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转帖]自动壁橱


  共有1011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转帖]自动壁橱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爱美丽1431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天涯芳草 帖子:27 积分:31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4/1 17:04:02
[转帖]自动壁橱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4/2 10:47:03

  说实话,我认为自己现在是倒霉透了。     我想,无论是谁要是谁遇到这样的情况,恐怕都要任不住开始咒骂那该死的上帝。     事情的情况很简单,我放学骑着单车往回家的路上,一个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少女斜斜地窜了出来,眼看就要撞上,我用力将车龙头向旁边一扭,终于摆脱了撞人的麻烦,自己却失去平衡,从车上面摔了下来。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也就认了,从车上摔下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但这一次却不一样,没等到我落地,一团诡异的白光笼罩着我的身体,我感觉全身象被撕裂了一般,一股巨痛向我袭来,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全身的疼痛已经消失了,不过我环视四周时,周围的情况让我呆住了。     「天啦,我这是在哪里?」     很显然,这是一间卧室,而且我还可以很确定这是一间女孩子的卧室,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如果当你看见粉红色的墙壁,床头好几个可爱的布偶,还有壁橱里挂满的衣裙还不知道卧室主人的性别,那就是白痴了。     「怎么回事?」我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我感觉还是一阵头晕,「我不是从车上摔了下来吗?怎么会在这里。」     摇了摇头,我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     没错,不是我的幻觉,周围的一切还是如我刚才看到的样子,没有丝毫改变,看来我真是来到某个女孩子的卧室了。     不过,卧室了除了我看到的床,梳妆台外,还有一台计算机和一些中小小的类似机器模样我不认识的东西,我看见了那上面的控制按纽,当然,对于未知的东西,我是不会愚蠢地去动它们的,天知那些东西会有什么危险。     接着,我的目光停在房间的角落。     「那是什么东西?」     我好奇地走了过去。     我眼前的这东西是个柜子,看上去像是一个厨柜,十尺高,八尺宽,金属的外壳,在它的前方是一面镜子,我对着镜子照了照,嗯,很好,除了微微憔悴了点,看上去还不怎么狼狈。     然后我看见镜子旁边有一个镶嵌板模样的东西,上面有两个不同颜色按纽,白色的按纽旁边注名是「实际改善」,另一个绿色按纽旁边注名是「总造型改变」。     「不知所谓。」我嘟哝了一声。不过很明显,我当然也不会傻得去动它们。     对着镜子我揉了揉脸,正准备整理我的头发时,突如其来的情况发生了。     镜子突然从中间分裂成两半,缓缓地缩向两旁,我的前方出现一个可供单人站立的空间。     一条滚动带不知从那里出现在我的脚下,将我向里面的空间移动,而我的双手两边,还出现了一个金属扶手模样的东西。     一个甜美女性的声音从里面穿了出来,「亲爱的,我的小宝贝,为了您的安全,请您抓紧扶手。」   我抓住扶手,这时从缓缓收缩的镜子上面,我看见了一排文字,上面写着「自动- 橱壁样板系列,编号:20105,限女性使用」。     「哦,该死的!」     我立刻意识到我处境,唯一的想法就是要远离这个该死的机器。我咒骂着,双手用力在扶手上一推,准备借力离开,但我却发现,脚下的这块滚动条竟然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我牢牢地固定在上面。     接着我试图用手拉住镜子分开时两边的门框,不让自己****,但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还是没有办法对抗机器的动作,不一会儿,我就被拉了****。     「早安,琳达,现在,请放松您的身体。」机器中那甜美女性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哦,不!」,我心中暗叫不好,「这该死的机器正在犯错误,它把我错认为它的女主人了。」     「我不是琳达!」我叫道「我的名字叫杰克,你这该死的傻瓜,你看清楚,我是一个男人。」     然而我的叫喊无济于事,在我的叫喊声中,两片镜片又缓缓地合拢,将我困在里面。     我不知道我处在的这台名为「自动- 橱壁样板系列,编号:20105 ,限女性 使用」的机器,所说的一切话语都是由固定的程序制定好的,机器本身并不具备能够思维判断的能力,它的所有语音对话仅仅作用于主人的命令,使得使用它的主人能够以最适合,最性感美丽的模样出现在别人的眼中。     我的叫喊完全超出了机器所有语音判断之外,扫瞄了所有语音判定程序之后,机器找到了所有语音判定程序最符合逻辑的一种。     甜美女性的声音又出现在我的耳里。     「哎呀!我的小宝贝,您就是那最美丽的小公主,好的,今天我们将在美妙的一天中度过。」     「好的,琳达殿下,自动扫瞄检测开启」     声音结束之后,一僧X 和的绿光从我的脚部开始向上移动,一直到我的头顶,接着又往下移动,这样的情况一直反复地进行着。     这个时候,我可以听到,机器不停地发出「沙沙」的声音,我猜测那是机器在运行判断它所扫瞄得到的人体数据。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这台机器正对它所扫瞄到的人体数据感觉到困惑,它判断出目前扫瞄到的人体数据与以前的主人的人体数据有着巨大的差异,现在它正在计算接下来应该执行哪种程序。     仅仅用来控制进行自动程序运行的机器对这从来没出现过的情况从最原始的判定程序开始选择接下来最适合的程序运行,这计算量对于它来说显得过于巨大,以致于它对其它方面的控制开始放松,不再像刚才那样。     对于我来说,我最高兴的是我发现,我的脚不再被牢牢地固定在滚动带上,又可以提起来了。     不过,由镜子形成的门却依然紧紧关着,一丝缝隙也没有,对着镜子我狠狠一脚踹了过去。     