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网事无忧 → (原创小说)喜福会(完整版 1)


  共有310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小说)喜福会(完整版 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局促不安
  1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普通会员 帖子:1 积分:7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1 21:04:05
(原创小说)喜福会(完整版 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8 20:30:38

(原创小说)喜福会(完整版 1)

   认识刘福长是在一个庞杂的饭桌上,东道和作陪都面目模糊了。只记得两个人的名字依次被拿出来介绍的时候,沈四喜留意了一下。如今,稍觉俗气点的名字大都被主人淘汰了,只在四喜看来,世俗中自有一种实在的喜悦,因此坚决没改。记得后来问起刘福长,他也是这个意思。

   沈四喜是个矜持的人,长得又不算太招人,通常成不了饭桌的灵魂。所以刘福长什么时候在意上她,她真没察觉。这就很值得自豪,在女人的每一个年龄阶段,都需要男人的关注,刘福长在沈四喜渐趋寂寞的生活中适时出现,真有点“正合我意”的意思。两个人都到了熟悉游戏规则的年龄,默契是不在话下的。直觉上刘福长应该是个情史不清白的男人,但四喜从来没问过,包括在床上。这也许正是四喜的聪明和优势。

   刘福长是个公务员,大把的闲暇时光就用来做兼职摄影师。有艺术倾向的人在机关很难得志,他也就更乐得闲云野鹤了。沈四喜是个会计,这个职业让四喜感到造化弄人,好在实际做起来,她发现会计远没有达到象书上写的“事前预算,事后监督”那样的高度,反而松了口气。 两个人在一起光是阴差阳错的工作就有共同话题,发起感慨也是惺惺相惜,单独出来吃饭更顺理成章。两三顿之后,气氛便有些暧昧了。其实谜底早已翻开,沈四喜反倒有些犹疑,竟有点患得患失起来。刘福长洞若观火,手段娴熟,他只说:我就是想让你高兴。你高兴了,我也就高兴了。我们这个年龄,不可能许诺什么,但我肯定会很负责地说:我会对你好。 有这样一席表白就够了,沈四喜心想,对自己也算有个交代了。接下来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沈四喜算是个良家妇女,说起开房之类总觉得有些遥远,轮到自己实践,竟没有一点生疏。每次事后刘福长总会说起他的朋友的艳闻趣事,沈四喜一边倾听,一边忍不住想没准主人公就是躺在身边的这个人。但这毫不妨碍她对每次约会的期盼,很有点英雄不问出处的慷慨。 两个人有共同的朋友,大家一起的时候,刘福长的表演堪称大师级别,沈四喜坚信没有人能看出他俩的秘密。谈笑风生间,四喜经常有种恍惚的感觉,这个男人真的和自己耳鬓厮磨过么? 四喜没有因为刘福长的出现改变自己的作息习惯,按时上下班,李致一点没有察觉的样子。四喜亦没有愧疚,这很让她感叹自己的变化。李致是个沉默的人,在完成了恋爱求婚这个需要大费唇舌的工作之后,李致更不喜欢说话了。只要他在家,电脑永远开着。他更热衷于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做点程序交流。因为李致对电脑的精通,沈四喜除了会计电算化必须要求的以外从不使用电脑。 每次约会时,刘福长总是带着他的笔记本,里面储藏着很多照片,纪录片,激情之后两个人总会选一部片子来看,共同沉醉在某种氛围中,这是刘福长的长项,他不会让时间有一点空白的尴尬。沈四喜偎在刘福长身边看纪录片的时候,经常有热泪盈眶的冲动,制造这样的情境并不需要难度,怎么却是以这种方式得到呢?

   其实两人见面并不频繁,短信往来更交织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沈四喜中文系的出身在这里总算有次淋漓尽致地发挥。刘福长在洞察女人心理方面向来不示弱,在文字上两人较上了劲,都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快感。

   刘福长经常出些闲差,他给四喜发来信息: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这样,在异乡,哪怕一天,缠绕在一起做饭,裸裎相对,吃秀色也吃干饭。

   四喜手指翻飞:哪怕不说一句话,只任两人面前的茶杯白气缭绕,或相交或平行,窗外风景流转,你我目光痴缠。

   刘福长最善于把握节奏:你知道自己的诱人之处在哪里吗?在于眼神纯净,内心狂野,这样的女人会激起男人的驯服欲,比如我。

   沈四喜觉得血往上涌:愿做你手掌中的一块璞玉,任你雕琢。

   刘福长有一副浑厚的嗓音,他会在电话里给四喜唱歌: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我的灰姑娘······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有一种奇特的颤音,撞着四喜的耳膜,就像他在她的耳后吹气,沈四喜一手握着话筒,另一只手在纸上画圈,很快就漾出无数波纹。

