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叶晚晴


  共有1917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叶晚晴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466 积分:3901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2 22:40:52

丞相府。裴夫人刘丽娘早晨梳洗打扮之后,照例来到前院的正厅,接受孩子们的问安。裴方智也只能每天这个时候与母亲和姐妹们见面。婚事将近,丞相府里也充满了喜气。

“智儿,待会儿宫里会派人过来,指导我们婚礼的细节,迎接公主的礼仪。与王室结亲,对咱裴家是莫大的荣耀。你作为驸马爷,可不能失了礼数,怠慢了公主。人家金枝玉叶,稍有委屈,你爹跟我都吃不了兜着走,别说你这臭小子了。一会儿宫里人来了,都给我老老实实挺着,叫干啥就干啥,不打折扣,不要给公主留下不好的印象,明白吗?”刘丽娘郑重其事地大声说。

“母亲教训的是,孩儿明白!”裴方智低头应允,心里喜滋滋的。说出去恐怕没人相信,由于父母管教太严,身为相府三公子的裴方智,至今还是个童男子,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就连云丽影给他验身,也只是脱了裤子,摸一摸他的**巴,就让他穿上裤子走了。托父亲的福,如今马上要与美丽高贵的蓬莱公主成婚,他早就憧憬着洞房花烛夜了。可是在母亲面前,她又必须表现得收敛一些。别说染指丫鬟了,就连偷瞄一下姐妹们的酥胸玉手,都会遭到母亲的严厉斥责。如今他是扳着指头算日子,期待占有蓬莱公主冰清玉洁的女儿身。

说曹操,曹操到。叶晚晴作为公主的贴身女官,领了一大帮随从,莅临丞相府。裴夫人忙率领全府人迎接钦使。为了炫耀一下公主的显赫地位,压一压裴家人的威风,叶晚晴故意做出一副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样子,一进门就对裴府的家具陈设指指点点,还拿出一幅施工图,说要对丞相府大拆大改,至少要先开辟丞相府与公主府的通道,方便进出。裴夫人哪敢不依,立刻派人去雇工匠。另外,叶晚晴还宣读了公主下嫁后的礼仪规矩。公主是君,驸马是臣。公主不必向公婆行儿媳之礼,裴家人反而要跪拜公主。驸马想与公主亲热,须经贴身嬷嬷通报,公主点灯,驸马方可进*去。平时公主与驸马分居,驸马的日常起居由公主派遣的丫鬟照料,原有贴身小厮不准跟随,但驸马不得与公主以外的任何女子有染。驸马的一举一动,丫鬟都会向公主汇报。还有许多琐细的宫规,叶晚晴让裴家人传抄好几份,贴在墙上,裴府上下皆须遵循。其实这些规定,有的是本朝的惯例,也有的是公主和叶晚晴商量好的,故意整蛊驸马一家,以排解公主所嫁非人的怨气。

公主这边也没闲着。王后娘娘派了几个有经验的嬷嬷,悉心训导她怎么做个合格的丞相儿媳妇,不给王室丢脸。好不容易逃得半晌空闲,公主带着叶晚晴去了禁军骁骑卫的兵营。

与禁军其他部分不同,骁骑卫因是骑兵,需要开阔的训练场,怕马粪的味道熏到后宫女子,所以驻地离王宫远一些,在北城门外面的空地上。当然,骁骑卫的官兵都是女儿身,为了严守男女大防,营房也是用高墙围起来,门口有卫兵站岗,任何男子擅闯,格杀勿论。主上出巡,骁骑卫会派马队护驾。宫廷贵妇打马球,骁骑卫也会派人牵马,驯马,防止不测。除此之外,骁骑卫的使命与男军的骑兵没什么区别。之所以要把这些以一敌十的马背勇士变成女儿身,主上最大的动机还是确保她们对王室的绝对忠诚。男人的宝贝都掌握在主上的手里,这些女子骑兵只能忍受昔日袍泽的冷眼和嘲笑,死心塌地保护王室。她们除了内宫,无处可去。

公主一直想见识一下冯秋彤,那位传说中的甲等猛男,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父王的旨意对冯秋彤和她的部下来说,确实残忍了些。不过事已至此,她们应该能够接受现在的身份了吧?

