下頭。” 我心里面不由得火起,點你媽個頭。 一動不動,我忍。 也不知道忍了多久。心里面把他罵了一万遍。 身上的汗像水一樣流出來,意識開始模糊,只聽見菲力還在講什麼,但是我完全聽不進去了。 突然身上一輕,被抱進廁所,然后,除了雙手還銬在背后,身上的其他束縛都被取走,一下子排空了身体里的廢物, 這舒服真的無法形容。 只看見菲力站在對面,微笑的看著我。 “你搞什麼,我告訴過你,我不是同,我不喜歡男人的。”我很生氣。 菲力不回答,只是看著我笑。又把我扶起來,洗得干干淨淨,腳有點軟,只好隨他了。 他給我全身抹了些香香的油膏,又把一些油膏擠到菊花里面。兩只手少不得亂揩油。 搞得我紅了臉,很是尷尬。 他不知道從哪里拿了條桃紅色很性感的丁字褲給我穿上,又套上了吊帶絲襪,穿了雙紅色的恨天高, 再把腳用銬銬好。 我很想踢他一腳,但是估計沒用。只好忍了。 他銬好我的腳,就松開了我的手銬,拿了個桃紅色的蕾絲連胸束腹給我套上, 把我扶到主人房的梳妝間里面, 讓我坐在絨凳上,開始給我化妝。 不能不說,他化妝的技术比娜娜還强上几分,當他拿眉筆給我畫眉的時候, 我好像感覺就像古詩里面那種丈夫給妻子畫眉毛的意境。臉更紅了。我這是怎麼了。我不是同啊啊。。 不一會儿,鏡子里面的美女就成形了,美得我自己都看呆了。 菲力不說話,輕輕在我的額頭親了一下,扶著我到主人房的大臥室。 我雙腿無力,穿著恨天高,還被短鏈子腳鐐銬住,只能靠在他的手臂上走。 扶著我的時候,我感覺到他的呼吸都急促了,熱熱的噴在我的頸子邊。 我知道我必須把話說清楚,不然就沒有回頭路了。 我剛才開口,一句話沒有講完,菲力的嘴就堵了上來。心里面又氣又急,想拼命掙扎, 可是完全站不穩,失去平衡,被攔腰抱住,臉朝下丟到了主人房的大床上。 眼前是熟悉的精美的枕頭被褥,很凌亂的樣子,旁邊是娜娜的粉色胸罩,淡淡的香氣直衝鼻孔。 心里面好亂,感覺我自己好像就是娜娜,昨天晚上的事在重復發生。 我的手被反扭到背后,重新銬好絨毛手銬。 剛喊了聲放開我,嘴就被口塞塞住。 然后被翻了過來,菲力壓住我的腿,把右邊的腳鐐解開,扣在床柱的頂上,這樣我的左腳就被吊在空中。 他的身体壓住我的右腳,趴在我的身上。 我心里面好難過,自己還是沒法控制自己的命運。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 菲力輕輕的撫摸我的臉,不斷擦干我流下來的眼淚。 “我知道你想的,我們走了以后,你穿著娜娜的內衣,在這里滾床單,想被我搞,別以為我不知道。” 我心里面一震,莫非這里有隱藏的攝像頭? 但是菲力好像看出了我眼里面的疑惑,越發得意起來。 “我們江湖中人,觀察力不夠强,早就死几十次了。我們早上離開的時候,那些內衣的位置都不是在原來的地方, 床單上的痕跡也不一樣,還有,你和娜娜身体的味道不一樣。” 菲力拿起那條貞操帶。放在鼻子面前。 我閉上眼睛不敢看,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這樣怎麼見人啊。估計臉已經紅得不行。 “你一個人在異國他鄉,沒有人照顧,真的是很可憐,就讓我和娜娜照顧你,你以后都不用擔心生活, 這個房間以后就是你的臥室,這里就是你的家。” 我很想說不,我雖然弱,但是並不是他想像的那種人,我有自己的尊嚴。 但是口被封住,發不出聲音。 菲力不再說話,只是輕輕的撫摸我的身体,輕吻**房和脖子,癢癢的,身体里面好像有一股東西,想衝出來但是不知道往哪里衝。 不由得輕輕扭動起來,鼻子里發出呻吟聲。 