「嘿,你这白痴机器,你看见了吧,我不是你的主人,也不是那什么该死的琳达,我是一个男人呢!你快放我出去……」     我的粗暴举动立刻让机器有了反应,在机器后台的逻辑保护程序运行之后,甜美女性的声音再次出现。     「顽皮的琳达,请停止您的自我伤害行为,您的身体数据看上去有些不妥,不过这些错误将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得到修复,请您放心,您将得到最完善的照顾。」     「不,让我出去,我不需要什么照顾,就这样……」     我叫喊着,身体也不停地挣扎。我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我肯定那对我决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个时候,机器已经开始运行它所判定出来的程序。     在下一刻,我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连说话也办不到。     数个细小柔软的触手从四周向我伸了过来,这些东西如同人的手指一样灵巧,它们钻进我的衣服里,贴在我的皮肤上,我能够感觉到它们的温度并不如我想象中那样冰凉而是和人的体温差不多。     接下来,这些东西同时向外膨胀,我身上的衣服立刻化为了无数碎片落在了地上。     「哦,狗屎!」     我的心中咒骂着,要知道我穿的衬衣和裤子全都是名牌货,为了买下它们,我省吃俭用了整整花了四周,没想到才穿第一次就遇到这么倒霉的情况。     不过相对于被破坏的衣服来说,更糟糕的还不仅仅于此。随着这些触手举动,很快,所有包裹着我的衣物都不见了,包括我的袜子,皮鞋,当然,还有内裤。     我全身赤裸地站在镜子前面,一股无助感油然而生,在这没有生命的机器面前我并没有太多羞耻,不过,对周围的情况无能为力的困境,又令我深深地感觉到恐惧。     不经意间,汗水已经布满了我的额头。     「现在,我的小公主我将修正您身体的数据,让您继续拥有以前那个美丽的身材。」甜美女性的声音说。     那些触手已经缩了回去,一层膜状的东西无声无息裹住了我的全身。     「这期间可能有一点点麻的感觉,属于正常现象,我的琳达小公主请您不要紧张。」     机器开始运行,随着轻微的颤动中,我感到全身每一处肌肤都有酥麻的感觉,就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爬动一样,值得庆幸的是,这过程并不让人觉得难受。     几秒钟的时间过去后,膜状的东西消失了,从面前的镜子里,我看见一个令我吃惊的情况。     我全身的毛发都消失了,我的头发,眉毛,胡子,还有我胸口那让我感觉到自豪的浓密胸毛,全部都没有了。皮肤也显得垮` 白皙光滑细致,没有一丝毛孔,看上去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     没等我回过神来,机器还在按照预订的程序工作。     一个金属无边帽从上方降下,扣在了我的头上。     两个奶罩状金属吸磁盘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它们慢慢地用一种扭曲的线路行进着,然后像是有一股吸力,紧紧地黏在我两边的胸部上。     一股寒意从我的心中升起,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即将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这个时候,我感到从两个杯罩状金属吸磁盘传来一股的吸引力,将我的胸部肌肤向外拉伸,这让我联想起小时候被水蛭吸血的情形。同时,我还感觉到一些浓稠黏状的东西正在渗出,而且,我感觉到,还有与之相似的金属吸磁盘紧紧地黏在我的臀部上做着相同的工作。     「哦,天啦,」我不安地猜测,「难道这该死的愚蠢机器准备要给我女人的胸部,臀部和长长的头发吗?这简直太可笑了。」     此时在机器所做的工作也正是这方面的事情,当它得到判断后的指令后,它就使用它的一切功能来改变我的身体,以达到它主人以前提供出的一样数据的女性身体。     对于一切都是未知状况的等待是最消磨人的意志的,在我几乎快要晕倒的时候,那些黏在我身体上的装置自动脱落,又慢慢地收缩了回去。     我惊骇地看着镜子里的人影,在我的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正傲然挺立着,没错,是乳房,只有女人才有的乳房,我还感觉到了它们在我胸部产生的重量和下坠感。    我的头上,黑色柔顺的头发垂了下来,披搭在我的腰间,一些还遮住了我的胸部,紧接着我发现,我的肩膀变窄而且平滑,看上去完全就是女人的肩膀。我的臀部也增大了,相应地,我的腰收缩得厉害,看上去显得很夸张。     无容置疑,这该死的机器除了让我多了一对女人的乳房,还让我有了女人独特的沙漏式的身材。     噩梦并没有结束。     数个触手再次出现了,这一次这些东西缠绕在我的手指头和脚趾头上。一张薄薄面模状的东西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清楚地看出,那是一张漂亮女孩模样的脸。下一刻,这张面模状的东西覆盖在了我的脸上……     突然间我有了这样一个明悟,这个自动运行的机器恐怕是要将我弄得看上去和它的主人琳达一个模样。     机器的行动很快就完成了,那些触手也都一只只缩了回去,我也感觉不到刚才覆盖在我脸上的那张面模。     但当我再次看到镜中的身影时,我惊呆了,出现在镜中的是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女孩的脸孔,她有着一双中的蓝色的眼睛,细长弯弯的眉毛,挺翘的鼻子和一张俏皮的小嘴。而她那修长的手指甲和脚指甲,呈现出健康的红色。     机器仍旧在有条理地工作着。   两只触手用眉笔描绘着我的眉毛,还有别的触手不停地用各种化妆品摆弄着我的睫毛,眼圈和脸部A而我更有印象地是其中还一只触手拿着一只粉色口红修饰着我的嘴唇。     此外还有触手拿出女性专用香水喷在我的脖子,胸部和小腹等部位,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女性特殊的气味。     随着我的耳垂微微一阵刺痛,一对漂亮的绿宝石吊缀耳环挂在了我的耳朵上。     我麻木地任由机器摆弄着,就算我想抗拒,我那失去控制的身体也无能为力。     触手将所有工作都确定已经完成,便缩了回去。     接着,各种颜色的丝状物开始喷射出来,粉红色的丝状物缠绕在我的下身,一条粉红色女式比基尼内裤包裹住了我的私处,几乎同时,一件与比基尼内裤样式相配的粉红色吊带胸罩出现在我的胸前。     粉红色的丝状物缠绕在我的双腿上,片刻之后,我的腿上奇迹般地出现了一双粉红色切口裤袜。     