守门的两个女兵,肤白唇红,服饰艳丽,英姿飒爽,手持银**腔,纹丝不动。见到一身男装的公主,她们立刻架**腔拦住。公主微微一笑,掏出了腰牌。卫兵这才放行。

院子里面,有许多女兵骑马跑圈,也有人牵着马缰慢慢走路。即使烈日当头,汗水非常容易弄花妆容,她们还是一丝不苟地涂脂抹粉,显得脸色雪白,眉似远山,眼角和嘴唇红艳似火,在厚重脂粉的遮掩下,几乎认不出本来面目。和廖凤祥一样,女兵的裙子较短,放下来刚好遮住膝盖。骑在马上,白丝大腿就会露出大半截来,显得纯洁而又妖娆。女兵的马靴上绣了各种花朵,有牡丹,有君子兰,有金线菊,最多的还是亭亭玉立的白莲。马靴的形状也比男人时期小了一号,让女兵们的脚显得娇小纤细,至于束缚得脚趾疼不疼,就不管了。更要命的是,女兵们穿的是两三层的抹胸纱裙,外罩薄纱刺绣短襦,低领口,荷花袖。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女兵们沁出香汗,肚兜紧贴肌肤,纱裙中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若隐若现,连肚兜上的图案似乎都能看见。这显然是一种过分性感暴露的装束,令做了女人没多久的骁骑卫官兵尴尬不已。不过这种禁军统一制服是主上亲自选定的,天热的时候会比较凉快。上了战场,再罩上一层皮甲,就不会让敌兵的眼睛占便宜了。

一位身材颀长的美貌女将骑着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从远处疾驰到公主身旁,翻身下马,以剑撑地,单膝下跪:“末将冯秋彤,参见蓬莱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千岁千千岁。末将不知公主驾临,接驾来迟,但请公主恕罪!”她的嗓音柔和而低沉,像宫里的年长女官一样,没有一点儿男人的影子了。

“冯指挥使请起。哦,你就是冯秋彤?坊间传说的那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夺走万千少女芳心的玉面郎君,说的就是你?”公主上下打量冯秋彤,故意用诧异的口吻说。

冯秋彤心头一紧,脸部肌肉微微抖动,厚厚的白粉遮盖了脸上泛起的红霞。她最不愿意提及的,过去的身份,突然被公主一语揭穿,怎能不羞愧无地?沉默片刻,她艰难地点了点头:“正是微臣。”

“好啦好啦,不提这个了。你们骁骑卫的诸位姐妹,可还安好?有什么地方不方便的,尽管提出来,本公主会转告父王的。”公主意识到玩笑开得过火了,拍一拍冯秋彤的肩膀,表示安慰。

“没什么。新军营落成半年以来,我骁骑卫将士刻苦操练,认真执勤,一日不曾荒怠。虽然身份不一样了,我们誓死效忠朝廷,从无动摇!”冯秋彤斩钉截铁地说。

“这就好,这就好,委屈你们了。对了,冯指挥使能不能教教我怎么骑马,我想试一下。”公主忽然提出了一个令冯秋彤左右为难的请求。都知道蓬莱公主生性活泼,刁蛮任性不好惹,连主上都不怎么拒绝宝贝女儿的要求,然而公主乃万金之躯,即将下嫁裴府,万一出了什么差池,冯秋彤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见冯秋彤面露难色,善解人意的叶晚晴立即帮她解围,劝说公主:“您就别给冯指挥使出难题了。公主想学骑马,以后有的是机会。骁骑卫正在为大婚典礼练兵,有重任在身,公主也体谅一下她们的辛苦。”

公主撅起红红的小嘴,双手叉腰,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马上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嘿嘿笑道:“那好,我不骑马了。我想骑人。”

此话一出,众人震惊。冯秋彤刚想婉言回绝,突然被公主拉住手。

“你蹲下来,我骑到你的脖子上去。”公主发出了不容置疑的命令。

旁边冯秋彤的亲兵立刻趴到地上,充当人肉垫子。公主脱了鞋子,踩着亲兵的后背,骑到冯秋彤的身上。冯秋彤只得攥紧公主小巧的脚踝,缓缓站直身子,像驮小孩一样驮着公主走路。公主凤体轻盈,冯秋彤其实也没怎么费力。但这样的场面实在太滑稽了,公主再怎么天真烂漫,童心未泯,也不能当着众将士的面,玩这样的游戏吧?冯秋彤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周围的官兵想笑又不敢笑,个个捂住嘴巴。