蕾絲丁字褲被拉下,掛在左腿上。 菲力拿起娜娜的髒絲襪,在我的陰部輕輕拉動。 如果我的小**弟還在,估計已經漲得不行了,雖然現在小**弟不在,但是那個地方卻是很興奮。 我的右腳被扛起來,后庭一漲,這段時間娜娜都給我每天塞肛塞,那里已經很容易塞東西了。 菲力開始*啪*啪,我只看見自己的兩條腿在空中亂蹬, 這感覺比起娜娜的小玩具厲害得太多了,直頂到前列腺的某個位置,太舒服了。 一次又一次,我被翻過去,翻過來,菲力射了之后,很快又再換姿勢繼續。 意識開始模糊。好像噴了些液体出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好像有人在摸我的臉。掙眼一看,是娜娜。 我還是躺在主人房的大床上,身下好像濕濕的,撐起來一看,身上的連胸束腹內衣就只掛在腹部, 手腳都解開了,但是蕾絲小丁還是掛在腿上,是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 娜娜看著我,眼里都是淚水。 “我可以和你分享一切的,真的。”娜娜說。 ”菲力在哪里?我要和他在你面前說清楚,我不是女人,也不是他的什麼人,永遠都不是。他是你的。“ ”他有事走了,讓我好好照顧你,這里有張卡,是你每個月的零花錢。“ ”請你把卡退還給他,謝謝他的好意,但是我不能用他的錢。“ 第二天的傍晚,我讓娜娜送我回學校,我不能夠在這里再住下去, 也不想再和菲力有什麼瓜葛。當我們正把行李往敞篷車上搬的時候,菲力回來了,看起來很生氣。 他讓我們先回屋子里面去。 到了主人臥房屋里面,菲力開始對娜娜發火,說她嫉妒,想逼我走。還開始打她。 我抓住菲力的手,拼命想解釋,可是他更加狂怒,干脆把我的手腳用手拷拷住, 用口塞堵上嘴,把我放在床上,說讓我看他給我出氣。我拼命想解釋,可是只能發出嗚嗚聲。 娜娜嚇得全身發抖,也不逃跑,菲力把娜娜的衣服一件件的剝去,最后連塑身衣,絲襪都剝了下來, 就只剩下那條不鏽鋼的貞操帶,然后也被堵上嘴,雙手被繩子被吊在梁上。 菲力拿來皮鞭,開始抽娜娜,皮鞭抽在白嫩的肌膚上, 是一條條的血痕,娜娜鼻子里發出尖叫,但是嘴被堵住。 打了一會,菲力開始對娜娜吼叫,他說,這個屋里,他才是主人, 娜娜所有的東西都是他的,他要給誰就給誰。從今天開始, 我才是他的女人,娜娜只是這個屋子里的奴隸。 一邊說,他一邊把從娜娜身上剝下來的衣服換到我的身上,我也嚇呆了,就像木偶一樣任他擺布。 最后,等我反應過來,我發現自己穿著娜娜的塑身衣,絲襪,乳罩。 下身還鎖住娜娜的不鏽鋼的貞操帶,腳上被硬套上娜娜最喜歡的皮靴,她的腳比我小,套在我腳上好難受。 娜娜的**房比我的大,乳罩的胸墊空空的,發出娜娜身上的那種非常迷人香氣,套在我的身上。 手腳有被拷住,我躺在大床的角落,看著菲力把一絲不掛的娜娜抱到床上, 開始在她身体上吻來吻去,娜娜被折磨得就像一個破布娃娃,扭來扭去, 身上是一條條的血痕晃來晃去,涂著粉紅色指甲油的芊芊細手就在我的身邊,緊緊的抓著白絲的床單。 菲力開始*啪*啪娜娜,她的頭發有節奏的在我旁邊抽動,她白皙的**房尖尖的挺了起來,有節奏的晃來晃去。 床在有節奏的抖動著,我的身体也跟著抖動,小小的**房在娜娜那件乳罩里面晃動, 乳頭在海綿的墊子上擦來擦去,一種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 好像我就是娜娜,娜娜就是我。 我突然有點羨慕娜娜,如果能和他愛愛多好。 我扭動身体,想引起菲力的注意,但是他沒有理我,繼續和娜娜做愛。 