一只扁平的触手伸了出来,对着我胸前胸罩里的两只乳房往上微微托起,然后,胸罩开始收缩,我微微感觉到胸部压迫的时候,胸罩定下型来,此时,一条迷人的乳沟出现在我的胸前。     跟着,浅褐色的丝状物再次缠绕在我的双腿上,这一次,形成的是一条丝质的紧身裤。虽然腿上已经穿上了这些东西,我却觉得很怪,对于我来说它们实在是太过于平滑,而且紧紧贴在我的腿上,我依然觉得双腿间空荡荡的,跟没穿东西差不多。     黑色的丝状物将我的上半身包裹起来,等到停止的时候,一条黑色的及膝连衣长裙出现在我身上。白色的丝状物喷出,我身上又多了一件宽松的白色上衣。金黄色的丝状物在我的腰间一转,一条娇巧玲珑的金色女式皮带系在了我的腰上。     最后,另一些黑色的丝状物涌向我的脚底,下一刻,一双黑色的高根鞋在我的脚下支撑起了我的身体。一只皮包也适时地挂在了我的肩膀上。     「工作完成。」甜美女性的声音用欢快的语调说。   此时,这台名为「自动- 橱壁样板系列,编号:20105,限女性使用」的机器通过再次扫瞄确定,它已经将主人身体的错误部分完全修复,它的主人将会以愉快的心情来度过这美好的一天。     对着镜子,我不敢相信那是我自己。     我现在的脸和身体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女人。我化着妆,从内到外都穿着的女性的衣服,身体有了真正的乳房和臀部,还有一头黑色齐腰的长头发。     我能感觉到胸部乳房上胸罩的压迫,裤袜包裹着的丰满臀部的紧绷,高跟鞋内脚指被挤压着的不适。     我还闻到自己身体散发出来的女性香水气味,看见一个淑女在镜子里面目瞪口呆地表情。     我感觉到自己的思绪一阵混乱。     隐隐地,甜美女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琳达主人,您的神情高贵华丽,我相信您将会以愉快的心情来度过这美好一天。」     我以为自己陷入一场可怕的梦魇当中。     我梦见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卧室里,并被里面的一台机器弄成了女人的样子,还穿上了女人的衣服。     但当我从睡梦中醒来,张开眼睛时,那遮挡住我视线的一头长长的黑发提醒我所发生的不是一场梦。     这件可怕的事情正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上。     「哦,该死的。」     我的心中充满着不岔与愤怒,我是一个男人,现在却变得跟女人一样,这世界究竟怎么啦?     「我居然有女人的外表,还穿着女人的衣服。」     我郁闷得想发疯,然后我立刻发现自己喉咙一阵巨痛,无法发出声来。我猜测这可能是在我晕倒的时候,自己的喉咙在撞在地上的某个突起地方受伤了。     我试着从地上爬起来,但身体稍一动弹,我的头就感觉到一阵眩晕,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     好一阵后,我双手费力地支撑着身体,经过一翻努力,我终于从躺在地上变成了坐在地上。     然后,我看见自己的面前有一双男子的鞋子。     「被人发现了吗?」     我心中充满着震惊与不安,我不知道接下来的将是什么?是被当作小偷送到警察局,或者是别的糟糕的情况。     抬起头,我看见男子的面容,他正用充满关心的目光注视着我,让我的心里微微平定了一点。     但我依然有些担心,我不知道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要知道我现在只是一个穿着女人衣服的男人,一个冒牌货。如果这个男子发现了真实的情况,我将没办法应付。     我试着想从地上站起来,但我实在太虚弱了,根本无法完成这样的举动,而且,喉咙的疼痛让我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哪怕是最微小的声音也不行。     感觉到我的举动,男子向靠了过来。     「你感觉还好吗?小姐。」男子说。「让我来帮你。」     说着,男子的一只手穿过我的手臂下方,搂住我的背部,支撑住我的身体,让我站了起来。在他扶我的一瞬间,我感觉到全身都在发软。而且,我感到有些羞愧,觉得自己像是半裸的,因为我现在穿的是一条裙子,两腿之间没有任何阻挡,我很不习满意。     扶着我来到卧室的床前,男子向我解释说。     「请不要担心,小姐,我是一名医生。」男子用平和的语气对我说,「你晕倒了,是你的自动壁橱打电话告诉我你的情况,我立刻就赶来了,现在你躺在床上,我需要替你检查下。」     「检查」     听到男子的提议,我立刻就要反对,然而我的嘴巴张了张,却无法发出拒绝的声音。     从男子的说话我已经知道他并没有发现我不是这间卧室里真正的主人,不过我可不能确定当他检查我的身体后还发现不了事情的真相。     说话间,男子已将我抱在了床上。     我挣扎着想要从床上下来,男子的手轻轻一按,就将我放回到平躺着的位置,我实在太虚弱了,根本无法抵抗男子的举动。     「不要这样,」男子和蔼地笑着说,「你叫琳达是吧?我叫史提芬,你只需要全身放松就行了。」     说着,医生走到床边,打开他放在那里的医生袋子,从里面拿出一幅听诊器。     「好了,现在我来为你检查。」这个史提芬的医生转过头,笑着对我说。     医生将听诊器戴上,伸手过来解我上衣上的纽扣。     我挣扎着,想要躲开他的手,同时我也试图用手推开他的手,但我的手却软绵绵的没有力量,只能任由他摆布。很快我的上衣就被解开,接着是我的胸罩。     一对挺立的乳房出现在我和医生的眼中。     医生停止了动作,目光注视在我的乳房上,我清晰地听到了他喉咙里发出的吞咽声。     接着,医生的手连同听诊器贴在了我的胸部上,并在那上面移动着,此时我胸部的乳房感受到了听诊器金属片的寒冷,刺激之下,我觉得胸部的乳房变得更加挺翘了。     好一会儿,医生收回了听诊器。     「嗯,琳达,你没什么问题,只是让自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以致于有点虚弱,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还有,你的脖子有一点淤伤,那可能让你有一段时间无法正常地说话。」     将听诊器收回医生袋子,医生低头看着我,我的衣服还没有合拢,我胸部的乳房仍暴露在他的目光下。     「你真迷人,美丽的琳达。」医生突然说。     我抬头看见,医生的眼中已不像刚才那样清澈,而是赤裸裸地充满着色欲的火焰。     医生的眼神完全就是一个正常男人在看一个美丽的女人,可我心里清楚,我并不是一个女人。     下一刻,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是怎么回事,眼前这个医生就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搂在了怀里。     紧接着,一张潮湿的嘴唇贴在了我涂着口红的嘴唇上。     