公主顽皮了一会儿,总算停止了对冯秋彤的折腾。叶晚晴帮她穿好鞋子,然后冯秋彤慢慢蹲下,放公主下来。公主又视察了营房。女兵们的闺房果然干净整洁,女性用品摆放得整齐有序,床单被褥不见一丝折皱。公主又打开妆奁,问冯秋彤等人,这些胭脂、粉饼、黛笔之类的,你们都会用了吗。冯秋彤说,大部分都熟练了,个别姐妹进来得晚,需要前辈指教。公主颔首道,不错,女孩子就该有女孩子的样儿,这些首饰妆奁什么的,要陪咱们女人一辈子,以后熟能生巧,就知道怎么打扮更漂亮了。公主一时兴起,坐到女兵的净桶上,褪下裤子就撒尿。除了叶晚晴之外,女兵们纷纷回避。不过她们刚走到门口,公主就尿完了。叶晚晴掏出备用的绵纸,帮公主擦净下身。公主笑着对女兵们说,大伙儿都是女人,我就是被你们瞧见了,也没什么可害臊的。

公主又来到主帅的闺房,跟冯秋彤促膝谈心。冯秋彤自从做了女人,就不敢回家见妻儿,怕娇妻郑爱娟接受不了丈夫现在的模样。公主凑近了看,发现冯秋彤在浓艳妆容之下,隐隐约约仍有几分男性的痕迹。可惜这么一位貌比潘安的翩翩佳公子,居然被父王剥夺了做丈夫和父亲的资格,化为纤纤弱质,今生只能与脂粉裙钗为伴。那根令无数闺中女子朝思暮想的硕大阳*具,也成了父王的杯中之物。父王为什么要逼这些勇士挥刀自阉呢?难道只是为了内宫外朝相互制衡,保我宜南江山永固?不管怎样,还是希望冯秋彤她们能够勇敢地面对今后的生活,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公主跟冯秋彤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玩闹起来。喜欢恶作剧的公主,经常用手指偷袭女兵的裙下,摸一摸她的下面是不是空空荡荡的,阉割干净了,引得女兵花容失色,尖叫不已。这次对冯秋彤也是一样的招数。冯秋彤猝不及防,本能地夹紧双腿,把公主的小手夹在中间。不过公主的中指指甲尖还是碰到了她的薄纱亵裤,里面似乎勒出了一条细细的缝隙。确认了冯秋彤已经不可能拥有男人的器件,公主挤出一丝坏笑。冯秋彤也只好尴尬地赔笑。公主其实最喜欢把男孩子的那里弄成平平的。每阉掉一个男童,制造一个丫鬟,她就极为振奋,好像达成了什么了不起的成就似的。连冯秋彤这样顶天立地的大男子汉,都变成了自己的同类人,公主愈发增强了身为女子的自豪感和安全感。

临走前,公主悄悄嘱咐冯秋彤:“你也该回去见一见你家娘子。一日夫妻百日恩,她为你守了活寡,度日如年,比你更难受。你应该好好安慰她,叫她不要再为你担心牵挂。”冯秋彤含泪答应了。

<!--EndFragment-->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12/2 22:41:51编辑过]

支持(0中立(1反对(1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艳雪
  1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63 积分:213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5/21 20:25:4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3 9:20:40

姐姐发帖辛苦了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466 积分:3901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4 22:30:09

公主大婚之日,整个京城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从王宫到丞相府一路上挤满了围观的民众,半数军人出动维持秩序。蓬莱公主凌晨早早起来梳妆打扮。资深的嬷嬷为她化了最为美艳妖娆的新娘妆。公主看到铜镜里的自己,一张雪白娇嫩的完美瓜子脸,眉似螺黛,秋水澄澈,琼鼻小巧,绛唇映日,脸泛桃花,脂粉均匀,端的是个风华绝代的大美人儿!她穿上了最华贵的凤冠霞帔,明晃晃的大红绣金喜服,站起身来,在镜子前面扭动腰肢,尝试各种柔情绰态,为自己的妩媚风姿而沉醉。这可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就算她对驸马不太满意,能够风风光光地嫁出去,也算是对父王母后多年养育之恩有了交代。