我哭著睡著了。 第二天,菲力回來,同樣的事繼續。 我躺在大床的一頭,兩只手被菲力捆綁在大床的兩個雕花紅木柱子上。 娜娜躺在另外一邊,雙手被捆在身后,嘴上被捆住封口球。眼睛上蒙著皮眼罩。 她全身被剝光,只穿著紅色蕾絲的乳罩,和一條紅色的丁字褲。 躺在純白的緞子大床上。長發飄散在床頭。 菲力拿了個針筒過來,在娜娜的大腿上打了一針。娜娜臉色發紅,呼吸也急促起來。 兩條美腿絞在一起,身体不斷的扭動,紅色的丁字褲根部開始變黑, 應該是開始濕了。空氣里面發出一種很淫靡的味道。 我看得不由得心里面好亂。好想幫幫她,起碼撫摸她一下。但是我被捆在床的另一頭。 穿著絲襪的兩腳在白綢的床單上蹬來蹬去。 菲力也脫得精光,肌肉發達的他跑來跑去,捆這個,給那個打針。 可是小**弟軟軟的。 他拿了那個不鏽鋼的貞操帶過來,又拿個了硅膠的假陽具,裝在貞操帶的上面, 拿了些藥膏涂在假陽具上。 "這個藥說起來,還是你們中國留傳下來的。“ 菲力一邊涂藥一邊說。 "這個是你們中國古代的變裝者用的藥,用了之后,菊花會變得很敏感,變得柔軟,還會分泌愛液, 就和女人的陰道一樣,就是有一個付作用,就是會發癢。想找人操。” 他一邊說,一邊把涂了藥的假陽具往我的菊花里面塞。好痛。 他看我痛苦的樣子,就停了手,把一管不知道什麼藥先賽了進去。很快后庭涼涼的,麻木了。 看我不再痛,他把假陽具塞進我的后庭,在人工陰道的地方又涂了些藥,鋪塊紗布。 然后又把不繡鋼的貞操帶小心的給我系上, 最后在外面套上一條肉色的高級蕾絲束褲。半透明的蕾絲可以隱約看見我胯下的貞操帶。 然后,他開始親吻和輕咬我的**房,我小小的**房上面,傳來閃電的感覺,直射到下陰和后庭, 不由得扭動身体,呻吟起來。 他拿了些針藥,打在我的**房下面,說是這是懷孕的女人的激素,會讓我的**房更大。 打完藥,他拿了些藥膏涂在我的乳頭上,然后用棉花和紗布貼住,好癢,我好想去撓, 但是雙手被捆住,好難過。我扭動身体,發出無身的祈求。希望他能滿足我。 他不理我的扭動,上**房面扣了個不鏽鋼的乳罩。用鏈子連在貞操帶上。 又拿個鋼環套在我的大腿根部,用不鏽鋼的鏈子連住,這樣,我的大腿就基本不能大大的分開。 連走路都只能小碎步。 他然后幫我穿上長筒吊帶襪和超高根皮靴。 解開我的手,扶我到化妝台。 再給我套上粉色的高級塑身內衣,噴上香水,化上濃裝。 鏡子里面是一個絕美的少女,胸部高聳,臉色潮紅。 不斷的扭動身体。希望得到愛的滿足。但是他不理我。 雙手被帶上黑絲長手套,然后被手銬銬在身后。 菲力裸身幫我畫妝,等眉毛畫好,他的小**弟竟然挺了起來。 他把我扶到床上,放在一邊,親了親我的臉,然后抱起娜娜,分開她的雙腿, 開始和她做愛。 床在有規律的震動,那是菲力和娜娜在做愛。 我躺在另外一邊,雙手被銬在身后,扣在不鏽鋼乳罩下的**房癢得要命, 隨著大床的起伏,蕩來蕩去。 菊花里的假陽具讓我的心里面好慌,我扭動身体,夾緊雙腿, 好希望自己就是娜娜, 能夠被操得死去活來,可是,我只是在旁邊的旁觀者。 第二天一早,菲力開車走了,但是沒有解開我的貞操帶和鎖在腳上的超高高根鞋。 娜娜幫我清理好身体,我們吃了早餐,她扶著我出去散步。 為了遮住大腿根部的鐵鏈,我穿了條黑色的短包臀裙。 高根上部的鐵鏈,就用皮綁腿遮住。 我的貞操帶緊緊的扣住我的下体,只能慢慢的走。 我們到了一個酒吧,就坐下來慢慢的喝酒。 很多男人過來和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都基本被娜娜擋了回去。