一阵巨大的恐怖袭击着我,「该死的,我正在被一个男人亲吻。」慌乱迷离的感觉令我的身体突然拥出一股力量,我一把推开搂着我的身体,伸手向医生的脸上打去。     本来我是准备一拳打过去的,但我被机器处理过的手指甲实在太长了,握不了拳头,只能一耳光掴过去。效果是明显的,医生的脸被我掴中,我的长指甲在他脸上划下了几道痕迹。     「琳达,你疯了吗?」     医生又气又急地对我说,对于自己的行为,医生意识到一但处理不好,等待他的将是在监狱里度过一段日子,那样他的一生可就完全毁了,他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发生了什么事?」     从门外又进来两位医生。     史提芬用手帕捂着自己的脸,说:「这个叫琳达的病人神经有些错乱了,我刚被她抓伤,你们得帮我制止她的疯狂行为。」     两位医生听了史提芬的话后,向我迎了过来……     我的双手手腕被一种皮革料制成的绳子紧紧地束缚着,双脚也得到同样的待遇,然后我被固定在床上。我尝试了反抗,但那两位医生的力量相对与我来说,实在是太小了。     当我被固定时,我很害怕,如果这两个家伙再像刚才史提芬那样对我,我是没有办法抗拒的。     而且,他们也一定会发现,我并不是琳达本人,而是一个冒牌货。那个机器只是给了我女人的外貌,胸部与身材,但在我的下体,依然是我的男性雄风,并不是女人的阴部。     当然,我也不可能跟他们说,告诉他们自己并不是这里的主人,不是一个少女而是一个男人的事实。     情况总算是没有我想象中那样糟糕,两位医生在将我固定在床上后,便都走了出去,连那个史提芬也一起走出去了。     随后,两位医生中的一位拿了一支针剂走进房间来,对着我说:「嗨,美丽的女孩,不要害怕,它将缓解你紧张的情绪,并能够让你睡个好觉。」     我感觉到手臂一阵刺痛,针剂已经完全进入我的体内。     从手臂被注射那里开始,一种轻飘,温暖的感觉慢慢地走遍我的全身,我的身体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好的,现在我将解开对你的束缚。」说着,他解开了固定着我身体的那些绳子。     我的身体懒洋洋的,沉浸在一种奇异的感觉中,就好像是在云堆里一般,丝毫不想动弹。     将床上的被子拉开搭在我身上后,他走出了房间,还不忘回头对我笑了一下。     「希望你能做一个好梦,美丽的女孩。」     然后,我听到外面有人说,「我们得立刻联系那女孩的家人,让她的家人带着她到医院做检查。」     我知道当这卧室主人的家人得到消息并发现我时,那一切可就真的无法收拾了。     必要离开这里,我得出一个结论。     但是我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彷佛间,一抹金色的光芒占据了我所有的思考,意识也在这光芒中消失了。     一些声响将我从睡梦中唤醒过来。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不过很显然,卧室真正主人的家人还没有到来,我正好端端地睡在床上。同时,我感觉到自己的体力也已经恢复了。     卧室门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一个少女出现在房间门口。     我抬头望过去,看见一个面容和我一模一样的少女正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你是谁?」她呼喊着,「你怎么睡在我的床上?你怎么穿着我的衣服?」     我苦笑了一下,卧室真正的主人回来了。     「我要打电话给警察!」     说着,少女跑着离开了房间。     我很恐慌,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发生在我身上这一切,结果很明显,如果我再和警察打交道,就会有更多的麻烦在等待着我。     无意中看了墙边的机器一眼,一个诱人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子里。「也许,我可以靠那机器变回我原来的模样。」     没有时间犹豫了,此时我已经听到真正的琳达正在电话中跟警察描述她现在遇到的问题。     从床上爬起来,我向那机器走去。     此时我才感觉到,每走一步我胸部的两只乳房颠簸一下,乳头与衣物的摩擦产生的感觉弄得我心神不定,而且我穿着的裙子约束着我的步伐,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移动。     走到机器前,唯一的两个选择中,我猜测当初机器给我制定的选择是「总造型改变」,否则我也不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么,要变回我原来的模样,也许就是另一个选择。     「应该是它了。」     站在机器前面,我按下了标明「实际改善」的按纽。     机器再一次工作了。     「琳达,小公主工作好吗?接下来将是放松的时候了。」甜美的女性声音说。     绿色光线闪动,机器开始了它的自动扫瞄检查,当然,现在机器扫瞄得到的人体数据与它数据库里存放的奶H 数据完全相同。     接着,细小的触手再次出现了。     下一刻,我身上的所有衣服都变成碎片消失了。     当胸前的乳罩消失后,一股下缀的感觉由我的乳房传进了我的神经,不过更多的是一阵放松,戴着乳罩的乳房总压迫着我,让我的呼吸不太顺畅。     「接下来应该是恢复我的身体了吧!」我心中暗想。     但事情却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     更多个拿着各式女性化妆品的触手再次出现了,开始在我的脸上摆弄。     「不,我不是想要这个。」     我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开这些在我脸上涂抹的该死的触手。     下一刻,我又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琳达,您总是这样顽皮,不过我最喜欢活泼可爱的女孩。」甜美的女性声音用欢快的语气说。我的睫毛被梳理的更往上翘,紫色的眼影扩中F 我的眼眶,让我的眼睛看上去更之韟陈垢丝P ,而嘴唇涂上了鲜红的色彩。     而我的耳朵上,又增加了两个耳孔,对样式互相搭配的耳环挂在了上面。     进一步提高了化妆品在我脸上的展现的效果后,机器自动开始了下一步工作。     丝状物开始喷射出来。     这一次,先是一双桃色裤袜和相同颜色的胸罩在我身上形成,接着是一套淡绿色的低胸紧身内衣,跟着一套白色的长裙将我包裹住了。     「请深呼一口气。」     甜美的女性声音提示说。     我感觉到腰部一阵收紧,一条束腰已经紧紧地勒在了我的腰间。     白色的高跟鞋垫起了我的脚部,同样一只白色的小皮包出现在我的手弯。     