   这些话在十年前说,沈四喜会醉,现在仍然有杀伤力这是四喜没想到的。两人很显然都很陶醉于这种游戏,所以会让每一次见面的搏斗更加投入。刘福长说,这叫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说这话的时候,并不妨碍刘福长一手揽住四喜,一手拿出手机让她看他老婆孩子的照片。四喜总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不提问题也不发表意见。这时候,刘福长自己会说,老婆是个贤惠的女人,从没有因为自己升职无望而抱怨过。

   他说,我们都是有家室的人,做事更要考虑周全,不要让无辜的人受伤。四喜心想,这道理我何尝不懂?只是说出来就不好了。四喜觉得,这个男人没有走诉说家庭不幸来俘获女人的路子,已经算是不错,何必苛求呢?只是刘福长更有好奇心一些,总会时不时问一问李致的情况。四喜回答得并不热心,她在他身上画着一个又一个圆圈,手指抚触处有福长的肌肤绵软的回应,散发出一种润泽的气息,使人沉迷。

   四喜好像更不喜欢说话了,但善于倾听的女人总会有市场。伊梦总有电话打来述说最新情事,伊梦是四喜大学里的上铺,在学校不见得关系怎么样,倒是上了班反而联系紧密起来。伊梦至今独身的身份注定着无限可能,也让四喜成了一个最没有危险的听众。伊梦在一间广告公司任创意总监,没见多少作品,但总是客户不断, 听起来每个客户都是潜在的色狼,这让伊梦的生活充满新鲜。她从来不问四喜的事,自顾自滔滔不绝,中间夹杂着四喜适时地“哦”“真的呀”,使得伊梦不管得意还是失恋,习惯性就会拨给四喜。

   天气好的时候,两个人会相约逛逛街,一起吃饭喝茶,付账时,伊梦总是没有零钱,四喜也习惯了。她喜欢伊梦毫不做作地撒谎,这样率性的活着肯定会舒服得多,四喜却模仿不来。一次试完衣服,伊梦把手机落在了四喜包袋里,分手后,电话响了,看见是外地的号码,四喜就接了。

   “凤珍啊,”电话那边不等应声,接着说起来:“你汇给你娘看病的钱花玩了,医院又催着交钱呢,你说咋办呢?”

   四喜打的把手机送给伊梦时,伊梦看了看,转身上楼了。四喜看到她不快的样子,知道自己错了。

   和刘福长在一起时,四喜便说了这事。福长头枕着胳膊,缓缓地说:一个出身卑微的人,时刻在想的就是和过去决断。而女人的方式总比男人更绝决一些,改掉名字,其实是她迈出的第一步。她还会付出更多的努力,改变其他。

   四喜想,她无意间窥破的正是伊梦竭力要忘记要改变的,她怎么能不生气呢?四喜是那种总是替别人想的人,如此一来更是心怀愧疚。她想到公司最近开会时说到准备做形象广告,如果能替伊梦接到这笔单子,也算是对她最切实的回报。

   选了个星期一, 沈四喜郑重其事敲开了郑凡的门。郑凡空降到这个公司一年了吧,四喜想,好像没进来过几次。郑凡嘘了一声,他正在接电话:“王姐,您的关照我能看不出来嘛,改天,一定给个面子让我表示一下。好,好,没问题就这样”。  

  “妈的,变态!”放下电话,郑凡松了松领口。这时好像才看清四喜。

  “沈-四-喜,你的名字挺有意思。”郑凡微笑:“有事?”

   听四喜讲完,郑凡眼望虚空:“你倒是挺为公司着想的,改天让他们来谈谈想法吧”。

   听到四喜的讯息,伊梦好像并不热心:“你老板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这事如果让给你来做,摆明是钓你嘛。谁不知道这中间的油水?算了,得空我去探探虚实。”

   这样一来四喜倒有些惴惴。她疑惑这件事怎么伊梦反倒是一副主动权在握的样子,好像是伊梦在帮她的忙。

   伊梦却来得神速。她的扮相有些芙蓉姐姐的气质,毫无章法的自信。四喜和她一道走向郑凡办公室的路上,突然了悟:其实自己一直以来愿意和伊梦在一起,原来只是喜欢她奋不顾身生活的劲头。

   推开门,没来得及四喜介绍,郑凡就猛地站起来:“你---牛凤······”