我們喝酒聊天,基本就過了一天。 到了晚上,娜娜幫我洗好澡,等菲力回來,解開貞操帶給我灌了腸, 然后又開始了同樣的一天。 到假期結束,我也要回去上課了,這個時候,我的**房大了許多。 身材也更好了。 轉眼假期就過去了。 在這個假期里面,菲力把我調教了一個遍。 有時候用一條棍子,把我的手腳捆住,然后慢慢把陰部,**房玩了個遍。 當我欲火焚身,好想要男人的時候,他卻把我捆住,在一邊慢慢的玩娜娜。 我想像自己是娜娜,就更加的難受。 哭著哭著,他又在我的陰道和菊花里面放藥,又用注射器在我大腿根部不知道注射了什麼藥物。 到后來,陰道和菊花都癢得要命,可是菲力卻不碰我,只是和我睡在同一張大床上,不斷的操娜娜。 還讓娜娜用小嘴舔我。每次我都被堵著嘴,哭著睡了過去。 后來,他讓我換上非常性感的非常昂貴的白內衣,內褲,塑身衣,再穿上婚紗,讓娜娜給我們照了結婚照, 把這個大照片掛在臥室里面。就在這個照片的下面, 在粉紅色的婚床上,每天把我如同凝脂的身体撫摸了一個遍,當我申吟著,想要成為他的女人的時候, 他卻依然捆住我的手腳,堵住我的嘴,在旁邊和娜娜做愛。 我哭著用粉臉蹭他的身体, 在他面前扭來扭去,他不為所動,依然和娜娜做愛,卻讓娜娜舔我的**房和陰部。 然后,他粗暴的給我捆上原來娜娜帶的那條不繡鋼的貞操帶。 我好難受,哭得梨花帶雨,好想做他的女人,可是他就是不動我, 每天都不斷的喂我吃春藥,打雌激素,孕激素,可是就是只撫摸我,到我欲火焚身的時候, 就在旁邊操性感的娜娜,好像她是我的替身。 我被貞操帶捆住,小穴里面是跳蛋,肛塞,有時候是前列腺按摩棒。 短短的三個月,他沒有動我,只是操娜娜,讓我在一邊哭泣。 但我的**房變成了C,屁屁也更加的肥大,腰卻更加的細了。 菲力殘忍的把小**弟插進我的菊花,好痛,我兩腳想跳,想蹬,可是穿著紅色恨天高高跟鞋的腳被捆在床柱上。雙腿扭動。我想喊,可是口被娜娜的內褲堵住。很騷的女人的味道,我半昏迷中, 發出嗯嗯的聲音,兩眼翻白,太痛了。 菲力在親吻我小小的**房,好舒服,但是菊花的痛讓我神智模糊。 我稍微清醒過來,菊花的痛減小了一點。 菲力在給我穿一雙粉色絲光的褲襪。襪頭拉到我的小腹,把不鏽鋼的貞操帶遮住, 但是隱隱的還看得見。下体平平的,發出絲光。 菲力給我重新穿上紅色恨天高高跟鞋,在腳裸用一個不鏽鋼的腳鐐鎖住。外面再套上粉色長裙。 然后在我的大腿根打了一針。我知道里面有雌激素,孕激素,還有毒品和春藥,這都是他告訴我的。 我想拒絕,但是沒有辦法。嘴被堵住,手被捆住。一會儿,我就很想菲力操死我,我知道那個是春藥的作用。 但是菲力就不斷的玩我的**房和下陰,就是不動我。我扭動身体,好難受。用身体語言告訴他我想要。 但是他不理我,把娜娜拉上床,就在我旁邊殘忍的操她,我好想要,但是他不給。 娜娜還火上澆油,一邊被操,一邊呻吟著和我親嘴,手還在我的**房和下陰亂摸。 我几乎瘋了,也不知道做了什麼,反正就是想菲力操我,但是只知道菲力就是不給我,繼續操娜娜。 最后,兩個人用枕頭蒙住我的頭,我喘不過氣來,好悶, 覺得陰道在抽續,菊花在抽緒,好像有個很熱的東西插了進去。 好痛,好舒服,就昏了過去。 我醒過來后,菲力不在了,娜娜給我穿上非常性感的衣服,帶我去酒吧喝酒。 如果有人來答燦,娜娜就幫我擋開,我開始喜歡別的男人看我火熱的眼神, 那種得不到絕色美人的痛苦就寫在臉上。 娜娜還不時偷偷摸我的敏感地方, 讓我嬌喘連連。 到了天晚了,娜娜就帶我回去,洗好澡,灌好腸,喂我吃了雌激素,孕激素,還有毒品和春藥, 就給我穿上非常性感的內衣,把我捆綁在床上,等菲力回來。