「工作完成。」机器说。「祝您有一个愉快的休息,我美丽的琳达公主。」     没来得及在意身体上的状况,我更担心的是自己将要面临到的麻烦,卧室的主人已经报警,警察很快就会到这里来。     向前迈动了一步,我感觉到鞋后跟一阵晃动,平衡感消失了,几乎又要一交跌倒。     「这该死的高跟鞋!」     心中咒骂了一句,我小心地维持着身体平衡迈动着步子,走出卧室房门,却发现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在客厅的沙发上面,我看见了一个皮包,我想那是它的原主人匆忙中遗忘在那里的。     我走过去,打开皮包一看,里面装着钱,信用卡,身份证,化妆品和一些别的东西,我知道现在我的样子正是需要这些东西的时候。没有迟疑,我将这些东西全部转移到我手中的白色皮包里。     然后,我一步步地走向大门。     打开了我认定为房间的前门。     这一次,我很幸运,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我也实实在在走出了房间。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在走廊的尽头有一个电梯。看来我要离开就得通过那里。     向电梯走去,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长裙已经完全覆盖了我的双腿,我却总感觉到双腿间空荡荡的,好像不断有微风在那里穿过。     而且我此时才发觉的自己的乳房是如此地巨大,沉甸甸的,每向前走一步它们都在我的胸前不安分地摆动,拉扯着我肩膀上那两根纤细的胸罩吊带。     而且我脚下的那双白色的高跟鞋高耸而又尖细的跟部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由于胸部和臀部重量的变化,我就已经需要力维持身体新的平衡,而脚下的高跟鞋无疑更增加了这件事情的难度。     不过,这些并没有困惑我多久,当我试着用记忆中那些女人平常走路的方式,学着她们通过摆动臀部,挺起胸部并收缩自己的小腹后迈动步伐,我发现自己找到了新的平衡点。     最后唯一的困扰就是我头上的一头长长的黑发,总有一小缕头发飘到我的面前,遮挡住我一部分视线,这让一向习惯宽阔视野的我感到很不适应。     来到了电梯门前,没等我按动旁边的控制按纽,电梯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两个身穿制服的男子,看到两个男子腰间佩带的手枪挂着的手铐,我脑子里立刻闪现出了他们的身份,他们是警察。     还是无法躲避吗?     我的心中充满了惊悸与苦涩,难道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我不熟悉的地方,就是为了被警察抓捕?这太滑稽了。     令我真正感到恐惧的是,我是一个男人,但我现在却有了女人的乳房,臀部和身材,当我被关进男子监狱后,那些饥渴的囚犯将会对我这样,我简直不敢想象。     时间彷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两名警察看着我,微微一愣后,随后笑容出现在他们的脸上。他们像是在惊异在这里居然能看到一位如此漂亮年轻的少女。     「对不起,美丽的小姐。」     像是为挡住了我的去路而感到抱歉,两名警察从我身边穿过,其中年轻的那位还冲我眨了眨眼睛。     在震惊的麻木中,我木然地走进了电梯,按下了到一楼的按纽。     电梯门在一楼打开,我走了出去,便看见外面有一些人正聚集在一起。     而被人群包围着,一脸恐慌,正在叫嚷着的就是我最初出现在那个卧室的主人,叫琳达的少女。     「一定要赶快离开这里。」     我迅速地看了看周围,发现在离我最近的出口就是在我身旁不远处的停车库,我立刻走了过去。     临近停车库门口,一股冷空气形成的疾风迎面向我袭来,长裙高高地卷了起来,露出了我的双腿。     「哦,该死的!」     我慌忙地用双手压住飘扬的裙脚,手腕挂着的皮包却又掉在了地上。     我弯下腰,拾起地上的皮包,正要站起身来,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朵里。     「需要我为你效劳吗?小姐。」     一双男人的皮鞋挡在了停车库出口的位置上。     「你还记得我吗?我美丽可爱的小琳达。」   是那个叫史提芬的医生,此时,他穿着平常的衣服,脸上带着猥亵的笑容看着我,一股冰痕煽H意瞬时穿透了我的脊背。     怎么办?各种念头在我心头转过。总之是不能回走的,真正的琳达和警察就在那里,那么,剩下就只有一个选择了。     我向史提芬旁边的空隙跑去,但很倒霉,在这紧要的时候,我居然被脚下的高跟鞋绊倒了,而且还偏偏跌在史提芬的手臂上。     我很清楚眼前男子想要对我企图什么,但显然史提芬是这方面的老手,在我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之前,他的一只手已经摀住了我的嘴。     我拚命地挣扎着,想要摆脱史提芬对我的控制,但他的力气比我想象中的要大,而且,我身穿的衣服限制了我的动作,很快,我就被史提芬拖到了一辆封闭式货车后面的车厢里。     一团毛巾塞进了我的嘴里,然后我的双手被史提芬紧紧抓住,并扭到了背后,一根绳子缠住了我的一只手,跟着是另一只。接着史提芬将我放倒在地上,用一张毛巾系住了我的双腿。     此时我停止了挣扎,因为我知道怎么努力也无法对事情的结果有所改变。只是在我的心中我感到很沮丧,我无法相信自己居然如此轻易就被别人控制了。     史提芬很满意现在这样的结果,看着眼前的少女,他已经迫不急待地想要品尝手中的胜利果实。     看到史提芬的表情,我知道来他想要做些什么,不由的疯狂起来。     「不,你这个白痴,你还没弄清楚状况,我不是一个少女,在我的女人衣服中是一个男人……」     但是我的嘴被毛巾堵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没人能够清楚我在说些什么。     我所有的努力,在史提芬的眼中都变成了正餐前的开胃甜品,只能激起他越来越旺盛的欲火。     史提芬的一只手开始抚摸我的下体,而他的另一只手,正划进了我的衣服,解开了我的胸罩,轻轻地握住了我的乳房,并开始挤压和按摩它们。     一股不受我控制的兴奋从我的乳房爆发出来,然而我却感觉到恶心得想吐。     接着,史提芬抚摸着我下体的手开始往上探索,很快他就找到了我穿的裤袜的边缘,下一刻,他抓住我的裤袜开始慢慢往下拉。     屈辱弥漫我的心中,虽然我认为不妥,但我的泪水却不受我控制地从眼中流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开进了停车库,警车上车灯的反光反射到了货车上,警笛声也响彻了整个车库,而且有人正一边说着话,一边往货车走来。     