出宫前,公主在王宫正殿拜谢天王和王后。父王母后强忍住眼泪,微笑着鼓励女儿。再怎么舍不得宝贝女儿,究竟是女大不中留。作为一国之君,主上一手安排了女儿的归宿,对这桩婚事还算满意。王后见公主俏脸含笑心情轻松,也十分欣慰,看样子这丫头不会在婚礼上闹场了。在父王母后和一众妃嫔命妇的目送下,公主登上花轿,由禁军护送到丞相府。

拜堂成亲的时候,公主隔着薄薄的盖头,偷偷瞄了一下驸马。这位年纪轻轻的新郎官,眼神飘忽不定,有点儿心虚发慌的样子。看起来他是个软柿子,本公主以后要好好收拾他一番。果然洞房花烛之时,公主就给裴方智来了一个下马威。盖头掀掉以后,公主不想喝交杯酒,而是捏住酒壶,硬生生给驸马灌了一壶雄黄酒。裴方智呛着了,咳嗽了好几下。

“夫君,今夜花好月圆,我们快上床歇息吧!”公主假意含情脉脉地握住驸马的手,娇声娇气地说。喜服的领口开得很低,雪白的胸脯一起一伏,加上浑身散发出的女儿幽香,是个男人都要热血上涌,忍不住唐突佳人。

“公主,我,我——”跟玉容花貌的公主握手,裴方智心跳骤然加速,脸上泛红,可又不懂得夫妻交媾之事,急得要抓耳挠腮。

“哎呀,在本公主面前,装什么纯?跟丫鬟实战过好几次了吧?人家都准备把身子给你了,你还不赶快过来?”公主斜卧在床上,眼神暧昧,俏脸含春,做出一些妩媚勾人的姿态。

“公主殿下,那微臣失敬了!”裴方智哆哆嗦嗦地脱掉裤子,走到公主跟前。公主隔着短裤,一把揪住他的**巴。那话儿立刻挺立起来,硬邦邦的,虽然没有发育完全,但也不算太小。

看到裴方智的神态,公主忽然发觉,他可能真的是个雏儿,于是问道:“你是不是没糟蹋过你家丫头?那就好,那就好。我来教你。”然后公主拿出一本春宫画,跟他一起边看边学。不一会儿,洞房里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裴方智终于占有了公主的元红。小夫妻的第一夜还算和谐,裴方智对公主百依百顺,事事处处让着公主。公主对他的成见,渐渐有了松动。

成为公主府的大管家之后,叶晚晴更加忙碌。现在她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管着全府上下两三百号人,还要与丞相府的人打交道,整天忙得连喝茶的功夫都没有。好在公主与驸马关系融洽,叶晚晴也就放了心。

驸马裴方智这天上朝去了,公主一个人在花园里闷得慌,想请几位小姑子过来坐坐。裴家墨染、巧绣、琳琅三位小姐,赶忙盛妆打扮,前来拜见公主。公主端详了一下这三位姑娘的样貌,第一印象是墨染尖嘴猴腮,巧绣形容猥琐,只有琳琅天真烂漫,人美心善。公主请她们到内室,屏退下人,开始聊天。

“墨染姐姐,问一句不该问的,你怎么还没有嫁出去啊?是不是嫁妆不够?我替你凑。”公主单刀直入,直戳墨染的心窝。

“这个嘛,其实,有好几次姻缘,都叫我错过了。婚姻大事,急也急不得,缘分到了,自然就成了。”墨染敷衍道。

“那我提个人儿,萧长宇小将军如何?这位小哥哥才貌无双,又是名门将种,前途不可限量,落选驸马怪可惜的。本公主不嫁他,就让给墨染姑娘吧!”公主轻轻握住墨染的小手掌,半开玩笑地说。

“请公主殿下别拿奴家开玩笑。我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容貌丑陋,怎么配得上萧将军那样的如意郎君呢?”墨染言不由衷地说。她其实也盼着嫁个好人家,都是叫混蛋妹妹耽误了。

“墨染姑娘出身名门,品貌端庄,不必如此自谦。姑娘若属意萧将军,本公主可以做媒。”作为刚过门的裴家儿媳妇,蓬莱公主表现出了十足的热心肠。

“多谢公主殿下美意,还是不用了。”墨染吓得连连摇头。

“姐姐,我看你今天画的眉形有一丁点儿不合适。我从宫里带了好几位嬷嬷,专门给各宫娘娘化妆的,让她们帮帮你吧!”公主凑近墨染的脸蛋仔细看,发现她被造型坑了,发型和妆容都不太适合自己。若是认真拾掇一下,倒也算个七八分的美女。也许是相由心生,墨染在裴府地位低下,被下人瞧不起,内心积累了一股戾气,妆也画的不好看,令她的形象大大减分。