玩三個人的成人游戲。 就這樣一天又是一天。 天天如此。 每次出門,我坐在菲力的身邊,保鏢喊我夫人。給我開門。娜娜在背后的后座, 但是只有我們知道,菲力不碰我。娜娜才是他真的女人。 在弗洛里達的日子里面,我基本天天都配帶肛塞,有一段時間還全時間佩戴貞操帶。 說起來,剛開始被塞肛塞,還有點痛,娜娜用了好多的潤滑液,可是,還是好痛。 基本上,如果我喊痛,娜娜就會停下來,等一會儿再繼續塞。基本那個時候就不痛了。 可以很容易的塞住,我注意到菊花會吸肛塞進去,好在肛塞都有個大座子, 不會被吸進去。如果自己用筆之類的自慰, 就要小心了,會被吸進去的。不是開玩笑的。 開始的時候,晚上賽住肛塞睡覺,有種很焦躁,很難受的感覺,也不太睡得好。 后來就好了,但是晚上老是做夢,夢見被奸之類。起來內褲都是濕的。 被變性之后,也是繼續做被奸的夢。到后來,基本要塞肛塞才能睡得著。 后來,肛塞越來越大,我有點害怕,怕以后括越肌出問題,一輩子都要帶肛塞。 娜娜向我保證沒有問題,她說她被菲力調教過,基本都是穿貞操帶帶肛塞的, 已經几年了,如果括越肌沒有出血和破損,基本不會失禁。 她說得沒錯,我沒有出過問題,基本上都是慢慢來,先用最小的,然后慢慢的用大的。 可以用大號的肛塞之后,基本上就可以用女用的震動器塞在菊花里面自慰了。 穿著貞操帶,還有束身內衣,吊帶襪,乳罩,用跳彈和肛塞自慰, 那種感覺無法形容,比被菲力操感覺還好。 假期結束了,我要回去上學了。 娜娜給我辦了上學一切事,並且把我的學生證從男變成了女, 大概弗洛利達在這方面很隨便,很快一切都改了下來, 而我也有了一個新的名字,叫莎莎。 我穿著漂亮的連衣裙,抱著一捆書,清純的出現在課堂上。 很快我就發現了做女生的好處,以前,誰都沒有注意到我,但是現在,到了門口,有男生幫我開門,課堂上有什麼問題,馬上有男生幫忙解答,一起做課題的時候,他們總是幫我做好,我自己簽名就好。就連小考,以前我都是拿B,C,現在老師一概給A。一下課,總有人和我聊天,講笑話,日子快樂的過著。 當我吃飯的時候,總是有一幫同學坐在旁邊,男生們不停的說他們的英雄事跡,比如爬雪山阿,走阿巴拉契亞國家步道之類。好像他們什麼都能做。 他們邀請我去玩,我總是拒絕,娜娜說我不能和他們太接近。菲力會不高興的。 當我一個人回到宿舍,洗好澡,噴好香水,慢慢的把肉色的絲襪套上, 這是非常貴的絲襪,穿在身上就如同自己的皮膚,軟軟的,滑滑的,就像撫摸著我的肌膚。 然后,我套上媚登峰的粉色束褲,然后媚登峰的肉色緊身束衣,蕾絲的胸部,包裹著隆起的**房。 對著鏡子,里面是一個絕美的女孩,我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絲綢一般的肌膚, 輕輕的喘息著,隔著蕾絲的束衣,我輕輕的捏一下粉紅色的小小的乳頭, 一道閃電一樣的感覺從乳頭直射到小腹。 我慢慢的撫摸自己光滑平坦的小腹,不由得夾緊閃著絲光的大腿, 太舒服了,我不由把小手向陰部摸去,那里是不繡鋼的貞操帶。 我扭動著身体,撫摸著自己,不由發出陣陣的呻吟。 我不由得羨慕起娜娜來,起碼她能得到滿足,而我,就只能在這里嘆氣。 娜娜依然每個周末都來看我,我們還是在我的宿舍里滾床單,我通常是撫摸娜娜之后, 穿個假弟弟插她,而她,就拿個前列腺按摩器幫我按摸。 一開始還有點痛,慢慢的不再痛了,越來越舒服起來。 我們一起去吃飯,當眾接吻,有的同學看見,在一邊竊竊私語, 估計他們以為我們是一對拉拉,我們都笑笑就算了。 日子很快過去,娜娜竟然懷了孕。 