史提芬立刻停止了对我动作,他靠门偷偷往外面看,随后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再管我,而是灵巧地跳下车厢,身影沿着黑暗的地方消失了。     不一会儿,一个粗旷的声音传了过来。     「狗屎,这该死的门又打开了。」     说着,货车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随后,又传来货车前门打开和关上的声音,汽车引擎发动,开始移动起来。     我终于松了口气,看来我还是幸运的,这是一辆驾驶室与货厢分离的货车,至少在这段时间里我并不担心被人发现。     接下来,我应该考虑如何让自己摆脱困境了。     双手被那个史提芬捆很紧,我的手没办法动作,但是我发现我被毛巾系住的双脚能够轻微地移动,这完全得归功于我现在穿着得这条光滑的裤袜。     双腿互相蹬着,毛巾开始滑动,中间的间隙也越来越大,只有一点让我感到脸红,紧身的裤袜在行动中摩擦着我的下体,我的男根有了反应,渐渐膨涨起来。     货车突然转了一个弯,产生的离心力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翻转了一下,让我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胸部上,此时我的衣服被打开,高耸丰满的乳房占据了我整个视野。     从乳房那里传来的瘙痒,让我又感到一阵羞愧。     我不知道怎么样,在我的鼻端,充满着汗水味和由那机器喷洒在我身上的女性香水味,和我经过剧烈运动的呼吸和我嘴唇上口红的气味。     终于,我挣开了系住我双腿的毛巾,这下我可以全力来对付双手上的束缚了。     双腿自由后我可以在车厢里移动了,这时,货车又转了一次,无法控制住平衡的我立刻被甩向了另一边,一个坚硬的突起撞击在我的背上,痛得我快晕了过去。     然后,我惊喜地发现,我找到了脱离束缚的办法。     那是一块不规则的金属板,在我看来那就是一把极好地,能够帮助我摆脱困境的锯子。背靠着金属板,我双手控制着在上面摩擦,最终我的双手获得了自由。     货车停了下来,我听到了脚步声正向车厢门走来。     车厢门在下一刻打开了,我看见一个漂亮,戴着各种高贵典雅首饰的女人出现在我的眼中。     女人很惊讶地看着我,不过她的眼中没有敌意。     「你是谁?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在货车里?」     看着女人,我思考着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不过有一点我很确认,那就是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我是一个男人,否则将会有更多的麻烦。同时我不敢发出声音,我害怕从我嘴里发出男人的声音,那样必然会惊吓到眼前这个女人。     我想只能试着用手势来表达我的意思。     在我还没想到用什么手势来比划出自己的意思时,女人已经不耐烦了。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小姐,那样的话我就只有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     「不,等等。」     心中一急,我一下子说出声来。     然后我发现,我发出的声音音调很高,而且很细致优雅,完全就像是女性的声音。     「那么好吧?我希望能听到你的理由。」听到我的声音,女人的声音平和起来。     「嗯,是这样的,某人诱拐着我到了这个货车的车厢里,并将我捆起来做那些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当发现有人来的时候他被吓着跑掉了,我刚刚才在里面挣脱,然后就看见你了。」     「这样啊!」     女人听到这个事情显得很震惊,她看了看车厢里的情况,再看了看我,坚定地说:「我相信你说的一切,不过我想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报警。」     「不,」我阻止女人说,「请不要报警,因为我还被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感到困惑,不想惊动他们。」     女人看着我,想了想,然后笑了。     「好的,就听你的,不过我看你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你得呆在我这里,直到你复原为止,嗯,我的名字叫简妮。」     简妮领着我进了她的房子。     「你叫什么」简妮问我。     我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说自己叫杰克,一定会引起简妮对我的猜疑,随口一个女性的名字窜出了我的嘴。     「我叫杰……杰茜。」     「嗯,是个好名字,它很适合你。」     随后简妮安排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你要喝点什么?杰茜。」     「一杯咖啡,谢谢!」     不一会儿,简妮将咖啡递到我的手中,然后坐在了我的对面,微笑着看着我。     「你看上去有些紧张,杰茜,其实不用这样,这屋子里现在就只有你跟我,再也没有其它的人了。」     简妮看上去有点寂寞,「我的丈夫在一**去世了,留下了这座房子,还有一笔遗产,可我和他没有孩子,他去世以后,就我一个人在这里,所以我很希望能够有人来陪我聊聊。」     「嗯。」我轻轻应着。     看着对面的少女,简妮很高兴,因为她找到了一个可以排解自己寂寞的最好伙伴。     然后简妮注意到了,杰茜看上去真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她有着一头美丽的黑发,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中的,会说话的蓝眼睛,而且她的皮肤也是那样地细致光滑。     不过,现在她看上去很狼狈,白色的长裙面有明显被丝裂的痕迹,而且沾染上了不少的尘土,她的脸也很肮脏,而且她的化妆被汗水弄花了,显得一团糟,红色的口红更是出现在了她的手和腿上。     现在我在考虑自己的处境,我在假装一个女人,但我无法知道我还能够忍受多久这样的情况,是几个小时或者是几天,或者更长的时间。     「我是男人。」     我告诉她,我想我一定要找到一个办法,让自己恢复男人的样子,而不是现在这个模样。     「啊!」     简妮突然惊叫了一声,打断了我的思考。   「你看我,真是太失礼了,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简妮对我说,「杰茜,你应该去整理一下,你现在的样子太狼狈了,我有一个高级的「自动- 橱壁样板系列30001号」,它有一个内建的过度- 音波阵雨,那可真是完美的享受。」     