墨染千恩万谢,跟着嬷嬷走了。琳琅说要回去复习功课,娘亲抓得紧,也告辞了。剩下一个巧绣,方才姐姐和公主聊天,她压根不敢插嘴,现在终于活跃起来。

“公主殿下,您能不能也帮我说个媒啊?”巧绣怀着试一试的心态问。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本公主一向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说吧,你想嫁个什么样的人家?”公主拍拍胸脯,大大咧咧地说。

“我想要一个俊俏风流,有钱有势,身子骨又结实,还一心一意疼我,不会对别的女人好的郎君,最好是世家子弟,家中独子,已经考取功名的那种。”巧绣一口气提出了多个要求。

“让我算一算,世家子弟里面还有几个没娶亲的。对了,我舅舅家有个表哥蔡能训,正儿八经的外戚子弟,又是武进士出身,年方二十三岁,现任风台州怀仁镇把总,姐姐以为如何?”公主左思右想,推荐了一个熟人。

“这个嘛,让我想想······”巧绣面露难色。

公主明白她是对表弟不满意,最后无可奈何地说:“算了吧。终身大事,急也没用。姐姐这么多年都没遇上一个中意的,应该是缘分未到。”

巧绣尽管被迫做了女孩,男儿心性未泯,说话时眼光直勾勾地盯着公主的香腮粉脸和白玉胸脯,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真可惜,这么一位容貌秀丽的王室娇女,却是堂弟裴方智的禁脔。公主凑近她说话时,巧绣趁机搂住公主的细腰,用指尖感触佳人的滑腻凝脂。反正都是女儿家,公主也不会太在意。吮吸着公主身上好闻的香气,巧绣情迷意乱,一股冲动涌向大脑,幻想把公主扑倒在床上,胡乱亲吻,用手指侵犯她的玉乳和秘处,将满腔欲望发泄出来。

公主也发现了巧绣的神态异常,连忙推开她,娇嗔道:“姐姐做什么呢?你也是女孩子,又不能拿我怎么样。”

“公主殿下赎罪,民女失礼了。”巧绣如梦初醒,马上跪下磕头,内心却充满了对失去男儿身的悔恨和不甘。回去一定要拿丫鬟香儿出出气!

“呵呵,姐姐请起,本公主恕你无罪。你刚才给我挠痒痒,弄得我都想笑了。我可听说,后宫有些妃子常年得不到圣上雨露,独守空房,会跟宫女做一些羞羞的事情,排解寂寞。姐姐是不是也爱跟丫鬟玩游戏啊?”公主笑得花枝轻颤,自然而然地想起宫中流传的秘闻来。实际上,后宫妃嫔大多喜欢按摩,以放松身心。有的贴身宫女心灵手巧,几根手指就能弄得绣榻上的娘娘春潮泛滥,乐不可支,也是公开的秘密了。更别说宫里偶尔发现的角先生、肉苁蓉之类玩意儿,主上虽下旨严禁,却无法杜绝。

巧绣羞得脸蛋儿绯红,头压得低低,不敢再说话。原来自己的心事,公主都猜出来了。这位蓬莱公主别看年纪小,懂的可真多。以后裴家人想要糊弄公主,可没那么容易。

巧绣临走时,公主又送了她几件样式新颖的花裙子。这种纱裙是宫中时兴的,镶珠叠翠,花纹繁复,束腰修身,仙气飘飘,裙摆宽敞,长仅及膝,穿起来迎风摆柳,摇曳生姿,容易泄露裙底春光,有点儿轻佻香艳的意味在里面。妃子们都爱穿这种裙子,争奇斗艳,反正宫里尽是女儿身,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若是个未婚的大姑娘穿着出门,怕是要被当做站街拉客的花娘,清誉全毁。巧绣一看,只好红着脸收下了。

巧绣回到闺房,见贴身丫鬟香儿正在煮茶,禁不住春心萌动。这个死妮子害得本少爷做不成少爷,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巧绣净身之后,怀着这样的心态,天天肆意蹂-躏香儿,习以为常。被公主刺激一番后,巧绣更是迫不及待地要在香儿身上行使主子的权利了。