聽她說起,原來菲力有勃起的困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見到我就能夠勃起。 所以我們就必須三個人一起滾床單。 他看到我就勃起,然后才能操娜娜。 他借我的影響,最后讓娜娜懷了孕。 本來因為沒有孩子,娜娜不能被他們的大家庭接受,只能一個人住在基維絲特, 現在懷了孕,他們搬去了紐約。和他們的大家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作為對我的補償,他們給了我足夠的錢完成本科學位。 我完成了學業,和他們正式說了再見。到加州去讀碩士去了。那里我拿到了獎學金,可以自己養活自己。 我們沒有再聯系,但是我總是不時的想起他們,這是一段太離奇的經歷,也許,這就是命運。 我一個人在加州,以女人的身份生活,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 可是,當我一個人住在宿舍里面,我總是撫摸自己的肌膚,用前列腺按摩器來刺激自己。 這是我自己自慰的唯一方法。 經過娜娜和菲力的調教,我的括約肌已經很松馳了,必須每天佩戴中號的肛塞才不會失禁。 我很喜歡高級女內衣撫摸身体的感覺,就像自己的愛人在撫摸自己。 我特別喜歡以前菲力給我買的高級情趣胸罩,里面有絨毛的球球,當我一動的時候,絨毛就撫摸我的乳頭, 舒服得不得了。我穿著它上課,沒有人知道里面的秘密。 有不少的男孩子追求我,可是我都沒有接受,我被人暗地里面稱為冰山。 只有我知道真正的原因,我不能夠也不可能。 但是我很享受被男生追和愛護的感覺,但是我控制得很好,讓他們沒有機會能得到我。 他們中的很多人成了我的好朋友。把我當成了可以分享秘密的紅顏。 這樣,我的秘密可以一直保持下去。 我在佛羅里達讀書的最后一年,住在學校的宿舍里面,和一個很漂亮的台灣女生小欣當室友。 我當時已經變性兩年多,菲力他們也搬去了紐約。 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性行為,而我的人工陰道,還真的是處,沒有人碰過。 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都以為我是一個很漂亮的冰山女學霸。 小欣有個很有錢的男朋友,人很帥,是個加拿大的華人,在這里做生意。就是年齡不小了,大概有四十了。 說實在的,這樣的男人我還真的看不上。起碼比不上菲力。 到了假期,小欣求我和她一起去住她的海景高層頂樓,以前她周末都會到那里去住,平時就在學校和我住。 假期學校的宿舍會關,只有特別要求才能去另一坐樓的臨時宿舍住。 她的男朋友回加拿大去了,她自己一個人住好寂寞,希望我能陪她。還說會送我些好衣服當酬謝。 菲力他們走了之后,雖然給我留了學費和生活費,但是以前買衣服的錢沒了。 很久沒有買漂亮衣服了,而且我也不想花錢住臨時宿舍。所以我也就答應了。 我們當天去買了好多性感的內衣之類,回到她在邁阿蜜的海景頂樓,房子在海灘邊, 從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下面的大海。里面就是兩個房間,一個大廳,但是有個很大的浴室。 小欣衝好澡,就換我進去。 大浴室里面有很多性虐待的裝備,小欣用布蓋住, 但是我一看就知道了,很多這些東西菲力和莎莎都有。我也被調教過。 想到以前的經歷,我忍不住心里面乒乓亂跳。 估計小欣也是給調教過了。不知道她現在是不是想玩? 