不等我拒绝,简妮就将我带到了她的高级自动- 橱壁样板面前。     「好了,杰茜宝贝,现在你慢慢享受「音波阵雨」所带给你的惊奇吧!」     「不……」   下一刻,我已经在简妮的「自动- 橱壁样板系列30001号」机器里了。     绿光闪动,机器开始了它的例行人体扫瞄。这是部更为先进的自动- 橱壁样板系列机器,它发现了我下体的男性器官。在这部专门设计为女性使用的机器的程序中,所有的一切都是为女性规划的,机器在经过了长达几分钟的运算后,开始执行它早已经内设好了的人体休整程序。     我看见扫瞄光在扫瞄到我的男性器官的区域停止了下来,接着机器用它那依旧甜美的女性声音说出了令我惊恐万分的内容。     「扫瞄发现人体数据与正常女性不符,即将执行人体修正程序,请放松您的身体。」   「不,你这愚蠢的机器,难髡b你的程序中就没有男性这个概念吗?我是一个男人。」     机器的触手又出现了,开始钻进了我的衣服里,我知道这是机器要除去我的衣服,以便执行下一步程序,在我的反抗中,我无力地发现我再一次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接着,我的衣服完全被机器粉碎了,全身赤裸地站在机器中。     我看见一些特殊的触手出现并伸向了我下体的男性器官,完了,我哀叹了一声,闭上眼睛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痛苦。     然而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痛苦到来,我只感觉到在自己下体的男性器官外层,好像又多了一层皮肤似的,我张开眼睛,看见那些特殊的触手正在将一团油灰状的物质覆盖在我的男性器官上。     「这机器究竟想要做什么?」我疑惑地想着。     特殊的触手不断在油灰状的物质里捣弄,等到那团油灰状的物质的颜色变得与我的肤色一样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下体已经变得跟女性一样平坦。     接着我的身体被彻底地清理,机器从新替我化妆,最后一件乳白色的迷你裙套在了我的身上,脚上搭配了一双与衣服颜色相配的长桶高根鞋。     简妮一直在出口处等着我,看到我出来,微笑着对我说:「现在你看起来好多了,杰茜。」     「谢谢你,简妮,但是我可以使用镜子吗」我向简妮说,我急于知道那机器对我的身体干了那些愚蠢事。     「当然可以,女孩子就应该要时刻注意自己的清洁。」简妮笑着说,「跟我来,我带你去」     我进了门,脱掉了高跟鞋,将迷你裙的下摆捞起来,拉下穿着的裤袜。     低头一看,天啦,我看见了什么?在我的双腿分岔处,是一个女人才有的裂缝。     我感觉到自己的男性器官就藏在了那中间,我试图控制着让它有所动弹,但我立刻发觉自己完全无法做到这一点。它好像被固定在了里面。     我转过头,无意在镜子中看到了这样一个情形,一个穿着迷你裙的漂亮少女,正赤裸着她迷人的下半身。这立刻激起我的男性本能,我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开始产生生理反应。     但是我立刻意识到镜子中吸引人的少女实际上就是我自己,不由得又深深厌恶起来,我拉起自己的裤袜,放下裙摆,穿上高跟鞋走出了房间。     除了对下体的震惊,实际上,我还不知道高级的自动- 橱壁样板究竟做了什么。     这高级的自动- 橱壁样板并不仅仅是给了我女性器官的外表,更重要的是,它同时还在那器官上赋予了属于女性反应的神经系统连接,这些都是机器的主人,简妮早就设计好的。     简妮的丈夫去世以后,她就是一个人孤单地生活着,这让她感觉到无比的寂寞,无论是在心理上和生理都是。为了排遣寂寞,简妮在她的自动- 橱壁样板增设了提高性冲动的神经系统接驳系统。     当她带着我进入的自动- 橱壁样板的时候,简妮忘记了她在自己的自动- 橱壁样板上增设的这个功能。在测知到我的性觉醒后,机器给我的女性器官开始了反应。     我感觉到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在我的下体开始蔓延,这是我从未体味过的感觉,但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不正常的反应。我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我必须得控制住它。     「对不起,简妮,这话让我感觉到很冒昧,但是,嗯……如果可能的话,能不能提供给我一个房间让我放松一下。」     看到眼前这个美丽少女潮红的双颊,简妮立刻意识到了刚才自己在某个地方的错误,不过看到少女羞涩的样子,简妮也不好解释其中的原因。     「这没问题,杰茜。」     简妮领着我走进一间卧室。「好的,杰茜,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可以叫我,我就在你旁边的房间。」     「很感谢!简妮。」     「不用谢我,其实……」简妮想要继续说什么,又停止了,盯着我看一眼,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笑容,接着又说,「我去为你准备一些东西,一会见。」     说完简妮转身离去。     关上门并锁住后,我来到了床前,床头有一面镜子,通过镜子我看到了自己的样子。那是一个充满着诱惑的年轻漂亮的长发少女,此时她的脸上由于某种刺激变得通红,更显得迷人。     下体的那种莫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除了我男性器官感觉到的刺激外,还有更多另外我无法说明的东西,只有一点我很清楚,我感觉到下体的湿润,却又不像是失禁的那一种。     我的呼吸渐渐变的急促,下体开始感觉到一股空虚,而且从里面传到一阵阵瘙痒。我缓缓地躺在了床上,放松自己的身体,努力想要停止下体的这些怪异的感觉。     不过这个由自动- 橱壁样板给我制造的女性器官并不是我能够了解的,事实上,简妮增设后的提高性冲动的神经系统接驳系统形成的女性器官,产生的作用是让人在激烈的兴奋边缘的时间长到以小时来计算。     我的脑子很清醒,但是身体却不再受到控制。我看见在镜子的自己正微微张着红宝石的嘴唇,从嘴里发出一阵阵苦闷的揣息,长长的睫毛也在轻轻地颤动着。     「不,我不想要这个,该死的,停止下来,拜托!我不是一个少女,我也不要穿少女的衣服!」     刺激却一直在继续,当我的眼睛看到镜子中的那个少女,虽然知道那是我自己,我的男性意识就会让我爆发,产生新一轮的冲动,意识到我的冲动,我的女性器官立刻又开始了更剧烈的反应。     我感觉到自己的胸部开始增大,将我的胸罩顶得老高,感觉到胸部上的束缚,我在下一刻解开了胸罩,而且在无意识地状态下,我褪下了自己的裤袜,双手伸向了自己的下体,在那道刚形成的裂缝附近开始抚摸。     