“香儿,给我打一盆洗脚水来。”巧绣坐到床上,脱了绣花弓鞋,伸出了套在月白色长丝袜里的莲足。为了缠裹成香软窄小的纤纤金莲,她可没少吃苦头。在宜南国,虽不用像中土女子那样被碎瓷片折断脚骨,裹成畸形的春笋状,但是女子的脚多多少少要比男子短一些,窄一些,足弓弯弯才好看。一般小女孩在掐茎挤蛋的同时,就会用略窄小的鞋限制脚的发育,等到十五及笄,自然长成秀美的纤足。大脚掌是丫鬟和禁军女兵的标志,不好嫁人。于是像巧绣这样半路出家的可就惨了。裴夫人参考中土的办法,用白绫布、碎瓷片、白矾把巧绣的脚折磨得鲜血淋漓,好不容易才弄得稍微好看些。最后,裴夫人缠得有点儿矫枉过正了,弄得巧绣走路都不太方便,跑得快一点就会摔倒。这样一来,巧绣想从丞相府逃跑也不可能了,只能乖乖呆在内院,做一个娴静端淑的娇小姐。

香儿答应了一声,不一会儿就提了一大桶热水过来,倒在巧绣跟前的木盆里。香儿先用手指试了一下水温,再小心翼翼地为巧绣脱去丝袜,将她那伤痕累累的小脚放入水中。

“哎呀,太热了。你想烫死我呀?”巧绣大喊一声,一脚踹到香儿脸上。

“小姐,我试过,水不热啊。”香儿捂住脸,委屈地说。

“我说热就热,费什么话?还不快给我倒点凉水?”巧绣的脚十分敏感,水热一点凉一点都会刺激到尚未痊愈的伤疤。不过,她更是为了刁难香儿。

果然香儿倒了凉水,巧绣又喊太凉。如此折腾数次,巧绣终于满意了,悠然自得地伸出双腿,双手撑住床板,身子向后仰,让香儿按揉自己的脚。香儿的手真巧,把巧绣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巧绣不禁浮想联翩,要是当初顺顺当当娶了香儿······忽然,她的脑海中又闪现出那不堪回首的一幕:曾是裴府小少爷的自己,偷看了春宫画,心痒欲试。这时伯母裴夫人的贴身丫鬟香儿进入了他的视线。这个小丫头入府才两三年,已经发育得不错,奶子大屁股翘,小脸蛋儿嫩的能掐出水来。他有意对香儿示好,又是送礼物,又是说好话,希望她能主动委身于自己。哪知香儿以夫人家法严明为由,严词拒绝。有一日他在宴席上喝得酩酊大醉,酒壮怂人胆,到家一看伯母不在,偷偷溜进裴夫人的房间,一把搂住正在做家务的丫鬟香儿,朝着她的小脸蛋儿又啃又亲,双手在她身上乱摸一气。香儿立刻大声呼救,极力挣扎。他死死捂住香儿的嘴巴,把她摁在春凳上,粗暴地撕破她的裙子,掏出早已暴涨几寸的大公鸡,准备一**腔捅进里面去,取了这丫头的元红。恰巧裴夫人闻声而至,一见是侄儿玷污自家丫鬟,怒不可遏,当即抄起一把阉刀,刺入他的下身,阻止其对香儿的侵犯。就这样,巧绣还没真正品尝到男女之事的乐趣,就被活生生阉割,变成了裴府小姐。直到现在,虽然下面早已是平平的女性花户,巧绣一想起被裴夫人骟了的血腥场面,耻骨部位仍然隐隐作痛。为了教训巧绣,裴夫人故意让香儿当她的贴身丫鬟。巧绣每天便溺、沐浴,都由香儿为她擦洗下身。巧绣感觉失去了进攻的武器,两腿之间空空如也,那种难言的羞辱感令她发疯。因此她变本加厉折磨香儿,想在香儿身上找回男人雄风。香儿从小被好赌的父亲卖到裴府,由裴夫人亲手净身,贴身照料裴夫人,本来已经够可怜了。现在摊上巧绣这么一个冤家对头,真是嘴巴吃黄连,有苦难诉。

洗完脚以后,巧绣躺到床上,继续让香儿为自己按摩。尤其是香儿按到丰胸的穴位时,巧绣又舒服又害羞,嘴里咿呀呻吟着。一会儿,香儿的小手伸入巧绣裙中,想要按摩大腿内侧的穴位。这时巧绣忽然两腿一并,夹住香儿的小手,阻止她的进一步深入。

“香儿,其实你是何苦来哉?你那会儿要是从了我,不混个正室夫人,起码也能当个姨娘。现在倒好,我成了一个嫁不出去的小姐,你也没好日子过。哎,你到底是咋想的呢?”