洗好澡,發現小欣已經把我的內外衣都拿去洗了,只好穿她給我留的內衣。 這些內衣都好性感,還有個比不穿還羞人的半透明睡衣。 穿好衣服,她就讓我給自己化妝,還幫她化妝, 我以前和莎莎他們學了些,技术還行,很快,兩個很漂亮性感的女孩就出現了。 化好妝,小欣說有禮物要給我,讓我閉上眼睛,手放在背后。 手剛放好,就被銬上了,然后,眼睛也被她用皮眼罩扣住。 我一下子明白了,她想和我玩性游戲。其實我也想。 但是我不想讓她知道我的過去,就裝作很生氣的樣子。 她也不答話,把我的嘴用口塞塞住,把我扶到他們的大床上。 她把我的腳也扣住,然后在我的**房,大腿內側,腋下, 還有陰道口和菊花,都涂了些藥膏。我本來以為她要繼續,誰知道她給我蓋上被子, 說是讓我好好休息,她要回學校去拿個什麼東西,很快回來。 躺在床上,我鼻子里面傳來淡淡的香味,這個大概就是小欣的味道。 想著小欣以前估計也是在這個大床上被操得死去活來。 越是想著,自己就越是心亂得厲害,**房也漲起來,好想要男人。菊花和陰道也癢。 雙手被拷在背后,腿也被銬子鎖住,我沒法摸自己,只好夾緊雙腿,感受絲襪在肌膚上的撫摸,好舒服。 又轉過身体,**房在乳罩和床上磨動,好舒服。 起碼小欣穿個假弟弟來玩玩也好啊。跑去學校拿什麼鬼。 過了一會,聽見小欣開門回來了。我想喊她,但是嘴被堵著。帶著眼罩也看不見。 她也不說話。爬到床上,就開始親吻我的全身,我有點受不了了。 扭動身体,用身体語言告訴她我要。 腳的銬子被解開。感覺我的絲襪被拉下,內褲被拉下,掛在一條腿上,然后,一個硬硬的東西插進陰道。 我的人工陰道是高級品,據說和真的差不多。但是沒有用過。 這下,我感覺到了下体很漲,癢癢感覺從里面直衝到心里面。 小欣開始抽插,雙手就揉我的**房,每揉一下,一股閃電就衝到小腹深處。 我神智昏迷了,只覺得好舒服。最后,一股熱流流入体內。 眼罩被拿下,我發現不是小欣,是她的男朋友。他詭異的笑了笑,故意做出很吃驚的樣子。 “我臨時回來,以為你是小欣,你穿的是她的衣服,連捆綁的姿勢都一樣,她喜歡自己把自己捆成這樣睡覺。 實在的對不起。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包括小欣。我現在要趕飛機回去。” 我很生氣,但是沒有辦法。我覺得這是他們兩個設的局。但是沒有證據。 他把我下身擦干淨,重新按原來的樣子捆好,放在原來的位置,臨走還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說我比小欣漂亮。 小欣很晚才回來,我們都沒有點破。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是幫凶。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兰丽莉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茉莉初放 帖子:93 积分:78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6/4 14:46:3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15 12:07:25

故事不错,就是没有结尾

支持(0中立(1反对(3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