   伊梦干脆利落地截断他的话:“郑永军,我是伊梦。”人随势就坐进了沙发里。      

   回到家,李致依然头也不回地在电脑前。四喜放下包,就拐到厨房里去。结婚四年了,四喜还是没办法把饭做得创意无限。西红柿洗了、泡了、剥了,堆在盘子里涣散瘫软,像一个外表紧致的女人脱下了束身衣的一泻千里。李致喜欢吃甜食,四喜放了多多的糖,这是她能做得到的。

   吃完饭,李致对着剩菜说:“你做饭就和你做人一样,其实很卖气力,可总有一股心不在焉的味道。”李致是那种不经常说话的人,说了就一语中的。

   “要个孩子会不会好些?”四喜问。

   李致去了电脑那里。

   竟然伊梦来造访,这是她自四喜婚后第一次来。伊梦喝了酒: “世界真他妈小,郑永军----郑凡,你知道我们是同乡吗?上学他追了我四年,我都没正眼瞧过他。哼,几年不见,走了狗屎运了。他那时请我吃饭,点个鱼香肉丝还要咬咬牙,今天摆明要显摆一下。当我是谁呀?这点免疫力没有,我能活到现在?这个单子我非得拿下!”

   伊梦踱到李致身边:“你在这里面就是当个盟主又能怎么着?知道你们男人为什么迷恋网络吗?因为你们不敢面对现实,因为你们没女人实在,因为你----李致,就是你,不像我,咬牙切齿地活!”

   李致仍然没回头:“我还是不够头脑简单,要是像电脑一样,只认得0和1就好了。”

   四喜想,如果李致和伊梦在一起,他们谁会改变谁呢?      

   刘福长的一幅照片在全国获了个二等奖,得到局里新局长的赏识,于是就调福长到办公室,专门给领导摄影。四喜说,你这也算是御前画工了。饶是福长有点定力,也有种拨开乌云见晴天的兴奋,磨刀霍霍地准备奔赴新岗位了。

   接下来好长时间两人没见面,刘福长倒是每天都有电话,嘘寒问暖。只是在“今天天冷,多穿衣服”“吃好喝好,别亏着自己”的问候中,沈四喜总是咀嚼出一种刻意。好象一个认真的学生按时完成功课。四喜的心便也淡了下去。

   伊梦最近倒是每天来公司,不过都是找郑凡的,有时干脆连和四喜打个招呼都免了。四喜真的很羡慕伊梦不管不顾的样子,她不怪她。这笔广告合约单子果然是让伊梦拿到了。对伊梦来说,附带收获了郑凡,两个改头换面的人在十几年后重新接头,很意外的还又对上了暗号,都有种喜出望外。不长时间,竟准备结婚了。    四喜空闲的时间便只好回娘家。当年上大学,她考得远远的,就是想离家远一点,让妈妈的眼睛再也看不到。四喜的妈妈是个精致女人,名字和她的人一样,周镜依。小时候,四喜最恨母亲为她取这样一个俗气的名字,好像是为了把两人的反差拉得更大一些似的。尽管现在早不是这样想了,但不知为什么,她还是一直不喜欢回来。而周镜依从来没有像个缠绵的母亲一样抱怨她,母女之间有种相敬如宾的冷淡,为什么会这样?这个心结纠缠了四喜多年,她是那种不愿意多为难自己的人,想不通便不想了,为什么总得找到原因呢?四喜相信,人生下来就是带这笔糊涂账的。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媚儿
  2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百花仙子
勋章:
等级:百合公主 帖子:6698 积分:35061 威望:0 精华:21 注册:2011/5/5 12:51:5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9 9:41:12

发错版块了吧


媚儿小家QQ群号码:151875020
一句寒暖,一线相喧;一句叮咛,一笺相传;
一份相思,一心相盼;一份友情,一生挂念。
保持温柔的心,留住朋友之情,努力工作厚道待人,抛开忧愁自寻开心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小媛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30 积分:165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5/25 0:34: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19 11:14:46

拜读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iulvd39
  4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海棠春晓 帖子:747 积分:381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2/22 11:01:3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1/27 12:14:16

呵呵,加油!







同心米粉 藤县同心米粉 网狼米粉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iulvd39
  5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海棠春晓 帖子:747 积分:381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2/22 11:01:3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9 15:38:01

支持一下哈







广西百香果 百香果批发 藤县百香果批发 百香果网狼合作社 广西梧州百香果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tydjy57
  6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海棠春晓 帖子:735 积分:382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11/29 21:13: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29 10:52:57

支持一下吧!







同心米粉 纯手工米粉 网狼米粉 广西米粉 广西特产米粉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smlqf0
  7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22 积分:117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4/27 10:43:0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9/20 17:51:59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