“小姐,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如今您的身份是裴丞相府的二小姐,将来风光大嫁,相夫教子,夫贵妻荣,恩恩爱爱,才算是好的归宿呢!”

“哼,我算哪门子的裴家二小姐?他裴达茂有把我当亲女儿看待吗?想当年我家遭遇不幸,父母双亡。我们兄弟二人无依无靠,变卖了一点家产,上京投靠伯父裴达茂。可是他的婆娘一看我们是两个男孩就皱眉头,非逼着我哥变成女孩,才肯收留。后来我也中了她的圈套,变成了姑娘家。原来一切都是裴家狗男女的阴谋!裴达茂想名正言顺地霸占我家财产,坐稳河东裴氏族长的位子,所以必须阉了我们兄弟,断绝我爹的香火!爹啊,娘啊,你们在天有灵,睁开眼看看吧,裴达茂和刘丽娘这对狗夫妻,恶贯满盈,迟早要遭报应的!”巧绣捶胸悲号,两行清泪从粉白的脸庞上流淌下来。

“小姐,快别喊了。万一让夫人听见,就糟了!”香儿急了,马上捂住巧绣的嘴巴。尽管蒙受屈辱,香儿还是一心为小姐着想,害怕夫人会给小姐穿小鞋。

巧绣火从心头起,立马将香儿摁倒在床上,然后全身压到香儿瘦弱的身板上,肌肤相贴,两对玉兔相碰,双手和膝盖开始袭击香儿的敏感地带。香儿明白小姐又来这套了,比往常顺从了许多,甚至主动配合巧绣的动作。巧绣索性将香儿剥成一只白羊羔,自己也脱得只剩肚兜亵裤,盖上被子,就和香儿在被窝里亲密相狎。随着香儿呻吟声加剧,巧绣也加快了动作,春潮迭起,脸似桃花,意乱情迷,娇躯酥软。最后,香儿悄悄用白嫩纤细的手指拨开小姐下身的两片潮湿花瓣,找到极为敏感的花蒂,指甲轻轻划拉了几下。巧绣终于把持不住,一声低沉的娇吟,关隘失守,春水泛滥,丢了身子。与此同时,香儿自己也达到快乐的巅峰,花门大开,泉水倾泻,两个女孩的淫液交融在一起,沾湿了彼此的大腿和床单。唯有这一刻,她们可以放下所有的仇怨,身体和心灵都融合在一起,满满的只有爱。

“小姐,我帮您擦身子吧。”香儿率先穿好衣服,给小姐准备洗澡水。

“待会儿咱们一起洗吧!”巧绣看着香儿楚楚动人的背影,心里甜蜜蜜的。她只想抱住香儿滑溜溜的小身子,永不分开。

确认门窗关紧之后,香儿脱光衣服,踏入澡盆中。巧绣蜷缩着身子,早已等候她多时了。两个女孩时而互相擦洗花户,看谁会忍不住喷尿;时而互相偷袭胸部,比赛谁的奶子更大。她们掬起水互相泼洒,水渍溅了一地。最后两女都累了,洗澡水也凉了,紧紧偎依在一起,歇歇气。感受着从沉甸甸的**房传来的香儿的心跳,巧绣忽然觉得,不嫁男人也无所谓,只要有香儿在,这辈子就是幸福的。香儿也满心欢喜地把头靠在小姐的香肩上,对小姐充满了依赖感。小姐就是她香儿的天,就是她的一切。只要能够一直在小姐身边,再苦再累再委屈,她也不会抱怨。

<!--EndFragment-->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12/4 22:33:40编辑过]

支持(2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兰丽莉
  1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茉莉初放 帖子:93 积分:76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6/4 14:46:3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5 11:23:32

公主姐姐太有才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素馨
  15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91 积分:2685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1/5/20 12:42: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20 16:08:10

不错的故事。

支持(1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总数 15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