「需要我帮忙吗?」一个飘渺的声音传来。此时我已经无法分辨声音的来源。     下一刻,一只温暖而又柔软的手抚摸在我的乳房上,不同与自己的抚摸,由别人的手产生的感觉比起自己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我立刻迷失了。接下来,另一只手抚摸向了我的下体。     机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我豁然回过神来。     「简妮,你怎么进来了?」     回头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我的脸一下子涨红起来,慌忙地拉着衣裙想遮住自己裸露的身体。     「这里是我的家,我当然能够进来。」简妮微笑着说,「别,别用衣服遮住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在你很美吗?」     「不,不是的。」     「简妮,你不知道其实我……我是一个男人。」我脱口说出了真相。     「嘻嘻,」简妮笑了,「杰茜,你真会可爱,可惜你连最基本的谎话也不会说。」     手指轻轻揉捏着我的乳头,「男人会有这么美丽的乳房吗?」接着,她的手指游动在我的下体,「而这里,男人会长着这么迷人的小可爱吗,你看,你这里涌出了好多甜美的蜜汁呢!」     「不,那是假的,我的男性器官,就藏在那里面……」     「哦,」简妮坏笑着说,「让我来检查下……」说着,简妮不理会我的反对,事实上我全身都酸软无力,躺在床上不想动弹,用手指分开了我下体的那雇攒_.「看见了,你是说这个吗?」简妮扶着我坐了起来,指着我裂缝里的那小小的肉粒对我说,然后,她笑着用手指轻轻碰触了那里一下,一股强烈的刺激让我的身体一阵发软「应该……是吧!」我不确定地说。     「杰茜,你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傻瓜。」简妮笑了,「那是你可爱的阴蒂,每个正常的女孩子都会有这个。」     「啊!」简妮的话让我吃了一惊,如果是这样,那我的男性器官哪里去了?我开始惊慌起来。     「小甜心,我想你还不知道做女人的好处,现在就让我来帮你,让你领略到女人的快乐。」     说着,简妮魔术般地拿出一个**状的物体。     「看你的样子,你可能还没发现自己的身体是多么地奇妙,现在让我来帮你唤醒你的身体。」     说完,简妮手中**状的物体贴近我下体的裂缝,随着她的操作,那**状的物体开始震动起来。     「不,简妮,不要……我还没准备好……」我突然感觉到害怕起来,我认出了简妮手中的东西,那是一具女性用的自慰器,可我并不是一个女人。     「哦,是吗?」简妮坏笑着,「可我并不这么认为呢,看,这些是什么?」简妮手指在我的裂缝边缘划过,然后将手指递到我的眼前,「这些蜜汁正说明,你的小可爱早已经准备好了哟!」     「不要紧张,我的小甜心,我会很温柔地对待你的,你就安心领略你的快乐好了,嘻嘻!」     简妮笑着,将那具自慰器塞进了我的下体。     「啊!」感觉到下体一股剧烈的撕裂般的痛楚,我禁不住惨叫了一声,「好痛!」眼泪从我的眼里流了出来。     「真有意思,杰茜,难怪你会这样紧张,想不到在这之前你还一直是一个女孩,还没能成为一个女人。」看到从那雇攒_ 缓缓流出的殷红血液,简妮有些惊讶。随之简妮显得更加高兴,「这样的话,我更加要好好心疼你,让你体会到真正的快乐。」     巨痛之后,扈P 的刺激开始在我的下体裂缝里产生,这刺激是如此地巨大,一下子将我的思绪变为了一片空白。     我彷佛飘荡在云堆里,全身轻飘飘的,却有一种巨大的兴奋在我的下体产生,然后弥漫全身,我感觉到好舒服!     无意识地,我的下体前后摆动,开始迎合简妮的举动,以寻豆馍烈,更美妙刺激,我的嘴里也像真正的女人一样,不受控制地发出阵阵呻吟。     汗水在我的额头涌出,淋湿了我脸上的化妆,汗水味和我身体女人香水味,下体蜜汁的气味混杂在一起,形成一股难以形容的糜媚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越来越强烈的刺激将我送上了快乐的顶峰,在持续的高峰中,我终于爆发了。     全身无力地躺在了床上,简妮微笑着看着我。     「甜心,感觉怎么样,现在你已经是真正的女人了,不过你的妆可全乱了,一会你得再去我的自动- 橱壁样板整理一下。」     我站在自动- 橱壁样板里,绿色的光束开始了扫瞄。     橱壁样板外,简妮调出她的自动- 橱壁样板过程控制系统,开始调整程序。     「亲爱的杰茜小甜心,帘的提高性冲动的神经系统接驳系统还是让你继续品尝,不过,让你再一次体会从女孩变为女人的过程,对你来说应该是一个惊喜吧!」     简妮笑着,按下了「器官重建复原」的按钮。     自动橱壁样板忠诚地执行着主人设定的程序,在它里面的我却完全没有能力做任何抵抗。     当机器再一次地替我穿上裙子和高跟鞋,并且将小皮包挂在我的手上,提示工作完成时,那团诡异的白光又一次出现,并笼罩着我的身体。     同前次一样,我感觉到全身撕裂了一般巨痛,不同的是,这次我没有失去意识。     「吱!啪嗒!」     我听到了单车的刹车声,接着是车子倒地的声音。     沿着声音我望过去,一个男孩正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他抬头望着我,对我一笑。     「美丽的小姐,你没事吧,嗯,我叫杰克……」                【全文完】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玉莉莉123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普通会员 帖子:1 积分:14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8/20 12:38:2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4/16 14:53:02

不错!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兰妮小妖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海棠春晓 帖子:667 积分:354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8/9 17:04:3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19 15:41:05

哈哈!好有新意!确实不错!

支持(0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